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也只是想想,轉眼便把這件事,遺忘在了腦後。

2020 年 11 月 1 日

……

二十五歲下半年,她開始接受母親的安排,周旋在各種相親的場合。

何家的條件不錯,但礙於父親的工作性質保密,並不好太過張揚,所以相親的對象,要麼是同在一個部門的人,那些大多是從小跟她一起長大的,除了兄妹情根本擦不出其他的火花;要麼是與這行業不相干家庭稍微優渥的普通人家,可這些人,她怎麼樣都無法提起興趣。

哪怕不是跟蕭雁南比,他們也不及江晨的萬分之一。

相親相了二十幾場,對方都看上了她,最後卻都被她推脫掉了。

母親點著她的腦袋問,她是不是有人了?才會誰都看不上?

她說沒有。

母親問了幾次之後,都沒得到答案,便覺得她心氣高,氣的索性不再管她。

她也偷的清閑,把更多的時間泡在了研究所里。

江夢雪有段時間,因為結婚的問題和蕭雁南吵得挺頻繁。每次被他傷到了心,江夢雪便跑到研究所,找到她大哭一場。

她聽著她苦惱,嘴角只掛著苦澀的笑。

二十五歲,除夕的那一晚,江夢雪給她打電話,說自己又跟蕭雁南吵架了,希望她能出去陪著她。

當時爺爺有些發燒,她想留在家照顧爺爺,就沒有答應。

江夢雪掛了電話。

她以為,江夢雪會去找別人。

卻沒想到,後來,江夢雪會出那種事情。 不過這點有點奇怪,按理來說,君翎這麼厲害在君家應該比較受重視才對,為什麼君家人卻偏偏反著來呢?

知道玉傾歡從那些人的口中聽到了「廢物」兩個字,他們說君翎是個廢物。

真好笑,君翎這麼厲害的人在他們眼中居然是廢物,他們君家人看起來也不見得有多厲害,估計是眼瞎。

君翎在他們面前估計是藏拙了,他這麼做肯定有他的理由,要不然君家早就易主了。

愛上我,你無路可退 玉傾歡在君家呆了一天,就知道了君翎找人魚的眼淚是為了什麼了。

他想要救自己的妹妹——君昧,君翎的妹妹在娘胎里的時候就被人暗算過,從小身體就沒有好過,可以說是在藥罐子裡面泡大的。

如今過了十四年,君昧的身體已經是強弩之末了,要是再不救治,估計都活不過十五歲。

於昕在看到君昧瘦小的身體的時候,也是一臉的愁苦:「真是不好意思,我是真的哭不出來。」

君翎看著他的眼神好像摻著刀片一樣,於昕往玉傾歡身後縮了縮。

玉傾歡向左邊靠了一下,於昕再次暴露在君翎的視野里。

於昕:「……」

這個可惡的女人,就知道她靠不住!

君翎冷淡地聲音響起:「我再給你七天的時間,如果再沒有人魚的眼淚,你也就沒有必要再存在了。」

於昕:「……」

這也是個可怕的男人,真不愧是玉傾歡這個惡毒的女人看上的男人。

等等,他在想什麼?

這時候他不是應該發愁怎麼讓自己哭出來嗎?

玉傾歡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自求多福吧。」

於昕:「……」

君翎馬上又不見人了,估計又去找什麼難尋的藥材去了。

玉傾歡看著君昧,也覺得這個小姑娘也是可憐。

君翎的父親還在世,但是他卻從來都沒有過問過君翎兄妹兩個的事情,也不管他們兩個的死活。

可真是一個好父親!

君翎在離開之前把君翎交給了玉傾歡,讓她幫忙看著點。

之前玉傾歡還開玩笑地說:「你就這麼相信我?」

君翎想都沒想就說:「她出意外,你會死。」

玉傾歡簡直要被這人氣笑了,但還是答應了他的請求。

沒辦法,自己選的男人,再任性也要寵下去。

君翎離開的第二天,君昧醒了,玉傾歡不知道她還會醒,君翎也沒有跟她說過。

君昧枕著軟枕,有點緊張地看著玉傾歡和於昕:「你們是誰啊?哥哥呢?」

於昕:「哎呀呀,你哥哥把你交給我們了。」

君昧淡定道:「哦。」

於昕:「……「妹妹居然跟哥哥一樣不可愛。

君昧知道哥哥一個人照顧她很辛苦,這兩個人肯定是哥哥找來照顧她的。

這麼一想,她忽然就不緊張了。

「謝謝你們照顧我。」君昧目露感激,態度十分真誠。

於昕突然就有點不好意思了,剛才他還在心裡吐槽她不可愛,這明明就很可愛啊!

比她哥哥強多了。

玉傾歡也看出來了,君昧被君翎照顧的很好,這個小姑娘非常赤城。

她喜歡。

「你也不用感謝我們,我們也沒有幫到你什麼,你說是嗎,於昕?」玉傾歡意有所指。

於昕抽了抽嘴角:「是……是啊!」 「你也不用感謝我們,我們也沒有幫到你什麼,你說是嗎,於昕?」玉傾歡意有所指。

於昕抽了抽嘴角:「是……是啊!」

眼淚的事情還是先看看吧,他是真的拿不出來啊!

君昧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還是鄭重地感謝著他們:「我知道你們幫了我哥哥的大忙,謝謝你們。」

玉傾歡嘖嘖有聲:「多好的小姑娘啊!」

於昕心裏面更加愧疚了,這麼好的小姑娘怎麼就得了這麼重的病呢?

他試圖讓自己掉幾滴眼淚,但是還是徒勞。

於昕心疼地看著小姑娘,這還真不是他的錯,他就是哭不出來。

玉傾歡也知道於昕是真的想幫君昧,所以她直接就說了:「於昕,小姑娘就交給你了,我去找君翎。」

於昕瞬間有點緊張,哇哇亂叫:「不是,我一個人……」還是一個男人,去照顧一個小姑娘,這合適嗎?

不應該是她留下來照顧小姑娘嗎?

玉傾歡嫣然一笑:「我覺得你一個人就可以了,你說是不是啊小姑娘?」

君昧茫然道:「啊……是。」

一個人照顧她,一個人去找哥哥應該是最好的吧。

於昕還想說什麼,就見玉傾歡湊近他說:「正好你們兩個培養一下感情,說不定以後你就能哭出來了。」

於昕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你這不是坑我嗎?」

萬一將來他一不小心愛上了小姑娘,而小姑娘又是這種情況,那他該怎麼辦?

人魚的眼淚能救她嗎?

不得不說於昕想的太多了,先不說他跟小姑娘還沒有感情,就算他們有感情,小姑娘還能痊癒呢,怎麼也談不上坑他。

玉傾歡揮了揮手,瀟洒地走人了。

君昧茫然的眼睛對上了於昕的眼睛:「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於昕把糾結都在一邊,一屁股坐在床邊:「我叫於昕,你可以叫我於哥哥。」

君昧眼睛笑成了月牙:「於哥哥~」

於昕捂著心臟陷入了痴漢狀態,天啊,這小姑娘也太可愛了吧,好像抱回家去養。

君昧軟糯糯地說:「於哥哥?」

於昕忙回過神來,剛剛他在想什麼?

這個小姑娘雖然可愛,但她是君翎的妹妹,確認過眼神,這是他不能染指的人。

「你哥哥這麼兇殘的人怎麼會有你這麼可愛的妹妹?」於昕嘀咕道。

君昧聽見了他說的話,對他這種誣賴哥哥行為非常不贊同。

「我哥哥才不兇殘,我哥哥很溫柔的!」

於昕一臉:你怎麼會有這種誤解?

君昧哼了一聲,轉過頭不理他了。

於昕連忙去哄,幾乎好話都說盡了,君昧才終於又搭理他了。

再說玉傾歡從君家出來之後,就在白毛糰子的指引下去找君翎了。

君翎離這裡比較遠,所以玉傾歡找了好久才找到他。

看見玉傾歡之後,君翎皺了一下眉:「你怎麼過來了。」

他明明就已經拜託她照顧君昧了,她……

「我怎麼就不能過來?」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玉傾歡走到他的左邊:「你妹妹醒了。」

君翎的眼神變了一下,看起來還算淡定,想來是預料到這種情況了。 隔天早上起來,她給爺爺煮了粥之後,出發去研究所,車子剛開出家,就碰到了江媽媽。

她停下車同江媽媽打招呼,卻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江媽媽撕扯著她,罵她到底還要禍害江家到什麼時候?為什麼她禍害了她的兒子,還要來禍害她的女兒?

正在一頭霧水中時,江晨及時的出現,跟她說對不起,然後把哭暈厥的江媽媽,帶到了自己的車上離開。

兩天後,她才從江晨口中得知,江夢雪和蕭雁南半夜吵完架,跑了出去。在趕去自己公寓的路上,碰到了四個流浪漢,被人拖到工地上侮辱了。凌晨四點多,被路過的路人發現,並報了警。等江家的人趕到,江夢雪整個人變得瘋瘋癲癲的,鬧著要自殺。

江媽媽從通話記錄里,看到了江夢雪最後一通電話是跟她打的,便以為是她為了報復自己當年拆散了她跟江晨,故意找人害的江夢雪,所以第一時間就來找她算賬。

她仔細的回想了那晚上,江夢雪掛斷電話時,似乎說了句……你們是誰?

可當時,她急著給爺爺喂葯,沒把這句話放在心上。

事後,她無數次的想,那個時候是不是恰好是江夢雪遇險的時候呢?如果自己去見了江夢雪,或者找個別人的去看看她、陪著她,是不是事情就會變成另外一個樣子呢?

可再多的後悔和假設,也改變不了現狀。

江夢雪出事,她有一半的責任。

……

江夢雪出事三天後,她趕到醫院去看江夢雪。但連面都沒見著,便被江晨堵在了門口。江晨跟她說,江夢雪受到了刺激,除了蕭雁南,見到誰都會發瘋,她最好還是別去靠近她。

她站在門口,聽到裡面蕭雁南一聲聲的安慰江夢雪,跟她保證會照顧她一輩子。那是她第一次感覺到,平日里那麼冷漠的男人,會有那麼溫柔的一面。

她跟著江晨離開。

江晨問她,現在還喜歡不喜歡蕭雁南。

她說,不喜歡了。

他說,不喜歡最好,因為蕭雁南已經不是她認識的那個人了。

她當時不明白他這句話,直到後來才明白。

……

江夢雪出事後的半年時間,她因為內疚,經常去醫院看她。起初江夢雪在她靠近的時候,總會尖叫著讓她滾開,甚至會用剪刀戳她,可漸漸的,江夢雪便安靜了下來,像只木偶一樣,獃滯的坐在角落裡,一動也不動。

她去的時候,大多時間都會碰到蕭雁南,不過他們之間,再也不像之前那樣有話。

他沉默,她比他更沉默。

重生之侯府毒后 他們所有的話,都是圍繞著江夢雪說的。

也是在這期間,她才發現,蕭雁南是真的深深的愛著江夢雪,哪怕出了那樣的事情,他也對她不離不棄。連護工都受不了江夢雪的暴力,偏偏他不止能受的下來,還能對江夢雪體貼入微。哪怕是一丁點的委屈,也不會讓她受。

她在一旁看著,總是羨慕江夢雪。

一輩子能得到這麼一個愛她的男人,真是頂頂幸福的一個人。欣羨之餘,她又覺得對不起江夢雪,同時不理解蕭雁南。

為什麼他那麼愛江夢雪,卻又偏偏幾次跟自己糾纏不清呢?是不是真的像別人說的那樣,男人再怎麼愛一個女人,偶爾也會偷腥?

想不通,也不過問。

不管是任何答案,她都不想再知道了。

……

江夢雪的病漸漸的好了起來,江媽媽也不再指著她的臉,罵她是禍害精。

一切都似乎回到了以前。

但也只是似乎,很多細微的東西都變了。

比如,蕭媽媽對她的態度,不知不覺中,不再像以前那麼親密,而是帶著不易察覺的疏離。甚至,跟她說話的時候,都會時不時的說,自己並不在乎江夢雪身上發生的事情,這輩子只認定了江夢雪一個兒媳婦,別的女孩子休想嫁進蕭家。

她聽著,總覺得蕭媽媽這話裡有話。

但仔細回想,又覺得自己沒做什麼令蕭媽媽誤會的事情。

後來,有一次聽到蕭媽媽跟江媽媽談話,她這才知道,他們都知道了她喜歡過蕭雁南的事情。

江夢雪一事,蕭雁南跟她們說了,是自己跟江夢雪吵架,才會跑出去,遇到那些流浪漢,怪不得她。

聽到這些話,她們明面上說,這事不關她的事,但心裡卻早已給她定了罪,認為是她嫉妒心作祟之下,害的江夢雪。

蕭媽媽更說,她心機深沉,手段狠辣,這種女孩子不適合做蕭家的兒媳婦。

她聽著他們在背後討論,嘴角牽起苦澀的笑容。

江媽媽尚且算了,蕭媽媽是從七歲開始看著她長大的,會不了解她的為人嗎?

可偏偏是最親近的人,懷疑你最深。

……

二十六歲生日的時候,她第一次感覺到時光匆匆的流逝,明明記憶還在七歲的時候,眨眼的時間便已經到了二十六歲。

生日的宴會,她原想著平平靜靜的度過。

可蕭爸爸說,這麼多年來,大家聚少離多,還是一起吃次飯吧。

酒店的當晚,大家都喝了挺多的酒。她扶著母親回房間時,出來碰到了蕭雁南。他站在走廊里,倚靠著牆壁,右手裡夾著一支煙,淡藍色的煙霧模糊了他的表情。

她頓下了腳步幾秒鐘,準備繞過他離開時。他抓住了她的胳膊,將她大力的扯到了自己的跟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