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拉抿抿嘴溫柔道:「我已經退出了家族之爭,從今往後不再是史密斯家族的人。」

2020 年 11 月 1 日

「不是吧,小嫂子你犧牲這麼大的?」

「犧牲?對我來說這才是幸福,小柒兒,你不也是在追求自己的幸福嗎?

以前我被史密斯身份所束縛,這個也不能做,那個也不能做,後來遇上洛我才知道什麼叫幸福。

我和他已經悄悄在拉斯維加斯註冊結婚,我們都挺喜歡那個城市的,以後打算長期定居於此。」

凱拉看向洛的時候眼中全是滿滿的愛意,顧柒也為她感到幸福。

倒也是,每個人的追求不同,有的人想要王權富貴,有的人只想要自由。

不管是什麼生活方式,只要你自己覺得幸福就好。

她自己不也是一樣么?那些議論她的話可並不好聽,好在顧柒心態比較好,壓根就不在意這些。

「那也挺好的,反正洛哥哥可是烏龜有肉在肚子里,就算你不要史密斯家族的身份,這輩子也夠花了,洛哥哥很有錢的。」顧柒打趣道。

「小傢伙叫什麼名字?」

「顧南滄,是不是很好聽?」

洛的臉上卻有些動容,「小柒兒,我聽說這次是你一個人回顧家,那個姓穆的也沒跟你一起回來?」

對於穆南樞,洛始終有些擔心顧柒,畢竟那個男人的底太深太深。

他作為顧柒的好友,也算是哥哥一樣的存在,之前聽說顧柒和穆南樞在一起的時候他就很驚訝。

而且這個對男女之情無感的小丫頭居然對穆南樞愛得要死要活,怕顧柒受傷洛也曾找人仔細去查探過穆南樞的身份。

本以為他只是在國內稍微厲害一點的地頭蛇,誰知這一查才知道他的底子深不可測。

直到現在,洛都沒有完全查清楚穆南樞的底,穆南樞就像是深不見底的湖水,顧柒這個只會狗刨的小東西跳下去很有可能被溺死。

偶爾聊天中顧柒一直在說那個人對她很好很好,可到現在為止,洛還沒有見過穆南樞去顧家提親。

孩子都有了,你要是真的愛這個女人,為什麼讓母子兩回家都不露頭?

「洛哥哥,我知道你是為我好,請你放心,他真的對我很好。」

「你就是個死心眼子,我怎麼說都沒用,反正這只是你自己的事情,也罷,我就不瞎摻合了。」

「就是,這是小柒兒自己的幸福,再說,我認識的那個顧柒可是一直都是自由自在,天不怕地不怕,不受任何約束的,對不對柒爺?」凱拉出來打圓場。

顧柒笑了笑,「小嫂子還記得我這個稱呼呢。」

「那可不,我那時候還被柒爺的魅力給迷得暈頭轉向,要你是個男人,還真沒有洛什麼事了。」

洛黑著一張臉,「老婆,你怎麼能這麼詆毀你親親老公呢。」

「你們秀恩愛就靠邊,明知道今天我一個人,洛哥哥,孩子的性別看了嗎?」

「沒看,我們隨緣,不管是女兒還是男孩,我們都會視若珍寶。」

「那倒也是,不過你們一個藍色眼睛,一個綠色眼睛,你們的寶寶會是什麼樣子呢?

哎呀,我好期待啊,我都恨不得多生幾個孩子,和你們定個娃娃親了。」

顧柒現在看到誰都想定娃娃親,畢竟父母的基因太好,孩子將來一定也不差,再說她們又是至交。

「還等什麼多生幾個,這個就可以啊,如果我生的是小公主,到時候就可以嫁給小南滄了。」凱拉輕輕戳著南滄的臉頰。

南滄也不見外,咯咯笑起來,笑容甜美,十分像顧柒沒心沒肺的樣子。

「哎,這可不行,我已經和小經年定了婚,她生的是女娃娃,還是紫色雙瞳的哦。」

洛一臉不滿,「喲,這是瞧不上咱們綠眼睛和藍眼睛了,顧柒,我白疼你了。

你忘記了以前你每次闖禍是誰給你擦的屁股?每次沒錢了是誰給你錢浪的?」

顧柒立馬親切的挽著洛的手臂,「洛哥哥,我知道你好,不過人說話要言而有信啊!

我才不是瞧不起什麼藍眼睛綠眼睛,我之前就說過了,藍眼睛多好看,就像是天空大海和寶石,綠眼睛又魅惑又吸引人。」

洛戳了戳顧柒的腦門,「你丫頭就是嘴甜,哄人開心。」

「才不是呢,哥,我可當你是親哥,等我以後生的孩子,咱們一定要定個娃娃親。」

「那就這麼說定了,就算性別不合,那也要生到性別合適為止。」

凱拉不滿的扭了扭洛的大腿,「你當我是母豬呢,想生多少生多少?」

「老婆我錯了,生了這個你就不生了,么么噠。」

看著洛一臉諂媚的表情,顧柒忍俊不禁,果然這世界是一物降一物。

在穆南樞、凱拉沒有出現之前,她們兩人可是出了名的雙劍合併,誰與爭鋒。

七零年,有點甜 誰知道遇上那個人,從此就像是迷路陷入沼澤,再想抽身而退已經沒有機會。

不過這樣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呢?少了一些放肆,卻多了家庭的溫馨,這是什麼都無法彌補的。

幾人喝著下午茶,相處融洽,直到天黑。

「小丫頭,我和你嫂子今晚就要回拉斯維加斯了,她的月份大了不方便活動,以後就要在那邊待產。」

「洛哥哥,好好照顧嫂子。」

「那是必須的,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委屈了自己,任何時候你都有我這個哥哥呢。」

「嗯。」顧柒重重的點頭,目送著那對幸福的情侶離開。

顧家那兩兄弟為了爭權,打小和顧柒關係就不太好,直到遇到洛,她才知道哥哥的感覺。一定要幸福啊,洛哥哥。 之前蘇錦溪沒有劉海,此刻鏡中的她剪了空氣劉海,原色就是栗子色所以不需要再染。

簡單的燙了一下發尾,稍微有些彎曲。

只是做了一點小改變,蘇錦溪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清純中又透著些許時尚感。

「珍妮姐,我弄好了,你只是剪短了一點嗎?」

蘇錦溪頗為不好意思,珍妮就修了一下頭髮而已,白白等了自己這麼久。

珍妮點點頭,「沒關係,我也沒等多久,走,我們區商場逛逛。」

「好,我去結賬。」

「不用,我已經結過了。」 原始部落大冒險 珍妮十分大方的拉著蘇錦溪就走,連蘇錦溪給她錢都不要。

到了商場,珍妮給蘇錦溪挑選了一條黑色的A字連衣裙,簡單時尚又透著一絲性感。

「珍妮姐,幹嘛又是你給錢啊?」

蘇錦溪都懵了,之前在公司的時候珍妮不是又嚴肅又凶的么,怎麼轉眼就變成這麼善良的大姐姐了。

「慶祝你入職到我們部門,這是我的心意,你收下吧。」

「不不不,珍妮姐,我有衣服穿的,就算是要買也應該我自己給錢。」

「說了我送你你就收下,聽話。」

蘇錦溪左右為難,人家是她的頂頭上司,不收就是忤逆她,收了她自己又良心難安。

「別磨磨唧唧了,這就是姐姐送給你的入職禮物,時間不早,先回家吧,明天就穿這個,家裡有黑色高跟鞋吧?」

「有是有,不過上班穿……有點那什麼。」蘇錦溪家裡堆了一堆衣服。

「沒關係,明天你不用來公司,去帝凰。」

「去帝凰談合同我穿成這樣?」蘇錦溪一臉愕然,難道不是應該穿得乾淨整潔大方嗎?

「總之聽我的就好,明天早上我過來接你,你先回家熟悉一下這次的項目。」

「哦,好吧。」蘇錦溪乖乖的做計程車回家,難得她下了一個早班。

珍妮送走了蘇錦溪之後卻是又進行了下一步打算,那就是無論如何她都要搞到那位神秘總裁的行程,從而給蘇錦溪製造機會。

蘇錦溪心思單純沒有想那麼多,這個點有點堵車,回家至少也要半小時到一小時。

看著自己馬上就要飛升了,習慣性給師父發了一條微信。

「師父大大,你在咩?」

正在開一個重要會議的司厲霆瞥了一眼閃光的屏幕,他的會從來沒有人敢動手機。

曾經有個高層就是因為在開會的時候回復了一條信息被司厲霆看見,當場開除。

要是平時不管誰的電話司厲霆也不會管,更別說一條微信。

只不過這一條微信是蘇錦溪發來的那就另當別論了。

看看錶,這個點她下班了?不管她是什麼情況,只要她在聯繫自己,那麼就是要找自己玩遊戲。

司厲霆起身,「今天的會議到此為止。」

大家一臉懵看著起身離開的司厲霆,會才開一半啊。

司厲霆無視其他人的目光,拿起手機直接推門離開。

高層朝著林均看來,「林助理,總裁今天是怎麼了?」

林均倒也想問問司厲霆他是怎麼了,他一向愛崗敬業,從來不會發生這樣的意外。

「各位抱歉,總裁可能是處理緊急事情去了,下次會議等我通知,先這樣。」

林均匆匆忙忙離開了會議室,到了總裁辦公室發現司厲霆正在低頭看手機。

「爺,是不是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情?」林均一臉嚴肅問道。

「沒什麼,你出去忙吧。」

「是,爺。」

司厲霆正在給蘇錦溪回復,「在,今天這麼早下班了?」

「是呀,明天有重要的事做,所以經理今天給我放了個早假。」

「什麼事?」

「就是……反正就是工作上的事情,你這個大宅男肯定不懂的。」蘇錦溪發了個得意的表情包。

司厲霆此刻恨不得將蘇錦溪從電話那端給拽出來,平時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唯唯諾諾的,其實這丫頭傲嬌著呢。

「那可未必,你不說怎麼知道我不懂?」司厲霆覺得她提前下班就透著古怪之處,繼續追問了一下。

狂情總裁太毒辣 「師父大大,我今天調到銷售部了,但是最近我們公司接到一個很棘手的項目。」

蘇錦溪把他當成了一個傾述對象,反正也不知道對方是誰。

「怎麼個棘手法?」不僅是遊戲,就算是工作上司厲霆也可以輕鬆指點蘇錦溪的。

「最近有個公司出了一塊地,想要找合作對象,我們公司想要和他們合作,但是對方不買我們的帳。」

司厲霆聯想到自己公司最近有個地產項目就在找合作商,該不會她說的項目就是自己手中這個?

「哪個公司?」

「帝凰,你這個大宅男肯定不知道。」蘇錦溪最喜歡打趣他是宅男。

司厲霆無語,這個世上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什麼帝凰了。

「嗯,沒聽過,你明天要做什麼今天還特地讓你早下班?」司厲霆立馬問到了主題上。

蘇錦溪沒有心眼的老實回答:「我經理讓我明天來帝凰打頭陣,奇怪的是又不告訴我要做什麼。

剛剛還莫名其妙帶我去做了頭髮,給我買了衣服,說是入職歡迎,現在經理都這麼好嗎?」

司厲霆看到這一行字嘴角都要翹到耳後根了,這個小笨蛋真是被人賣了還幫忙給人數錢呢。

不過既然是賣給自己的,自己當然要照單全收了。

小笨蛋做了髮型,是什麼樣子呢?突然有些期待起來。

說起來他最近雖然天天和蘇錦溪在網上聊天,她本人已經有些日子沒有見到了。

「師父大大,怎麼不說話了,你在幹什麼?」

一個帶著問號的小貓表情發了過來。

司厲霆面帶微笑,輕輕在手機上回復了兩個字。

「想你。」

隔著屏幕,蘇錦溪心跳兀自加快,好奇怪的感覺,分明就是一個連長相、年齡都不知道的陌生人,她竟然會有感覺。

一時間,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微妙起來。

林均再次進了辦公室,一進來便看到司厲霆笑得春風滿面。想都不用想他是為誰而笑,哎,愛情的力量真偉大…… 看著洛和凱拉那麼幸福,顧柒心中很開心,以前洛就是個花花公子,三天兩頭換女友。

想要這樣的人收心比登天還難,唯獨一遇上了凱拉,他就徹底像是變了一個人。

從未想過他專一起來會是這個樣子,就像是自己一樣,她也不知道自己有一天會為了一個男人愛到這個地步。

顧柒也不蠢,她能這麼輕鬆回來,沒有受到任何阻攔,尤其是每次出門時她的背後總會有人跟著她。

她就知道並不是逃得快,而是那人放手讓她回來,為了她的安全著想,還特地給她安排了保鏢。

洛和凱拉的幸福讓她也是羨慕,還是撥通了那個人的號碼。

「小柒兒。」那人的聲音真的是好聽到爆,尤其是叫她的名字時,顧柒毫無招架之力。

「混蛋。」顧柒嗔怒道,「你故意放我走的是不是?」

「是,你許久沒有回家,回去看看也好。」穆南樞毫不遮掩他的真實想法。

顧柒嘟著嘴扒拉著一旁的花,「可我想你了,你這個大壞蛋!憑什麼讓我對你這麼牽腸掛肚的。」

穆南樞聽出她的委屈,「我讓人接你回來可好?」

「才不要,你見過誰回娘家就回這麼幾天的?」顧柒想著家裡的那兩個老頭子,喜歡小孫子喜歡得不得了。

自己要是離開,肯定要帶著孩子走的,他們剛剛才沉浸在小孫子的開心之中,突然帶走了,要他們怎麼辦?

尤其是顧柒的爸爸,在她媽媽去世以後,就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顧柒身上,好不容易來個小生命,他才有了新的寄託。

顧柒口口聲聲叫他們糟老頭,心裡對家人看得很重。

「正好我這段時間有些忙,那你就在家休息一段時間,等我空了就來接你。」

「忙忙忙,你哪天能不忙?還有,你到底愛不愛我,都這麼久了,我們連訂婚都沒有。」

顧柒本來不計較這些,一聽到洛和凱拉早就秘密註冊結婚,成為合法夫妻她就羨慕得不行。

穆南樞不給孩子取名字就算了,結婚的事情提都沒有提。

「再給我一段時間好嗎?」

「哼,大壞蛋,我不在的時候你要乖乖的吃飯,不許看其她女人,知不知道?」

聽到那邊像是小獅子一樣兇巴巴的口吻,穆南樞笑了笑,「好。」

顧柒一想到那個男人的作息生活,有時候連自己都沒時間見,更別說他去找其她女人了,好像這一點穆南樞還挺可靠的。

「過幾天我會讓人將葯給你送去。」

「什麼葯?」顧柒眼睛一亮。

「抑制你身體毒素的葯,我沒有辦法根除,只能先遏制住的毒素擴張,延緩毒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