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給你們詳細的介紹一番屍骸之地該如何封印,據說在屍骸之地裡面已經誕生出了骨神,這些東西出現的結果是大災難性質的,而且開始引誘周邊的人進行祭祀,我懷疑就是這些祭祀打開了封印。」

2020 年 11 月 1 日

「所以在接下來的時候,如果碰到祭祀,殺!」只見城主的一雙眼眸之中帶著冷意說道。

「諾!」陸方點頭應道。

「這是修復封印之地的陣圖,大概有三個地方需要封印,我前往主位置,你們去前往另外兩個地方,在這一路上,肯定會碰見一些修鍊者,如果他們有敵意,那就殺之。」

城主的眼眸之中帶著冰冷之色,更帶著一股殺氣說道。

隨著城主的話,陸方微微點頭,已然有了決定。

人若犯我,必殺之。

隨著城主手一揮,陸方和黃家家主的面前出現了一幅地圖和一些材料。

只見城主開口道:在這裡面有三份材料和陣圖,如果其他兩方都隕落了,那麼剩下的一個人就必須得努力修復陣法,不得懈怠,如果真的沒有辦法修復,我也不為難,還請兩位發誓吧。」

氪金醫生 陸方看了一眼面前的黃家家主,只見他也是微微一笑:「好,我對著方天道發誓…」

發誓完畢,三人這才是出發。

就在這城主府內有傳送陣法,直接就可以將人傳送到這屍骸之地封印之地。

一片荒蕪無邊的大山,有著一些野獸在奔跑著,還有這些鳥兒在驚慌的逃竄,空氣之中瀰漫一股死氣。

大地之上,原本綠油油的樹木和草,此時都已經變得枯黃。

一些石頭四散在地面上,隨著這些草木枯死而顯得十分的凄涼。

有這幾隻骷髏幽魂正在地面上遊走著,沒有一點的生機。

而在這時,就在這荒蕪陰霾的天空之上,突然閃過了一道亮光,出現了一個人影。

陸方出現在這裡,眼眸之中帶著凝重之色。

「這已經變得這麼嚴重了嗎?連草木全部都枯死了,這裡生機已經逝去,似乎是被什麼東西抽走了。」他喃喃的說道,一雙眼眸之中帶著怒氣。

之前的時候,他經歷過一次祭祀,已然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天老現在還在沉睡,修養神魄,就必須要陸方自己來作出決定。

陸方選擇接受了寶物,然後出手,這一次的陸方已經有了自己的選擇。

「殺!」

就在陸方還在思考著的時候,突然就感受到了一股元力波動。

在這股元力波動之中,還帶著一股強大的道韻。

「有人偷襲?」陸方一時間臉色大變,回手就是一劍,龍鱗劍就像是活了一般,瞬間斬殺而出。

龍鱗劍像是一條蛇一般,一下子就在空中咬住了一支箭。

這支箭帶著一種恐怖之威,上面瀰漫著淡淡的元力隱隱不見,但是在這箭頭之上卻蘊含著一股龐大的道韻,若是被傷,一定就會被重創。

陸方可不會那麼簡單的就屈服,一時間冷笑了一聲。

「找死!」

他的一雙眼眸之中散發著金光向著四周看去,顯得那麼的詭異非常,讓人一看就會心驚肉跳。 「天眼術!」萬生摩羅經之中的秘術,昨日陸方才修鍊完成。只要施展這一招秘術,就能迅速將周圍的敵人尋找出來,然後迅速的擊殺。

這一招非比尋常,讓人根本就不敢直視。

隨著陸方的一雙眼眸掃過,似乎一切都是變得透明了起來。

「出現了!」

陸方深吸了一口氣,果然就在三個山頭之外發現了兩人,這兩人只是普通的鍛神期九重。

但是這兩個人的手中卻握有著道器,那是一把弓箭,散發著不斷波動著的道韻,其中更有一股強大的力量。

陸方只是一眼,就已經看穿了其中的關鍵。

這道器可破元力,帶著詭秘之力。

「哼!」

陸方冷哼了一聲,只見他微微一笑,就在這一瞬間出手了,隨著淡淡的空間波動,他瞬間消失在了原地,突破了靈神期,他在空間致力於上的應用,已經獲得了極大增強。

只不過是眨眼,就已經奇襲到了這兩人的身後。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這兩個鍛神期九重的人隱藏在那裡,身上氣息沒有一絲一毫的波動,他們的身上穿著一件披風,這一件披風帶著一種奇異的色澤,居然可以隱身,和周圍環境融合到了一起,連氣息都遮蓋住了。

如果不是陸方使用了萬生摩羅經之中的萬生天眼術,恐怕也無法查看清楚面前這兩人所在的位置,使用這一門秘術之後,他甚至還看見了這兩人額頭上都是流下的汗水。

那密密麻麻的汗珠,就在這兩人的額頭上,似乎他們也是十分驚疑,知道自己招惹了大敵。

「怎麼就不見了?居然是一個靈神期的高手,可惡,你發信號了沒有?」其中一個高手對著自己身旁的人說道。

只是在他的身邊卻沒有任何的聲音,是那麼的安靜。

「怎麼回事?」

他對著自己的身邊的推了推,這才發現自己身邊的人一張臉沒有任何錶情,居然就在剛才那一瞬間,就已經被斬殺了。

鮮血從這人的五官之中不斷的滲透而出,帶著一種令人恐懼的感覺。

「啊!」

他發出了一聲驚呼,彷彿是不敢置信。

脖子就好像是生了銹一般,緩緩的向著自己的身後看去,就在下一刻發出了恐懼的驚呼。

就在他的身後站著一個男子,就是他剛才偷襲的人。

「你…」

才看見身後的人的那一瞬間,他用手支撐在了地面上連連倒退,一張臉帶著一些恐懼的模樣。

「你是誰?居然能發現我們,連避形衣居然都能夠看穿?」他這樣的說道,一雙眼眸之中滿滿的都是恐懼。

聽到了他的話,陸方笑了笑。

「哈哈,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能躲避我的追蹤么?」陸方冷笑了一聲說道,再一次往前跨出了一步。

兩個人靠的是那麼的近,這讓他渾身就是一陣顫抖,眼眸之中流露出了恐懼和害怕。

「噗!」

只見,這男子居然口吐黑色的血液,居然直接就是自殺身亡。

「嗯?」

這讓陸方臉色一變,眼神之中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居然就這樣自殺了?」經過一番檢查,直接變成這人是真的死掉了,生機斷絕,緊接著屍體開始腐化,化成一灘黑水。

只留下了在原地的一件衣服,只是這件衣服也在這黑色的水之中腐蝕了。

「可惡。」

陸方原本想要逼問一番,搞清楚這些人分佈的位置,好,將這些傢伙一網打盡,可是沒想到的是,這人居然直接咬毒自殺,連這屍體都直接腐蝕掉了,讓人不寒而慄。

「可惡。」

冷哼了一聲,陸方並沒有停留,而是直接向著封印之地而去。

總裁老公太過分 在這一路上,陸方發現了這裡的情形,到處都是殘肢碎骸,許多的野獸都直接死在半路上,身上已經變得腐爛,還有著許多的蒼蠅,以及各種各樣的食腐蟲爬在這些動物的身上。

偶爾還有著一兩隻邪鴉從天空飛過,顯得格外的邪氣。

越往前走,陸方越覺得不對勁。

就在前方一處山谷之中,這時正發生著一件慘事,只見一個商隊被困在了山谷之中,就在這山谷之內,布置了許多陣法,將內外完全隔絕。

在這山谷口卻有著許多的屍體,上面都是血跡淋淋,似乎剛被殺了不久。

有著許多的邪鴉,就在不斷的衝擊著面前的這個保護罩。

而在這山谷之外的山巒之上,站著數個黑衣人。

只見這些黑衣人臉都是被籠罩在了黑紗之中,顯得格外的恐怖,是那麼的讓人驚悚。

就在這山谷之中,一個俏麗的女子臉色有些發白,身上穿著盔甲,手中拿著大刀,眼眸之中帶著驚恐。

在這個女子的身旁,則是站著一個粗獷男子,以及一個數個老頭子,這些老頭子臉上都有著幾道傷疤,顯得十分的兇狠。

周圍總是站著許多年輕的護衛,這些護衛的臉上帶著恐懼,似乎因為這裡發生的事情,而畏懼著。

「小姐,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站在俏麗女子身旁婢女打扮的女孩,眼眸之中帶著恐懼問道。

外面那些可怕的邪物突然出現襲擊了商隊,對商隊造成巨大的損失,原本這可是六七百人的商隊,居然就在這一瞬間損失了大半,只剩下了兩百人不到。

要不是最後,小姐動用了這一次押運的貨物之中的陣盤,直接啟動陣法,將整個山谷都是籠罩了起來,把這些邪物逼得出去,恐怕要死的人還要更多,想到這裡,這婢女就感覺到恐懼。

「求救的信號發出去了沒有?」穿著盔甲的小姐對著自己身邊的粗獷男子說道。

「已經發了,但是似乎根本就沒用,在另外一頭,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迴音,似乎我們的通信符,失去的效果一般。」

其中一個老頭,皺起了自己的眉頭:「如果出現這種事情,那就代表著這些混蛋們設置了干擾陣法,否則不可能起到如此的效果。」

「那怎麼辦?」

婢女帶著恐懼的神色問道,就連呼吸也變得緊張了起來。

周圍的人一個個都陷入了沉默之中,這事情麻煩到讓所有的人都是恐懼和害怕,這一次災禍沒有那麼簡單。

「小姐,原本你就受到了大公子的排擠,好不容易才得到這一次機會,可是沒想到居然會遭遇這樣的事情。」

婢女臉上帶著一些難過說道。

「我們還能撐多久?」只見小姐問道。

粗獷男子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大概還能夠再撐半個時辰,外面的這一些邪鴉恐怖非常,很可能在這半個小時之內,就摧毀了我們的保護罩,那時候我們就完蛋了。」

他說到這裡,眼眸之中只剩下了恐懼。

「收縮呢?」只見小姐問道。

話還沒說完,就只見這天空之上的烏雲突然飄了過來,在這天空之上出現了一種恐怖的氣息。

「那是什麼?」

這小姐發出了驚呼,她看見了上面的烏雲之中居然在這片刻之間,落了下來,根本就不像是普通的雲朵,反而像是某隻大妖魔出現。

「吼!」烏雲落下之後,迅速的散開。

就在這烏雲之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骷髏人,似乎像是一個巨人的骸骨,當這些骸骨出現的那一瞬間,所有的人都是驚恐了。

這巨大的白骨手持著一把斧頭,已經走到了面前。

「不!」

這小姐發出了一聲驚呼,就只見斧頭重重地劈下,原本在周圍的保護罩,就在這一瞬間破裂。

周圍的邪鴉殺入這裡面,帶著無敵的恐怖實力席捲著一切。

「快!」

只見這幾個老頭護在了這小姐的身旁,向著外面殺去,帶領著這些護衛們逃走,只是這些護衛卻被殺得越來越快。

就在這山巒之上的數個黑影,其中一人摸了摸自己手指上的戒指。

「馬上就要完成這次的血祭了,只要完成,我們就能大功完成了,說不定能夠獲得極大的好處。」

「桀桀桀!」另外一人也是奸笑了一聲:「是啊,我們的實力也可以再突破一重,只要這封印源源不斷打開,我們的實力也會源源不斷的增強,到時候…」

「到時候什麼?」

在這幾個黑衣人的身後,陸方問道,他的手上握著龍鱗劍,已經放在了這黑人的脖子上笑著問道。

「已經…」

這幾個黑衣人就在下一個瞬間直接就化成了一團團黑氣,就在這一瞬間,從陸方的劍下逃走了,速度之快,讓人不敢置信。

「你是誰?居然能發現我們?」

這些黑衣人又在遠處出現。眼眸之中,帶著凝重說道。

「黑影遁法?」

陸方也是心中一驚,看著面前的這幾人臉色一變,這門遁法是記錄在萬生摩羅經之中,帶著一種詭秘之力,可以以身化霧,又可以以霧化身,實在是詭秘非常,往往是逃生的最佳秘技。

「你也是我們化生門的人?」

發現陸方居然能夠叫出自己所使用的功法名字,這幾個黑衣人頓時一愣,臉上露出疑惑。

「不對,你身上沒有邪氣,不是我們的人,死!」

這幾個人原本還以為是誤會,但是很快就察覺了陸方身上的邪氣,一個個臉色就是一變,瞬間就是向著陸方出手了。 隨著這幾人出手,地面瞬間就是撕裂。

數十隻邪鴉從這些人的手中直接飛了出來,粘結到一起,化成了數只怪物,向著陸方撲了過去。

就在這地下,也同時浮現出了一具白骨手掌,就在這一瞬間向著陸方抓了過去。

「法韻!」

黑衣人之中的帶頭人發出了一聲冷喝,空氣就在這一瞬間似乎就要炸開,帶著一種冰寒之氣。

從這地面瞬間漂浮而去,要困住陸方。

一種恐怖的氛圍就在周圍湧現,周圍瞬間瀰漫了黑色的霧氣,隨著這些黑色霧氣的出現,一時間似乎要將這所有的東西都困在其中。

陸方輕哼了一聲,握著龍鱗劍一劍斬出。

一股鋒利的劍氣化成一道宏光,就在這一瞬間直接破開了面前的霧氣,將其立刻斬斷,就連擋在面前的數只邪鴉合成的怪物,都在這一瞬間被陸方一劍斬殺。

「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幾人臉色就是大變,似乎是不敢置信,邪鴉可是異常恐怖的怪物,居然也在陸方的手中被斬殺,對於他們來說,他們已經已然明白,陸方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他們。

「不好!」

幾人紛紛倒退,好不容易才避開了劍光。

「這傢伙是劍修,殺了他。」

只見這幾人憤怒吼道,眼眸之中帶著怒意,一個個都是施展出了自己的絕招,下一刻,無數的黑暗之氣向著陸方席捲而去。

這些黑氣化成了骷髏頭,似乎是想要撕咬陸方。

「這是萬生摩羅經之中的馭鬼術,看來這些人果然是不知道殺了多少人,才培養出來的這些鬼物。」

陸方冷笑了一聲,卻也運轉起了萬生摩羅經,他最近也參悟了這些御鬼術,抬手一抓,周圍的這些鬼氣瞬間就被他給控制住了。

他修鍊的是正本萬生摩羅經,其中有著一些秘訣,利用這些鬼氣倒轉,一下子就將這些人給困住了。

「你們還真是挺囂張的。」陸方笑著說道,向著前面而去。

「怎麼回事? 厚愛,婚非不已 我們控制的鬼物居然會反噬我們!」

這些黑衣人一個個臉色大變彷彿是不敢置信,居然會碰到了剋制自己等人的高手,手法似乎還和他們一致,這不由的不讓他們心驚肉跳。

「你們還想怎麼辦呢?」陸方跨出了一步。

面前這些人全部都被這些黑氣給席捲在中間根本就難以逃竄,就像是夢中捉鱉,陸方抬手就是一劍。

「咔嚓!」

斬殺了一人,隨著黑色的袍子被斬斷,陸方一下子愣住了。

在他的面前,出現的居然是一具骷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