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了摸兩個孩子的腦袋,葉簡汐笑了笑說:「寶寶,別怕,西西只是回家了。」

2020 年 11 月 1 日

是啊……

西西回家了。

她再怎麼疼西西,也越不過柏原崇這堵牆。

葉簡汐正在嘆息的時候,放在兜里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她以為是慕洛琛打回來的,可拿出來卻是柏原崇的。

看到上面閃爍著的柏原崇的名字,葉簡汐猶豫了幾秒,接通了電話。

還沒開口說話,電話那邊便傳來柏原崇沒有任何溫度的聲音,伴隨著的還有風聲,和隱隱的西西哭泣的聲音。

「葉簡汐,我警告你,別把主意打在西西和子夜身上,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葉簡汐一頓,倏爾輕笑出聲:「柏原崇,除了這個威脅,你還有其他的威脅手段嗎?」

「葉簡汐,你會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的。」

柏原崇話說罷,不再給她說話的機會,立刻掛斷了電話。

葉簡汐拿開電話,看著已經顯示掛斷,嘴角勾起一抹無奈而嘲諷的笑容。

搖了搖頭,準備抱兩個孩子上去的時候,門外忽然傳來亂糟糟的聲音。

葉簡汐心頭忽然有了感應似的,直覺覺得是慕洛琛回來了,把手機往兜里一塞,忙往外跑。

剛跑到門口,一道身影迎面走來。

葉簡汐腳下一時沒剎住,撞到那個懷裡,鼻息間瞬間湧入了熟悉的味道,隱隱中夾雜著一絲血腥的氣息。 葉簡汐腦子轟得一聲懵了,死死地抓住慕洛琛的手,緊張的問:「你受傷了?怎麼會有血?」

「不是我的血,別怕。」

慕洛琛握住她的手低聲說。

葉簡汐聞言,定睛仔細看了一會兒,發現他身上沒有的確沒什麼流血的傷口,慌亂的心神才漸漸的平定了下來,但還是心存疑惑的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先進去再說。」

慕洛琛說著,拉著她往房間裡面走。

天佑和天寶還在客廳,葉簡汐不想讓兩個孩子過早的接觸血腥,所以示意郭嫂,先把兩個孩子抱上摟。

待郭嫂的身影消失,葉簡汐再次看向慕洛琛,他衣服上染了星星點點的血跡,由於是黑色的衣服並不明顯,但在燈光下,依舊能看得出暗沉色的一片。

慕洛琛見她直直的望著自己,把身上沾了血的外套脫去,扔在了一旁,對傭人說:「處理了。」

傭人上前,利落的把衣服收走。

可饒是脫了衣服,他身上的血腥味依舊沒有散去。

鼻息間縈繞著他身上散發出的血腥味,葉簡汐擰了眉頭,經過那麼多事,她知道這麼濃重的血腥味意味著什麼……十有八九又死了人。

而這些血,不是他的,那也代表著,他遇到了險境。

葉簡汐剛平復的心情,再次掀起了波瀾,不想讓自己胡思亂想,便走到茶几前,泡了一壺茶。

滾燙的開水翻湧著茶葉,溢出來的茶香瞬間掩蓋了淡淡地血腥味,葉簡汐倒了一杯茶,遞到他跟前問:「洛琛,到底是怎麼回事?」

慕洛琛接過茶,抿了唇角,說:「路上遇襲了,應該是裴家的人,正在調查中。」

葉簡汐聽到裴家,臉色變得很不好看,前陣子裴錦德動作頻頻,都是在拉攏人,而今他拉攏的差不多了,就要再次開始針對慕家做動作了,洛琛如今是慕家的執掌者,裴錦德自然會把矛頭直指他。

這次暗襲能躲得過,下次呢……

葉簡汐渾身驚的一身冷汗,恨不得立刻衝出去,把裴錦德殺了,也不想讓他再為非作歹。

「不用擔心,我已經安排好了人,這次損傷的是裴家的人。」

她正在驚怔中,慕洛琛忽然開口說道。

葉簡汐回過神來,眼睛已是通紅:「你這次能保自己周全,下次呢?」

慕洛琛見她愁眉不展,知道她在想什麼,沉聲說:「下次也一樣,簡汐,我答應你,這輩子會陪著你走完最後一天,絕不會食言的。」

哪怕到了地獄,他也會爬回來,陪著她。

葉簡汐勉強點了點頭。

慕洛琛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抬手攬住了她,「簡汐,這段日子的確不太平,或許會有危險,可若是不犯險,又怎麼引裴錦德上鉤?」

邪王寵妃 依偎在他的懷裡,葉簡汐悶悶的應了一聲,他說的自己都知道。

可有幾個人看著自己最在乎的人受傷,能心平氣和的?

她擔心他,很擔心,很擔心……

慕洛琛沉默無言,更加用力的抱住她。

兩人靜默了好一會兒,葉簡汐才收拾好自己的情緒,從慕洛琛懷裡出來說:「你還沒吃晚餐吧,我去給你做晚餐。」

說罷,起身要起來。

慕洛琛卻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等下再去也不遲,簡汐,你還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說。」

他的面容嚴肅,葉簡汐頓了下,點了點頭,重新坐回了沙發上。

慕洛琛握住她的手,聲音清越的說:「瑾年肚子里的孩子,跟我的親子鑒定結果已經出來了。」

葉簡汐目光一怔,沒想到他要說的是這個,她相信他,所以這段時間來,從沒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本來結果出來,她應該鬆口氣的,可現在看著他神情嚴肅的模樣,心頭隱隱的有些不安的感覺。

「結果是什麼?」

「父子關係百分之九十九。」

葉簡汐聞言,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腦子像是被雷劈了一樣。

慕洛琛握住她的手更加的緊,「汐汐,這個結果是假的,我沒有碰她,這次是裴家做了假,才會有這個結果。」

「嗯,我知道。」

葉簡汐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飄渺,努力讓自己子平靜下來,可是哪能一時半會的冷靜。

只能望著慕洛琛的眼睛,深吸了幾口氣,一遍遍的在心底告訴自己相信他。

慕洛琛也不逼著她,相信自己。

因為他打從一開始準備告訴她結果的時候,就知道她會相信他,哪怕他對自己的說辭,拿不出任何證據,她也會相信她的……

慕洛琛靜靜的等著。

過了片刻,葉簡汐感覺自己的神志變得清明了些,才再次開口說道:「既然結果造假,我們就找靠譜的醫生去做。」

「不是醫生的問題。」慕洛琛否定了她的猜測,「徐醫生做的這次鑒定結果,她為慕家做了那麼多年的私人醫生,我相信她不會騙我。我想應該是源頭,他們或許拿到了天佑的東西跟我做鑒定。」

他只有天佑一個兒子,那麼裴家要造假,肯定是從天佑身上動手。

之前天佑落到他們手上過,拿到天佑的DNA並不難。

而他和天佑所以無論做多少次親子鑒定,最後的結果都會一樣。

陸先生,養狐成妻 「可這些不是徐醫生帶蘇瑾年親自做的鑒定嗎?裴家的人怎麼把樣品換了?」葉簡汐依舊不明白。

慕洛琛搖了搖頭說:「瑾年說她最近不舒服,所以是徐醫生帶著她在附近的醫院,拿了樣品,然後再跟我的做對比的。」

葉簡汐這才明白,問題出在了哪裡……問題在徐醫生帶著蘇瑾年去的那家醫院。

如果是這樣,那麼一切都說得通。

極品王妃 慕洛琛耐心的繼續解釋道:「我拿到親子鑒定的結果,準備再去見瑾年,卻在半路上遇襲了,想必從一開始,裴錦德已經料到了,我們會去找瑾年。」

而他們也的確如裴錦德料到的那樣,去找了蘇瑾年。

想想從蘇瑾年懷孕,到現在她懷胎六個月,整整半年的時間,都是裴錦德在算計,葉簡汐整個後背都在發涼。

若是她對慕洛琛沒有足夠的信任,亦或者慕洛琛命不夠大,現在這個家已經分崩離析了。

葉簡汐心驚肉跳,「洛琛,這件事就這麼算了,我們別再追究下去了。」

她擔心他再次因為這件事,會出其他的意外,蘇瑾年是裴錦德拋出的誘餌……為了勾洛琛上鉤的誘餌。

「不能就這麼算了,裴錦德算計了那麼久,無非是想利用瑾年挑撥我們的感情,順便讓瑾年接近我,如果就這麼算了,他會想出別的計策,到時候,我們要防備他就難了。現在既然我們已經明白了,瑾年懷孕是他用的計策,那我們不如將計就計。」 慕洛琛的話說完,葉簡汐張了張嘴,想要說話反駁。

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因為慕洛琛說的很對,沒了蘇瑾年,也會有其他的人。

到時候換了別人,他們更難察覺,也更加危險。

現在假裝相信,蘇瑾年的孩子是洛琛的,那麼裴錦德最起碼不會再安排別的人攙和進來。

但……

明知道他說的對,心底還是有些不舒服,這股不舒服,九成是擔心他的安危,餘下的一成則是因為蘇瑾年。

她不可憐蘇瑾年懷了這個來歷不明的孩子,經過如意和自己流產的事情,她已經沒了過多的同情心再給別人,蘇瑾年是自己跟裴錦德親近的,明知道他做了那麼多的惡事,甚至害了洛琛,蘇瑾年依舊留在裴錦德身邊。

這是她的選擇,無論落得什麼樣的下場,都應該她自己承受。

還有就是,蘇瑾年在知道洛琛和她已經結婚的情況下,依舊留著這個孩子,難道沒存私心嗎?

她因為蘇瑾年感覺到不舒服的真正原因是,一旦洛琛決定將計就計,那麼勢必要和蘇瑾年有更多的牽扯。

當初映雪和蘇涼暖的話歷歷在耳,她怎能忘記蘇瑾年和洛琛的關係?

將計就計……

對她來說最大的考驗是,對慕洛琛的信任。

葉簡汐身子僵直的坐在沙發上,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望著慕洛琛,只覺得喉嚨里堵了一團棉花。

「簡汐,如果你不想答應的話,那我可以停止計劃。」

慕洛琛似是想到了她可能擔心的,沉聲說道。

「不用……」

葉簡汐喉嚨里發出兩個含糊的字,一點點的把心頭湧起的波瀾壓下。

她不能為他做什麼,能做的只有給他信任。

慕洛琛不會跟蘇瑾年有任何瓜葛的。

葉簡汐默默地告訴自己,眸光漸漸的恢復了清明,聲音凝重的說:「我相信你,洛琛,我相信你,你不會讓我失望的。」

慕洛琛俯首深深的盯著她好一會兒,確定她的確沒有再流露出傷心,抬手小心的摸了摸她的頭髮,像是對待易碎的珍寶一般:「只要熬過這段日子就好了,汐汐,很快就過去了。」

「嗯。」葉簡汐微微的點頭,俯身上前,抱住了他。

「不用擔心我,好好的做事。」

慕洛琛的手滑落在她的肩頭,輕輕的反手抱住了她,嘴角凝聚起慢慢的笑意,「好。」

契約首席:乖乖過來讓我愛 商定好了計劃,葉簡汐又把溫如意醒來的事情告訴了慕洛琛,按照她自己的意思,其實是想送走如意,而不是讓她留在這裡。

若是上次出事,她就把如意送走,後面也不會發生第二次慘劇。

但葉簡汐也明白,自己的意思終歸只是個人的角度,不能代表如意。

所以在容子澈出現后,她並沒有把自己的想法直接說出來,而是把容子澈做的努力跟如意坦白。

她想讓如意知道一切,然後遵從自己的內心做出決定。

最後的決定無論是離開還是留下,她都會支持。

葉簡汐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后,慕洛琛點了點頭:「你做的對,這件事,主要看他們兩個人的,我們再想幫他們,也不可能替他們做決定。」

葉簡汐鬆了口氣,看天色實在不早了,對慕洛琛說:「我還是去給你做點吃的吧,今天也累了一天了。」

慕洛琛淡淡地應了一聲,跟著她站起來。

葉簡汐看了他兩秒,忽然明白他是想跟著她過去,不由得笑了笑。

走到廚房,葉簡汐檢查了下冰箱里的食物,然後從裡面取出了食材后,決定做一碗海鮮雞蛋面,簡單而迅速。

兩人合力收拾好食材后,葉簡汐簡單翻炒了下菜,然後把面放了進去,倒了熱水,蓋上了鍋蓋。

湯發出咕嘟嘟的沸聲,她專註的看著火苗。

冷不防的,身後一雙有力的長臂伸出來,摟住了她的腰肢,後背隨之也貼上了一個堅實的胸膛。

葉簡汐頓了下,嘴角微微的翹起來。

慕洛琛的下巴輕輕的抵在她的腦袋上,享受這一刻的靜謐,他覺得眼前的這一幕似曾相識,或許以往他跟簡汐在一起的時候,曾經做過類似的動作。

但這個動作,於他現在來說,卻是全新的。

讓他覺得,整個人的心都暖了。

窗外雪簌簌地落下,與窗內的溫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切都安靜的如同一副畫一般……

天佑的病綿延了兩周,終於好了一些。

葉簡汐跟徐醫生再三確定,天佑身體可以出門了,便帶著他和天寶一起去醫院看望溫如意。

慕洛琛剛好休息,也就陪著母子三人一起去。

大雪依舊在下,厚厚的雪籠罩著整座城市,明明已經到了春天,卻冷的像是冬天一樣。

葉簡汐邊看著天寶和天佑,邊聽車裡播放的新聞里。

新聞里說,今年雪下的太大,很多地方已經有了雪災,特別是南方,很多莊稼都被凍死了,心頭隱隱的覺得,這樣的天氣有些不詳。

但她也沒多想其他的,因為這些離她太遙遠了。

車子開了半個多小時,抵達了醫院。

兩人個各抱著一個,往病房裡走,走到門口,剛好碰到了容家老爺子,容老爺子看到天佑和天寶,眼底閃過一絲遺憾,但很快笑著說:「你們來看綿綿?」

「是,容爺爺。」

葉簡汐站在慕洛琛身旁,點了點頭,她跟容老爺子不怎麼熟悉,所有的事情都是從別人嘴裡聽說的,只知道容老爺子為人耿直,年輕的時候,還因為這個,差點被人坑害。

而容子澈,則是將容老爺子形容的舉世無雙。

是以,她對容老爺子的總體印象還是偏向好的一方面。

容老爺子也沒跟葉簡汐多說,而是伸手從慕洛琛懷裡,抱起了天佑,天佑向來不認生,這會兒能動了,更是見著人就歡喜的不行。

容老爺子剛把他抱到懷裡,天佑就伸出小手,玩容老爺子的鬍子。

容老爺子看著天佑,心裡歡喜的同時,卻是生出了更多的遺憾,他最疼愛的就是子澈,有生之年,第一是希望子澈能將容家發揚光大,第二就是希望子澈能找個心悅的姑娘,結婚生子,給他抱重孫。

可惜現在綿綿不能生了,這不能抱上子澈的兒子的事,也成了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葉簡汐看著容老爺子神情不對,開始還覺得奇怪,但很快就想通了,走到慕洛琛跟前,偷偷地捅了他一下,示意他把天佑抱過來,以免引得容老爺子更加傷神。

「容爺爺,天佑不輕,我來抱他吧。」

「也好。」

容老爺子微微的頷首,把天佑交還給了慕洛琛。

容老爺子看了天佑幾眼,然後收回了目光,望著葉簡汐說:「你叫簡汐對吧?」

葉簡汐點了點頭:「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