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地冰山,那裏荒蕪一片,會有解藥?”

2020 年 11 月 1 日

“要不,我發動雪宗弟子,將那裏全部包圍,讓弟子們去搜山!你一個人去的話,茫茫冰山,你會很無力的。”尹語雨說道。

南天擺了擺手:“你是不知道,那裏的危險程度呀!”

“解藥,只能跟我去尋找,你派遣再多的雪宗弟子都是徒勞的。此事不必商量,我即刻就出發,你再這裏等着便好!”

開玩笑,茅氏世家,古武時代的毒藥大亨,傳承了萬載歲月的劇毒之術,無孔不入,有千百種殺人於無形的方法。

哪怕,你戴着厚厚的防毒面具,茅氏世家,依舊有很多方法,毒死你。

去哪裏找茅氏世家,南天一個人,反而是最安全的。 尹語雨知道南天的性子,是一旦認定了某件事情,就不會悔改的。

況且,南天實力超絕,現如今的雪宗上上下下,還沒有哪一個能夠比得過南天的。

“一路小心!”

千言萬語到了嘴邊,只剩下這麼一句話。

“嗯!”

南天點了點頭,旋即走出營帳,進入了s級飛船“太谷號”飛船當中。

“目標——極地冰山,出發!”

閃婚總裁大人難伺候:甜寵貼身辣妻 設定好航向,太谷號驀然起飛,轟隆隆,氣勢震天!

極地冰山,在浩瀚主星的最北邊,哪裏常年積雪,白雪皚皚,冰寒刺骨。

修爲弱小者,體內的機甲異能或者是真氣,不夠雄厚,走在極地邊緣,都會被寒風給凍成“冰棍”。

南天也覺得有些奇怪。

按理說,培養毒物,溫暖潮-溼-之地,最是合適,來到極地,怎麼看,都不合適。

前世古武時代,茅氏世家的根基地,就設立在南疆附近。

離婚前和老公互穿了 南疆附近,常年霧霾毒瘴連天,飛蟲毒蛇,肆意遊走,各類毒性植物,瘋狂生長。

那裏是,茅氏世家的樂園。

至於,北疆嚴寒地帶,強如茅氏世家,也是終年不肯踏足涉獵。

反觀,到了現如今的機甲時代。

茅氏世家,不遠億萬光年,從海藍星一路跋山涉水,遷徙到了浩瀚主星上的極地冰山,着實令南天百思不得其解。

“悠悠歲月,在古老的歷史長河中,茅氏世家,到底發生了怎麼樣的驚變?”南天感嘆一聲。

太谷號是s級飛船,速度奇快無比,浩瀚主星雖然博大,從滄海附近飛往極地冰山,也有些遙遠,但是對於太谷號的強勁動力,這一切都不是問題。

大約只用了幾個小時,南天就順利地降落在極地一-片冰河之上。

冰河之上,有許多北極熊,企鵝之類的不畏懼寒冷的生物,嬉戲打鬧着。

南天攤開從男屍身上找到的小冊子——“祕密居住場所出入說明”。

小冊子上,寫滿了,如何穿越茅氏世家外圍毒瘴的方法。

但是,並沒有,記載茅氏世家的具體方位,只是模糊地圈定在極地冰山這個大範圍。

極地冰山羣,浩浩三千山!

極地冰山是有一個籠統的概念,在極地冰山的數量,多達三千多。

每一座冰山都有萬米之高,透體冰寒,堅固無比。

想要一個個翻越三千冰山,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

最讓南天頭疼的是,由於極地冰山下面,存在着一種特殊的物質,可以干擾和隔絕精神力的探查。

WWW☢тTk án☢CΟ

南天強大的精神力,在極地範圍內,一時間,竟然成了毫無用武之處。

“那種特殊材料,應該是有大作用的。用來塗抹在監牢上,太浪費了。看來,我有空,是要找一個機會,將那些材料,收爲己用呀!”

南天心裏頭嘀咕一聲。

遽然間,前方冒出來許多黑色機甲戰士。

黑色機甲戰士們,手持特製的穿透性極爲強大的能量弓弩。

弓弩連-發,箭矢如雨!

驚得冰河之上的北極熊和企鵝們,四散奔逃。

南天定睛一看,在這羣黑色機甲戰士的前面,還有一個面目清秀的少女。

少女身披鮮紅色的玫瑰機甲,機甲上面,被-插—上了好幾根堅硬的箭矢。

一絲絲鮮血溢了出來。

少女看起來,受了很嚴重的傷勢。

黑色機甲戰士們,依舊是窮追不捨。

南天陰陽神眼已開,目力極好,少女的身材體型衣物,全部是一覽無餘。

當然了,最讓南天欣喜地是在少女的腰間,掛着一個鐵牌與先前發現的男屍一模一樣。

“茅氏世家的直系子弟!”

“我正發愁,找不到茅氏世家的具體居住地呢!”

南天眼睛一眯,望向那些個黑色機甲戰士的目光,已經是充滿了冰寒。

南天不是到處行俠仗義的豪俠之士,但是,事情關係到自己,南天不得不出手。

“射死她!”

“射死她!”

“小丫頭,你要是再跑,我們就射死你!將你跟你哥哥一樣,殺掉!”

少女的速度奇快,甩開了黑色機甲戰士們一大截距離。

黑色機甲戰士們無奈,只得邊射箭邊咆哮。

“噗通!”

一塊巨大的冰石,橫在前頭,少女腳步太快,一時間,無法轉開身子。

“啊!”

少女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身後的那些黑色機甲戰士們,一擁而上,趁此機會,將少女團團圍了起來。

“哈哈,現在,跑不掉了吧!”

一個男子,露出臉龐,猙獰地大笑道。

“再跑十幾里路,我就能夠到家了!”

“你們這羣壞人,你們不得不好死!”

少女痛苦地叫喊道。

本來,已經身負重傷,現在又被團團圍住,這一次,她是插翅難逃了。

“連冰山石頭,都幫我們,只能夠說你們,茅氏世家,命就該絕!”

一衆黑色機甲戰士,手持弓弩,就要將少女給射–死。

千鈞一髮關頭,南天殺到!

“都給我滾!”

南天森然一喝!

剛纔動用武神系統進行掃描,南天已經是探查清楚了。

這些個黑色機甲戰士,都是清一色的一品機甲戰王。

領頭的最爲高大的機甲戰士,修爲已經達到了半步機甲戰皇!

能夠一次性出現幾十個這些強者,南天料定,這些黑色機甲戰士們,必定是出自一個大勢力。

不過,那又如何?

強大如珍珠宗,北水宗,南天還不是說殺就殺!

幾十個機甲戰王,又算得了什麼麼!

“麻蛋的,敢叫我們滾蛋?操!你算個什麼玩意!”

“強行出頭,該殺!”

領頭的半步機甲戰皇,森熱地盯着南天。

“流星!”

南天也不廢話!

流星機甲召喚於身!

機甲月暈顯現而出!

“機甲戰皇,你竟然是機甲戰皇!”

“前輩,吾等多有冒犯,還望原諒!”

領頭的半步機甲戰皇,再也不敢囂張蠻橫,乖乖地伏首道歉。

南天搖了搖頭:“遲了!”

“吾之劍道——千劍歸一!”

南天手持流星寶劍,腳踩凌-波-微-步,身法超脫自然,快若閃電。

“嗖嗖!”

“嗖嗖!”

南天臉色冷酷,悄然收劍,劍不染血,許多人頭卻是刷刷地滾落,那些黑色機甲戰士,全部殞命! “謝謝你,救了我!”

少女迷迷糊糊地對着南天,道了一聲,便再也承受不住了,倒在地上,昏迷了。

少女受傷太嚴重了,雖然她身上的玫瑰機甲,品級挺高的,那羣黑色機甲戰士們,用的弓弩,也不是尋常的貨色。

這種弓弩,穿透力特別的強大,箭矢的箭頭上面,聚集有駭人的能量。

少女中了幾箭矢,受傷嚴重。

南天嘆了口氣,將少女抱了起來,帶入了太谷號飛船,溫暖的機艙裏頭。

宿主受傷昏迷,玫瑰機甲,自動卸掉,化爲一個機甲戒指。

機甲褪去,少女身上的傷痕,顯-露-而出。

南天給少女把脈:“唉,可憐的小姑娘,受傷很嚴重呀。”

這個少女,也不知道,在最近幾天,經歷了什麼事情,受了多少苦難。

幸好,南天有生命之泉。

生命之泉,對於這種外傷,體力匱乏,最是有效果。

南天從生命之界裏頭,取出一瓶生命之泉,給少女灌下肚子,然後又用九天神龍真氣,配合着自己奇特的按摩手法,幫助少女,疏通血管,活絡筋骨。

經過幾個時辰的治療,少女總算是清醒了。

辛苦的躲避追殺,奔逃了許多天,少女第一次,睡在這麼溫暖的牀-上。

少女睜開眼睛,感受着自己身上傷勢都好了。

少女驚訝無比。

正好,南天靜靜地站在少女的身旁。

“你醒了!”

南天微微一笑。

“恩人,是您救了我嗎?”

少女眨着閃亮地大眼睛,對着南天問道。

南天點了點頭:“是我!”

“怎麼樣,現在感受如何?”

南天呵呵地問道。

少女起身,對着南天,要對南天跪拜表示感謝。

南天連忙攙扶起少女:“不要這樣,你剛剛恢復好,不必對我行如此大禮。”

南天一邊說着,一邊用武神系統,對着少女進行着掃描:

人物:茅苗

身份:茅氏世家嫡系少女

財富值:一百萬銀河貢獻點

體能:39.5(29.4)

精神力:38

生命力:39.2(29.12)

力量:39.3(29.2)

敏捷:39.23(29.18)

綜合戰力:39.046(29.98)

主職業:機甲戰士/八品機甲戰王

第一副職業:毒師/高級毒師

天賦等級:大衍級

“八品機甲戰王,高級毒師?算不了多厲害,但是也不算差。”南天心中,喃喃低語了一聲。

“你是茅氏世家的人?”

南天開門見山地問道。

“嗯!”

茅苗並沒有隱瞞什麼。

“那之前,爲什麼有那麼多的人,來追殺你?那羣黑色機甲戰士,他們是何方勢力?”

南天繼續追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