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們敢輕舉妄動,我立刻把你打成篩子。

2020 年 11 月 1 日

九江國的法律,誰活著誰就有理。死了的人,就算你死的在冤枉,也沒有人為你申訴冤屈。

中年女子躬身說道:「葉修先生,我們是暗黑酒吧的人,我是文莉。」

「嘩啦啦。」葉修把槍膛裡面的子彈推上,還有什麼好說的? 此愛只是隔岸觀火 暗黑酒吧的人過來就是鬧事兒的。

「不要衝動!」女人立刻將手舉過頭頂,凝聲說道:「葉先生我們今天過來不是和你決鬥的,而是和你商量遺產劃分的事情。」

「遺產劃分?」葉修滿頭霧水,老子沒有死,你們就想來瓜分我的遺產了,我看你們是想死吧!

眼睛女人抬手把懷中的文件夾遞了過來說道:「葉先生,您殺死了虯龍,按照我們暗黑殿的規矩,是您挑戰他成功,他的遺產將分給你一半兒。」

「啊?」葉修立刻把槍收了,樂呵呵的說道,「虯龍先生有多少遺產呢,我很好奇。」

文莉回道:「根據清點,虯龍先生這麼多年的工資總額是1039萬九江幣,除去他日常消耗之外,還剩下914萬九江幣。」

「怎麼才這麼點兒。」葉修質疑道,「文莉,虯龍不是做軍火生意的話,聽說他上億的資產呢。」

文莉攤手說道:「葉先生,虯龍先生已經過世,他到底有多少財產目前已經無法清算清楚!」

「卧槽,你們這是黑吃黑啊!」葉修獰聲說道:「敢陰老子的錢,信不信我去再砸你們一次!」

「額……」文莉微微一愣,略作退讓,「葉先生,我們在虯龍家中還搜出來2000萬的財產,這已經是所有的財產了,你就算是殺了我也沒用。」

「好,那我一共能夠得到1500萬的資產了?」葉修非常開心,這一筆錢簡直是白送的。

葉修也知道,虯龍的財產肯定不可能只有這麼點兒,但是暗黑殿本來就是做黑生意的。

他們能夠給自己一點兒,那是想給酒吧公眾一個「交代」。

不然葉修殺了虯龍,虯龍的財產全都被暗黑酒吧新一任吧主接受了,那外人豈不是說暗黑酒吧自相殘殺?

既然是暗黑酒吧自己訂立的規矩,他們就得遵守,葉修也是冒著生命危險幹掉虯龍的。

如果葉修掛了,他身上的資金肯定要被暗黑酒吧洗劫一空。

文莉糾正道:「葉先生,既然你已經同意接受虯龍的遺產,那就跟我走吧,去酒吧當眾把遺產給你。」

「好好好。」葉修大喜。跟著文莉一起出門兒,還不忘記把房門鎖了。

十五分鐘后,葉修再次來到了熟悉的暗黑酒吧。酒吧的生意一般都是在晚上進入高峰期的,不過暗黑酒吧好像沒有白天和黑夜之分。

就算是白天,這兒依舊是人氣鼎沸的狀態。

葉修入場,酒吧吧台立刻把音樂關掉,有大事兒要宣布。

文莉走上台,神情肅穆道:「諸位,葉先生挑戰虯龍吧主成功,虯龍已經死亡,他可以獲得虯龍的一半財產。」

「好!」眾人齊呼。有不少人更是吹口號為葉修喝彩。

這哥們兒真是太牛叉了!

文莉從把文件夾遞給了葉修,微笑著說道:「葉先生,請您在遺產接受協議上籤下名字,然後你就可以拿到遺產了。」

協議書上寫著密密麻麻的九江文,葉修一個字也看不懂,不過在中間有一欄寫著「1456」的阿拉伯數字。

別的葉修看不明白,但是這個卻是看的明白,這真是資產交割之後,自己應該得到的一份兒。肯定沒有錯。

葉修提筆要寫,文莉提醒道:「葉先生,您可看清楚了,如果你不認識字兒的話,我可以翻譯給你。」

「我去你媽的!」葉修憤然回到:「不就是幾個九江文嗎?老子看得懂,簽了!」

葉修簽了協議,文莉滿意的點了點頭,擺手招呼幾個漢子把虯龍的遺產拉出來。

然後,酒吧後門開啟,一排女人從後門走了出來。

這些女人,一個個都是花容月貌,長得非常美艷,只是葉修對她們興趣不大,葉修更在意的是現金。

文莉說道:「葉先生,恭喜您獲得了八個美女,這八個女人都是虯龍先生的妻子,現在虯龍先生已死,這些女人就是他最寶貴的遺產!」

「什麼?」葉修憤然說道:「我要這一群女人做什麼,把我的1456萬資金給我,這些女人誰愛要誰要!」

文莉指了指文件夾說道:「葉先生,協議上面寫的清清處的!」

她指了指其中一行字說道:「經葉修本人同意,帶走虯龍遺留下的七個夫人,用以沖抵其所獲得的1456萬九江幣的遺產資金。」

「你他媽在和老子玩文字遊戲!」葉修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抬手一把卡住文莉的脖頸。

我他媽用一億多人民幣的資金,換你這八個殘花敗柳,我他媽瘋了啊我!

文莉一擺手,吧台女子立刻放出視頻畫面。

畫面上顯示:

文莉問道:葉修,你確定你看明白了這協議,如果你不認識字兒的話,我可以給你翻譯!

葉修立刻回道:老子看得懂,不就是九江文嗎,簽了!

卧槽尼瑪的,釣了一輩子的魚,沒想到今天竟然被魚咬了。

這個坑可是把老子坑死了,卧槽!

葉修現在氣啊!只想衝上去剁了這個賤人,欺負老子不懂的你們國家的文字是不是?

不過事實擺在眼前,葉修這麼一個七尺男兒,還能把自己說過的話當成是放屁不成?

「哼!」葉修冷聲說道:「既然這樣,這幾個女人老子也不要了,咱們走著瞧。」

文莉反問道:「葉先生,這些女人在虯龍身邊兒的時候,都已經做了絕育手術,她們終身都不能生育了。」

說道這兒,她話鋒一轉道:「如果你不要的話,我們只能將她們當成低檔貨處理掉,獲取的資金會分給你一半兒,怎麼樣!」

「都跟我走吧!」葉修一咬牙,招呼一群婦女撤離。

這些女人雖然長得很好,但葉修卻提不起多大的興趣,虯龍這個狗賤人真是夠惡毒的,這麼一群如花似玉的美嬌娘,都被他做了。

終身不能生育,還不是虯龍害怕這幾個女人懷孕了麻煩?

正好,葉修想在九江國做燒烤,毛靚說了毛家烤肉必須得女人來做,未經人事的小女孩兒,是不能做的。

帶著八個婦女回去,至少可以做個服務員。說不定以後還能有機會給她們重新找個漢子,組建一個不算美滿的家庭。

葉修心中非常不爽,但事實上今天過來的目的算是完成了,沒有拿到錢,但是卻贏得了一個威嚴。

暗黑酒吧所有人看到葉修,眼中都是濃烈的畏懼之色。虯龍都被他幹掉了,以後在九江國基本上是可以橫著走了。

這才是葉修想要的,只要以後沒有人敢上門來惹事兒,就可以在九江國安心呆著了。

小吃攤慢慢發展,賺錢不賺錢暫且不提,總歸也是一份兒事業。

說不定毛家烤肉手段逆天,能夠把小吃攤經營成五星級大酒店,也不是沒有希望,畢竟葉修手中不缺本金。

葉修帶著一群女人回家,把家裡的人都嚇了一大跳,問明白情況之後,香兒下巴都笑掉了。

「哈哈哈哈,葉修啊,你也有被人坑的一天!」香兒捂著肚子滿地亂滾,彷彿是聽到了世界上最有趣的笑話。

其餘眾人也是忍俊不禁。你說你小子不認識九江文就說不認識唄,你不是九江國人,不認識他們的文字很正常。

像是你這種不懂裝懂的作風,在這兒是不可取的。

葉修並不想託大,主要是因為文莉那一句話說的太刺耳了:你識字不識字兒?這話中明顯帶著強烈的鄙夷味道。

葉修如果說不識字兒的話,還不得被眾人笑掉大牙?

形勢所逼,葉修不得不撐了一次,但文莉卻偏偏就是把控住了這一點兒,暗中給葉修埋了一顆釘子。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只要以後還在九江市呆著,找文莉報了這一個梁子總歸是有機會的。

葉修可不打算就這麼吞下這一口氣,在九江國,你越是容忍,別人就越是敢過來欺負你! 顧閱看完風玫給他的東西,差點手一抖給扔了。

「覃總,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竟然將她所有的股權都交給他打理,那可是十幾億資產啊!

風玫打著呵欠:「你覺得我像開玩笑嗎?」

顧閱極為認真地道:「像!」

風玫一噎,她很認真的好不好!

「公司都交給你打理,這股權也是公司內部的,你一起管理有什麼區別?」

區別打了好伐!

顧閱無力地看向楊律師:「你還是給覃總科普一下吧。」

楊律師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科普過了。」

在風玫剛與他提的時候,他也嚇了一跳,然後很認真地科普了,然後他的小主顧很堅持地要這麼做。

風玫鄙視地看著顧閱:「不就十幾億而已,你慫什麼,合同不寫了嗎,正常操作下出了問題不找你,你還怕什麼?」

顧閱要哭了:「我怕自己會忍不住誘惑捲款私逃。」

風玫:「……」這個理由很可以。

「放心簽吧,相信我,你是逃不掉的。」

就是知道逃不掉才不想接啊。

顧閱欲哭無淚:「你知道世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麼嗎?就是坐擁十幾億,卻都不是自己的。」

風玫&楊律師:「……」要不要戲這麼多?

你可是金牌執行官,是我們的副總啊,能不能有點范?小說娃小說網

風玫又打了一個呵欠:「趕緊的,本總裁的時間很寶貴的。」

昨晚進入世界的,接收了記憶之後便馬不停蹄地開始為今天的這一齣戲做準備,她一直忙到現在都沒有好好休息。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讓她更加堅定了要做一個甩手總裁的決心!

顧閱知道拒絕不掉了。畢竟是事關十幾億的合同,他又認真看了一遍,確實沒發現問題,這才苦著一張臉簽下合同。

楊律師忍不住挖苦一句:「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在簽賣身契呢。」

顧閱生無可戀的表情,氣息奄奄地道:「有區別嗎?」他覺得這簡直比賣身契還可怕!

無論他如何苦哈哈,風玫目的達到了,拿著屬於自己的那份合同就出了會議室:「你們自便。」

顧閱透過磨砂玻璃門看著她隱約的身影,仰天長嘆:「我昨晚為什麼要喝酒啊啊啊!」

喝酒誤事啊!

楊律師看了他一眼,有些好奇:「昨晚怎麼回事?」

他真的好奇覃知知是怎麼請動這位的,今天早上他得到消息時還嚇了一跳。

顧閱看了他一眼,極為冷傲地說了一句:「上班時間,該幹活了。」

而後轉身瀟洒利落地離開了會議室。

楊律師:「……」



風玫離開會議室後去了總裁辦公室,裡面有一間豪華休息室。

這以前是覃知知的父親覃暢的辦公室,這間豪華休息室覃知知沒少睡過。覃暢與顧知樂兩人一個是總裁一個是副總裁,都是工作狂,經常加班,覃知知便經常來公司找他們,可以說這件休息室就是為覃知知準備的,裡面也都是覃知知的生活用品。

其實偶爾一個通宵,困過頭了,真的想睡反倒睡不著了。

風玫躺在床上睡不著便開始梳理覃知知的記憶—— 文莉的坑爹陰謀算是白了葉修一刀,葉修一千多萬的資金被陰了,拿到手的僅是一堆百無一用的女人。

這些女人,連生孩子的基本能力都被斷絕了,想找個正常男人嫁了都難。葉修要她們有什麼用。

原計劃是要上街出售肉串的,不過毛靚受傷嚴重,葉修暫時並不想讓她拖著受傷的身軀去瞎折騰。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可是香兒這個饞貓實在是饞的厲害,臉上腫的跟山包一樣,她也全然不顧,非得拉著毛靚教她做肉串兒。

「你受傷了不能做,就把你的技術交給我,我做給你吃,這總可以了吧!」香兒幾乎是把毛靚拖出來的。

毛靚苦著臉說道:「香兒你饒了我吧,我肩頭中槍,現在想抬起來胳膊都困難至極,我怎麼給你烤肉啊。那可是體力活兒。」

「做嘛做嘛,我肚子都餓的呱呱叫了。」香兒可不管那麼多,強拉著毛靚來到炭爐跟前,火都給生好了。

「救命啊!」毛靚拗不過香兒,只得找葉修求救增援。

葉修聽到毛靚求救,還以為是暗黑殿的人又來鬧事兒了,蹭的一聲從床上跳了下來,急匆匆衝出房間。

「香兒,你這是做什麼呢!」香兒對待毛靚殘暴的手段,把葉修都給嚇了一大跳。

毛靚大美女都傷成這樣了,你還對她如此粗魯,你是不是人!

香兒扭過頭,瞪了葉修一眼吼道:「怎麼了,我肚子餓的呱呱叫,我要吃東西!」

葉修眉頭大皺:「香兒,你不是剛剛才吃了兩碗羊肉湯嗎?」

「喝湯喝湯,一天到晚讓我喝湯,你是要給我洗胃嗎?」香兒已經不能滿足於天天喝稀的,事實上她也就只喝了一頓稀湯而已。

「你想吃什麼!」葉修斷回道:「你放開毛靚,我給你做。」

「你親自做嘛?」香兒眼角微微一凝。

「是的,我親自給你做!」葉修走上前,把香兒推到一邊兒。算是從魔掌中把毛靚給救了出來。

香兒剛要開口說話,側室的房門突然開了。昨晚上葉修從暗黑酒吧收回來的那幾個女人走了出來。

「香兒小姐,我們給您做菜吧!」最前面這位,應該是一個東瀛島國的妞兒,禮節做的非常周到。

「你們會做什麼菜!」香兒沒好氣的回到:「我要吃我老公親自給我做的菜,我才不要吃你們做的菜!」

葉修會做個什麼菜?葉修在廚藝方面只能說還是懂的一點點而已。

做出來給自己吃還差不多,給別人做菜吃,到底行不行葉修自己心裡也沒譜。

行不行試試就知道,誰也不是天生下來的大廚師。

香兒沒有點要吃什麼,直說要「吃肉吃肉」,這其實很好辦。

葉修跑去廚房,切了一大堆牛肉羊肉,一股腦丟進國內,然後往鍋里倒上各種調料。這就是燉肉。

一會兒讓你吃的以後看到肉就想吐。

露絲走上前說道:「主人,您這樣做燉肉方法不對,寧應該按照我教你的方法做。」

「行了行了。」葉修拍了拍露絲的香肩回到:「露絲你也忙了一天了,去客廳休息一會兒吧,廚房有我一個人忙著就行了。」

葉修這一鍋肉就是大雜燴,做出來味道也不會太好,不過這就對了,如果真做的像毛靚那麼好的話,以後還不得天天給她做?

半個小時之後,葉修端著一大盆子香噴噴的燉肉來到了客廳。

「吃吧!」葉修將盆子丟在香兒身前,補充說道:「要是不夠的話,廚房還有很多,慢慢吃沒人和你搶。」

「咦……」香兒眉頭大皺,這一盆子肉油乎乎的,這是人吃的東西嗎?泔水吧!

不管怎麼說,好歹也是自家男人親手做的,好吃不好吃,都得硬著頭皮吃了。

肉嗎,都是那麼一回事兒,吃起來還不都是一個味兒,像是香兒這種吃貨,找五星級大廚給她做也是浪費。

香兒一個人在客廳胡吃海喝,葉修則是心平氣和的呆在卧室,研究了一番那個小瓶子裡面裝的東西。

不得不說,那個神秘老頭兒是一個不錯的傢伙,他帶領引導葉修踏入了一扇前所未有的大門。

暗黑酒吧,文莉正坐在光頭猛哥懷中,和猛哥商量著如何對付葉修。

文莉說道:「猛哥,葉修雖然暫時沒有對我們暗黑酒吧採取行動,但這並不代表他就放棄了自己的想法,他賴在九江國不走,肯定是有所圖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