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揣著疑惑的幾個人剛坐下,魏勝勉就起身越過茶几,單手放在沙發靠背,彎腰看著紀優陽,語氣激動,「老四,你聽我說……」

2020 年 11 月 1 日

紀優陽豎起手打斷魏勝勉的話,「剛剛,我接到消息,我們集團法務部的員工凌可萱,打電話報警說有人對她實施人身侵害,而這個人就是咱們紀家……」

紀優陽的話還沒說完,一旁的魏勝勉就單手叉腰,一隻手捂著腦袋,因為心虛,說話的嗓門特別大,「這個賤人,她居然敢報警!」來回踱步的魏勝勉開始整理思緒回想著事情的經過。

紀佳夢激動拍著手,「我就說這件事沒那麼簡單,你們還不信,看吧,這個狐狸精現在就要報警了。」

臉頰紅腫的丁如意看了眼紀佳夢,「若不是我攔著你,你現在早就中了別人的圈套了。」

「你攔著我?」紀佳夢覺得這話特別好笑,「要沒你攔著,我早把這個賤人打死,她現在還敢報警?就是你攔著我,才給她機會。」

看到一旁又吵起來的兩個人,董雅寧感覺自己腦袋都在脹痛,董雅寧深呼吸一口氣,用手揉了揉腦袋。

駱知秋瞥了眼那遇事就只會吵的一家三口,立即出聲說道:「好了,都安靜下來,聽聽老四怎麼說。」

駱知秋這語氣讓本就心煩意亂的三個人心中更是不痛快,特別是紀佳夢,紀佳夢抱著胳膊,冷哼一聲,看都不想看到駱知秋高高在上的樣子。

紀優陽看了眼魏勝勉,「你現在打算怎麼處理?」

「我看她就是為了錢,這樣,老四,我給她一百萬,你放心,這件事我會擺平的。」

「一百萬?」聽到這這話,對面的紀佳夢不樂意了,「一毛錢我都不會給!」

錢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凌可萱居然敢報警,那就說明凌可萱膽子大得很,有一就有二,丁如意非常認同紀佳夢的話,「媽說的沒錯,絕對不能給錢,這給了錢,咱們這邊就理虧了。」

「這樣吧。」紀優陽往後靠,抬了抬手,「這件事,我們在這裡說也說不清楚,還是當事人面對面講,我把人叫過來了。」說著,紀優陽對著站在不遠處的傭人點頭。

聽到凌可萱來了,坐不住的紀佳夢從沙發起身,望見在傭人示意下從外面進來的凌可萱,紀佳夢衝過去,揚起手就要打人。

在紀佳夢的手還沒扇下那一刻,凌可萱的手就抓住了紀佳夢往下打的胳膊,另外一隻手以最快的速度回了紀佳夢一耳光。

「啪——」被一耳光打懵的紀佳夢,用手捂著半張臉,連連後退。

看到凌可萱一來就盛氣凌人連紀佳夢都敢打,知道單打獨鬥不是凌可萱的對手,丁如意立刻跑去攙扶紀佳夢,「媽,你沒事吧。」

魏勝勉看到自個媽被凌可萱打了,雙手握拳直奔凌可萱,「你這個賤人,你敢打我媽!」

凌可萱立即掏出手機對著魏勝勉拍。

看到攝像頭,魏勝勉本能的用手擋著自己的臉,「把手機給我收起來!」

凌可萱推開魏勝勉,拿著手裡的檔案袋走向紀優陽,「四少,這是醫院的鑒定結果。」把手裡的東西遞給紀優陽。

紀優陽接過東西后,開始翻看這份鑒定報告。

幻界外傳之聖杯傳說 不甘心挨了一耳光的紀佳夢,推開丁如意要為自己討回公道,「你這個狐狸精,敢跑到紀公館來撒野,我不會放過你的!」

「媽,別過去,你要過去了,就真是上了她的當了。」丁如意看出來了,這個凌可萱來者不善,有備而來,絕對不是為了錢那麼簡單,丁如意另外一隻手拉住魏勝勉,示意魏勝勉冷靜,「媽,勝勉,咱們三個人現在要一致團結,絕對不能讓她得逞!」

不是有備而來的凌可萱讓魏勝勉害怕,而是想起事情經過,自己在包房裡幹得某些事情,讓魏勝勉細思極恐,擔心凌可萱知道什麼,自己有了致命的把柄在凌可萱手上,魏勝勉不敢再說話,幫著丁如意一塊攙扶紀佳夢坐下。

紀優陽將看完的報告丟到桌上,翹起二郎腿,瞥了眼凌可萱,「這件事,你找錯人了,這是你跟我表哥的事情,還是你們兩個人當面談比較合適。」

凌可萱帶來的東西都丟到桌上了,魏勝勉的反應和之前的勃然大怒,力爭清白截然相反,這種態度引起丁如意的懷疑,丁如意拿起桌上的東西,看到關鍵的字眼立刻把東西遞給紀佳夢,在紀佳夢看報告的時候,丁如意為了證明自己剛剛的懷疑不是空穴來風還看了眼魏勝勉,果然,魏勝勉看都沒看報告,眼睛一直望著凌可萱。

「別人家的事情,我不清楚,但是在紀家,向來都是取得大權的人說話,四少入主董事會,是集團的董事長自然是紀家的當家人,既然你都把我攔住了,我想你也不願意看到紀家鬧醜聞吧?」

凌可萱的話讓魏勝勉三人不約而同對視了一眼。

老四居然做了董事長?

看到紀佳夢他們的反應,董雅寧正要解釋,就被紀優陽的話率先壓住,「小媽,我還以為你來公司找我回去以後告訴姑姑他們了。」

董雅寧笑了笑,「我正打算說。」

紀佳夢惡狠狠瞪了眼董雅寧,她告訴董雅寧,就是想讓董雅寧去證實這件事,沒想到董雅寧知道結果居然不告訴她!

魏勝勉拿走紀佳夢手裡的東西,從沙發起身走向凌可萱,「凌秘書,這件事,我們到一邊……」

凌可萱揮開魏勝勉的手,往後退了兩步,咬著唇,一副不敢相信魏勝勉居然會這樣對她,「魏少,你工作上出現了失誤,我及時發現好意去通知你,可你卻對我做出這種事情……」

魏勝勉一副求和的態度,不停打斷凌可萱的話,拉著凌可萱的手拍了拍,「這件事,我們到樓上去談,要怎麼……」

她來這裡,可不是給魏勝勉機會解決這件事的,不過,從魏勝勉態度的轉變,凌可萱似乎知道魏勝勉為什麼那麼怕她,一臉楚楚可憐的凌可萱繼續說道:「魏少,我知道你喜歡我,一直以來都在暗示我跟你在一起,一開始,我拒絕你,是因為你有了家室,我不想破壞你的家庭,更不想讓你做出那種拋棄原配跟我在一起的事情,可是……」凌可萱擠出眼淚,主動靠到魏勝勉身上。

「我不恨你奪走了我的初次,我更不要你的賠償,因為,我也喜歡你,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他現在算是看清楚了這個女人,一進門就彪悍到對著他的母親一耳光,現在卻一改常態哭成這樣,看來,這個凌可萱是打算要利用這個機會嫁入豪門,魏勝勉壓低聲音靠在凌可萱耳邊說道:「我知道你想幹什麼,我警告你,別再搞這些小動作,否則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死的很難看?是誰會死的很難看?凌可萱當著所有人的面摟緊魏勝勉,別過臉,唇瓣貼在魏勝勉耳邊將那些足以讓魏勝勉乖乖聽話的秘密一五一十告訴魏勝勉。

沒想到,凌可萱居然在唱這一出,被凌可萱的虛偽和假哭氣的坐不住的紀佳夢從沙發起身。

丁如意不打算再拉著紀佳夢,因為她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這個凌可萱居然當著她的面跟她老公深情告白,擺明就是想取代她的位置。

沒了丁如意的阻撓,直奔而來的紀佳夢,一把揪住凌可萱的頭髮,「賤人,你當我死的是吧!」 雖然人人都愛小公主,但大家更護著小皇子墨容晟,因為他是一隻單純膽小的小白兔,人見人憐。

墨容晟膽子小,不敢上房,不敢上樹,不敢下水,不敢做任何危險的事,相比小公主一天到晚弄得髒兮兮的一身,小皇子任何時侯都是乾淨整齊,一張小臉潔白如玉,是娘親的乖寶寶。

他不愛那些小公主那些危險遊戲,卻愛彈琴,畫畫,他最崇拜的人就是六皇叔晉王,他十分想成為六皇叔那樣,俊美無雙的男子。他跟六皇叔學琴藝,上年皇帝生辰,他還當眾演奏了一曲,簡直驚艷全場。

墨容晟膽子雖小,也有身為皇子的尊嚴,叫了幾年的妹妹突然變成了姐姐,這讓他有些不能接受,所以墨容清揚逼著他叫,他也不開口。

小公主惡狠狠的揪著他的衣襟:「叫皇姐,快點。」

小皇子怯怯的縮著肩,勉強撐著他的小尊嚴,鬼見愁公主真是可怕,他希望一輩子都不見她就好。

一遇葉少誤終身 小公主哼了一聲,抓著他,腳一鉤一纏,胳膊一頂,小皇子就被她摔了個狗啃屎,還不待他起來,小公主一屁股坐在他身上,得意的拍他的頭,「叫皇姐。」

小皇子哇的一聲,大哭起來,他是真哭,淚珠兒滾滾而下,梨花帶雨似的,瞧著就可憐。連皇帝都煩他這招,說他八成是水做的。

小公主趕緊拿手捂著他的嘴,她知道他這一哭會把人引來,到時侯抓她一個現形就不好了,其實現在身邊也有人,各自的奴才都在邊上看著呢,可沒誰敢上來拉扯,換句話說,就是沒有誰敢惹她這位鬼見愁公主。

小皇子哭是因為被小公主壓著好痛,而且他的衣裳髒了,他有深度潔癖和強迫症,他所有的東西都必須乾乾淨淨,整整齊齊,他很愛惜自己的東西,容不得一絲一毫的破損。小時侯兩個人一模一樣的玩具,小公主的沒玩兩下就缺胳膊斷腿,甚至是不見了,但他的玩具任何時侯都完好如初。

小公主知道怎麼治他,捂著他的嘴說,「再叫,我就把你那件新做的月白袍子給剪了。」

小皇子羨慕六皇叔有件月白袍子,上頭綉了青竹,穿起來非常飄逸,他也想要一件,後來白千帆便讓綠荷給他做了一件,剛做好,還沒穿過一次,疊在衣箱子里,是他珍愛的寶貝。

小公主的威脅戳到了他的痛處,小皇子不得不妥協,心不甘情不願的叫了聲皇姐。

小公主滿意了,起身把他拉起來,「早點叫不就行了,也少吃點苦頭。我可不是逼你,父皇下了旨意的,以後我是姐姐,你是弟弟,你要是不答應,就是抗旨,自己到父皇面前領罪去吧。」

提起皇帝,小皇子的身子抖了一下,整個禁宮,他對皇帝的害怕程度僅次於那隻叫點點的豹子。皇帝只要對他一瞪眼,他能立刻利索的尿褲子。

小公主得到她想要的,帶著她的人揚長而去。

小皇子哭哭啼啼去找娘親。

對於誰大誰小這個事,白千帆原先並不贊同把秩序換過來,攔不住皇帝寵女之心泛濫,硬把墨容清揚變成老幺。

她拿帕子把墨容晟的臉擦乾淨,安慰道:「清揚說的沒錯,她本來就比你先出生的,如今換回來也好,以後多一個人疼你,不好么?」

小皇子撇嘴,「她什麼時侯疼過我,欺負我還差不多。」

白千帆對他多少還是有點恨鐵不成鋼,說,「晟兒,你是男孩,做什麼要怕女孩呢,你父皇發了話,你們姐弟倆打架,任何人不許干涉,他就是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奮起反抗,不要老想著讓人來幫你。」

小皇子振振有詞:「打架是野蠻人的行徑,六皇叔就不打架,再說了,好男不跟女斗。」

白千帆無可奈何的笑,她並不想太過勉強他,總歸得等他慢慢長大,自己去體會才好。

墨容晟向她告狀,她轉頭便向皇帝告狀,「你得管管清揚,她今兒個又欺負晟兒了。」

皇帝哦了一聲:「這回是為了什麼?」

「她讓晟兒叫她皇姐,晟兒不肯叫,被她按在地上了。」

皇帝滿眼期盼,「真的沒叫么?」

「後來還是叫了,晟兒哪是清揚的對手。」

皇帝哼了一聲,「朕還以為他硬氣了一回呢,白扯。」

「就你那個鬼見愁公主,誰在她面前能硬氣,還說晟兒,你自己不也一樣?哪次在她面前不是妥協?」

皇帝嘻嘻笑,「從前天下人都管朕叫煞神,如今朕的閨兒成了鬼見愁,別說,還真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小公主雖然不待見小皇子,但身為皇姐,她很為小皇子的膽小擔心,身為東越的皇子,將來是要扶佐太子哥哥當政的,芝麻綠豆大的膽能成什麼事?

她想了許久,覺得應當從墨容晟最害怕的事物著手,只要他克服了最害怕的東西,其他的就不成問題了。

墨容晟最害怕的是什麼呢?當然是豹園裡的那隻叫點點的豹。

她從小跟娘親到豹園裡玩,和點點熟得不能再熟,但墨容晟一次也沒進過豹園,甚至遠遠聽到點點的吼聲就嚇得走不動道。

所以,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天氣里,她騙小皇子玩瞎子摸象的遊戲,用黑布條蒙著他的眼睛,把他推進了豹園。

等小皇子發現不對勁,扯下布條時,為時已晚,那隻叫點點的豹子就立在他面前。

他有片刻的獃滯,眼神渙散,什麼都看不到,直到渙散的視線一點點聚焦在那隻豹子身上,才凄厲的大喊大叫起來,他一叫,點點就以為他同它玩,把他撲倒在地上,親昵的用頭去蹭他。

可憐的小皇子蜷縮著身子,象只球似的被點點用頭頂著滾來滾去,叫得嗓子都啞了,褲襠處一大片濕印子。

附近巡邏的禁軍聽到聲音,趕緊過來,這才把小皇子解救出來。

小皇子被嚇得不輕,抱回去的時侯,已經昏過去了,躺在床上說著胡話,不時驚厥得顫抖,來了一屋子太醫。

小公主這才知道自己闖了大禍,看到小皇子那副慘兮兮的模樣,她很後悔。

白千帆氣壞了,狠狠教訓了她一頓,不給飯吃,讓她到宗祠去面壁思過。

小公主跪到半夜,又餓又困,但她極力讓自己撐住,皇帝悄悄溜進來,拿了點心給她吃,小公主不肯吃,眼裡有悔意,也有一點小委屈。

「父皇,我不是故意要嚇他,我是想讓他變得膽大起來。」

絕寵醫妃 皇帝有些感慨,「父皇知道你是為了晟兒好,只可惜好心辦了壞事,閨女啊,往後長點心吧。」

請大家繼續支持墨子,新文《愛你成癮,歲月怎敵情深》已經養肥,請大家多多支持,很好看的愛情故事,不會讓大家失望滴,鞠躬感謝!再次感謝不離不棄的你們,非常暖心! 穆穎兒其實還是有點不理解,但是,看著百葉的神情不怎麼好,她就沒有多問。

婚色:紈絝少東霸寵妻 過了一份,蘇凜紅著臉,滿臉淚痕的紅著眼睛,從衛生間里走出來。

穆穎兒更吃驚了,這是被誰摧殘了嗎?怎麼成了這副樣子!

百葉冷笑了一聲:"怎麼樣,酒醒了嗎?"

蘇凜難受的看著百葉:"你給我喝的什麼東西?"

百葉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剛剛放在茶几上的東西,她不咸不淡的開口道:"你說的這碗湯啊,芥末加白開水啊,哦,還有一點薑片,怎麼樣?味道不錯吧!"

穆穎兒吃驚的張著小嘴,已經不知道要用什麼語言,來表達自己此刻的震驚了。

百葉勾唇,一幅任憑天塌下來,也風輕雲淡的樣子。

蘇凜徹底不知道說什麼了!

百葉肯定是看出來,自己沒有醉,才會給他灌芥末水。

又或者,她這是在無聲的抗議,拒絕他將外人帶回家!

滿嘴的芥末味,鼻子乃至整個感官,都是嗆的。

蘇凜已經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

他看了百葉一眼:"你的醒酒湯,還真是管用,味道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嘗!我先去做飯了!"

蘇凜說完,轉身看著旁邊的穆穎兒。

他像是故意刺激百葉一樣,開口就喊著:"穎兒,今天謝謝你送我回來,不然我肯定要醉成爛泥,在酒吧里沒人管,今天中午留下來吃飯,我去做幾個拿手好菜!"

穆穎兒臉上的笑容,頓時放大。

這是蘇凜第一次喊她的名字,感覺著的很親切呢!

她笑著點點頭:"嗯吶,我再過幾天,可能也要離開南希市了,能再吃到你的手藝,是我的榮幸!"

蘇凜笑了笑,便轉身向著廚房走去。

整個過程中,他看都沒有看百葉。

百葉一肚子悶氣,轉身回房。

她不斷的安慰自己,沒什麼,不過就是留下來吃個飯嘛!沒什麼的,再說了,自己現在懷孕,不易生氣,不生氣,不生氣……百葉心裡不斷的念著這幾個字,心情才慢慢平復下來。

可是,她平靜的心情,在吃午飯的時候,再次被打破。

百葉平日里比較喜歡吃麻辣的,可是,今天中午端上來的菜,全都是五香的。

蘇凜吃完飯走過來,他看著穆穎兒開口道:"因為你不吃辣,我也怕你吃不慣,味道全都是五香的,跟那天烤魚的味道,很相似,你好好嘗嘗!"

穆穎兒笑著連連點頭。

百葉坐在一旁,徹底懵逼了,蘇凜這算是對自己灌他芥末水的報復嗎?竟然做了一桌子無香菜。

明明知道她愛吃麻辣的,他這是想幹什麼?

百葉越想越生氣,她看著一桌子的菜,頓時覺得難以下咽。

而坐在她旁邊的穆穎兒,似乎心情很好,她吃的很歡快,吃一口,都要誇讚一下蘇凜的好廚藝。

百葉臉上的笑容,帶著淡淡的諷刺。

是啊,是很好吃,完全是為了穆穎兒量身打造的,能不好吃嗎?

蘇凜似乎沒有注意到百葉的情緒一般,他滿臉笑意的看著穆穎兒:"我聽你說,你在南希市只能呆幾天了,要不我帶你去轉轉吧,雖然我從小到大,在南希市呆的時間也不長,但是,這裡的什麼,我比你熟悉多了!"

穆穎兒頓時一臉驚喜:"蘇凜,你說的是真的嗎?太好了,能有你當導遊,我想,我在南希市最後幾天,一定會玩的很開心!"

百葉就坐在他們面前,看著他們旁若無人的對話。

她的心情突然就鬱悶到了頂點,沒有自己要吃的菜也就算了,現在連一個安靜的環境都沒有,這還吃什麼吃啊!

她每一種菜,都挑挑揀揀的吃了兩口,便放下筷子:"我吃飽了,二位慢慢吃吧!"

百葉說完,便起身,向著房間走去。

蘇凜臉上本來的笑容,慢慢的淡了下來。

看見百葉走進房間,穆穎兒也覺得有點過意不去。

她看著蘇凜說:"你在幹嘛呢,顧忌一下百葉啊,我覺得她不高興了!"

蘇凜搖搖頭:"沒事,我們繼續吃飯!"

蘇凜雖然嘴上這樣說,可是,他的心裡卻出現另一個聲音,自己是不是太過分了,百葉現在懷孕,午飯都沒有吃幾口,這可怎麼行,她平日里最喜歡自己做的飯,就算是跟自己發脾氣,也要吃好多。

可是今天,她幾乎沒吃。

蘇凜無奈的嘆口氣,感覺自己怎麼做都不對。

穆穎兒和蘇凜各懷心思的吃飯,百葉這時候從房間里再次出來。

只不過,她身上的衣服已經換了。

一身淺紫色的運動裝,還是前兩天逛街的時候,蘇北給她買的,感覺特別適合她的風格,一眼看上去,就覺得驚艷不已。

豪門計:我愛翩翩虎少 百葉走過來,目不斜視的向著外面走去。

就在她走到門口的時候,蘇凜終於忍不住了。

他開口道:"百葉,你要去幹什麼?"

百葉轉身,不咸不淡的看了他一眼,很誠實的開口:"你今天做的飯菜不合我口味,我要出去吃!"

蘇凜頭痛的扶額:"你身體不好,叫外賣不行嗎?"

百葉這次自顧自的換鞋,看都沒有看蘇凜,她開口道:"當然不行,待在家裡,看見你會影響我的心情和胃口,所以,我寧願去外面吃東西!"

百葉說完,已經換好些,打開門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