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錢,便是你的錢。

2020 年 11 月 1 日

可是現在李承乾如果真缺錢了,他李世民也不會拿多少出來。

還不如自己去賺?

指不定,不用太久,就可以賺得盆滿缽滿。

並且李承乾也只要實質性的東西,關於權力方面的,是好是讓他掛個一官半職的,目前他雖然貴為太子,可是實權沒有幾個,無非就是在地位上碾壓於別人,如果底下的人還是按章辦事,他也是沒有辦法。

「父皇,兒臣以為,如果一紙命令下去,勢必會讓王家反抗,就像是之前一樣。如果採用兒臣之方法的話,那定會讓王家的鹽巴無路可銷,而且還不會用到朝廷一分錢,就能賺到錢充國庫!」

不用花朝廷的錢,又能賺錢。

這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就連得長孫皇后也有些不敢相信。

「乾兒,那是什麼樣的方法?說來聽聽。」

一邊的武則天更是豎起耳朵聽著。

李承乾想說什麼,他想怎麼做?

恐怕也只有他一人得知了。

李世民更是著急得很。

「乾兒,你說說看,朕聽聽看有沒有可行性。」

說到不用錢這事,李世民更是好奇,因為現在的國庫並不充盈。

如果不花錢,又有大量的錢拿,何樂而不為呢?

「父皇、母后,兒臣以為,可以培養一個民間的代理人,然後由他來操縱精鹽,而我們只要給他王家之後剩下的十分之二三的份額,一切成本由他來控,而我們從中抽取銷售的五成利,。作為回報,當有一日鹽轉官營的時候,我們便以其為主要供貨商,由他來生產我們所需要的鹽巴,但他又不參與銷售。如此一來,我們的利便是越來越大,畢竟百姓天天都要吃鹽巴!」

其實如果這樣的話,商人大概只能拿到三成利,而兩成便是成本。

而朝廷拿五成,大頭都是他的。

可是僅僅是這三成利,都可以讓一個名不見經轉的人物,瞬間成為首富。

因為一個國家所需要的鹽巴是巨量的,而且是天天都要吃的。

那是整個大唐每日的必需啊,長年累月的,甚至可以富到冒油。

當然,這一切還得李承乾主導,並且還要佔大頭。

重生做回心上人 因為商人的錢多了,難免會有異心,翅膀硬了,總會飛的,給他們一點小利也就可以了。

關於這一點,李世民有些同意。

霸愛囚情:就是吃定你 但還有些細則想問。

「這人能找著嗎?有誰肯乾的嗎?」

「這人名為鄒鳳熾,保證可信!」

當李承乾說出鄒鳳熾的名字之後,李世民可是不陌生。

「是他嗎?朕聽說此人頗有財情,給他來操作,那是再好不過!」

「對的,是這樣的。」

「那麼你是想怎麼撬動王家?」

「這一點更加簡單了,我們賣的鹽比王家好,而且價格一樣,百姓不是傻瓜,他們知道哪個好哪個壞,同樣的錢,當然是買最好的。那王家最後會怎麼樣?」

「會怎麼樣?」

眾人同聲問。

「他們有兩種選擇,第一改進位鹽之法,可是我們會對製鹽之法保密,他們無從而知。第二點,大虧,不得不放棄鹽巴這一行業,而到時候,我們直接取代之,只不過時間有點長。」

「如果朕想快些呢?」

「那麼這個更簡單了,朝廷到時候以精鹽為標準頒布細則,那王家肯定不合同。最後可以以商品不合格為由對王家進行查處,天天罰!讓他們肉痛!最後,再取締之,這樣,他們就無話可說了。」

當李承乾的話一出時,所有人都震驚了。

這還是一個不到十歲的孩子所說的話嗎?

總裁的小小妻 這種運用計謀的嫻熟程度,讓人望塵莫及啊。

在場的所有人,可沒有人能像李承乾這麼有條理,更不能像他這麼有計劃的了。

「哈哈哈!乾兒啊,你果然是朕的福星啊!」

李承乾的話惹得李世民十分開心。

看樣子,他是答應了自己。

如果這樣的話,他至少可以取得兩分以上的利,而一分左右的利就給鄒鳳熾了。

這麼一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錢只會越來越多。

最後,再通過這些錢干一些讓人激動的事。

想想都覺得開心。

「如此一來,王家確實會變弱,也算是了了皇上的一個心頭之患!」

長孫皇后這麼說道。

李世民表示。

「是啊,沒想到,這王家將由鹽而亡,這也是大家想不到的吧。」

之前的鐵官營就重創過一次王家,可是他們畢竟是家大業大的,沒過多久,他們似乎恢復了一些。

現在李承乾又要拿鹽對他們下手。

要怪就怪這王家太過於鋒芒畢露了。

「這一切就交由乾兒來處理吧,至於接洽,則給李靖來吧!」

李世民這麼說道。

「是,父皇!」

李承乾自然是開心的。

而李世民舔了舔嘴唇,似乎有些意猶未盡。

「乾兒,那黃瓜可還有?」

他不要臉的問起。

李承乾怎麼可能讓他們只吃黃瓜?

於是便開了口。

樂享全本首……發 朕要看看乾兒會的是什麼樣的菜品!」

李世民表示道,就在剛才,他確實是被刷新了認識。

因為李承乾所做的菜完全在他們想象之外。

恐怕沒有人能像李承乾這般,做出涼拌的菜品,而且味道還十分不錯。一大盤子直接讓他們給吃完了,邊上的人可沒有看過李世民這樣過,一般來說,他能吃幾口也是十分給面子了。

李承乾說道:「父皇、母后,請看!」

完后,便抄出了一口鍋。

這一口鍋對於李世民而言,那種感覺到神奇的表情一點都不比其他人少多少。

而像是薛仁貴他們,似乎也是習以為常了,所以,並沒有特別的感受。因為他們在剛才就看過了。只是不知道它具體是怎麼使用的。

「乾兒,這是何物?看著造型獨特的很,為什麼朕從來沒有看過!」

「是啊,我也沒見過此物,看你拿起,似乎非常輕?比起我們常用的輕上許多!」

大唐的炊具可不輕,也從來沒有像是這麼一口鍋,可以讓一個小孩子拿起來的。

有時候大的幾個成年人都搬不動,但是它們作用就是做菜,一般來說沒有人會去搬動它們不是?

而李承乾確實是做到了。

因此,他們才會驚訝。

「這叫鍋,是炒菜之器具!」

鍋?什麼是鍋,就是李承乾面前的器具?看起來有些神奇!

「炒菜?何為炒菜?怎麼弄?」

這下,兩個新名詞出來了。

兩夫妻是完全不解。

這僅是李承乾表演的開始,他們就有大量的不解。

「這是古文上所寫的方法造出的器具,而炒便是將菜品放到裡面,經過油,高溫攪拌,讓調味料能融入菜品之中……」

李承乾儘可能的簡單解釋,但是大家聽了之後,像是明白,又像不明白,他們還是一臉茫然。

這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要這麼做。

能吃嗎?好吃嗎?

洪荒來了 特別是司膳等人,他們覺得李承乾這一次是對於飲食的一種褻瀆,如果不是他的身份使然,這會兒早就被噴得面目全非了。

李承乾才不理會大家心中所想。他直接抄起了五口大鍋,迅速洗凈。

這便是說,他要一次性做五道菜品?一定是這樣的!

換作是強大的廚師,恐怕也不怕這麼做吧。

因為五個菜品一定會讓他們手忙腳亂。

誰敢這麼做?

但是他有烹飪精通的傍身,五道菜還是少的,差就差在這裡鍋不多。

否則可以更多一些的。

其實每一道菜的時間不同。只要控制好時間,十分簡單的!

「父皇、母后請看!」

完后,李承乾拿舉起了刀,拿起了一個山藥,一頓操作猛如虎。

那刀工簡直就是登峰造極。

僅是一瞬間,那山藥被片成數個整齊如一的大小。

這還沒完,在他身邊還有一隻殺好的雞。

他再次揮起了菜刀。

砰砰砰

一頓砍殺,雞肉瞬間化成大量的小塊。

而後,它們被一起投入了鍋中。

而李承乾接下來,便是下了生薑等調味料。

蓋上蓋子,完了!

司膳等人也在灶下生起了火,大火燃燒著。

他的做法,讓人看得眼花繚亂的。

看起來沒有章法,實際上他是步步為營。

這一道菜比較久一些,所以他先做。

如果一口鍋的話。李世民想吃上他的菜,可能要等好久。

「好,這一道菜就等半炷香時間!便可!」

不等李世民問話。

總裁的逃跑妻 他又開始拿出了一根據排骨。

咔嚓咔嚓,又是一頓猛砍。

看得人們是心驚膽戰。

「這……這是第二道菜?」

李世民忍不住問道。

「是的,父皇。」

「那這肉是羊肉?」

大唐的主要肉類就是羊肉。

李承乾卻道:「不,是豬肉!」

自西晉滅亡以後,大量北方游牧民族南下,經過300多年的戰亂先一統於隋,又一統於唐。建立唐朝的李氏家族雖然是漢人,但早已嚴重胡化。皇族如此,吃得起肉的貴族、官僚們也是如此。胡人自然更愛吃羊肉,在往後的數百年間,豬肉逐漸沒落。

因此,豬肉並不為他人所熟知。

他們甚至會以為豬肉不好吃。

而李承乾的做法明顯的讓李世民覺得奇怪。

「這豬肉能吃?」

於是便有這個問法。

那是因為他沒有或者不知道有沒有吃過豬肉。

也是因為當時的做法實在是太過於落後。

而李承乾想說的是豬肉可比羊肉好吃,至少沒有那種膻味。

更適合做一些清淡的東西。

比如現在他想做的菜品,一定會讓李世民覺得驚奇!

「父皇,可能您以前沒有吃過,但兒臣可以保證,這一道菜,絕對是上品,保證讓您回味無窮!」

現還沒有做出菜來,就敢這麼說,恐怕也只有李承乾才會這樣了。

長孫皇后則在一邊說道:「皇上,不如讓乾兒做完,我們再試試如何?」

也是啊,現在還沒有做出菜來,就懷疑菜不能吃,這不帶這樣的。

「好,朕一會兒一定好好嘗嘗才是。你繼續!」

「是!」

完后,李承乾便將排骨放入第二口滿是水的鍋中進行大火焯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