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將我們當成廢物了嗎?”

2020 年 11 月 1 日

南天神色清冷。

“如此慘害孩童們,然後牟取暴利,真是罪該萬死。”

南天攥緊了拳頭,雙眼噴火,現在只想要殺人!

“我要殺人!殺光他們!”

南天,語氣冰冷至極。

老劉頭一聽,這還了得。

“老闆,你可不要多管閒事情呀!他們那邊有些人,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那個光頭鬆,爲人極其狠辣,勢力更是強大!”

“我願有口劍,蕩平天下不平事!我願有口劍,殺盡天下噁心人!”

南天,殺氣沖天,快言快語! 重生之六界尊主 “冷靜,冷靜。千萬要冷靜呀。”

老劉頭,忙不迭抓住南天的手。

“這個光頭大漢,名爲光頭鬆。”

“她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光頭鬆,不簡單呀。 妃本蛇蠍 他在我們地下勢力裏頭,也算是頗有勢力的一個人。”

“得罪了光頭鬆,我們再這裏,就不好做事情了。一羣毫不相干的孩紙罷了,與我們還能有什麼瓜葛。多管閒事,幹什麼呢!”

老劉頭,呵呵一笑。

“光頭鬆!我管他有什麼本事,如此兇殘,殺人兇殘,欺辱孩童,虐待孩童,壞到如此地步。必須要殺!”

南天語氣冰冷。

那邊,正在玩篝火的光頭鬆,面色難堪。

光頭鬆,站了起來。

“呵呵,我聽說,有人想幹我呀!”

“操,膽子不小呀。今天是地下大佬聚會,這裏都是我的人。敢跟我搞,我分分鐘鍾,弄死死!”

光頭鬆目光,冷峻地盯着南天。

光頭鬆是一個暴躁的脾氣,在地下大佬裏頭,頗有名氣。

這一次,也是老劉頭站在了南天的旁邊。

有老劉頭幫助南天,震懾一二,光頭鬆也不敢過於造次。

老劉頭,忙不迭地打圓場。

“哈哈!大家都少說二句。我們都簡單一點。今天是一次難得的荒城地下世界聚會,我們都是荒城附近,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大家都不要太造次。”

老劉頭,呵呵笑道。

“老劉頭,你輩分高,在我們圈子裏頭,是老資格的人物。我們都聽你的。我光頭鬆,算是你的一個後輩,你說話,我聽!我接受你的面子!”

光頭鬆拱了拱手,主動退讓一步。

老劉頭,也是拍了拍南天的肩膀。

“老闆,光頭鬆,都主動退讓了。你也不要太過分了。見好就收了。”

老劉頭,嘻嘻一笑。

南天眉頭皺了皺,響起了此,行的目的。

南天微微頷首。

南天在老劉頭的指引下,落座。

小酒保一雙眼眸,精光噴吐,始終是一直護衛着南天。

小酒保自打進了這個地方,就不在是忸怩了。

轉而是一副精悍的面容,一看就是資深強者。

南天能有這麼強大的保鏢,也是間接地表明瞭身份。

老劉頭,也是向着大家介紹道。

“來來,各位,這是我的老闆。新認的南老闆。”

老劉頭卑躬屈膝地說道,臉上堆滿了笑容。

絲毫不見,當初,叱吒地下世界的狠辣與梟雄氣質。

這麼一出,在場的人,都是人精,他們清楚得很。

南天的身份不簡單。

不是大金主,老劉頭身份擺在哪裏,不需要如此恭敬的。

別看,今天到場的大佬人數衆多。

其實,真正能夠算得上話,比老劉頭地位高或者說是伯仲之間的,不超過三人。

光頭鬆是三人之一!

“南老闆,恭喜發財呀!”

“南老闆,好!”

“南老闆,日後,還需要你多加照顧呀!”

“南老闆,我來敬你一杯酒!”

……………

許多地下大佬們,都是對着南天,不停的拱手。

他們,都是客客道道無比。

現實的情況,誰又能說清楚。

唯有,光頭鬆胸口裏頭,憋着一口火,沒有多說話。

他自己,也沒有走過去給南天敬酒。

南天卻是,主動倒了一杯酒,端了過去,走到光頭鬆面前。

“聽說,人都叫你光頭鬆。我南某,面子不大,比較薄。今天也不多說話。先敬你一杯酒,我先乾爲敬。”

南天仰頭,喝乾了酒水。

光頭鬆點了點頭,按照地下世界的規矩

。南天這是擡舉光頭鬆。

光頭鬆,必須要回敬南天

光頭鬆連忙起身,自己斟滿了一杯酒。

“不敢當,不敢當呀。”

“南老闆,想必生意做的很大,能讓老劉頭主動介紹。南老闆不簡單呀。南老闆,纔是真正的大人物。”

“來,南老闆,我也敬你一杯酒!”

光頭鬆,也是仰頭喝乾了酒水。

“好,豪爽!”

南天笑了笑。

“南老闆,我也不見外了。日後,我們都是好朋友了。你南老闆,有什麼事情,我光頭鬆,只要能幫忙的,一定過去幫忙一下。”

光頭鬆,哈哈笑道。

南天擺了擺手:“好。光頭鬆,你這樣說,我也放心多了。”

“我南某,不想要都要求你什麼事情。我希望你放了所有孩紙。能夠送回自己家的,送回孩紙的家。”

南天緩緩地說道。

光頭鬆聽罷,渾身一愣。

“將小孩全部放了?”

“呵呵,南老闆,很會說話呀。你知不知道,我光頭鬆一年有三分之一的收入來源,全部靠這些孩紙。我光頭鬆,幹這個拐,賣孩童這個生意已經很多年了。你小子,是不是見我比較掙錢,特意想要過來,分一羹?”

光頭鬆眼眸當中,寒光逼人。

“已經幹了好多年?”

南天也是惡從膽邊生。

天知道,這個光頭鬆,這麼多年了,到底幹了什麼事情!

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小孩紙被光頭鬆無辜地迫害至死。

南天憤怒地甩出幾張銀行卡。

“不要這個傷天害理的事情了!”

南天努力剋制自己的情緒。

光頭鬆,眉毛一擰。

妾本布衣:王爺,別放肆 “幾張銀行卡?打發要飯叫花子?我也不是尋常的人。 夜城 我在哪裏有幾萬個孩童。 我的重生不一樣啊 一天她們不知道能夠乞討多少錢!”

光頭鬆,冷笑道。

“操!幾萬個孩童?光頭鬆,我本來好想要有,饒過你。可是你罪大惡極,不殺不行。”

南天,殺氣徹底暴露而出。

光頭鬆也不是任慫的貨色。

光頭鬆一下子爬了起來。

“臥—槽!想要殺我?我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光頭鬆,拍了拍手。

從老宅子的四周,立馬是走過來幾十個蒙面刀手。

幾乎,每一個刀手,手上都拿着一把駭人的長刀。

“殺!”

“殺!”

“殺!”

……:……

蒙面刀客們,很是囂張。他們都是光頭鬆培養的精英武士。每一個都擁有至少八九品機甲戰皇的實力。

小酒保卻是絲毫不懼,小酒保側目對着這些人大喝道:“你們要幹什麼呀!”

“快滾!冒犯了大人,你們萬死莫贖!南天大人,是無敵的。”

小酒保,冷眼說着。

光頭鬆更是生氣:“一個下人,還敢如此囂張!” 老劉頭也見雙方,劍拔弩張,焦急的大喊道:“都停手!都停手!”

“我們這可不是打架的地方。光頭鬆我,你是大佬級人物,不要衝動!”

“南老闆,只是無心隨口說說的。”

老劉頭打着圓場。

光頭鬆暴喝一聲:“滾個屁!我老劉頭,叱吒風雲,還沒有怕過誰!”

“今天我,我都看在了老劉頭你的面子上,準備忍耐一下,不去計較那麼多玩。”

“可是,南老闆太霸道了。張口閉口,就是要奪我的產業。是可忍孰不可忍!逼了我到如此地步,我在不拼命,誰還瞧得起我光頭鬆!”

光頭鬆,氣氛無比地說道。

老劉頭見無法勸說光頭鬆,便來勸說南天。

“老闆,老闆。我來這裏,可不是來來打架的呀。我們可是有事情要乾的。”

“老闆大局爲重呀!”

老劉頭低聲道。

南天搖了搖頭:“那個光頭鬆,心地實在是太黑暗了。竟然,捆綁了數萬孩童們。將那些孩紙,都不當人看。全部是肆意地欺辱。”

“光頭鬆,如此罪大惡極去,必須要收拾了。他這種人渣,一旦太囂張,繼續幹一些事情,天理難容呀。”

南天,也是憤怒的喉道。

“給我打!”

光頭鬆大喊道。

幾十個刀客,手提長刀就要砍南天。

小酒保一跳而出。

“碰碰!”“都給我滾!誰敢惹我!又犯南天大人。”

小酒保實力凸顯而出。

幾十個刀客,竟然近不了小酒保的身體。

“強!強!果真是太厲害了。”

有人低聲說道。

“這個小酒保不簡單呀!”

一些其他的大佬,嘖嘖讚歎道。

光頭鬆,獰笑一聲,立馬是撲向了小酒保。

“給我去死!”

光頭鬆,濘笑道。

“滾!”

小酒保一拳頭,就把光頭鬆給踢飛了出去。

“想和我打,你算什麼東西。”

小酒保可是一流機甲戰王,實力強悍無比。哪裏瞧得起光頭鬆一個地下大佬。

“嘛蛋的!南老闆你欺負人。我跟你評了!”

光頭鬆,吼叫道。

“殺!”

光頭鬆叫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