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面對神之子的壓迫,獨孤小天反而是仰天大笑,緩緩舉起手中的青銅大戟,道:「苗神的後輩,當初你邀集人追殺我十萬里,這個仇我早就想找你報了,殺你幾個隨從算什麼,我今天還要殺你!!」

2020 年 11 月 1 日

此言一出,如同是晴空中響徹起了霹靂,無數人心血沸騰,膽敢當面叫囂神之子,這得需要多麼巨大的魄力。

包括東神之子,火神之子和雪神之女也是為之一驚,他們在東域哪個不是有著高高在上的地位,從沒有誰敢當著他們的面說出如此挑釁的話來。

「嘿嘿嘿,不知死活,憑你一個人嗎?我們可是有四位神之子在!」苗神之子冷笑道。

「那又怎樣?」獨孤小天依然強勢。

「不知死活的南域宵小之輩,你這是在向我們神之子發起挑戰嗎?」火神之子也站了出來,他和苗神之子關係不錯,雖算不得患難之交,但交情卻比尋常朋友要深一些。

「不要小看了我們南域的修士,或許以前你們在東域可以執手遮天,但現在全天下英豪齊聚東域,你們的那份囂張,最好收斂起來。」獨孤小天說道。

「哪那麼多廢話,今天我就當著東域修士的面,將你這個南域的外來客斬殺在此!!」苗神之子氣勢霸道,鐵了心的要針對獨孤小天。

殘情總裁勿近身 獨孤小天敢當眾殺掉他的隨從,這等若於當著眾人的面在扇他的巴掌,這讓一向高高在上的身為神之子的他怎麼能承受得了。今日若是不能除掉獨孤小天,那苗神之子將會在東域成為笑話。

「要殺我?你確定能做得到?」獨孤小天冷笑,緩緩的抬起了手中的青銅大戟,在他身後,一片洪荒世界流轉,他如同洪荒世界破碎虛空而來的戰神一般。

與此同時,苗神之子的手中也多出了兩把柳葉彎刀,確切的應該說是苗刀,纖細修長,卻散發著絕世的鋒芒。

「神之子要動手了!」

「獨孤小天實力非凡,這一次怕是一場龍爭虎鬥了。」

「荒神墓還沒有開啟,就有一場大戲要上演了。」

不少人心血沸騰,能夠親眼目睹神之子一戰,這可是平日少有的,千載難逢的機會。

「來吧!上一次沒能殺掉你,這次要將你斬草除根!」苗神之子高聲喝道,身形猛的一動,如同瞬移一般直接出現在獨孤小天的面前,他沒有施展任何神通,兩把修長的苗刀橫斬過去,想要把獨孤小天攔腰斬斷。

「鐺!」

一聲巨響,獨孤小天將青銅大戟橫起,恰到好處的將苗刀攔住,電光火石一線間,苗神之子的這一擊,就算是大神通者都不可能反應過來,但獨孤小天卻擋住了。

瞬息間,苗神之子再動,他的速度快若疾光,恍若瞬移,一道道幻影出現在半空中,分不清哪個是實體那可是虛影,苗刀刀光霍霍,朝著獨孤小天身上招呼過去。

苗神擁有天下極速,是洪荒大神中速度最快的神明,而苗神之子也繼承了父輩的優良傳統。

獨孤小天自然也不是善茬,修鍊上古神法,且本身就有大機緣,乃是天命人,其實力與苗神之子簡直不相上下。兩人斗的不可開交,瞬間打了上百個回合,狂暴的氣場將幾座大山全部崩碎,虛空浸滅。

「不簡單呢,你比上次實力進步了好多。」苗神之子冷笑道。

「哼,苗神之子,上次你聯合三名神之子追殺我,今日這個仇,我獨孤小天一定要報,親手斬殺你。」獨孤小天嘴角的冷笑越來越盛,青銅大戟猛的劈落下來,不見任何光華落下,但足以開天闢地,將虛空撕裂開一個巨大的缺口。

這一擊,令天地變色,連苗神之子都露出凝重之色,施展極速,身形化作電光躲過,險些遭到大難。

這兩位都是青年一輩中的蓋代人物,修為力壓大神通者。

苗神之子的神之力強勢,但獨孤小天也不弱,這一刻,獨孤小天身上氣勢上漲,將他的全部實力施展出來,足以開天裂地,竟然有大神通者二階大圓滿的實力,與苗神之子戰的不相上下。獨孤小天出道以來一直以神秘著稱,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修為,而且征戰也較少。

但今日面對東域強大的神之子,獨孤小天不得不報露出全部的實力來。

迦葉站在人群中,將一切看在眼中,他的瞳孔越所越緊,這一戰讓他更加了解獨孤小天。

神之子神通層出不窮,每一式都有著逆天的威力。獨孤小天則顯得平淡無奇,但每一招每一式似乎都蘊含著不可思議的力量,即使是神之子的神通,在獨孤小天面前依然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任他毀天滅地,獨孤小天從容面對,萬法不沾身。

「這才是他的真正實力嗎?」迦葉看的心中凝重,獨孤小天的實力讓他驚訝,足以鎮壓神之子了。

苗神之子和獨孤小天站到高空中,神通光華掃蕩整片天空,一時間形成一片特殊的領域,除了一些大神通者之外,普通修士根本就無法看清楚高空之上究竟是怎樣的一番戰鬥。

半個小時過去,這片天空近乎都被苗神之子和獨孤小天打得塌陷了,但戰鬥依然沒有結束,高空中傳來陣陣雷鳴般的巨響,除了少有的一些人之外,沒有人能看清楚戰況如何。

火神之子眼中神光爍爍,身為神之子,他擁有神眼,可以洞察一切,此刻他不禁眉頭緊皺,道:「這個獨孤小天實力比我想象的要強一些,苗神之子竟然打了數千個回合都不能壓制住他。」

「怎麼?你要相助?」雪神之女看向他。

「嘿!」火神之子冷笑一聲,轉頭對著身後的十幾名隨從道:「你們表現的機會到了,你們是我精心挑選出來的人,修為遠超尋常隨從,去相助苗神之子。」

「是!!」

十幾位火神的隨從沉聲喝道,臉上露出興奮之色,一個個衝天而起,竟然是清一色的大神通高手,各個能御空飛行。

與此同時,苗神之子帶來的一些隨從也按耐不住了,沖飛而起,想要衝上天去相助苗神之子。

「如此欺壓我南域修士,莫非真的以為我南域沒有人?」就在這時,一聲清冷喝聲,半空中出現一名白衣絕色女子,手持麒麟聖刀,刀光一閃,將十幾名神之子的隨從擋住。

「南域,麒麟聖女!」雪神之女美眸凝固,緊緊的盯著半空中的絕色佳人。

嫦曦手持麒麟聖刀,擋在眾位神之子面前,眼神清冷,目空一切。

嫦曦和獨孤小天雖說沒有什麼交情,但畢竟是同出南域,此時面對東域神之子的壓迫和威脅,她選擇了站出來。在南域,他們可以內鬥,可以為了成為至強者你死我活。但此刻面對外來者的入侵,身為南域修士,理應當站在統一戰線上。

「我南域修士,從來不是好欺負的。」嫦曦聲音冰冷道,手持麒麟聖刀。

「哦?你就是那個麒麟聖女?」火神之子冷冷笑道:「好一個絕色佳人,可惜依舊是凡夫俗子。」

「你還真把自己當成高高在上的神明了。」嫦曦冷笑。

「在我們東域,我們就是神明,主宰一切。」火神之子的話不可謂不霸道:「你們區區兩名南域的凡人,就像忤逆神明,你們有多少勝算?」

嫦曦緊握住麒麟聖刀,眼神凝重,說真的,面對在場的數位神之子,以及修為都不弱於大神通者的神之子隨從,嫦曦也感覺到了一絲壓力,不得不認真對待。

「南域修士如何?還輪不到你也評頭論足,凡夫俗子,更不是你能叫的,即使你老子,也是從凡夫俗子一步步成長起來的,你有什麼權利這麼說。」

這時候,又是一道聲音傳來,飄飄渺渺。

在嫦曦的身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位黑袍人,看不清容貌,難以窺探虛實,他的身體周圍籠罩著一層黑色的烏光,就算是神之子的神眼也窺探不透。

「你又是誰?」火神之子眉頭緊皺。

「我也是南域修士,咳咳…..」迦葉微微咳嗽,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了兩下。

「哦?還是個病鬼?哈哈哈哈,還說你們南域如何了得,連病鬼都敢站出來忤逆我等的話,我看你們這些南域的凡夫俗子真是無藥可救了。」火神之子哈哈笑道,氣焰囂張。

「咳咳咳…..」迦葉咳嗽不止,身體不住的顫抖。

「你的身體怎麼回事?」嫦曦黛眉微蹙,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緊緊的盯住迦葉。 嫦曦已經認出了迦葉的身份,但此時迦葉的狀態卻讓她黛眉緊蹙。迦葉平日里的氣場與現在完全不一樣,感覺就像是一個病怏怏的老人,完全沒有震懾力。

「我的身體沒什麼大礙。」迦葉淡淡說道。

「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你的體魄如此強大,怎麼會突然變得氣血這麼衰弱。」嫦曦凝眉,眼眸中閃過一抹擔憂。

「嘿,你在關心我?」迦葉有些好笑的說道。

「哼,我只是怕你托我的後腿。」嫦曦又恢復了冰冷的神色。

「放心吧,不會的。」迦葉笑道,而後轉頭目視著火神之子,淡淡道:「獨孤小天在與你們的苗神之子決鬥,有我們在,任何人都不的干涉。」

「就憑你?一個病鬼?」火神之子諷刺的笑道。

「你大可以試一試,咳咳……」迦葉莞爾一笑,卻忍不住咳嗽,身材也似乎變得據樓了一些,弱不禁風,這讓旁邊的嫦曦看的大皺眉頭。

不遠處,東神之子同樣眼神蹊蹺,不知為何,他覺得面前的這個黑袍人很熟悉,身形隱約看起來有點相似。瞬間,東神之子想到了妙音谷與迦葉初次相識,似乎也是這種打扮,這讓他心中狠狠的顫抖了一下。

但緊接著,東神之子有搖了搖頭,這根本不可能是迦葉,迦葉的鋒芒和霸氣他是親自領教過的,絕不是眼前這個病怏怏的傢伙。

「南域難道真的不缺高手?」東神之子有些懷疑,眼前的人雖然不是迦葉,但膽敢擋在神之子面前,並且當面叫囂,如果不是傻子的話,那肯定是高手了。

面對神之子的威脅,迦葉和嫦曦並肩站在一起,兩人之力,敢當神之子以及二十多名大神通境界的神之子隨從,這份氣魄,讓在場的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給我殺!」火神之子一聲大喝,下達必殺令。

「殺!!」

喊殺聲震天,二十多名神之子隨從一擁而上,氣勢衝天,這些神之子的隨從每一個人都擁有神之力,且修為都在大神通境界。是一股不可忽視的戰力,這樣一票人,完全可以將任何一座大勢力夷為平地而不費吹灰之力。

「轟隆!」

醫見鍾情,愛你入骨 二十多股神之力融合在一起,匯聚成一個大潮流,如怒海狂瀾,席捲天地,又仿似是一個巨大的黑洞,想要把迦葉和嫦曦完全吞沒進去。

迦葉輕輕咳嗽一聲,袍袖中單手捏佛印,墨黑色的神通光華凝聚,演化成一個巨大的黑色「卍」字印壓了下來。這是一門佛門大神通,是《靈山》妙訣中所記載的。現如今,迦葉對這門上古神法領悟的越來越強,一些超強神通迦葉已經完全掌握,只是沒有機會施展。

「轟!」

巨大的黑色「卍」字印壓落下,毀滅一切,那神之力匯聚成的潮流瞬間被衝擊開,「卍」字印壓下,慘叫聲四起,當場有數名神之子的隨從在這一擊下軀體崩碎,身體暴碎成一團血霧,死得不能再死。

「糟糕!」

諸位神之子隨從當場變色,知道碰到了高手,剩餘的神之子隨從快速的會聚在一起,一股更加強大的神之力湧出。有三名神之子祭出了秘寶,殺向迦葉,每一件秘寶都是靈器級別,擁有者至強的力量。

迦葉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孱弱的身體卻如山嶽一般難以撼動。

「噗!」

「噗!」

「噗!」

迦葉手指連點三下,拈花指洞穿過去,點碎秘寶,將三名神之子的頭顱粉碎。鮮紅色血液和慘白色的腦漿四濺,場面血型無比。

「怎麼會這樣!」諸位神之子的隨從恐慌了,他們可都是大神通境界的高手啊,而且還掌握有神之力,但在這個神秘的黑袍人手底下,竟然如此不堪一擊,屠殺他們如土雞瓦狗一般。

「可惡?又是一個南域高手!」火神之子臉上也露出了凝重之色,他本以為靠這些隨從可以輕而易舉的站殺掉迦葉和嫦曦,卻沒想到才一眨眼的時間,自己的隨從就損失了一大半。

不遠處,雪神之女和東神之子也相繼露出了震驚之色,不可思議的盯著迦葉。

「還不快退!!」火神之子冷喝道,他知道再不喝退這些隨從,只怕這些人全都會在這神秘人手底下灰飛煙滅,沒有絲毫懸念。

在東神之子的一聲令下后,這些隨從不得不後退,他們也不得不退,迦葉的霸道震懾住了他們,就算在衝上去,也只有送死而已。

「你說退就退,你不是想見識一下我們南域修士的實力嗎?」迦葉聲音變得冰冷起來,抬手一揮,一巴掌將虛空拍碎,浸滅的虛空將剩餘的神之子隨從全部困在裡面,動彈不得。

下一秒,不用迦葉動手,嫦曦已經腳踩著聖光殺了進去,麒麟聖刀揮斬,刀光霍霍,剩餘的神之子隨從沒有一個能逃脫得了,全部被麒麟聖刀斬下了頭顱。

「太過分了!汝等凡夫俗子膽敢忤逆神明,我要你們死!!」火神之子升起了,滿頭長發倒豎而起,如熊熊燃燒的火焰。

下一刻,火神之子大手掌一揮,祭出了燥天旗,大氣「呼啦啦」作響,遮天蔽日,炙熱的氣息燒紅了天空,將天地覆蓋住。這是一件神器,乃是洪荒火神遺留下來的神兵之一,如今成為火神之子的得意神兵,在他手中一直無往不利。

燥天旗飛出,將天空濛蔽,炙熱的火浪朝著迦葉和嫦曦席捲了過去。

「祭刀!」迦葉大喝一聲,這是一口洪荒大神留下來的神兵,與眾不同,連迦葉都不敢硬接。

其實不用迦葉提醒,嫦曦已經將麒麟聖刀祭出。

麒麟聖刀是麒麟族傳承了萬年的神兵,絲毫不遜色於燥天旗。聖刀一出,刀光撕碎天地,對抗燥天旗,聖光將迦葉和嫦曦包裹在內,完全不受燥天旗的影響。

「哼!」迦葉冷哼一聲,一把從嫦曦手中將麒麟聖刀接過來,猛的斬出一刀,鋒銳的刀芒掃過,竟然在燥天旗上留下一道缺口。

「什麼!」眼見自己最得意的神兵被斬出一個口子,火神之子當場臉上色變。

「叱啦!」

「叱啦!」

「叱啦!」

迦葉揮動麒麟聖刀,刀芒掃過,必定在燥天旗上留下一道鮮明的口子。

燥天旗遮天蔽日,將整片天空覆蓋住,此刻迦葉每斬出一刀,都宛如是在天空中斬開一個大口子一般,所向披靡,無所能地,讓下方一幫東域的修士看的傻了眼。

「這…..這可是神器啊,竟然就這麼被毀了。」

「這人到底是什麼來歷,怎麼最近出現的南域修士一個比一個恐怖,先是獨孤小天,又是南域魔頭,就連那個麒麟聖女都有深不可測的實力。」

「據說前幾日南飛月與一位神之子激戰,也展現出非凡的實力,看來,南域來的這些人,每個人都可以和神之子相提並論,是我們太孤陋寡聞了。」

眾人唏噓不已。卻又不敢說的太大聲,怕被神之子們聽到遭受滅頂之災。

「凡夫俗子,你休想猖獗,我來斬你!!」火神之子終於憋不住了,再不出手的話,恐怕燥天旗真的要毀在迦葉的手中了。

當下,火神之子抬手將燥天旗收回,澎湃的神之力上涌,火神之子化作火焰戰神,沖向迦葉。

身為神之子,連自己的神器都保不住差點被毀掉,這讓他顏面盡失,若是不能殺掉迦葉,從此在東域將再無他的立身之地。

「轟隆!」

火焰神之力衝天而起,焚燒一切,將虛空都燒出一個大窟窿。

「滾下去!」

迦葉沉喝一聲,震音如雷,一個大腳印狠狠的踩了下去,當場將火神之子給鎮壓下去。巨大的腳掌印壓著火神之子墜落而下,一腳轟入了地面中,踩出一個幽深巨大的黑洞。

這一腳,不得不說霸道,強勢。

一時間,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傻了,呆若木雞,這幅畫面是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的。這可是堂堂的神之子啊,舉目東域,萬眾矚目,此刻卻像是土雞瓦狗一般被人狠狠一腳踩落下去。

「誰敢打攪獨孤小天決鬥,下場就和他一樣!」迦葉冰冷的咆哮聲響徹,鎮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連東神之子以及雪神之女此閉口不言,眼中除了震驚,再沒有其他。

其實,迦葉做這一切也靠幾分運氣,如果今天不是有嫦曦在,迦葉根本無法對抗火神之子手中的那面燥天旗,畢竟那是洪荒大神的神兵,強大無比,遠比尋常神兵要來的恐怖。幸好有嫦曦,可以用麒麟聖刀壓制住,迦葉才能騰出手來對付火神之子。

「轟隆!」

火焰衝天,那被大腳印踩踏的大坑中,火神之子暴跳如雷,猙獰恐怖,整個人如同化作了一尊火人,從裡面暴沖而起。

「殺!!」

廝殺聲響徹天地,火神之子這一刻真的快要瘋狂了,一向高高在上的他,如今竟然被人踩在腳底下,這種屈辱簡直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一把火焰神劍出現在手中,斬殺四方,直取迦葉的頭顱。

「哼!」

迦葉冷哼,毫無顧忌,神通再次演化出一個大腳掌狠狠的踩落下去。大腳印崩碎火焰神劍,火神之子當場悶哼一聲,又一次被踩落下去,同樣踩在了同一個坑中。

漫天煙塵瀰漫,碎石紛飛,那大腳印踩著火神之子又一次鎮壓而下。

不得不說,這是迦葉刻意為之,為的就是打火神之子的臉,有意羞辱火神之子,從而用來震懾住東神之子和雪神之女,也可以說是殺雞儆猴。 腳踩神之子,這是什麼風采,普天之下有誰可以做得到?但迦葉卻做出來了,而且還是當著無數東域修士的面,將他們信仰為神明的神之子狠狠的踩在腳下,使其顏面全失。

「哇靠,這主兒到底是誰啊,也太霸道了吧,連神之子都敢踩,這是要逆天啊!」眾人幾乎快要瘋狂,有生以來,他們似乎從沒有見到過這種夢幻般的畫面。

「南域修士真的有這麼強嗎?這人為何沒有聽說過,南域除了那幾個顯赫的人物外,還能有誰有這般實力?」

「會不會又是那個南域魔頭,此人膽大妄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如果這神秘人是南域魔頭的話,一切就很好解釋了。」有人發出這樣的猜測。

但就這一句話,卻讓在場所有的人都鴉雀無聲,尤其是東神之子,下意識的後退一步,有些吃驚的望著半空中與嫦曦站在一起的黑袍人,口中喃喃低語:「不可能是他的,氣場完全不同。」一邊說著,東神之子將呆若木雞的柔兒護在身後,似乎生怕被搶走。

「噗!」

而就在這時,半空中的迦葉卻猛地噴出一大口鮮血,身體不住的顫抖著,險些從半空中載下來。

他剛剛一腳踩翻火神之子雖然看起來輕描淡寫,但著實動用了全力,甚至是超水平發揮。不然身為堂堂神之子,又怎麼可能真的被迦葉如此輕描淡寫,舉手投足給鎮壓下去呢?他之所以這樣做,完全就是為了震懾。

此時,擅自動用神通的他,體內的詛咒之力再次發作,令迦葉苦不堪言。

嫦曦就站在迦葉的身邊,一把將他扶住,低聲喝道:「你到底是怎麼回事?身體出什麼狀況了?莫非你有傷在身?」

「哈哈哈哈!」

而就在這時,火神之子再次衝上來,雖然滿身的狼狽,但臉上卻掛著猙獰的笑意:「果真是個病鬼,看來剛才是你全力一擊了,接下來我就要將你斬殺!!」

「嘿,即使不在狀態,我照樣可以殺你,不要自取其辱了。」迦葉冷聲笑道,但身體還是有些搖曳,他趕緊默運《靈山》妙法,想要把體內的詛咒之力給壓制住。

「是嗎?不管你是誰,今日不殺你,我火神之子從此遠離東域,有你在的地方,我掉頭就走。」火神之子氣勢洶洶的衝來,火焰衝天,燒紅了整片天空。

「你現在就可以滾了。」迦葉冷笑,抬手就要施展神通。

「夠了。」這時,嫦曦突然嬌喝一聲,一把拉住迦葉,道:「你的身體已經出了狀況,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與神之子一戰,也是我夢寐以求的。」

說完,嫦曦眼眸中綻放出奪目的神光,手持麒麟聖刀,白衣飄飄,如天外仙女,又仿似仙界女戰神,英姿颯爽,凌厲的氣勢讓人不寒而慄。

「就憑你?也配與我一戰!」火神之子依舊氣焰囂張。

「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