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拳頭嗎?

2020 年 11 月 1 日

斗詩可不是打架啊!!!

拳頭硬,沒用的!

這是文化人的比斗!」

「呵呵……我難道不像文化人嗎?

不,應該這麼說。

難道我不像一個舉世無雙的大文豪嗎?」

鹿一凡淡笑道。

李丹妮:「……」

像你妹的大頭鬼啊!!!

你特么一拳把魔狼老祖都能打爆!

哪裡像文化人,哪裡像大文豪了?

「鹿先生,沒什麼問題的話。

咱們上台吧。」

見李丹妮還在那勸說,王樂凱不耐煩的說道。

很快。

三人上台。

而工作人員則端上台來了筆墨紙硯。

這是斗詩專用的裝備。

是給現場即興創作的斗詩用的。

上台之後,王樂凱高傲的道:

「本次即興斗詩的主題,你隨意出!

時間為限時十分鐘!」

鹿一凡搖頭笑道:「我什麼主題都行。

你出就行。」

張世豪不禁滑稽的笑道:

「什麼都行是吧?

那好啊!

就以【愛情】為主題吧!」

李丹妮一臉無奈的以手扶額。

哎……

這裝逼裝的有點兒大了啊!

你好歹自己出個主題糊弄一下啊!

連主題都讓別人出,這不是找著被暴虐嗎?

「李總,你不用這麼擔心。

說不定,寧哥可以做出一首驚天地泣鬼神的曠世奇作呢?」

御妖師·逆世狐妃 歐美岐在旁邊安慰道。

「美岐啊,你就別開玩笑了。

那倆人是誰?

倆太陽級詩人!

要是拉小提琴,打架,見寧確實能秒殺兩人。

但是斗詩……

這不就跟讓一個五音不全的路人跟你比唱歌,比演戲一個意思嗎?」

李丹妮無語道。

然而這時。

劉文斌卻是走了過來。

笑嘻嘻的對歐美岐道:

「不用想了。

美岐小姐,論斗詩的話。

估計一萬個,不對,一億個鹿見寧來了。

也不是我們張少一隻小手指的對手!」

總裁的蜜寶嬌寵 歐美岐聞言,一臉怒容的道:

「你憑什麼這麼說?

我相信,寧哥說他能行,就是能行!」

劉文斌無奈的聳聳肩道:

「那咱們也打個賭如何?

如果鹿見寧贏了,我當場脫光了跑去皇后大街果奔!

如果他輸了……」

劉文斌掃了一眼歐美岐精緻的臉蛋,邪笑道:

「那你就親我一口,如何?」

「好!我答應你!」

歐美岐想也未想,開口便答應道。

「我也要加入賭局。」

此時。

一個聲音從右邊響了起來。

劉文斌扭頭一看。

只見安琪拉冷漠的看著劉文斌,緩緩的走了過來。

「哦?安琪拉大師您打算用什麼賭?」

劉文斌不屑的道。

「你贏了,我恢復你華夏小提琴協會會長的身份。

若是你輸了……」

安琪拉眼中掠過一絲冷芒:

「你就把手剁了,就當給鹿大師道歉吧!」

「嗯?」

聽到這裡。

劉文斌也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這個安琪拉簡直太狠了!

為了鹿一凡,竟然可以做到這種程度。

這簡直就是神明的信徒,才有的態度啊!!!

這讓劉文斌無比的羨慕嫉妒恨。

憑什麼?

憑什麼他鹿見寧能有這麼兩個美艷的女人,對他盲信,死心塌地!!!

上天簡直太不公平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李丹妮看著兩人如此,原本擔心的心理卻突然變成了一種……酸意!

就是那種莫名其妙升騰而起的酸意。

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既然美岐和安琪拉大師都如此了。

那作為見寧的女友,我要是不入局,似乎就太說不過去了。」

說著,李丹妮掏出一張銀行卡道:

「劉先生我也沒什麼好的賭注。

這張卡里有一億元的存款。

如果見寧輸了,這張卡就歸你了。

如果他贏了,請你往這張卡里再打一億元。

可以嗎?」

豪門獨愛:腹黑冷少萌萌妻 劉文斌驚愕的看著李丹妮,心中彷彿打翻了五味瓶一般。

又一個!

特么的又一個對鹿見寧死心塌地的美女!

明明知道他會輸!

明明知道打這個賭是給自己送錢!

李丹妮卻為了鹿見寧的面子,義無反顧的砸錢!

租妻,租金太貴你付不起 「該死的王八蛋,你到底是怎麼把這群女人弄的服服帖帖的。

為什麼她們會對你忠心耿耿到這般地步?

可惡!!!可惡啊!!!

嫉妒死我了啊!!!」

劉文斌的內心在瘋狂的咆哮。

良久,他深吸了一口氣,表情陰冷的道:

「行啊,既然幾位這麼相信那小子。

我也只能不客氣的收下各位的禮物咯!」

舞台上的斗詩已經開始了。

旁邊有不少懂詩的文壇藝術家紛紛討論了起來。

「老李,你覺得這個鹿見寧能贏嗎?」

「能贏就見鬼咯!張世豪和王樂凱這兩個可是文壇怪才,年紀輕輕的就已經超過咱們這些老傢伙的等級了。

那個鹿見寧這麼年輕,他能夠短時間有如此高深的小提琴造詣,已經非常難能可貴了。

但是在詩詞上,估計也就是入門罷了。」

「沒錯。藝術這種東西,每一種都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去鑽研打磨。

尤其詩詞,需要時間累積沉澱。

鹿見寧,精通小提琴,就說明他的時間都花在那上面了。

花費在詩詞上的時間肯定很少。」

「你們看,張世豪和王樂凱兩位大師已經運筆如飛了,但是鹿見寧還是握著筆,根本沒開始寫!」

「呵呵……估計是胸無筆墨,才這樣的吧。」

「哎……年少輕狂啊!頭腦一熱就答應人家打賭的事情,我見多了。

到最後,怕是要丟人現眼咯!」

作為出主題的張世豪,在出主題的那一瞬間,就想好了想要寫的詩了。

那是一首他早已寫好的詩。

獵妻成癮 根本不用費腦子去想。

而王樂凱作為太陽級詩人,現場作詩自然也是很快。

上台不過五分鐘。

兩人就奮筆疾書,給人一種才思泉涌的感覺。

再看看鹿一凡那邊。

他完全沒有動……

在別人眼裡來看,鹿一凡是沒有靈感。

但是在鹿一凡自己這兒……

媽蛋,詩太多了,我到底寫啥好啊?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

隨便拿出來一首,甚至只是摘出來其中一句都能秒殺全場啊!!!

鹿一凡能用的每一首詩,那可都是可以傳世教科書的經典詩詞啊!

有選擇困難症的鹿一凡,一時間卻不知道該用哪一首詩來虐這兩個對手了。

「哎……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太無敵,有時候也是一種寂寞啊……」

鹿一凡感嘆的道。

而斗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張世豪和王樂凱兩人已經創作完畢,將自己桌子上的宣紙攤開吹了吹。

「時間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