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31 日

「殺手,顧名思義,暗處,他們是老虎,來到明面上,他們就是紙老虎,今天,我們就把這個馬蜂窩捅了,而且捅的乾乾淨淨……」

葉浪眼中鋒芒畢露,對著眾人問道「讓你們準備的東西都準備了么?」

眾人眼中頗為猶豫,但還是說道「葉少,早已準備好,但是,動靜太大了,怕是會出事!」

「天捅不破!」

葉浪冷聲說道,眾人猶豫片刻,紛紛點頭,葉浪讓他們準備的就是熱武器,大規模的動用熱武器,這恐怖,自然不言而喻!

葉浪看著地圖,手指彈了彈「劉拓,龍一,你們兩個負責帶領人馬,將逆鱗殺手壕給我包圍住,記住,我說的是包圍住,里三層,外三層,一個都不允許給我放過,我跟龍龍兩個人潛入逆鱗裡面,將電源切斷,然後劉拓,龍一,迅速將逆鱗壕包圍,能做到么?」

兩人同時點頭,但肯定是有難度的,因為,逆鱗壕的攝像頭能照到方圓幾百米,所以,劉拓與龍一也只能在幾百米外布控,當葉浪與龍龍將電源切斷之後,二人以最快的速度帶著眾人衝刺,同時又準確無誤的包圍逆鱗壕,因為,一旦放跑殺手,殺手融入夜色,那無疑是恐怖的,所以,兩人當然明白事情的重要性!

「龍兒,一旦切斷電源,就代表著正式開戰,你帶著剩餘的所有人,立刻衝進去,不要遲疑,明白么?」

龍兒略微猶豫片刻,而是說道「葉少,讓我跟你進入逆鱗壕切斷電源吧……」

葉浪一瞪眼,龍兒頓時不語,當即點頭「明白!」

葉浪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對於你們,我只有一個要求,劉拓,龍一,我一個都不允許放跑,看見人就給我突突,還有龍兒帶隊也是,不用猶豫,看見人就直接突突,直接開槍,聽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眾人紛紛用力點頭,紛紛齊聲小聲說道「明白!」

「好,檢查裝備……」

旋即,眾人同時將自己的時間調整成一致,又快速調整自己的無線耳機,大概約莫一分鐘左右,眾人挑起大拇指,表示完畢!

「安全!」

葉浪最終也直說了兩個字,眾人紛紛點頭「葉少,小心,龍龍,一定要保護好葉少!」

「大家放心,只要我龍龍還有一口氣,葉少,就不會少一根頭髮!」

「行動!」

葉浪低喝一聲,旋即與龍龍快速離開,率先消失在夜色中!

龍一與劉拓也大手一揮,旋即帶領誅神眾人快速彎腰奔跑,龍兒動作自然不慢,帶著剩餘的人馬開始快速衝刺,一定要找一個離逆鱗最近的地方,並且攝像頭拍不到!

人工船只有一個路口,而能人工池塘卻有四座橋可以來到人工船的入口,而這四座橋自然被逆鱗壕嚴格監視,任何風吹早動都會暴露在逆鱗的眼皮底下!

龍兒眼中思索著,以龍兒的眼力,自然非尋常一般,此時還能依稀看到葉浪與龍龍的影子,一旦兩人進入逆鱗壕,切斷電源,代表著會立刻開戰,葉少與龍龍也會立刻陷入險地,而自己的衝鋒隊伍還在五百米外,以奔跑的速度哪怕是再快恐怕也需要一分鐘的時間!

畢竟,十幾秒能跑一百米,不代表三十秒能跑二百米,一分多鐘,這已經是很快的時間了!

誅神再殺進去呢?與葉少等人匯合,怕是又要幾分鐘的時間!

還有什麼能比,處在一個殺手壕里幾分鐘更恐怖的事情?這樣絕對不行,龍兒美眸之間有些焦急,到底要躲在哪裡最近,逆鱗又看不見呢?

忽然,龍兒眼前一亮,水裡,當即龍兒一擺手,隊伍快速停下,十幾名小頭目快速上前「龍兒姐!」

「你們通知下去,五百米之後,不要停下,按照橋一側,攝像頭拍不到的情況下潛入到水中,動作一定要輕,盡量不要發出聲音,貼近人工船邊停下,只要電源被切斷,立刻帶領所有人,翻船進入門口,直接殺進去,記住了,一定不要被攝像頭髮現,就算是在水裡給我憋死,有攝像頭的地方也不能露頭,我務必保證葉少的安全……」

「明白……」

「明白……」

眾人紛紛低聲應道,龍兒低喝道「出發……」 誅神的隊伍雖然龐大,但卻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再加上烏雲密布,小雨淅瀝,這更加能讓誅神神不知鬼不覺的進行的,恐怕,作為殺手壕的逆鱗,做夢也想不到,有一天,他們會被自己最擅長的方式包圍!

本就深夜時分,在加上小雨不停,這夜就顯得有些涼爽了,但誅神的這些漢子們,沒有半分猶豫,一個個悄悄的潛入水中,而且他們在岸上根本來不及熱身,不少人進入水塘之後,就開始抽筋,饒是如此,他們依舊義無反顧!

第一,他們要保證葉少的安全!

第二,他們這次秉承的是為楚歡復仇!

第三,這就是誅神!

龍兒當然不例外,甚至一馬當先,輕聲潛入水中,那冰冷的涼水也只是讓龍兒美眸皺了皺,旋即快速向著人工船靠近!

……

再說葉浪與龍龍,兩人一前一後,直接跨過大橋,以兩人的身手,躲避攝像頭自然很簡單!

在往前面,就是逆鱗總部的大門口,也就是這艘人工輪船!

「葉少,正門這個方向肯定有人守衛,而且一定也有攝像頭,但是按照情報的資料來說,逆鱗只有這一個門口,怎麼辦,少主?強攻么?」

龍龍與葉浪半蹲在地上,凝望著不遠處的黑夜,哪怕是逆鱗的大門口,依舊沒有一絲亮光,這就顯得有些詭異!

葉浪搖了搖頭,強攻不行,一旦打草驚蛇,誅神與逆鱗發起正面衝突,一個殺手壕的戰鬥力自然不言而喻,那無疑是恐怖的,對誅神來說,這代價太大!

但是,逆鱗的大門口只有一個,所以,葉浪與龍龍沒有任何選擇,必須從大門口進入,這就好比矛與盾似得難受!

龍龍就很無奈了,揉著額頭對著葉浪問道「少主,強攻又不行,門口就那麼一個,我們是從天上飛過去?還是從地上變過去?」

葉浪微微一笑,對著龍龍說道「從天上飛過去!」

「啊?」

龍龍錯楞的看著葉浪,葉浪拍了拍龍龍的肩膀,旋即開始快速奔跑,龍龍一驚,旋即急忙跟上,兩人一前一後,很快就來到了人工船後方!

暗夜銷婚 龍龍一臉疑惑,兩人這倒是越跑越遠了,現在怕是連逆鱗的大門口都找不到在哪了!

「誰說進門口,就一定就要從正面走進去?」

葉浪對著龍龍笑道,龍龍疑惑的看著葉浪,不從門口走進去,怎麼進去?頓時有些蒙圈了!

葉浪指了指人工船上方,龍龍楞了片刻,旋即一拍腦門,是啊,以他跟葉浪的身手,越過攝像頭,來到人工船上方,悄悄的潛入到大門口上冊,尋找幾乎翻進去,明顯可以做到人鬼不知,腳都不用沾地的走進去!

「葉少,你說你腦子怎麼這麼聰明呢?」

這麼簡單的道理自己怎麼就沒想到呢,翻個牆,竄個門,還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倒是讓自己搞複雜了!

葉浪笑眯眯的拍了拍龍龍的肩膀,開了一句玩笑「要不然我是老大呢……」

話落,葉浪退後兩步,旋即上前衝刺,身形高高躍起,一手抓住凸出的邊緣,單臂用力,身形一擺八十度落地!

龍龍嘴角微一挑,退後三步,旋即身形猛的向前約起,雙腳連蹬兩下,連手都未用,三四米高的人工船沿就直接翻了過去,旋即輕飄飄的落地!

隨後,兩人就像是猴子一般,輕飄飄的如鬼魅一般,腳底下不發出一點聲音,很快便來到人工船的第三層,也就是頂層,兩人躡手躡腳,向著門口走去,很快,兩人便來到了人工船門口的正上方,兩人同時趴下身形,連呼吸都放輕了下來!

這時,葉浪與龍龍終於看清了逆鱗總部的大門口,這大門口極大,就像是地鐵站的大門口一般,有數米寬,一條條台階一直延伸出去老遠,燈光很弱,弱到幾乎不可聞!

而從外面的角度上,以及光芒的強度上來講,根本看不到這裡的燈光,想必這也是誅神經過精心設計的!

兩個人守在門口處,卻並未守在門口外面,而是里側,兩人貼著牆壁而站,一副懶洋洋的!

兩人再三看去,確認只有兩人之後,龍龍就想動手,葉浪卻給了龍龍一個眼神,龍龍疑惑的看著葉浪!

只見葉浪從懷中抽出一根煙,旋即低頭,將打火機埋在自己的衣服內!

「啪!」

在龍龍震驚的表情中,葉浪居然將煙點燃,深吸了一口氣,吐出一縷青煙,仰頭躺了過來,任由雨滴落在臉上!

雖然打火機的聲音很小,但是落在旁邊龍龍的耳朵內,就如平地巨雷似得,龍龍錯楞的看著葉浪,葉浪倒是一臉無所謂,將煙遞給龍龍一根,並且給了龍龍一個鼓勵的眼神!

龍龍吞了一下口水,猶豫片刻,旋即學著葉浪的樣子,將聲音與火光縮減到最小,將煙點燃,深吸了一口,吐出一縷青煙,這種時候,這種方式抽煙,真的是刺激啊!

這若是讓龍魂知道少主在離敵人幾米的距離,還不慌不忙的抽了一根煙,還是在晚上,這表情一定會很精彩,旋即又想到,萬一讓龍魂知道,自己也抽了一根,頓時打了一個冷顫!

想到這裡,龍龍急忙將煙頭掐滅,準備動手的時候,葉浪再次按住了龍龍,龍龍疑惑的看著葉浪,葉浪伸出手指一指!

只見,在逆鱗總部的大門口上,延伸出七八米的距離,有著一個藍色的小報亭,好似裝飾,好似破敗不在試用,與小報亭平行出去數米遠的距離后,有著一個一模一樣的小報亭!

龍龍看了一眼這兩個小報亭,一臉不解,剛想詢問葉浪,忽然,龍龍眼中瞳孔一縮,小報亭中有人!

仔細看去,那小報亭裡面漆黑的很,卻有著一道人影晃動,另一個小報亭也是,這兩個小報亭里都有人!

龍龍頓時一驚,如果不是少主提醒自己,如果剛才自己動了手,那後果就悔不當初了!

而這時,葉浪給龍龍打了一番手勢,正門口,三米內,敵人兩米,一左一右,靠牆壁而站,八米外,兩個藍色報停,互相又間隔八米,一個報停裡面有一個人,報亭的交給我,門口的交給你…… 這麼近的距離,兩人自然不能說話,但是專業手語同樣可以表達的很清楚,龍龍眉頭一挑,用手語問道「同時擊殺?」

葉浪點了點了點頭,用手語回應道「怎麼?有難度?」

龍龍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旋即打了一個沒問題的手勢,自己的敵人在自己下方,一共就幾米的樣子,龍龍有把握不驚動一絲一毫將兩人幹掉,可是那兩個藍色報亭的人!

首先,那兩個藍色保亭的人離他們有不到十米的距離,兩個報停成平行狀態,另一個藍色報亭離他們也有十米,而兩個藍色報亭相隔又有十米,葉浪如何同時擊殺?

來不及多想,葉浪已經打出了手勢!

一!

二!

三!

這一刻,兩人同時動了,龍龍一個鷂子翻身,雙手抓住前方的護欄,一躍而下!

守在左邊的敵人,剛打了一個哈欠,每天都守在這裡,無聊的一比,真心想搞點刺激的,男子連眼睛都未睜開,脖頸便被從天兒降的龍龍,用雙腿夾住,旋即三百六十度旋轉!

「咔嚓!」

男子隨著龍龍的旋轉方向旋轉,發出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旋即便無力的落在地上滾了下去!

龍龍沒有做任何停留,另一人只感覺眼前一花,龍龍身形已然欺身而上,身形曝起,膝蓋狠狠的撞在另一人的脖頸之處,嘭的一聲,另一名男子撞在牆壁之上,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旋即腦袋不自然的垂到一旁,眼睛瞪的老大,致死,兩人也不明白,什麼人,什麼情況!

龍龍輕飄飄的落地,動作乾淨利索,沒有一絲花架子,卻招招致命,才是最恐怖的!

兩人做夢也想不到,有人居然敢偷襲他們殺手總部,死的不明不白!

而就在龍龍動手的那一刻,葉浪動了,眼中精光大閃,雙腳踏在牆壁之上,速度快到了極致,那力量之大讓牆壁都出現了凹陷,葉浪在半空中就像是滑翔一般,遠遠的落在了數米外,同時再度踏步直接竄到了一間報停內!

沒有絲毫猶豫,葉浪單臂彎曲,橫跨而過,一拳砸在一人的太陽穴上,嘭的一聲,那人直接倒地,同時,另一隻手拿起一片玻璃碎片,單手一捏,直接將碎片捏成三片,直接甩向了另一座報停!

「嗖……」

三道玻璃碎片劃破虛空,噗嗤一聲,眨眼間便劃過了另一人的脖頸,另外兩顆碎片一刻種在心臟,一刻中在眉心!

隨著鮮血流下,那人轟然倒地,直接見了閻王,葉浪與龍龍同時動手,兩人幾乎同時倒地,也就短短几秒鐘的時間!

雖然都是處理兩人,但是葉浪的難度要比龍龍的難度高太多了,怕是龍龍自己做不到這一步,而面對葉浪這份從容,龍龍不禁讚歎的點點頭,對著葉浪挑起大拇指,葉浪微微一笑,沖著龍龍點了點頭,旋即兩人直接進入了逆鱗的大門!

為了躲避攝像頭,兩人各自貼著一方牆壁而行,大約前行了幾十米的距離,兩人來到了地下一層的丁字路口!

葉浪與龍龍相視一眼,做了一個小心的手勢,旋即一人往左,一人往右,然而,當兩人轉彎之時,燈光大作,通體透明,刺眼的光芒讓人睜不開眼睛,葉浪與龍龍同時大驚!

吞海 兩人誰都沒想到這地下一層別有洞天,兩人幾乎在同一時間縮了回來!

兩人相視一眼,葉浪考慮了一下,還是準備兩個人一起行動,旋即,兩人湊在一起,葉浪思索片刻說道「我們搞不清楚裡面的布防,像一個無頭蒼蠅似得亂轉可不行,一旦被人發現就麻煩了!」

龍龍也是點了點頭,這可是在殺手窩裡,這若是被一群殺手追著跑,想想都有些可怕!

「喂,我在跟你說一遍,只能我給你打電話,你沒事不要給我打電話……」

這時,一道充滿憤怒的聲音傳來,兩人心神一震,急忙貼緊牆壁,連呼吸都放的慢了下來,然而,那打著電話的人卻沒打算放過兩人,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向著兩人走來!

「少主,怎麼辦……」

龍龍急忙問道,眼看著腳步越來越近,葉浪一臉糾結,誰他么知道怎麼辦,忽然,一道人影出現,那名打著電話的男子已經轉過彎來,來到了葉浪與龍龍身邊!

葉浪與龍龍一臉糾結,看著男子就跟看著髒東西一樣,轉過身形,面沖牆壁,男子明顯被兩人嚇了一跳,忍不住說了一句「我靠……」

葉浪與龍龍幾乎都把臉貼在牆壁上了,動著唇語說道「我數三個數,咱就干他……」

「好……」

龍龍也快速用唇語溝通著!

「一……」

「二……」

「三……」

「我曹擬嗎的,你是不是聽不懂我的話,別再給我打電話了,老子會聯繫你的,槽……」

當葉浪與龍龍突然轉身的時候,打電話的男子突然大吼一聲,嚇了兩人一跳,兩人剛剛轉過的身形,又瞬間轉了過來,這次貼著牆壁更緊了,是不是稍微的有那麼一絲絲尷尬!

男子深吸了一口氣,將電話放進兜里,抽出一根煙叼在嘴裡,然而,摸了半天也沒摸到打火機!

葉浪嘴角一咧「他么的,嚇死老子了,我數三個數,咱干他……」

「好……」

兩人深吸了一口氣「一……二……三……」

葉浪剛要有所動作,男子卻猛的拍上了葉浪的肩膀,葉浪頓時一哆嗦,臉不由貼的更緊了,使勁揉著額頭,他奶奶個熊的,我頂你個肺啊!

「兄弟,有火么?」

男子對著葉浪問道,葉浪晃悠著頭,男子眉頭一皺「兄弟,你有火么?借個火?」

龍龍依舊搖著頭,忍不住對著葉浪小聲道「少主,我忍不住了,我要弄他……」

「我覺得你這個主意非常好,弄他……」

葉浪當即回應道,男子疑惑的看著兩人,怎麼都感覺有些彆扭「你們倆嘀咕啥呢?我問你倆有火沒?」

突然,兩人同時轉過身形,葉浪對著男子問道「我就想知道你抗不抗揍?」

龍龍陰沉的看著男子「少主,我建議先揍了再說!」 「什麼?」

男子一臉疑惑的看著兩人,他么的,這兩人是神經病把?

「你不是要火么?我這一肚子火呢!」

葉浪翻著白眼看著男子,男子更加懵圈了,只見龍龍突然發難,低喝一聲「呸,我擦你沒的……」

「嘭!」

龍龍一拳砸在男子的眼眶上,男子感覺如遭雷擊,那力量太他么大了,直接被打了一個熊貓眼,吃痛的剛要大叫,葉浪眼疾手快,一把捂住男子的嘴,旋即對著男子的後腦勺!

「啪啪啪!」

就是三巴掌,男子發出嗚嗚的聲音,痛的眼淚都掉下來了,男子驚怒交加,好像在大吼,槽泥馬,但是嘴巴被葉浪死死的捂住,也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砰砰砰!」

龍龍對著男子的肚子就是三拳頭,男子痛的渾身痙攣,旋即與葉浪對視一眼,葉浪抱著上半身,龍龍抬起男子的雙腳,然後抬著就往外跑!

一邊跑,葉浪一邊說著「貼邊,貼邊……」

兩人躲避著攝像頭,快速貼著牆邊跑了出去,一溜小跑來到了藍色報亭處,直接將其丟了進去,旋即嘭嘭嘭,咣咣咣!

很快,男子便被打了個半死,躺在葉浪懷裡不停抽搐著,葉浪一臉威脅的說道「我可以鬆開你,但是你若是敢亂叫,你一定看不見明天的太陽,我問什麼,你答什麼……」

男子急忙點點頭,別說不讓他叫,就算是讓他叫,此時男子都叫不出聲了,他很疑惑,也很憋屈,自己也好歹堂堂一殺手,被眼前的這兩個人一頓暴揍,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而且那一拳拳,一腳腳,力量大的可怕!

葉浪鬆開男子,但眼神卻並沒有離開,他有把握在男子大叫之前解決掉他!

男子痛的渾身痙攣,抽搐著,喘著粗氣「你們,你們到底是誰……」

「槽……」

龍龍頓時一瞪眼,上前對準男子的腦袋就是一腳,嘭,這一腳踹的可是不輕,男子的腦袋受了龍龍這一腳,又磕在地上,直接兩眼一翻昏了過去,龍龍還是不解氣道「讓你小子廢話,我們還沒問你呢,你倒是問上我們了……」

葉浪幽幽的看著龍龍,一臉糾結的抽出一根煙,沖著龍龍擺了擺手,龍龍疑惑的走了過來,葉浪一把摟住龍龍的肩膀「龍啊,我問你,你是不是知道電閘在哪呢?」

龍龍微微一愣,搖頭道「不知道啊!」

「龍啊,你是不是知道這下面啥布防?」

葉浪繼續問道,龍龍頭搖的跟撥浪鼓似得「少主,這都啥時候了,你還開我玩笑!」

「龍啊,你是不是知道裡面有多少人,然後怎麼走,我們怎麼下手,具體情況你一清二楚,是不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