見他不說話,杜美華也就知道他已經明白自己說的是什麼意思了,長長地嘆了口氣,語重心長地對他說:「錦榮,無論是做人還是做事,都要腳踏實地,明白嗎?」反正她的錢是不可能會給他霍霍了。

2020 年 11 月 1 日

「……」誰不明白這個大道理,只是……他不甘心,他之前還站在那個高處,結果因為離婚,他被打回原形,再也不能翻身了。

他們家三個孩子,現在也只有他混得最差了,他是不可能甘願當一個普通的打工仔。

等杜美華和席國強回房后,張文玲坐在席錦榮身側,她握緊了席錦榮的手,「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席錦榮定定看著她深情不移的雙眸,彷彿在下一瞬間,他就會被她雙眼吸了進去。

「不管別人怎麼看你,我都知道你是可以的,你以後肯定會賺很多的錢。」

「你說我可以,可我現在連一分錢都沒有。」席錦榮眼底有掩飾不住的黯然。

「不怕的,大不了就讓我來想辦法。」

「你想辦法?你想什麼辦法?在粵城你連一個熟悉的人都沒有,你現在也沒有工作,我唯一比你好一點就是我有家人在粵城,而且他們日子過得還很不錯,手裡頭都有錢,但就是不願意借給我。」更瞧不起他。

後面的話,他只是在心裡默默說。

他不敢當著張文玲的面說,那樣他會更加覺得自己無能。

「我覺得吧!你們都是一家人,打斷骨頭連著筋,不管怎樣他們不會不管你的,只是他們現在不幫你,應該也是為了你好吧!」張文玲知道他心裡現在是有氣,自己在他面前說好話,席錦榮也不可能會聽得進去,反而還會越來越反感,甚至心裡會更加怨恨杜美華或席秋怡他們。

那樣就是她想要達到的目的了。

「哼,你是故意說一些哄我的話吧!真要是為了我好,那就應該借我錢,而不是把我趕出去。」

聞言,張文玲知道自己目的達到了七七八八了,那就只有再加一把火了,「或許就是他們想著你可能會虧本吧!害怕借錢給你以後,就再也要不回來了,不過你也得要理解他們,他們手裡頭的錢都是他們辛辛苦苦掙來的,借與不借,都是他們說了算。」

「說來說去,就是害怕我不還錢。」席錦榮滿腔怒火,這些人都瞧不起他,就連他爸媽都瞧不起他,還生怕他會拖累了秋怡。

要是以前的話,他爸媽肯定不會這麼對他,現在就是他沒錢,而秋怡有錢了,他爸媽才這樣對他的。

「咱們也別說這個了,你爸媽不是讓我們去收拾東西,明天就要搬走嗎?我們……」 此刻的魅狐,一舉一動都露出極度的優雅,那種優雅讓人不敢冒犯,就好像一朵聖潔的白蓮,讓人不敢逾越一步……

「呵呵,媚兒,我們也該走了,來這裡好幾天了,外面還有很多事情要忙……」黃然輕輕的說。

「好吧!我們和其他幾個人告個別吧……」魅狐輕輕的說著。

「好,你是你來喊還是我來喊……」黃然輕輕的笑了笑,看著魅狐問到。

魅狐輕輕的笑了笑,小嘴慢慢的張開:「各位,別忙活了,出來吧!小傢伙要走了……」魅狐的聲音很小也很溫柔,估計除了黃然誰也聽不到,但是在山洞裡面的各位卻同時睜開眼睛,臉上寫滿了震驚,然後快速的飛出山洞……

「呵呵,還是媚兒厲害,這千里傳音之術用的可是出神入化啊……」黃然輕輕的誇獎,魅狐輕輕的笑了笑。不一會兒功夫,龍一天他們都跑了出來,黃然看到趕來的師父們,臉上露出了微笑。

「魅狐,你……」龍一天來到黃然的面前,第一句話就是問魅狐,其他人這個時候也滿臉期待的看著魅狐。

「呵呵,我要走了,和我的小傢伙走了……」魅狐這個時候看著黃然,臉上布滿了幸福的微笑。

「你突破了……」這個時候猴老頭大聲的喊道,語氣裡面充滿了驚訝和不信,其他人也焦急的看著魅狐。

「呵呵……」魅狐這個身上氣勢猛的一變,一股巨大的威嚴爆發了出來,僅僅是氣勢就讓所有人感到喘不過氣來,根本就提不起反抗的心思。只有黃然在哪裡面帶微笑,其他人都滿臉的汗水……

一步之遙,天地之差,那是武和道的差距,雖然僅僅是一步之差,但是差距卻是巨大的……

「呵呵……」魅狐慢慢的收攏氣勢,有恢復了往日的神情。這個時候大家才輕輕的舒了一口氣,然後滿臉羨慕的看著魅狐。

「你怎麼可能這麼快呢,這不可能啊……」龍一天這個時候看著魅狐,滿臉的不信,其他人也是滿臉的疑惑。

「呵呵,這就要感謝我的小傢伙了……」魅狐看了看黃然,臉上充滿了幸福,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黃然。

「你們……」冷如冰這個時候看出了倪端,驚訝的說,其他人此刻也好像明白了一切,一臉的震驚。

「呵呵,你們的思想不會還是老封建吧!現在是什麼年代,愛情是沒有界限的……」黃然輕輕的說。

過了一會兒,龍一天才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哎,我們都落伍了……」其他人也輕輕的點點頭……

「小傢伙,你既然可以幫助魅狐,那可不可以幫助我們啊……」猴老頭這個時候看著黃然,充滿期待的問道。其他人也看著黃然,只有魅狐卻突然笑了出來……

「侯師傅,這件事情我無能為力了……」黃然這個時候大腦裡面突然出現一個糟老頭,穿著一身性感內衣,滿臉的濃妝艷抹,然後對著你拋了一個媚眼,黃然渾身打了一個哆嗦。

「為什麼啊……」冷如冰這個時候看著黃然,好奇的問著。

「冷師父,這件事情我確實無能為力,媚兒的情況和你們不一樣,你們就別問了,要是能幫助你們,我肯定幫你們……」黃然這個時候滿臉的祈求。

「為什麼魅狐的情況特殊啊,不會是雙修吧!」這個時候金拐夫人看著兩個人,調笑的說道,其他人這個時候也輕輕的笑了笑。魅狐卻臉色一紅,這個表情讓所有人都看到了……

「不會吧!小傢伙,我不要你幫了,不要了……」猴老頭這個時候趕緊搖著頭,一臉的緊張,大家這個時候才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魅狐,你既然突破了,那麼你就可以離開這裡了,你能給我們講一講要想突破宗師需要注意什麼嗎?」龍一天這個時候笑了笑,慢慢的說。

「恩,要想突破,就要有一個平常心,不要執著的追求得失,其實人生就好像一戲,不管是多麼精彩的戲,最後總是要謝幕的。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可以回憶卻不能太過於專註,放開心中的枷鎖,解開心結,那個時候,你們就會體會到那種境界……」魅狐輕輕的說。聽到魅狐的話,所有人都低著頭沉默著……

其實他們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很大的心結,這麼多年了,他們一直放不開,這樣不管他們多麼努力,永遠都體會不到那種境界的……

「我們走吧……」黃然看著沉思的老人,對魅狐輕輕的說。魅狐也點了點頭,看了這些朋友,然後和黃然走上了直升機。黃然慢慢的啟動直升機,飛機慢慢的起飛了,飛機越來越高,下面的人影也越少……

「魅狐,謝謝你,我們會很快出去找你的……」猴老頭這個時候第一個抬起頭,看著即將遠去的直升機,大聲的喊道,其他人這個時候也抬起頭,看著遠去的直升機,心裡卻充滿了感激……

猴老頭喊完,然後看著金拐夫人,臉上竟然露出了害羞的表情。

「死猴子,看我幹嘛,找打是嗎?」金拐夫人這個時候看著猴老頭,嚴肅的說,但是這一次卻沒有打下去,其他人這個時候看著兩個人,都笑了笑,然後都離開了,金拐夫人這個時候轉身也想離開,但是卻被猴老頭的一個喊聲給停了下來……

「絮兒……」猴老頭輕輕的喊著,語氣里充滿了溫柔,金拐夫人聽到這句話,身體一震,眼淚流了下來……

黃然和魅狐開著直升機飛到了北京,魅狐看著下面的北京城,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三十年了,北京變了不少,漂亮多了……」魅狐這個時候輕輕的說,低著頭看著北京城,黃然看了一眼魅狐,輕輕的笑了笑,然後帶著魅狐在北京城轉了一大圈,讓魅狐看看現代的北京,魅狐看了看現代的北京城,然後笑了笑,不管怎麼樣,自己還是回來了,像一個囚犯一樣,在那個地方呆了三十年,今天終於自由了,看了看身邊的黃然,魅狐感覺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飛機慢慢的降落在基地,黃然和魅狐慢慢的走下飛機,龍戰這個時候慌忙的迎接了出來,突然看見魅狐,轉身就跑……

「龍小子,給我站住……」魅狐這個時候輕輕的說了一聲,龍戰猛的停了下來,慢慢的轉身,看著走近的黃然和魅狐,勉強的一笑。

「魅狐師父,你怎麼來了……」龍戰好像一直老鼠見了貓似地,慢慢的說。

「你跑什麼,我就讓你這麼害怕嗎?」魅狐看著龍戰,輕輕的笑了笑,但是那種笑容卻讓龍戰打了一個哆嗦啊!

「沒有啊!我怎麼會害怕呢,我就是有點急……」龍戰趕緊說到。

「呵呵,是嗎,現在還急嗎?」魅狐這個時候兩隻眼睛看著龍戰,輕輕的笑了笑說。

哈嘍,勐鬼督察官 「呵呵,不急了,不急了……」龍戰趕緊說到,有點害怕的看著魅狐。

「好了媚兒,你就別嚇唬這小子了,你看你把他嚇的……」黃然這個時候輕輕的笑了笑。

「呵呵……」魅狐這個時候開心的笑了笑,然後挽著黃然的胳膊,兩個人慢慢的走進了基地,龍戰看到這一幕,徹底的傻了。

「我靠,太給力了,太子你真是我的偶像啊……」龍戰過了一會兒才狠狠的揮了揮拳頭,趕緊追了上去。

「太子哥哥……」香香遠遠的就看見黃然走了過來,開心的喊到,大家看見黃然和魅狐,魅狐那種神聖不可侵犯的優雅吸引了很多人,再看看魅狐挽著黃然的胳膊,這個時候他們對黃然開始由衷的佩服了……

實力強大、長相帥氣、年少多金,而身邊的女人更是一個接一個,一個比一個漂亮,一個比一個優秀,更重要的還能和平相處伺候一個男人,所有的事情都說明太子太強大了。所有的龍組人員一個個都深深的佩服,但是更多卻是羨慕……

「呵呵這幾天的都幹什麼了啊……」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呵呵,去美國轉了一圈,還和別人打了一仗,最後就回來了……」香香驕傲的說,一看錶情就知道勝利了。

「呵呵,好像的,不愧是我的徒弟,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蕭媚……」黃然輕輕的笑了笑,介紹說。

「嫂子好……」這個時候大家都笑著說,雖然黃然的年齡不大,但是實力在哪裡擺著,一個個都喊他大哥。

「呵呵,大家好……」魅狐輕輕的笑了笑,心裡美滋滋的。

「姐姐好漂亮啊……」香香這個時候輕輕的笑著說。

「呵呵,小妹妹也很漂亮啊!長大了肯定比姐姐漂亮……」魅狐這個時候笑了笑,聽到香香叫她姐姐她心裡也很高興。

龍戰這個時候慢慢的走了進來,聽到大家的喊聲,心裡樂了。他可不知道魅狐的實際年齡,他在哪裡的兩個月,就是遭罪,最後被扔了出來。

「嘿嘿,大家好,太子好……」龍戰笑了笑和大家打了一個招呼……

魅狐看著龍戰,龍戰撓了撓頭看著魅狐,魅狐看著龍戰,眼睛里充滿了笑意。

「呵呵,魅狐師父,我該叫你什麼呢……」龍戰看著魅狐,輕輕地說。

「你說呢……」魅狐看著龍戰輕輕的說。

「弟妹?」龍戰看著魅狐輕輕的說,魅狐眼睛一瞪,龍戰趕緊改口,大家都好奇的看著龍戰,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龍戰這幅可愛的樣子呢…… 「就這麼走了,是不是也太便宜宋多金他們了?」

張文玲面容故作惶恐,驚呼:「錦榮你這是打算幹嘛?」

「我不幹嘛,我就是讓他們給我一筆錢。」

「錦榮你別這樣,他們不會給的。」張文玲表面上神情柔弱,覺得很為難地看著席錦榮,而內心暗暗竊喜,快去問吧!席錦榮越是鬧騰,宋多金越是討厭席家所有人,也包括席秋怡在內。

她可是最想看到就是宋多金跟席秋怡離婚的。

「哼,他們不給,我就不走,總之這件事你也不管了,我自己會看著辦的。」

張文玲又見他端出大男人主義的那一套架子,她也就是順從了他,什麼話也不多說,而心裡高興壞了。

等一下一定會有好戲看了。

一個小時后,天色漸漸暗了。

席秋怡他們回來了,不過倒是多了一個人——宋多金,他抱著兒子宋繼福,而現在宋繼福還不太會說話,他就喜歡逗著宋繼福,宋繼福一急,兩隻小短手就會對宋多金呼過去,但宋多金被他打了,也不生氣,反而還高興笑了。

宋繼福就繼續他這是跟自己玩呢,大拇指放在嘴裡含了一下,在宋多金又逗他了,他大拇指帶著口水,直接呼在宋多金臉上。

這把席秋怡看得直咯咯咯地笑。

宋多金倒不介意臉上有宋繼福的口水,他低頭故意用連去蹭宋繼福的小肚子,惹得宋繼福直躲,可他被宋多金抱著,躲不了,只能任由宋多金蹭了自己,然後控制不住發出咯咯咯的笑聲。

看著他們一家人幸福的相處時光,讓席錦榮和張文玲都嫉妒了。

席錦榮忍不住酸溜溜地說:「秋怡你剛才不是還跟媽說,你跟宋多金的關係不是很好嗎?我怎麼看你們都不像是吵架的樣子。」

席秋怡笑容漸漸褪去,「二哥你這是想要看到我們夫妻倆繼續吵架,繼續不和好,是嗎?」

「我……」他哪是這個意思,他就是看到他們相處這麼融洽,就好像昨晚宋多金要與秋怡離婚的事,有點不太真實,他就不禁懷疑是不是他們夫妻倆在做戲呢!目的就是為了把他們都趕出宋家。

「二哥你自己的婚姻不幸福,難道還想著我的婚姻也不幸福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席秋怡有點察覺到席錦榮在懷疑他們了。

所以她就將被動的處境,改為主動,這樣對她有利。

宋多金不想他們兩個對持而影響到兩個孩子,他回頭交代了宋大媽帶著兩個孩子去洗澡。

宋大媽接過了他懷裡的宋繼福,還不忘了回頭叮囑宋拾元跟上。

直到他們三人身影不見后,宋多金目光淡薄落在了席錦榮臉上,「你到底想怎樣?是不是要我當著你的面,毒打秋怡一頓,你才相信我們是吵架嗎?」

「我……我沒有這個意思。」席錦榮硬著頭皮去又一次解釋。

「席錦榮你到底想幹嘛?」席秋怡目光透著認真,定定地看著他。「爸媽都已經答應我,搬出去,你呢,也不可能會再留在宋家,也不合適,你剛剛說的話,我可以理解為你不想離開宋家嗎?」

張文玲:「錦榮的意思就是想你們借他一點錢,周轉一下,等以後有錢了,他會再還給你們的。」

「這裡有你插話的份嗎?」席秋怡不假思索就對她怒道:「你在我們家你算是老幾?之前三番兩次都在插話,我都說了你,你呢,倒好了,一點記性都沒有,你這不是擺明就讓我罵的嗎?」犯賤!

「錦榮……」張文玲可憐兮兮地望著席錦榮。

網游之風華若逸 席錦榮也果然沒讓她失望,手臂一伸,將張文玲護到了身後去,「秋怡你說話也太傷人了吧!文玲是還沒跟我結婚,但她已經是我的人了,她就是你的嫂子,有你這麼跟嫂子說話的嗎?」

他身後的張文玲一聽到他這麼說,眼底掠過了一絲的緊張,連忙朝宋多金看去,見宋多金沒半點反應,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覺得難過,還是高興好。

在宋家這麼久,她只要找到了機會,她都會向宋多金獻殷勤,然而,宋多金並不吃她這一套,而席秋怡還處處提防她,針對她。

看來以後她還要多找一些機會接近宋多金才行,現在她就希望另一邊會有好消息傳來……

「行,你想我不這麼對她,那你就讓她少插嘴我們家的事,她想插嘴也行,除非她嫁給你,跟你登記拿了結婚證,否則只要她插嘴,我都是這麼對她。」

「你真的太野蠻了。」席錦榮咬牙切齒。

張文玲站在他身後,她個子又剛好到了席錦榮的肩上,她一抬頭,就小聲在席錦榮的耳邊說,「你別因為我的事,而忘了正事。」

她這麼一提醒,席錦榮立即就記得了,又一想到自己剛才兇巴巴的樣子對席秋怡,現在又開口跟席秋怡借錢,怎麼都覺得有點彆扭。

不過他還是開口了。

「借錢?」席秋怡眉梢一蹙,隨即說:「我沒錢,我們家的錢一向都是多金做主的。」

「多金!」席錦榮轉看向宋多金。

「最近生意上要用錢的事太多了,我都覺得我手頭上的錢都不夠周轉,還想著找別人借一點呢!」

「我現在又沒工作,你們又讓我們搬出去,你說我們該怎麼辦?連吃飯都成問題了。」很明顯的意思就是要留在宋家。

「秋怡不是給你們交了三個月的房租嗎?你們再沒錢,足足三個月,也夠讓你們周轉得過來了,當然,也是要看你自己願意去工作,你要是不想去工作,那你這一輩子都周轉不過來。」繼而,宋多金側目對席秋怡說:「我可告訴你了,房租你只許幫他們交三個月,我們家現在也缺錢周轉,我要是發現你私底下還幫他們,那你也別待在宋家了,直接跟他們過就得了。」

「我手裡也沒多少錢,我都是留給繼福買衣服的,不給其他人。」席秋怡一對視宋多金的眼神,她便立即知道該裝得像可憐兮兮的小媳婦一樣,也只有這樣才會讓席錦榮知道,自己在宋家生活也不容易,好讓席錦榮麻利收拾東西走人。 「最好是這樣,一旦被我發現了,你就看著辦吧!」宋多金板著臉,迸發著冰冷,陰沉而警告的目光掃了席秋怡一眼,任誰都不敢去質疑他的話。

席秋怡連忙弱弱地跟他保證:「你放心,我不會私底下給錢他們。」

宋多金冷哼一聲,然後大步離去。

席秋怡在他走後,目光清冷的看著席錦榮,「多金的話,你也聽到了,我沒有錢借給你,哪怕是有,我也不敢借。」

接著,她也沒再逗留,回了自己房間。

張文玲視線一直盯著席錦榮看,見他跟木頭一樣杵著,估摸席錦榮也是在想剛才的事,她溫柔安慰他,「你也別太灰心了,秋怡她不肯定借錢給你,也不是故意的,畢竟……在她心目中,她的男人會比較重要。」而你這個親哥哥也要往一邊靠。

哪怕她不挑明說,席錦榮都知道她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即便是他對於席秋怡和宋多金不借錢的行為,很生氣,可又能如何呢?錢是在宋多金和席秋怡手上,他們願意借就借,不願意借就不借,他半點干涉他們的能力都沒有。

漸漸地,席錦榮內心拔涼拔涼,不禁在內心冷哼嘲諷:還說什麼都是一家人,結果到頭來一分錢都不願意借給自己,果然有句老話說得沒錯,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跑,最終還是要靠自己,可他現在身無分文,怎麼靠自己?

「你怎麼啦?」張文玲見他一直都沒說話,就有些擔心他,但更多的是想要知道他現在想什麼,也好方便自己後面的計劃。

「我沒事,我們回去收拾東西吧!明天就走。」看宋多金剛才的架勢,他要是不走,宋多金也會把他丟出宋家,到那個時候,丟臉的人也只會是他,既然如此,還不如他自己走,最少他還挽留了自己最後的一分尊嚴。

「……」張文玲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他,她真不敢相信席錦榮會如此爽快地離開宋家。

之前還非要找席秋怡借到錢的架勢,現在完全不見了。

這個席錦榮也忒不靠譜了,還說什麼東山再起,她看呀!這輩子都起不來了。

也幸好她沒有把所有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上,不然她這輩子就完了。

……

席秋怡一踏入主卧,宋多金就對她招了招手,她順著走了過去。

大俠又跑了 「你二哥剛才找我們借錢,怎麼看都不像是蓄意,反而像是才有的想法不久。」

「可能是我二哥之前會有借錢的念頭,但沒跟我們開口,這次可能也真是被我們趕出去后,他著急了,才跟我們開口的吧!」

「希望是這樣吧!」

席秋怡猛地鬆了一口氣,「現在終於都把他們送走了。」

「明天還要辛苦你把他們送到出租屋去。」說著,宋多金給她按摩肩膀。

「我現在就是希望明天一切都進行順利吧!」有張文玲在,她始終都不是很放心,誰知道張文玲會不會在中途教唆席錦榮改變主意。

她還是要小心一點應對才好。

第二天,一大早,杜美華他們吃過早飯後,席秋怡把孩子交給宋大媽帶著,她就帶杜美華、席國強、席錦榮、張文玲四人去出租屋,衣服等其他的東西都讓拉車的,拉到了出租屋附近,在那邊等席秋怡他們。

杜美華跟著席秋怡越走,心裡積累的不滿就越多,終於忍不住開口:「秋怡你就不能找一個離宋家近一點的地方嗎?等你那天不方便,你也可以走幾步路就把孩子交給我幫你帶了,還有,平時過節什麼的,你來看我們也比較方便,哪怕是你不來看我們,我們也方便去看你們啊!」

「我們家附近已經沒有房子了,而且現在這房子我也已經交了錢。」意思就是你們必須要到那邊住。

「你租房子也忒著急了點,你要是在租房時,喊上我一塊看看環境,說不定你就不會租那麼遠了。」

席秋怡沒再聽她的埋怨,加快腳步,將他們送到出租屋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