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宇搖搖頭道:「我只是覺得他們會同意,沒有想到這麼快就同意了!」

2020 年 11 月 1 日

「旅座,前面來了一批人!」這個時候趙國瑞跑下來說道「在哪裡?」王明宇急忙問道「離我們不遠了,是不是要做好戰鬥準備?」趙國瑞問道「恩,讓你們團注意警戒,先不要攻擊,有可能是自己人!」王明宇交代了一番,就向城門樓子去了。

趙國瑞大聲的喊道:「前面是哪個部分的?」

底下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說道:「我們是獨立318旅第四團的,奉我團參謀長黃博雄之命,前來與主力部隊匯合!」

趙國瑞一愣,隨即大喜道:「旅座,旅座,是黃博雄那小子的部隊啊!」

王明宇淡淡一笑道:「這個我知道,呵呵,讓他們進來。」

一溜溜的人進入了寶山縣城,如果這個時候武田一夫要是看見的話,估計不嚇跑了,也得請求增援,怎奈武田一夫在這最關鍵的時刻,選擇了龜縮防守。明明是一個攻城的人,現在卻變成了防守了。

剛才那個不到三十歲的軍官上前立正道:「報告,獨立318旅第四團一營營長李興奉命前來報到!」

趙國瑞適時的說道:「這是我們旅座!」

李興與其他幾人紛紛敬禮道:「旅座!」 第三營的士兵們正在城門上躺著,有幾個站崗的正在盯著日軍的方向,隨時注意著日軍的動向、天色很不錯,雖然是夜晚,但是月光灑落,點點繁星,這樣的夜晚到也不是伸手不見五指。

突然一聲怪叫,嚇醒了正在眯眼的第三營士兵。

「你們看,向我們這面來了好多人啊!」

「這就是318旅嗎?」

「一個旅的話,人是少了點,一千五百人吧!」

「人家318旅可是和鬼子的一個師團幾萬人干仗啊,最後還能剩下這麼多很牛了!」

「這說的倒也是,要是我們師碰到一個師團的鬼子,我估計早就…」

「你還不敢說?早就被滅了,這也沒啥,咱們的戰鬥力自己還不清楚?」

「就是,咱非得打腫臉充胖子?」

第三營的一個連長對著遠處而來的吳培林部大聲的叫喊著:「來的可是318旅的兄弟?」

吳培林上前大聲道:「正是,鄙人獨立318旅第三團團長吳培林,攜帶本團所有戰士前來與各位兄弟換防!」

這個連長有點猶豫的說道:「我們還沒有接到我們營長的通知!」

吳培林大聲笑道:「沒有關係,沒有關係,那我們先上去接管工事,然後你們就在上面等等。」

這個連長道:「你們這麼多人,一下子哪裡上的來?我看你們還是先在底下駐紮,派三百人上來接管就可以了。我們的人這就下來!」

吳培林點點頭道:「好的,謝了!」

極品總裁,嬌妻不要太野蠻 這個連長不好意思的說道:「你們替我們流血,我們還不知道怎麼感謝你們呢」

吳培林哈哈一笑道:「咱們很快就是一家人了,哈哈」

直說的這個連長撓著頭雲里霧裡。318旅的效率的確很高,他們已經在城門樓子上,構築工事,加固工事,不一會,八挺重機槍工事就構築好了,只可惜夜晚日軍看不到,否則非得震驚一番不行。以前的第三營也就兩挺重機槍,已經算是不錯的。

第三營的士兵們目瞪口呆的看著一箱又一箱的彈藥往上搬,直羨慕的流口水,這他娘的看人家這多麼的富裕啊,看人家普通士兵拿的那槍,和自己的燒火棍子一比,簡直沒有什麼可比性,這還是國軍的隊伍嗎?除了重武器之外,德械師只怕也不過如此。第三營的士兵沒有見過德械師,自然只能拿他們心目中最好的德械師出來與之比較。

「那啥,他們那個手上拿的是什麼槍?」

「我哪裡知道,我也沒有見過,不過看上去好像挺厲害的樣子!」

「怪不得人家能夠和鬼子拼得那麼厲害,看看人家這武器,真是…」

「你們還別說,你們看看人家這氣勢,就不是咱能比的!」

「到底是能和鬼子硬憾的隊伍啊,人家這身行頭,和咱一比,咱都快成要飯的了。」

「你們說說,上回他們旅長說的那事是真的還是假的?」

「你是說撫恤金和軍餉的事?」

「我本來也不怎麼信,現在看來我們不信也得信啊!」

「這樣,我找個318旅的兄弟問問?」

「恩,咱們兄弟等著你!」

剛才那個第三營的小夥子顛顛的就跑了過去,第三團的戰士們都站如松一樣的站在那裡,這個第三營的小夥子笑著對第三團的士兵問道:「兄弟哪裡人啊?」

「江蘇沛縣!」

「好地方啊,那個什麼我看你們318旅氣勢如虹,你們旅真有這麼好?」

一說道318旅這個士兵再也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你們是守寶山的那個營吧?不是我跟你吹啊,我們318旅的待遇絕對是國-軍裡面最好的,不談別的,就說咱們那個陣亡撫恤金,像我們這樣的普通士兵都有五百現大洋。我們團已經開始著手準備發放了。 婚後相愛,冷酷首席逗萌妻 那些死去的兄弟也安息了,我們旅座說了,不能讓戰士們流血,家裡的親人們還餓著肚子流著淚!」

那個第三營的小夥子聽著這個第三團的士兵說著,不自覺的眼眶就開始紅了起來,他想起了自己的戰友,還有好多連幾十塊的陣亡撫恤金都沒有發放。這個小夥子哽咽的問道:「你們旅座說讓我們第三營的兄弟們也領這個陣亡撫恤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個士兵還沒有說話,旁邊一個士兵站起來道:「你他娘的說甚?說真的,我是我們團座招過來的兵,總共跟旅座也沒有幾天,但是旅座說的話我都記著呢,聽我318旅的前輩講,旅座說的話從來都是兌現的,你們第三營憑球懷疑俺們旅座?」

那個小夥子趕忙賠著笑臉道:「我們苦日子過慣了,現在一時有點那啥,這位大哥,您別介意!」

那個人道:「都是打鬼子的中國人,我能計較這個?就是以後別總懷疑我們旅座,這是我們旅的忌諱!」

那小夥子趕忙點頭道:「明白明白!」,看著這個小夥子慌忙竄到第三營的樣子,周圍的第三團的士兵都再那低聲的笑著,畢竟他們的待遇他們自己知道,絕對高出這些國-軍不止一籌。

小夥子很快就到了第三營那些個戰士的旁邊,還沒到就有人問:「咋說?」

小夥子道:「真的,都是真的!」

又有人問道:「你咋知道?」

小夥子道:「因為我相信!」

第三營的戰士沉默了,短短的幾句話就讓人相信了?這可信度真是太高了。還沒等著第三營的士兵們興奮,這個時候姚子青就快速的走了過來,還帶著一大批人過來。

姚子青看著第三營的士兵們就大聲說道:「第三營全體都有,集合!」

第三營的士兵看著姚子青身後足足千人,一時間也懵了,姚子青先是喊了下李興道:「李參謀長,你先把這五百人交給吳團長,然後在過來吧!」

李興帶著一隊人馬就朝著吳培林的方向走去。姚子青看著整齊列隊的士兵也是會心的笑了笑,要是在平時,這些士兵哪裡動作有這麼快?現在有比較了,他們原來可以做的更快更好,姚子青說道:「兄弟們,剛才我喊的李參謀長,以後就是我們的參謀長了!」

原本第三營的參謀長立刻面色有點慘淡道:「營座,那我…我?」

姚子青看著參謀長笑著說道:「你什麼你?你以後就是營長了!」

那個營參謀長先是一愣,然後趕忙搖搖頭道:「使不得使不得,營座,你知道的,我…」

姚子青哈哈一笑道:「好了,李參謀長馬上就過來了,等下我一起宣布一件第三營的大事。」,看著姚子青臉上洋溢著興奮的表情,底下就知道是好事。剛才那個被升為營長的,營參謀長也感覺到事情好像有了變化,心中不僅是真的?陞官誰不願意?

李興交接完隊伍,走了過來立正道:「報告團座,任務順利完成!」

姚子青點頭示意,接著底下人就嗡嗡的一片小聲的議論之聲,姚子青微微蹙眉道:「好了好了,還有沒有點紀律性,讓人看笑話呢?」

看著底下又靜了下來,姚子青朗聲說道:「兄弟們,現在我向大家宣布一個第三戰區的重大決定,從現在開始我第三營建制歸屬獨立318旅,原第三營現為獨立318旅第五團,我任第五團團長一職,這位是旅部任命的參謀長李興。」

李興上前敬了一個禮道:「我叫李興,原獨立318旅第四團一營營長,希望大家以後能夠共同進步!」

姚子青道:「這後面五百戰士,是318旅旅長王明宇給我們團調撥的五百人馬,目前318旅經過一次大戰,人數驟減,旅座希望大家能夠見諒。不過之後的軍餉提高到和318旅的士兵一個等級,一個人一個月五塊大洋!陣亡撫恤金五百大洋!」

「喲呵!~~~」「好!~~~~」「啊!~~~」

隨著一聲聲驚叫聲,姚子青滿意的笑了笑,畢竟這也是旅座為他們兄弟謀福利啊,姚子青現在有一種農奴翻身把歌唱的感覺,姚子青真想大聲呼喊一句:「有錢真好!」,不過姚子青不知道王明宇怎麼會有那麼多得錢。

姚子青擺擺手道:「靜一靜,靜一靜,另外旅部還為我團被配了一個炮兵連,一個野戰醫院等!」

「我沒聽錯吧?炮兵連?野戰醫院?這些都是師級才有的配置啊!」

「像我們這種炮灰營居然也能有這待遇?」

「哎,現在我終於知道啥叫做差距了!」

「你還別說,以前我們跟川軍比比我感覺我們富得流油,現在一比,我怎麼感覺我們跟要飯似得?」

「兄弟,人比人氣死人,咱還也算命好啊!」

「以後都他娘的給老子多殺鬼子,不然給咱這些錢拿著都嫌燙手!」

「兄弟說的太對了!」

姚子青和李興對視了一眼,笑著走開了…現在是讓這些士兵消化消化的時間了。 王明宇和聶思思靜靜的走在已經被轟炸爛掉大半的寶山縣城,聶思思來與王明宇單獨相談,絕非談情說愛,而是談的關於第五團建立野戰醫院的事情。

「王…旅座!」聶思思臉色有點微紅的喊了王明宇一下,雖然他們不是沒有單獨在一起過,但是自從有了心跳的感覺之後,聶思思還是第一次和王明宇站在一起,這個時候的聶思思顯然不能把幾年前那個吃喝嫖賭樣樣在行的王明宇與現在擁有著男人氣概、陽剛霸氣的王明宇重疊在一起。

王明宇輕輕的點點頭道:「思思,以後沒人的時候就喊我明宇吧!」

聶思思頭更加的低了,細如蚊聲的道:「恩!」

王明宇見著有點尷尬,連忙道:「今天找我有什麼事?」

聶思思一聽這剛剛來點氣氛就給弄沒了,氣頓時不打一處來道:「沒事就不能找你說說話?」

王明宇連忙咳嗽兩聲道:「哪能?哪能?我這不和你說著話呢么?」

聶思思看著王明宇慌亂的樣子,心中想著這個王明宇真好像變了一個人,要是以前的話和女人說話還會緊張?還會臉紅?聶思思嬌笑著道:「好了,我今天來就是跟你說說野戰醫院的事情,你可能不關心我們野戰醫院的事情,現在戰爭時期,物資奇缺,雖然盤尼西林是夠用,但是別的一些藥品亟待補充,現在要擴充第五團的野戰醫院,但是我們手頭上的東西不夠,只能勻著分給第五團一點東西,畢竟人家一部分是剛剛歸順你的!」

王明宇道:「恩,你說的問題我記住了,這樣,我讓錢立業老師幫忙跑一趟,看看秦家能不能想點辦法給運到戰區這邊來?」

聶思思點點頭:「恩,畢竟他們是地頭蛇,我想應該有點辦法吧,要不我陪錢老師跑一趟?」

王明宇連忙搖搖頭道:「戰爭期間,你一個女兒家家的跑著實在是太危險,而且你社會經驗不足,很容易露出馬腳。雖然你去可以直接贏得秦家的信任,但是這個險不能冒,一來是為了伯父,二來我也不想讓你為我冒這個風險。」

聶思思臉紅道:「誰為你冒險了?我那是為我的野戰醫院著想呢!」

王明宇趕忙點頭道:「是是是,為了野戰醫院,為了野戰醫院!這個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你的任務就是保證傷員們能夠有一個統籌的計劃安排,千萬不能出了岔子!」

聶思思道:「這個我已經有經驗了,現在傷員大多都是重傷員,都是從羅店轉移過來的,最好能夠到後方的醫院去修養,畢竟我們這邊的條件很艱苦,那些重傷員很容易細菌感染。」

王明宇眉頭深鎖,其實他也想讓這些重傷員到後方去治療,但是現在的情況誰願意一下子接手這麼多傷員,指望他蔣委員長?指望不上啊,獨立318旅就是獨立的了,現在戰事這麼吃緊,大後方估計早就堆滿了傷員,雖說他318旅殺敵有功,但是真正說道這些實質性的問題的時候,他老蔣能夠這麼大方?王明宇深知這種道理,現在的蔣委員長絕對把他看成是愣頭青,用陞官套牢自己。其實升不陞官對於王明宇的影響不是很大,王明宇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把小日本趕出中國,讓中國同胞提前感受一下什麼叫新中國。

傷員的問題不是他王明宇一家的問題,現在戰事吃緊,後方的醫院也確實丟滿了人,誰要受傷都能享受一下到大後方吃香的喝辣的話,那南京不知道要堆多少傷員那邊。現在王明宇唯一的辦法就只能讓自己的這些弟兄暫時在這邊養傷了,除非王明宇自己在大後方建立一個大的療養醫院,可惜要建立這麼一個療傷的地方,至少需要半年的時間,現在這些物資被管制的這麼厲害,王明宇縱然有錢,沒有關係也很難辦成這些事情。

王明宇緩緩開口道:「思思,你說的傷員的情況,我現在真的是沒有辦法,我找機會問問第三戰區,看看能不能解決一下重傷員,不過我看可能性不大!」

聶思思急道:「為什麼?他們都是打鬼子受得傷,打仗的時候那麼的勇猛,知道嗎?他們有的腿上被日軍咬的不成個形狀了,有點缺胳膊少腿,要多凄慘有多凄慘,現在受傷了,居然還要受這份苦,我實在是…」

王明宇輕輕的擁著抽泣的聶思思道:「思思,我知道,醫者父母心,我何嘗又願意看到這樣的景象?都怪我事先考慮不周,否者我定然自己建一個基地,供我的兄弟們療養!」

聶思思搖搖頭道:「這哪裡能夠怪得了你?其實我知道,要不是你的話,這些弟兄們不知道還要多死多少人,生活在部隊的這一年裡,你以為我什麼都不懂嗎?你為他們付出的已經夠多了,打仗怎麼能夠不死人呢?不受傷呢?我只是想著他們痛苦的樣子,我心裡好難受!」

王明宇目光堅定的看著遠方道:「戰爭每時每刻都在受傷,都在死亡,但是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趕走侵略者,保衛我們的家園。你父親和我父親祖輩都是生活在寧波,就因為戰亂,他們搬到了大後方去,背井離鄉,離開了原本屬於我們自己的家園。 絕寵億萬甜妻 我們的同胞無時無刻都在被日軍屠戮著、迫害著,我們需要拿起我們手中的武器去反抗,去消滅侵略者,用自己手中的武器來保衛我們的家園。要趕走侵略者不是光用嘴皮子說說就可以的了,我們需要流血,需要犧牲,需要我們用自己的鮮血來捍衛我們的祖國。」

聶思思看著慷慨陳詞的王明宇,聽著那些話,身體微微的顫抖,或許是王明宇的話讓她產生了共鳴,亦或許是聶思思的心中原本就有著對於侵略者的仇恨。僅僅這一段時間,聶思思看到過太多太多的死亡,太多太多的感人事迹。如果要用書寫下他們的事迹,聶思思已經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言語,來形容這些鋼鐵一般的男人們。他們或許沒有地位,或許沒有金錢,但是他們都有著一顆無與倫比的堅定信念,為了他們的信念,他們拋棄了一切。

在羅店撤退之前和藤田進師團最後的拼殺之中,聶思思看著一個又一個的傷員不斷的從前線抬下來,聶思思有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了什麼是真正的男人。他們與鬼子搏鬥時候的情景,到現在還在聶思思的腦海中盤旋,今天或許只是她一個發泄的機會,她現在很想找個人訴說,聶思思怕憋在心裡她會難受死。

聶思思道:「我會想盡一切辦法儘快建立第五團的野戰醫院,保證傷員的安全和治療。不給你們主力部隊增添任何的麻煩。但是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現在好多稍微好一點的重傷員都要求拿槍跟著你繼續干鬼子。 寧少的祕密愛人 我怎麼勸他們都不聽,怎麼辦啊?」

王明宇微微一笑道:「這個很好啊,他們都是有血性的漢子,說明我們318旅的這股子氣還在,只要我們這股子氣不撒了,我們的318旅絕對不會跨了。」

聶思思嗔怪的看了王明宇一眼道:「就會給自己的臉上貼金子,我問你的話你還沒回答呢?」

王明宇歉意的笑了笑道:「你說的這個問題都不是問題,或者說跟我沒有關的問題,誰不知道打仗聽我的,打針聽你的,我要是連打針都要管,那我不是搶你飯碗嘛?呵呵」

聶思思抬起拳頭就給王明宇撓撓癢道:「你說話怎麼現在沒有個正型呢?那好吧,以後他們要是在嚷嚷,我就說你們旅座說了,在醫院他都得聽我的,凡是不聽我的,以後別想再打鬼子,都給我老實在醫院呆著。」

王明宇笑道:「你也一點都不笨嘛,狐假虎威用得還挺利索,小心人家跟你急!」

聶思思無所謂道:「反正我也就是一個給你這個地主打長工的人,大不了我不幹了!」

王明宇苦笑道:「你說不幹就不幹,我請誰去啊?」

聶思思笑道:「醫院的事情越來越多,我沒辦法幹了,我想是不是多招募點醫生和護士啊?否者一旦開戰我們的人手肯定不夠用啊!」

王明宇笑道:「醫院的事情,我會想辦法解決,即使現在解決不了,將來也一定能夠很好的解決,主要我軍現在一個很好的駐地都沒有,怎麼能夠安心建設呢?浙江那邊也是戰火蔓延,非長久之地,等以後咱找到個好點的地方,我們自己開發建設,要什麼沒有?呵呵」

聶思思笑著點點頭:「那我就等著你這個大地主建去!」

王明宇和聶思思談了談野戰醫院的事情之後,兩人慢慢的走回了新弄的指揮部內,指揮部雖然簡陋了點,倒也馬馬虎虎。野戰醫院正好就在旁邊。兩人現在無論咋樣,誰也不敢說啥。

318旅的天就是王明宇,王明宇想干點啥,就能幹點啥,當然不會是耍流氓,呵呵。 「報告旅座,姚團長請你過去,給他的兄弟們說幾句。」通訊兵看見剛進來的王明宇就說道「恩,這個等會再說,下面去請所有營級以上幹部到指揮部開會。」王明宇說道「是,旅座!」通訊兵得到命令立刻去通知大傢伙開會,畢竟這是來到寶山縣城的第一次會議,自然知道其重要性,所以這個通訊兵喊著幾個人通知一下,分別朝著不同的方向跑去。

過了大約三十分鐘的時間,各營級以上幹部紛紛踏來,大家大多數原本就認識,畢竟開會都開了好幾回了,有的還在一起打過仗,自然熟稔很多。

王明宇示意大家安靜一下,然後說道:「首先我宣布第一件事情,那就是我318旅已經正式呈報第三戰區並取得第三戰區長官部的承認,我318旅於一個小時以前成立了獨立318旅第五團,團長由原98中校營長姚子青擔任,軍銜升至上校,參謀長由李興擔任。李興參謀長原來是川軍的一個團長,後來隊伍打散了,參加了黃博雄的隊伍,原來是四團的一個營長,現在我給他升一級,希望他能夠再接再厲,做好自己的工作。下面請兩位說幾句,大家歡迎!」

在底下一片鼓掌聲中,姚子青首先站起來說道:「我很高興能夠加入到318旅這個大家庭中,眾所周知318旅的戰鬥力是十分強悍的,沒有一個部隊願意自己的部隊是個孬種部隊,我為加入318而感到自豪。並將在之後的日子裡,繼續發揚318旅的戰鬥精神,多多消滅小鬼子。」

「好!~~~~」底下幾人叫好,所有人都起來鼓掌。

李興接著姚子青的話說道:「剛才我們第五團的團長已經說了我們團的目標,那就是以318旅為基準,多多的消滅鬼子,以後看我們行動吧!」

王明宇笑著說道:「鬼子有的你們打,你們當前的任務就是磨合隊伍,熟悉隊伍,現在我分配一下具體任務。」

大夥立刻全體坐下,聆聽王明宇的命令:「開始你們進來的時候,我只是大致的分了一下大家幹什麼幹什麼,現在我就具體的事情具體的說明一下。首先我們來說西城門,西城門的位置比較特殊,目前來看沒有鬼子,但是將來一定是最主要的戰場,日軍第十一師團的鬼子估計現在已經進駐羅店,我想他們接下來一旦知道我們318旅的行蹤,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強攻寶山縣城。因此,西城門的防守任務看似最輕,實則最重,必要的時候我軍將抽調更多的兵力投入到西城門戰場,現在我就問一句,西城門誰來把守?」

趙國瑞急眼了:「旅座,我剛過來的時候,你可是親自交代讓我守備西城門的啊?這會咋還問上別人了呢?」

王明宇示意趙國瑞別激動,開口道:「國瑞,我不是不讓你們守衛西城門,現在你們團的兵力守備西城門肯定是足夠了,但是我現在需要一支預備隊,隨時準備支援西城門,你看這支部隊選誰好呢?」

趙國瑞這才把心揣在了褲子兜里,笑著說道:「我看姚團長的部隊,剛剛休整,而且剛剛磨合,我看是不是讓他們?」

王明宇看了一眼姚子青道:「姚團長的意思呢?」

姚子青想了想說道:「我沒有任何問題,隊伍確實需要磨合,現在投入戰場,只能導致無謂的損傷,我同意趙團長的意見。」

王明宇大聲道:「好,我命令趙國瑞部主防西城門,一切工事都由自己團完成,姚子青部作為西城門部隊之預備役,隨時準備投入戰場。不惜一切代價給我守城兩個星期。放一個鬼子進來我拿你們試問。」

趙國瑞、姚子青站起來大聲說道:「如不完成任務,願軍法從事!」

王明宇點點頭:「軍中無戲言,不過我也不為難你們,這次日軍的野戰重炮拉到城門樓子上就靠你們自己了,我只給你們五門野戰重炮,炮彈二百發,你們自己靈活運用。另外直屬隊隊員選拔二十名給予你們使用。」

趙國瑞一聽大喜道:「謝謝旅座,謝謝旅座,這下咱有底了!」,姚子青還不明白直屬隊的作用,不過聽著大炮也是高興異常,跟著趙國瑞不住的點頭。相比與以前的扣扣索索,現在的姚子青可以說是富得流油,估計以後他那幫子兄弟要是看見姚子青,都能嫉妒的眼珠子都調出來吧。

王明宇道:「好了,你們現在就去給我構築工事,一定要給我加固,另外防空工事也要抓緊時間辦,一定要注意,敵人的飛機來了之後,我要讓他們只能炸房子,炸不到人!」

趙國瑞會心一笑道:「旅座,您瞧好了,這回咱的防空水平,可比上回又提高不少,不過就是城門樓子上的防空不太好弄,不過我想辦法,一定把傷亡減少到最低。」

王明宇道:「城門樓子那幾米寬的地方,就是鬼子瞎貓碰到死耗子能扔上去一兩顆就不錯,不過最好也要保護好戰士們的安全。你們去啊,對了姚團長,等開完會之後我去西城門,跟你們新五團的弟兄們說幾句!」

「是,旅座!」趙國瑞和姚子青等第二團和第五團的營級以上幹部,敬完禮之後,就走出了會議室。

小醫仙:似水流年 王明宇指了指地圖上的南城門說道:「下面一個問題就是南城門了,南城門和北城門的防守壓力我看過了,可以說是最小的,南城門前面有一條河,不利於日軍展開大規模的攻擊,北城門那邊更是樹林茂密,日軍想要進攻,可能性幾乎為零。所以說這兩處壓力最小的地方,就讓上次羅店戰役中,損失最為慘重的第一團的兄弟們守備。張德恩團長你先別激動,我這不是看不起你們第一團的意思,你們所有人在羅店的表現都征服了我,征服了全國人民,沒有誰比誰差,也沒有誰不比誰強,我這樣的安排,完全是出於一些自身的考慮,希望你們能夠明白!」

張德恩急道:「旅座,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就是想保護一下我們第一團,希望我們能夠保存一下實力,但是我手底下的弟兄們可都等著為死去的弟兄們報仇呢!」

王明宇道:「報仇非要急於一時嗎?誰不想問死去的兄弟報仇?誰不想為死去的同胞報仇?但是我們現在是被動防禦,不是主動進攻,殺死幾個鬼子就叫報仇?我告訴你,真正想要報仇就是把鬼子趕出中國,現在你們所作的就是破壞鬼子的計劃!」

張德恩知道王明宇下定決心之後也是點點頭道:「旅座,保證完成任務!」

王明宇嚴肅道:「不要以為可能性小就放鬆警惕,我告訴你們,往往出其不意才是取勝之道。看似不可能變成可能,那才是用兵的境界!如果日軍派出像直屬隊一樣的人來偷襲你們?你們在放鬆警惕的情況下,你們覺得你們傷亡會少嗎?我告訴你們只會更多!」

張德恩站起來嚴肅道:「放心,我讓自己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牢牢的看著鬼子!」

王明宇點點頭道:「好了,現在就剩下東城門了,東城門的鬼子我就交給你吳培林了,我的意思你應該明白,那就是來多少給我擋那多少!」

吳培林苦瓜臉道:「旅座,這也忒不公平了吧,這次我咋又是殿後呢?上回我就貓著那幾千日軍好幾天,這次又是我呢?要不咱和趙國瑞兄弟換換?」

王明宇冷哼一聲道:「你現在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都當團長了,還在這玩鬧?軍中無戲言不知道?剛才的任務已經給趙國瑞團長了,這樣朝令夕改?以後還有誰把軍令當回事?」

吳培林趕緊站起來賠笑道:「旅座,您…您先喝口茶,那個什麼,是這麼回事,我也就是發發牢騷,旅座放心,別說這幾千小鬼子,就是他娘的再來幾千,老子…啊不,我也讓他乖乖的給我待在外面。」

王明宇面色緩和道:「你能,就你能,啥時候準備把日本天皇的人頭拿給咱旅當球踢啊?」

吳培林調皮道:「那講話了,分分鐘的事情!咱不是跟你們吹啊,也就我沒去過日本,我要認識路我就直接殺過去了!」

王明宇笑罵道:「好了好了,你就吹吧你!我看不吹能把你憋死!哦,對了,讓李賢宇在上海周圍打探消息,是不是讓他回來了?你們一個個打的樂和了,這小子成天呆在外面得憋死。」

吳培林驚訝道:「旅座,你把那小子安排去打探消息去了?不是有情報科嗎?」

王明宇搖搖頭道:「那是我安排的,你們不知道,這些消息對我來說很重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