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客廳里焦急等待結果的老謝他們,聽到樓上傳小虎焦急的喊聲,四個人頓時臉色一白,馬上向著樓上沖了去。

2020 年 11 月 1 日

沈雅把沈晨哄睡后,心情不寧在房間里來回走著,她聽到小虎的喊聲立即拉開房門沖了出去。

五個同時衝進了房間里,這個時候無塵顫抖著說完「快..快..快救石頭!」頭一歪暈了過去。

「師父!師父!石頭!石頭!」別墅立即響起了一聲聲焦急的大叫聲。

「馬上送醫院!」沈雅抱著石頭,向著老謝急著道。

「好好好!」老謝和強子馬上抱起石頭就往樓下跑,小虎抱著無塵緊緊跟在他們的後面。

現在已經是清晨四點鐘,二輛龍霸越野車在公路上急速的賓士著。

沈雅左手抱著金清石的腦袋,右手拿著手機迅速撥打著沈國放的號碼。

電話剛剛響了兩聲,沈國放焦急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小雅!出什麼事情了?」

「爸爸!嗚..嗚..」沈雅剛喊了一聲爸爸,立即痛哭了起來。

「快說!到底出事情了!」沈國放焦急的大吼著道。

「師父…石頭…他們都暈倒了!我..我..我們正往301醫院趕!」沈雅抽泣著道。

「什麼啊?怎麼會這樣?」沈國放吃驚的道。

「石頭是在救師父的時候暈倒的!師父吐了好多血!爸爸!你一定要救救他們!嗚..嗚..」

「孩子!你別急!我馬上趕過去!」沈國放一邊穿著衣服一邊按響了床邊的紅色按鈕。

眨眼間兩個只穿著背心的彪形大漢,拿著手槍沖了進來。

「馬上去301醫院!」沈國放大聲命令道。

「是!」兩個馬上轉身跑了出去。

「國放!到底出什麼事情了?」這個時候躺在床上的一個皮膚白皙的中年女人皺著眉頭道。

「是沈雅的男朋友和師父出事了!」沈國放連忙回答道。

「那你打個電話安排一下就好了!我還以為是沈雅呢!」那個女人不高興的道。

「閉嘴!你懂個屁!如果他男朋友出事了,我們一家人全都完蛋!」沈國放第一次對著第二個老婆怒吼著道。

「你吼我?你敢吼我!」那個女人吃驚的道。

「哼!以後你給老實點!別以為我處處讓著你,你就可以為所欲為!」沈國放冷哼一聲拿起衣服向著樓下跑去。

京城所有軍隊醫院裡的著名專家,同時接到了一個命令,「立即趕往301醫院會診!」

一輛輛軍車停在了301醫院將軍樓的大門口,一個個頭白花白的中老醫生汽車上跳下來,急匆匆的向著大樓里跑去。

301醫院的少將院長孫家福帶著專家二十多個專家圍在ICU的兩張病床前,四個六、七十歲的老中醫正一邊一個為無塵和金清石把著脈,無塵嘴上戴著氧氣罩,右手臂上打著吊針。

「首長!這個病人沒什麼大事!只是因為過渡疲勞而虛脫了,打點營養液再喝點人蔘水,應該很快就會醒過來!」一個為金清石把完脈的老中醫向著沈國放彙報著道。

「嗯!那馬開始治療!」沈國放馬上點了點頭道。

「是!」那個老中醫馬上開始寫著藥方。

「首長!這個老人家恐怕不行了!」這個時候為無塵把完脈的老中醫表情凝重的道。

「就沒有別的辦法嗎?」沈國放急著道。

「他的身體里的機能正在快速的衰老著!脈象越來越弱,恐怕是熬不到明天啊!」

「我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一定要維持他的生命!這是軍令!」沈國放大吼著道。

「是!我們一定會儘力的!」301醫院院長孫家福馬上大聲的回答道。

專家們馬上開始緊張的討論起來,一個小時后,金清石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看到白色的天花板,他吃力的抬起右手,將扣在嘴上的氧氣罩扒了下來,然後焦急的道:「師父!師父!」

「石頭!你和師父都暈過去了,現在師父正在急救!」穿著無菌服坐在床邊的沈雅連忙說道。

「扶我起來!我要去看師父!」金清石急著道。

沈雅和站在床邊的一個女醫生,連忙將金清石扶了起來,兩個的扶著金清石向著無塵的病床走去。

「師父!師父!你不要小石頭了嗎?石頭答應過你,要好好照顧你一輩子的!」金清石握著師父的手,看著緊閉雙眼的師父,痛哭失聲的喊道。

「石頭!專家們正研究著治療方案!他們一定會治好師父的!」沈雅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安慰著道。

「雅姐!你馬上讓人安排一個房間!我要好好想一想怎麼才能救師父!」金清石向著沈雅使了一個眼色道。

「嗯!我馬上安排!」沈雅說完馬上向著那個女醫生道:「雅妮!你跟孫院長說一下,我們想要一個安靜一點的房間!」

「好的!」那個女醫生馬上轉身向著醫生辦公室走去。

沒過一會,那個女醫生又走了回來,她向著沈點了點道:「雅姐!院長已經安派好了,我這就帶你們過去!」

沈雅和那個女醫生攙扶著金清石來到了ICU里的一間獨立病房,在那個女醫生出去之後,金清石向著沈雅小聲的道:「我去空間里找一些藥材!你就守在門口別讓他們進來!」

「如果師父有危險呢?我怎麼通知你啊?」沈雅急著道。

「我找到藥材就出來!希望師父不要丟下我一下人!」金清石搖了搖頭傷心的道。

「好吧!」

金清石立即進到了空間裡面,一個瞬移來到了金塔前面,他雙膝「撲通」一聲跪在了金塔前,雙手合十向著金塔真誠的道:「師父的先祖!石頭在這裡懇求您,救救您多苦多難的後輩吧!石頭願意用自自已的命來換取師父的命!」

金清石說完「噹噹當」連續用力磕了三個響頭。

寶塔的大門突然自動打開了,金清石就感覺到一股強大吸力,將他吸了進去。 一陣眩暈過後,金清石出現了在一個黑呼呼的空間里,他晃了晃腦袋然後向著四周看去!

「咦?這不是巨鼎的裡面嗎?我怎麼會來到了這裡?」金清石看著刻著詭異紋路的鼎壁疑惑的道。

他的話音剛落,突然一道嘆息直接出現在了他的腦海里「唉!你把玉盒裡的還魂丹先給你師父吃下去,然後我把煉製玄靈液的藥方告訴你,能否收齊那些藥材就要看你的運氣了!」

「啊?你是誰?」金清石吃驚的道。

「我曾經是五龍炎帝的第九弟子,丹晨星君!不過現在只剩下一道魂魄了!」那個聲音又傳了過來。

「啊?那我師父是你的後人嗎?」金清石急著道。

「嗯!」

「那你怎麼不幫幫我師父啊?」

「他身體里的血脈已經極其稀少了,就是得到了我的傳承也沒用了!」

「那你為什麼要選擇我呢?」

「不是我選擇了你!而是我師父的神龍令選擇了你!這一切都是命啊!」

「這個金神令是什麼東西?」

「他是我師父平時休息的地方!也是打開師父寶藏的鑰匙!」

「寶藏?寶藏在那裡?」金清石立即兩眼放光的道。

「在九天之上!」

「那我能去嗎?」金清石急著道。

「你?以現在這裡的靈力,你就是修鍊萬億年也不可能進到九天!」

「萬億年?那還是先請星君將治療我師父的藥方告訴我吧!」金清石鬱悶的道。

「嗯!」

突然一道白光落在了金清石的手心裡,金清石手中一涼,一個5厘米長的玉柬出現在了手掌中。

「你用神識進入到玉柬中,自然就會看到裡面的東西!」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

「神識是什麼東西?」

「豬腦袋!你是怎麼進到空間里來的?」

「用意念啊?」

「那你就用意念進到玉柬里!奶奶的!這是什麼時代啊?智商咋都這麼低呢?」

金清石苦笑了一下,立即將意念進入到了玉柬里。

玉柬閃過一道白光后,金清石的腦海里立即多了一道記憶,裡面一共有十二種藥材,對每一個藥材都有詳細的註解和影像。

妻不可欺,完勝百變總裁 「龍涎液、千里光、九里明、陰陽蓮、割孤露澤、谷精珠、流星草、別仙蹤、靛沫花、百年黃、千年參、靈獸丹!」金清石小聲的念著。

「這些藥材除了靈獸丹,其他的這裡都能找到!這個藥方只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藥方!對我來說算是垃圾吧!」丹晨星君得意的道。

「這還是垃圾?這也太牛B了吧?」金清石吃驚的道。

「拿著吧!如果你修鍊到了築基期,我會再給一些這樣的垃圾!」丹晨星君笑著道。

「星君!先天之上不是大乘嗎?怎麼會是築基呢?」金清石疑惑的道。

「大乘就是築基!後面還有金丹、元嬰、化神、洞虛、空冥、渡劫、大成、飛升、地仙、天仙、金仙、大羅金仙、仙君、仙帝、正神、真神、准神、主神、天神、神君、神王、神皇、天尊!」

「靠!這麼多?那我們這裡最高的是什麼修為?」金清石吃驚的道。

「這個很難說,不過那個老和尚現在已經是築基中期了!」丹晨星君沉默了一會才回答道。

「星君大人!那我怎麼才能突破到築基期呢?」金清石激動的道。

「急不得!急不得!你就一步一步扎紮實實的修鍊吧!等你到了築基期,我就把師父的九龍神決傳給你!」丹晨星君笑著道。

「我想替師父報仇!有沒有速成的方法?」

「等你到了築基期,就能進入到金塔的第二層,那裡有一些靈丹會幫助快速提升修為!現在我就是想幫你也沒有靈丹啊!」

「星君大人!您怎麼跑到金龍令里來了?」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師父將金龍令交給了我,讓我繼承他的衣缽,可是大師兄和二師兄他們在師父失蹤后,聯合起來暗害與我,最後我捨棄了肉體,一絲殘魂帶著金龍令回到了自已家鄉!」丹晨星君傷感的道。

「唉!沒想到神仙也這麼貪心!」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鬥爭!這沒有什麼好奇怪的!我要休息了!」

「謝謝星君大人的指點!」金清石連忙說道。

丹晨星君的聲音再也沒有響起來,金清石馬上移到藥材山上,一邊啃著百年人蔘一邊按著藥方的影像,在山上四處尋找著。

二十分鐘后,金清石將十一種藥材整理好,小心翼翼的包了起來,現在就差一顆靈獸的內丹了!

金清石拿著玉盒出了空間,馬上向著坐在門口的沈雅焦急的問道:「師父怎麼樣了?」

「還是沒有醒過來,不過暫時沒有什麼危險!你找到救師父的辦法了嗎?」沈雅苦笑著道。

「嗯!我先把師父救活!只要再找到一顆靈獸的內丹,師父就可以完全恢復了!」金清石用力了的點了點頭道。

「真是太好了!你身體怎麼了?」沈雅撲到金清石的懷裡高興的道。

「你現在才想起關心我啊?我以為你心裡只有師父呢!」金清石微笑著道。

「討厭!師父是你最重要的人!我不想看著你傷心!」沈雅柔聲的道。

「最了解我的人就是你!等我把師父的傷治好了,我們帶著寶寶和師父離開京城,去外面好好玩一玩!」金清石抱著沈雅輕聲的道。

「不行啊!我要上班啊!而且趙影怎麼辦?」沈雅連忙搖了搖頭道。

「帶她和小虎一起去!我們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金清石微笑著道。

「那還是等十一放假吧!」沈雅想了想道。

「嗯!我們出去吧!」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二十幾個專家正圍在無塵的病床前,他們看到金清石和沈雅走了過來,連忙讓開了一條道路。

從戰神歸來開始 「金將軍!您現在感覺怎麼?」301醫院的孫院長連忙走到金清石的身邊道。

「謝謝孫院長!我現在已經沒事了!」金清石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金將軍!您師父的病經過我們慎重研究后,大家的意見還是採用保守治療,因為他的年齡實在是太大了,我們怕他下不了手術台!」孫完長尷尬的道。

「謝謝孫院長!不過我已經找到救我師父的辦法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哦?是什麼辦法?」孫院長皺著眉頭道。

「秘密!」金清石笑著道。 「秘密?」孫院長張著大嘴疑惑的道。

金清石神秘的笑了一下,然後慢慢的打開手中的玉盒,一股濃濃的清香立即從玉盒裡沖了出來,一顆金黃色、如鵪鶉蛋大小、閃著金光的丹藥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

「啊?好濃的藥性啊!這到底是用什麼藥材煉成的?」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中醫驚嘆著道。

「絕對不是凡品啊!你看那個玉盒!那可是極品古玉啊!而且還是帝王綠!」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吃驚的道。

「大家小點聲!不要影像到金將軍!」孫院長連忙向著大家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道。

金清石用輕輕的扒開師父緊閉的牙齒,將還魂丹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嘴裡。

還魂丹慢慢的化成一道金色的液體,從無塵的喉嚨一直流到了胃裡,然後一點點的向全身流動著。

無塵三魂、七魄里的天魂和地魂、命魂和七魄里的一魄天沖,二魄靈慧,三魄氣,四魄力正一點一點的消散著。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道道金光湧進了無塵的元神里,正在流失的三魂和四魄馬上停止了流失,而且一道道已經離開無塵身體的魂魄,瞬間又回到了元神里。

三魂、七魄一點一點的凝聚著!

十分鐘后,凝實的三魂、七魄,重新在無塵的元神里歡快的遊動著。

「啊!石頭!石頭!」無塵突然張開眼睛,大聲的喊著!

「師父! 荒島種田記 師父!我在這裡!我在這裡!」金清石馬上抓住師父的手激動的道。

「石頭!你怎麼也跟著我來閻王殿了?」無塵急著道。

「師父!這不是閻王殿!這是醫院!」金清石連忙解釋道。

「我還活著?」無塵看了一眼周圍,然後驚喜的道。

「嗯!我們都活著!」金清石用力點了點道。

「傻孩子!你就讓師父安靜的走吧!不要為了救師父,再傷到了你自已!」無塵苦笑著道。

「師父!我已經找到了修復丹田的方法!等我把藥材找齊了,就幫你治療!」金清石爬在無塵的耳邊小聲的道。

「哦?是書上的那個藥方嗎?」無塵皺著眉頭道。

「不是!是有人給了我另外一個叫玄靈液藥方!只要再找到一個靈獸的內丹,就可以把藥液配成了!」金清石小聲的道。

「這是真的嗎?」無塵激動的道。

「嗯!等回到家裡我再慢慢的跟您說!」

「那我們趕緊回家!」無塵急著道。

「金將軍!你真的要出院嗎?」孫院長急著道。

「是的!我師父現在已經沒事了,大家能在深更半夜的趕過來,這份恩情我金清石將會永遠記在心裡!」金清石向著孫院長和二十多個專家雙手抱拳道。

「金將軍!您千萬別這麼說!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不過你們要是出院最好先跟沈主席說一下!要不然我可不敢給你們辦出院手續啊!」孫院長苦笑著道。

「明白!孫院長!我這就去跟我爸爸說!」沈雅微笑著說完,馬上向著門口走去。

在ICU的病房的門口,老謝、強子、小志、奎奎和剛剛趕到的阿依蓮、麻垢金、杜娟、杜媽媽,正站在門口焦急的向著裡面張望著。

沈國放皺著眉頭坐在門口的椅子上,兩個身材魁梧、穿著軍裝的上尉緊緊守在他的兩邊。

我靠充錢當武帝 沈雅剛剛走出來,杜娟立即抱住沈雅痛哭失聲的道:「姐!是我不好!我不該在這個時候離開家!嗚嗚嗚嗚…」

「傻丫頭!昨天是你父親的祭日!你不去拜祭怎麼能行呢?」沈雅拍了拍杜娟的後背輕聲的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