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很順便地,就把自己舊的平板電腦,還有手機都成功地送給女店主的子女們了。

2020 年 11 月 1 日

其實是半送半賣那樣的。

Frank並沒有收到一分錢的現金。

女店主就邀請他在店裡面吃了幾餐飯。

權當是抵做飯錢了。

本來Frank是打算賣的。

但是又想到。

都是些舊的淘汰下來的裝備。

要說賣的話,好像有些拿著不值錢的玻璃珠,和土著人換寶石的嫌疑。

再加上女店主一直都對他很關照。

怎麼都覺得不好意思談錢什麼的。

不過,他還是趁機開了一個玩笑。

「這個手機,如果是給女朋友的話,我就一分錢不會要的。」

沒辦法,女店主之前的一番調查太過嚴肅。

Frank覺得氣氛有些凝重。

他這話的本意,就是說要把這送給那個鄰居女孩。

不過,女店主的女兒,卻是冒了出來。

Frank的話音剛落,她就馬上接了過去:

「Frank,你真這麼大方?真是要照說過的那樣,免費送給女朋友?」

「是啊。」

「那就給我吧。」

「啊?但是你可不是我的女朋友啊?」

「現在不是。但很快就可以是的。」

「什麼?還是不要了吧。」

「為什麼?比起你喜歡的**來,我哪點就差了?」

Frank很是無語。

心想,這還用得著說嗎?

現在都是這樣一副模樣。

挺著個大肚子都不知道多少個月了。

還好意思說沒有一點不如人家嗎?

也不想想,人家可還是一個清純稚嫩的女大學生。

哦,對了。

之前聽說還和人家是一個學校的同學呢。

都是學生。

也真就不知道這學到底是上到哪裡去了。

人家還是冰清玉潔。

她卻是要休學或者輟學在家準備撫養Baby。

這簡直就是有著天淵之別好不好?

再說了。

Frank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這女店主的女兒,那肚子是怎麼大起來的。

還有,究竟是怎麼樣子冒出來一個男朋友的。

兩個人又認認真真地註冊結過婚沒有?

唉。

怎麼看都是些問題青年。

搞出來的新問題啊。

對於這樣的麻煩人,還有很明顯的麻煩。

Frank可是一點都不想招惹。

「算了吧。我可不想被你的男朋友K一頓。」

「哦,Frank你就放心吧。他才不會在意這些小問題呢。」

「NO。那真是不行的。說實話,我都有些怕了你啦。」

「哈哈哈,這又有什麼嘛?不過就是口頭說說,開開玩笑而已。也只是你名義上的女朋友罷了。」

「看吧。你也太沒有誠意了。居然只是名義上?那也就是說,你是不會履行任何真正的女朋友義務了?」

「當然只是和你開玩笑來的。難道你還想來什麼真格的?」

豪門錯愛 Frank也當然知道,她這是在故意說著好玩了。

就憑她現在這樣的情況,就是傻子都會知道,那什麼義務之類的事情,是完全不會發生的啦。

不過,他也有些後悔。

剛才自己這樣說,好像是很不妥啊。

明知道對方是在鬧著玩。

還要這樣的說。

簡直就是有些調戲的意味啊。

還好。

這個時候,女店主出面來打圓場了。

「好了。不要再鬧了。」

「Frank,明天和我們一起去薄荷島玩吧。***也要去的哦。」

「她嗎?」

「對啊,到時候,你們就可以趁機加深一些了解啊。」

「怎麼是明天?難道明天是什麼節日嗎?」

「是的。從明天起休假三天。這三天我們都要呆在薄荷島啦。」

「怎麼,你們全家都要去啊?」

「當然是的啦。我們也還是需要度假的嘛。」

Frank還真是覺得有些佩服加羨慕。

在宿務這裡,就是這樣一個小小的飯店,算是其他國家的個體戶性質吧?

居然也還要嚴格遵循著公眾假日來作息。

這可是典型的本地人作風了。

都典型得不能夠再典型一些。

就在她們家的旁邊,就是另一家差不多的小飯店。

但是每個星期,卻只是會休息一個半天。

星期天的下午。

好像其他時候,女店主這邊關門休息的時候,人家也還是要堅持營業半天。

這樣一看起來就不會是什麼正宗的F國人。

或者說是宿務城的土著啦。

搞不好就是從遙遠的外地跑來宿務這裡撈生活的。

完全沒有女店主這樣嚴謹的作息制度嘛。

這個時候,女店主的女兒又插嘴補充了一句。

「***真的說過,也要和我們一起去他的。」

「這個啊?這麼多人,到了薄荷怎麼玩呢?」

「我們可以一起去游泳,去爬山啊。嗯,還有,去看那猴子還有蝴蝶怎麼樣?」

對於薄荷島,Frank其實還是蠻了解的。

雖然實際上他沒有來得及去親自看過。

但像是這樣,一兩家人約著過去玩上個兩三天還是挺有意思的。

薄荷那裡,也就是同人家說的情況。

海邊的度假村。

收費的或者不收費的沙灘。

裡面可以游泳。

或者衝浪。

還有浮潛。

著名的景點有巧克力山,眼鏡猴子。

還有什麼蝴蝶博物館。

不過,翻來覆去的也就是這樣一些花樣了。

畢竟,薄荷島也只有那麼巴掌大一塊。

Frank倒不是因為覺得單調,才會有些猶豫。

他現在只是覺得,自己一個人過去玩,或者是應邀和她們一家人一起去,那性質是完全不一樣的。

像是後者那樣的情況,自己是要過去幹什麼的呢?

就是去當一下護花使者?

Frank可不會真的認為,這樣子就會和那個***增進什麼了解。

這麼大一堆人擠在一起。

他怕是和人家,連話都說不上兩句的吧。

「那你也要去的嗎?要是真的過去了應該怎麼辦?畢竟,你現在這個樣子,好像會是很不方便啊。」

Frank就好心地提醒對方一句。

「沒有什麼不方便的。不就是簡單地坐個船,再下水游一游嗎?」

「話雖如此。但是你畢竟也還是需要人照顧的嘛。對了,你的男朋友也會是陪著你去的吧?」

「呵呵。 龍鳳寶寶買二送一 說不定,如果你要跟著去的話,他就不一定去了哦。」

「什麼意思啊?」

Frank頓時就覺得不好意思起來。

「哦,呵呵。Frank,剛才我是隨便說說,和你開玩笑來的。你就別那麼認真好不好?」

Frank這才送了一口氣。

心裏面卻是更加堅定了不去的打算。

要和這個麻煩,不,確切地說,應該是兩個麻煩人物一起去度假。

豈不是在自找麻煩嗎?

但對方卻是馬上話鋒一轉。

變得有點認真地問他到,

「那Frank,說真的,你要去的嗎?」

「到那個時候,***她真是也會去的哦。」

「正好,你們兩個就可以湊成一對的了。嗯,我甚至還可以為你們創造很多單獨相處的機會什麼的哦。」

女店主也是一臉慈祥地看著Frank。

「好吧。我試試看吧。」

Frank覺得如果自己再要推三阻四的話,就會顯得很虛偽,很矯情。

同時也會辜負人家的一片心意不是?

但是,這話才說了一會兒。

估計就是一杯熱茶都還沒有變冷的時間。

女店主的女兒,在消失片刻之後,卻又是回到了現場。

還帶來了一個壞消息。

「很抱歉哦。***的父母說你沒有什麼像樣的正式的工作。起碼是在這裡沒有。」

「所以,人家***也就不想和你在一起啦。」

「更是不會和你一起去薄荷玩了。」

Frank更加無語。

也還很有一些鬱悶。

這是在搞什麼飛機啊?

說得好像自己是巴不得要和那個***一起去薄荷玩似的。

他都想要出言辯解一番。

澄清一下。

這可不是自己的本意。

是勉為其難地接受別人的邀請而已。

怎麼要把話說得有些難聽了呢?

還有,她們這些人,應該還是搞不懂什麼叫做網上銷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