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刻跑出去,望著君離。

2020 年 11 月 1 日

君離此刻的眼神就像是一把刀一樣,第一次見到的那個君離又回來了,眼中露著狡黠、陰謀與算計。

和姜流師父相處的那個君離只是真正君離不經意間露出的一絲溫柔。

君離的周圍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冰冷而悲傷,嘴角的冷笑恍惚而飄渺,如同夜色中詭異的曼陀羅花,詭異而危險。

「君離……」我伸出手,看著他,我彷彿感覺到他的悲傷與我產生了強大的共鳴。

稍微有點懷念以前那個壞壞的、痞痞的君離。

討厭現在這個陰暗的他。

君離沒有為我而停留,甚至連一個眼神也沒看我。

姜流師父默了半晌,也走了。

「姜流先生……」我木然回過頭。

姜流先生越走越快,越走越近。

我追著他,甚至忍不住小跑。 我追著他,甚至忍不住小跑。

可還是沒能趕上他……

最後,我站在哪裡,茫然不知所措。

計劃完全趕不上變化。

我一個人像是孤魂一樣在夜市遊盪。

秋季的夜晚蕭瑟。

路邊是大片大片的楓樹,火紅的楓葉在月光下中飛舞。

秋夜在潺潺流水聲中靜寂。

夜晚的街道上空空蕩蕩,小店鋪早早就關門了,街上的住戶也緊閉大門,拐角處還有幾個小乞丐,秋風蕭瑟,楓葉翩飛,秋夜更加寂寥。

我忽然一陣難過,心裡像是被鑿出一個窟窿一樣,高興啊快樂啊這些情緒都堵不住它。

我跪在街道,嚎啕大哭起來。

滾燙的淚水透過手指縫砸在地上,沉重的像是要把我壓碎。

幽暗寂靜的街道。

楓葉如血,月光如雪。

苦澀的哭聲在清冷的夜裡飄蕩。

一片寂靜。

除了我那痛苦的哭聲就是一片寂靜。

直到,一個人的聲音出現!

「不要哭了。」

我陡然清醒過來,刷的一下拿出自己的劍,跳開兩步,盯著說話的說:「看到我哭的人都得死……」

秦臻、向晚還有才虎莫名其妙的盯著我。

我看到是他們就收了自己的劍,若無其事的站在哪裡,假裝什麼也沒發生。

「這麼快就認輸,這可不像是你。」向晚的聲音很冷,一如她這個人。

我很做作的冷笑一聲,道:「我怎麼會哭,是眼睛里進了沙子。」

才虎不怕死的問一句,「那眼睛里進沙子,你嘴巴里叫喚什麼啊?」

我:「……這個,是眼睛里的沙子摩擦我的眼,疼的叫喚。」

才虎又好奇的問,「那你蹲在地下做什麼啊?」

我:「……這個,我肚子疼,蹲在地下舒服一點。」

才虎再次問:「那你最後說的那句『看到我哭的人都等死』是……」

我刷的一聲抽出長劍,怒道:「你再說!你再說!你再說我就把你做成殭屍,讓你這輩子只能喝人血!」

才虎:「嚶嚶嚶……好可怕!」

秦臻擔憂的看了一眼我,似乎想要問什麼,但最終什麼也沒說。

我默默的看著前方,夜無歡為什麼叫我們幾個來太和城,也許只是沖著我的吧。

他想讓我明白我的渺小,我在他面前只是螻蟻一般的存在,我根本什麼都做不了。

為啥夜無歡不殺了我呢?可能這貨就是個變!態,想要看別人希望破碎時的表情吧。

只是,他可能不知道螞蟻急了也會咬人的,螞蟻會毫不猶豫用它的毒牙咬他,會不惜一切把毒液灌進去,即使是身死也不會鬆口。

路上,向晚問了幾句,我半真半假的說,該添油加醋的添油加醋,該省略的省略,該篡改的篡改……

第二天。

白天街上還是人來人往。

萌妃天下無敵 攤主們忙著吆喝,男男女女三五成群,嬉笑談話,好不熱鬧。

太陽高高掛著,節日餘下的氣息也格外的濃厚,賣花的小姑娘提著花籃,用著清脆的嗓音沿著青石板叫賣。

一片一片火紅的楓葉隨風飄蕩,路邊茶肆酒肆里密密麻麻的都是黑壓壓的人頭,喧鬧的笑聲此起彼伏。

賣雜物、賣熟食的貨郎,吆喝著。天橋下賣雜耍的、變戲法的熱情洋溢的表演著。

也有遊俠背著鋒利華貴的配劍,眼神銳利而清冷。也有清塵脫俗的俠女,青絲輕盈的飛在風裡。

一轉眼的時間,我就看到才虎咬著一根糖葫蘆。

「你的糖葫蘆給錢了嗎?」

「廢話,本少爺像是沒錢的人嗎?」

自稱都變了……

居然變成本少爺……

我剋制住我的右手,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他自稱少爺,我就忍不住想要用右手打他……

我對才虎道:「養你一個活人很花錢,你哪兒來的去哪兒。」

才虎吃著糖葫蘆,還發出幸福的刺溜刺溜聲,眨巴著眼睛:「錢錢錢,庸俗!你們這些俗人就知道錢!」

我……

淡定,不要生氣……

我忍不住了!我好像打他一頓啊!!!

不行,這種想法太暴力了!要壓抑住!

「嗯嗯嗯,大少爺你真有錢。」

我敷衍一句,看著前方。

才虎扯扯我袖子,道:「狗蛋兒~我帶你去我家玩啊?!」

我突然一笑:「你想要回家了?不想當大魔頭了?」

「啊?我既想當大魔頭,又想我爹娘了。好久沒回去,我想見見他們。」

「不行滴,要成為大魔頭一定要和家人撇清關係的。不能見父母,免得給他們帶來災難。」我忽悠他。

「啊?那我豈不是不能見到我爹娘了?」

才虎苦著臉。

「你離家出走這麼久,你阿爹會不會把你腿打斷啊?」我用一種期待的眼神看他,腦海忍不住腦補一下他被打的場面……

哈哈哈哈哈!

有人幫我教訓熊孩子……

好開心腫么破!!

「怎麼了?」

才虎:「你的眼神猥瑣的一比……」

我兩眼放光外加一臉期待:「說嘛說嘛,你說我給你兩根糖葫蘆!說你阿爹會不會打你,怎麼打啊?」

才虎冷哼一聲,接著咧著嘴巴笑:「才不會,我阿爹雖然喜歡揍我,但阿爹最疼阿娘,阿娘最疼我,只要我找阿娘撒個嬌,阿娘幫我說清,阿爹見到我阿娘那笑的跟一朵花一樣,別說是揍我了,疼我都來不及。」

我:「你阿爹好好啊……」

才虎撓撓頭道:「阿爹阿娘都很好,嘿嘿嘿。」

說完才虎拉著我走,一邊走一邊道:「我想他們。我要去見見阿娘。」

我:……

你去就去唄,拉著我去幹嘛啊……

路有點不對啊……

這路怎麼有點熟悉……

心中微微有點不妙的感覺……

我也不知道心裡的不安從何而來。

最後我明白了。

才虎就是闕影的兒子,闕影口中的虎兒。

才虎驚訝的看著這一片廢墟,木材燒灼之後的黑灰隨風散開。

寂寥的烏鴉凄厲的嚎叫。

才虎的臉色更加蒼白,眸子里全無神色,如同當年的我。

「啊!!!」才虎不可遏制的大叫起來。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他不聽的說著。

「怎麼了怎麼了?到底怎麼了?」才虎似乎在自言自語。 「阿娘呢?阿爹呢?為什麼啊!!這到底是為什麼啊!!」才虎眼睛里全是難以置信。

「我跑出來的時候還好好的呢!還好好的……我家還是好好的,為什麼我一回來就變成這樣啊!」才虎忍不住大哭起來,不停的問怎麼了。

「這個,可能是你們家搬家了,你父母去了別的地方。」我斟酌著。

才虎激動的揪著我,問:「那我家為什麼會被燒了啊?為什麼?誰做的?」

我安慰他道:「可能是最近房價大跌,太和城房子不算稀缺,你家搬進了一家更豪華的房子,所以舊的就可以燒了。」

才虎眼睛里仍然充滿了懷疑,問:「那我阿娘和阿爹呢?」

我揉揉他的腦袋,道:「嗯,你等等,等幾年他們就回來接你了。」

「為什麼要幾年啊?」才虎眼睛里蓄滿了淚水,抬頭看著我。

我說:「嗯,可能是他們很忙吧。你懂的,搬家這種事情最麻煩了,每個幾年安置不好的。」

才虎擦擦鼻涕眼淚,問:「那他們怎麼不告訴我啊?我好想他們啊。」

我摸摸才虎的腦袋,道:「因為他們想要鍛煉你的獨自生活能力啊。他們可能很支持你要當大魔頭的想法,所以特地鍛煉你。」

才虎揉揉眼睛,哽咽道:「我不想當了,我要我娘。」

「當大魔頭怎麼能半途而廢呢?」我接著循循善誘,道:「不如你先跟我回去,好好練舞,以後在江湖上闖出名堂來。」

才虎小聲的抽搭著,肩頭一聳一聳的,說:「我不要,我就要我娘。」

我乾咳一聲,琢磨著為啥才虎只要娘呢?他不是也喜歡爹嗎?後來隨即就想通了,人在難過的時候最先想到的就是娘,所以國罵罵的是娘,所以很多小孩被欺負時會哭著情不自禁叫娘,即使當時他娘根本不在場……

為啥小孩被欺負首先會叫娘而不叫爹呢?為啥國罵罵的是娘而不是爹呢……

這又是一個問題啊……

「呵呵。」

淡淡的笑聲傳來,我們兩個同時轉頭看過去,就看到向晚那黑綢一般的青絲在風中飛舞。

叮叮噹噹。

銀鈴的聲音是她走動時發出的。

飄逸的披風飛舞在楓葉紛飛的風裡。

她說:「給一個孩子虛妄的希望很可笑。」

「什麼意思?」才虎問。

向晚的手拂過才虎的臉,眼睛里全是憐憫,可聲音卻是淡淡道:「就是她說的不是真相。」

我閉上眼睛。

秦臻慢慢看向向晚,冷冷道:「你又要做什麼?」

向晚看著才虎問:「你想知道真相嗎?」

「想。」

向晚又問:「即使是成為惡人,也要知道真相嗎?即使是捨棄正道,也要知道真相嗎?」

我目光一冷,道:「向晚師父,你想做什麼?你想把才虎也煉成殭屍嗎?一個秦臻已經夠了,不需要第二個秦臻!」

纏綿不休:我的吸血鬼騎士 秦臻冷冷的看著向晚。

才虎堅定的說:「嗯,我要知道,我要我阿娘!」

向晚看著我和秦臻,冷笑道:「妙妙啊,我還以為你是那種沒有底線的人呢。只是你難道不想玩一次千里之堤潰於蟻穴嗎?」

我斟酌著,「千里之堤潰於蟻穴?我們這兩隻蟻穴真的能毀了夜無歡這個堤壩?不過似乎有點讓人期待啊!」

秦臻這才轉頭看我,不冷不熱地:「妙妙,你已經失敗過一次了。我對你的忍耐快要盡了。」

我淡淡看了他一眼,突然詭異的笑了。

向晚看著才虎,道:「真相很簡單,就是一個人喜歡你阿娘,於是他殺了你阿娘全家,順帶著帶走你阿娘。你沒死,也許是因為他不是神,無法掌控一切,也許只是因為他想留著你威脅你娘。」

才虎的眼中全是復仇的火焰,恨意滿滿道:「我要殺了他!我要救我的娘!!」

秦臻目光越來越冷,道:「我不想與你們為伍。」

秦臻說完就轉身。

刷。

我眼前一道雪光閃過!

楓葉紛飛。

我看到向晚的那把長刀閃著光,指著秦臻的後頸。

片片楓葉像是燃燒的火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