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31 日

方城無處辯駁,他不知道庄宜的人生到底有多艱難,就像他從來沒有真正走入了解過她的生活一樣。

最後所有人都離開了,只有方城一個人守著他的小古董店,獨自等候著,等誰?

誰知道呢?

路綿飾演的唐蓓,黎冰飾演的庄宜一一殺青,但她們都留在片場等待著最後一場戲的開拍。

最後一場戲,也就是蘇南詩客串的那場。

這場沒什麼難度,很輕鬆。

當蘇南詩換完裝出來,邱東走到她面前細細看了看。

「這麼一裝扮,倒像是這麼多年都沒變過似的。」

「哪裡沒變,眼角都有細紋了。」

「哪裡有,根本就看不出來的。」

蘇南詩笑著拍了邱冬一下。

……

這一場,所有人都圍在了周圍,就連金依也感興趣的直接站到了林清茶身邊。

這裡邱東表演的時候從頭到尾是沒有台詞的,只有一段內心OS需要後期加上去,於是眾人便只見方城坐在櫃檯后一臉獃滯的發著呆,思考著什麼,忽然,一女子從門口走進,看著他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轉頭又好奇的在店內看了看,雙眼靈動有神。

方城的獃滯的眼神自她進來的那一刻起,就有活泛了起來,嘴角一咧就要站起去搭話。

然而,剛站到一半,一禿頭男子就開著敞篷跑車停在了店門口,喊著女生的名字,女生撒著嬌又走出了店,上車離開。

方城剛露出的笑容又消失了,重新坐了下來,拿起旁邊的一沓稿紙,在稿紙旁發現一根棒棒糖。

他拿起,搖頭又笑了起來,然後從筆筒中拿出一支筆,在稿紙上寫了起來。

「獻給從我身邊溜走的那個人。」這是紙上的第一句。

然後是名字——《獨自等候》。

方城最終還是聽了唐蓓的話,寫了只是自己想寫的故事。

……

在林清茶喊「咔」的那一刻,邱東站了起來,蘇南詩也回到了門口。

兩個人又走到一起。

林清茶笑著大聲喊了一句:「《獨自等候》,正式殺青!」

「嘭!嘭!」不知誰還偷偷去買了兩個禮炮放了。

幾位主演一一被送上一束花,就連林清茶都被送了一束花。

所有人都歡呼了起來:「殺青快樂!」

「殺青快樂!」

「殺青快樂!」

邱冬將花遞給蘇南詩,林清茶將花塞給旁邊的金依,趁機給夫婦抓拍了一張照,然後又拍了幾張現場眾人歡呼的熱鬧場景。

等林清茶拍完,金依抱著花也大聲對她喊道:「殺青快樂呀~」

林清茶捏了捏她的臉,笑了笑。

其他人殺青了,可她還沒,這部電影到底結果怎樣,還早著呢……

劇組一起拍了幾張合影后,侯嘉石那邊就開始安排人清理現場了,林清茶拉著金依在原本是雜貨鋪的古董店轉了轉,又沿著衚衕慢慢走向四合院。

早一周就沒有四合院的戲了,在檢查了四合院的拍攝部分沒有什麼問題后,這裡的布景就已經開始給主人家恢復原狀了。

林清茶走進來時,彷彿又回到幾個月前她第一次過來看拍攝點的時候。

這個世界她正式拍攝的第一部電影的攝製部分,結束了,而她的理想,才剛剛開了個頭。

「這老衚衕就是你們主要的拍攝點啊?」

「嗯。」

「很棒啊!今天看了一天拍攝,我覺得你一定會成功的,我們茶茶最厲害了!」

林清茶笑著看金依:「對我這麼有信心?」

「那是,不然我們打個賭,這部電影要是成功了,你包我一個月的奶茶!」

「好啊~」

金依沒有說她如果輸了怎麼樣,提都沒提。

算來,反正怎樣都是林清茶贏。

她笑嘻嘻拉著林清茶的手興緻勃勃的又走回古董店。

「走走走,咱收收東西回你家休整休整,晚上不是殺青宴嗎?下午還有不少時間,我還提著東西呢!」

林清茶都依著她。

回到家,金依將東西放好,林清茶把自己拍的照片都發給了侯嘉石,宣發就是他們的工作了。

不到十分鐘,《獨自等候》官博放出九宮格照片,配文——

「殺青啦!」

有大合照,有眾人熱鬧歡呼放禮炮的照片,有邱冬將花遞給蘇南詩二人對視的照片,有幾位主演拿花合照的照片,也有林清茶拍照卻被拍的照片,就連金依抱著花站在一旁也入了鏡。

底下評論一片歡騰,有恭喜殺青的,有歡喜邱冬和蘇南詩終於再次同框演戲的,還有人的關注點有點偏。

「有沒有人發現,金依手裡那束花!」

「???有問題?」

「幾位主演和導演應該都有花,邱冬的花遞給了他的妻子蘇南詩,那金依手裡的花……你品,你細品!」

「我品出來了……」

「我也……」

……

這幾天,金依新電影也開始逐步進行宣傳,她的受關注度還正高著,再加上《獨自等候》有邱冬夫婦在,這連帶的熱度,讓更多人關注到她和林清茶。

然後,在《獨自等候》殺青這天,金依和林清茶跟隨著邱冬夫婦一起被頂上了熱搜……

還在他省的藺時正在拍戲,尤俞喝了口水,翻到了這條熱搜,一口水差點噴了出來。

小清茶這都什麼體質,這麼攻氣的嗎?

好像除了最開始知道她時候那次污衊事件,之後再沒被跟男生傳過什麼,反倒是身邊的女生,跟她的cp一組一個準……

em……突然有點為藺時擔憂。

別人防情敵都是防男生,他家藺時感覺男女都得防啊……

而此時被上熱搜的林清茶和金依還在聊天修整,啥都不知道。

《娛樂圈教母》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手打吧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手打吧!

喜歡娛樂圈教母請大家收藏:()娛樂圈教母。 等林清茶和金依倆發現她們上了熱搜的時候,一臉懵逼。

金依先反應過來,也沒太當回事兒,反而笑嘻嘻道:「我這算不算是在幫你和男神頂鍋蓋啦?」

林清茶這被上熱搜次數多了,已經淡定了,轉發了一下官博的那條慶祝殺青的微博,臉忽的向金依湊近,挑眉一笑:「你男神說不定覺得你在挖他牆角呢?」

霸道總裁小萌妻 這一笑,笑的金依的心都猛地跳了一下:「我覺得你在勾引我!」

「嗯哼~」林清茶聳肩。

林清茶轉發后,金依也火速在底下評論。

都是一個宿舍的,之間又有著利益關係,林清茶和金依的熱搜肖思卉團隊的人自然也第一時間關注並告訴了她。

因此在金依評論后,肖思卉也緊跟著在底下發了恭賀。

四個人的宿舍,蘇葉依舊沒有姓名。

當然,她也沒有來恭賀就是了。

姜焉、夏憧、舒獻儀等人在之後的時間裡也一一道賀。

藺時雖然沒有在林清茶微博底下評論,卻是直接轉發了《獨自等候》官博的那條微博。

雖然在眾人眼裡,他主要還是因為與侯嘉石是好友才轉發的,但也漸漸有了林清茶和藺時也是朋友的認知,這大概會讓許多人對藺時和林清茶的一些聯繫與接觸潛意識認為是正常的,不容易多想。

藺哥是故意的。

林清茶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心中有些歡喜,為了這份感情,他真的已經做了許多。

因為藺時,她現在有時甚至會想,要不就公開算了,正大光明的,只要藺時在,其他輿論都隨他去……

她開玩笑的跟藺時提過一次,不公開這事兒以前是她提的,所以她以為藺時會欣然同意,卻沒想到他果斷拒絕了。

「阿茶,在我心裡,只要我們在一起,向不向公眾公開其實沒那麼重要,現在公開你要承受的東西太多,遠甚於我,我不願意你現在就去承受那些不好的東西。」

「相信我,我在努力,為我們。」

林清茶從此不再提這事兒。

……

殺青宴上,有不少人來向她敬酒,不過林清茶對自己的酒量已經有了認知,大部分人都只是意思的喝了些並沒有喝太多。

邱冬和蘇南詩就坐在林清茶旁邊,林清茶主動敬了夫婦倆一杯。

這一杯,林清茶倒是實實在在的喝了。

雖然有利益關係,但成年人的世界本來就很少有純粹的不摻雜任何利益的感情,這段時間邱冬夫妻倆對她的幫助明顯超出了現在她所能夠返還的,林清茶真心感激。

對於她的感激,蘇南詩和邱冬也看在眼裡,但並沒有因此說些什麼,只是閑聊般問起了她下一步打算。

「還沒有更遠一些的打算,只能將目前手頭的事情先做好,等《獨自等候》的後期做完才能好好想下一步。」

「穩打穩紮的走每一步,這樣也好。」邱冬點頭。

林清茶看了蘇南詩一眼,想起自己手裡那個與「傳承」有關的劇本大綱,只是現在一切結果未明朗,所以她沒有透露半分。

等這一段事情結束,找時間再去一趟琨明吧,或許,藺哥有時間的話,也可以一起?

與邱冬還有蘇南詩聊了一會兒,林清茶又看向坐在一起的黎冰和路綿,這幾個月的相處,幾人除了導演和演員的關係,也算是不錯的朋友了。

「你們呢?結束之後有什麼打算?」她問道。

路綿先一步接話道:「這不還有話劇工作等著我嘛,不過之後還有出演電影的機會,我肯定會努力爭取的,感覺很棒。」

「我現在能接到的工作也不多,結束完這段時間拍攝大致也就是一些廣告和雜誌的通告吧,肯定有足夠的時間留給電影宣傳。」黎冰接在路綿之後也開玩笑道。

林清茶笑了笑,舉杯:「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同祝,《獨自等候》大獲成功,票房大賣,你們都能大火,以後都能繼續接到自己想出演的作品吧!」

「借林導吉言!」

都是女孩子,林清茶也沒讓她們喝酒,以果汁代酒一起碰了一杯。

喝了一圈,即使都只是意思一下,積少成多,林清茶也感受到了些許醉意,只是表面還不露分毫。

侯嘉石被林清茶留到了最後,雖然已經是朋友了,但該謝的還是要謝。

「嘉石哥,這最後一杯酒,我敬你。」林清茶道,「雖然拖了這麼久,但我已經想的很清楚了,得你們不嫌棄,我非常願意加入懸日,和你們朝著共同的目標,努力,奮鬥。」

侯嘉石也不拖拉,當即站起,碰杯:「歡迎。」

邱冬和蘇南詩看著這一幕,心下思量。

他們對於懸日這個公司算是比較了解的。

雖然這個懸日這個還算是比較新,但公司幾個創始人手裡的資金人脈都是很足的,侯嘉石是個很有理想的人,想做精品,他推出的第一部作品《惡城》也成功給懸日來了個開門紅,但他們公司目前缺好的電影導演也是真的。

林清茶是個不錯的新人苗子,加入懸日一確定,必然會得到不錯的資源培養。

只要她能繼續認真專註於電影,或許她的出頭之日,會比他們想象的來的更快些?

……

殺青宴快結束時,林清茶去洗手間洗了把臉清醒一下,卻突然感覺門口有人的目光在盯著她。

她轉頭看去,是一個年輕女子,樣貌姣好,好像有些眼熟,但她又實在想不起自己認識這麼一個人。

林清茶禮貌向她點頭打了個招呼,準備離開,卻被那女子攔住。

「請問,有什麼事嗎?」她問道。

「你是林清茶?」

林清茶敏感的察覺到,女子的語氣並不是很好。

她眉心微蹙,再次道:「是,請問有事嗎?」

「你和劉大滿什麼關係?」

劉大滿?

女子這麼一問倒是讓林清茶的記憶復甦了,這女子,是踢掉劉大滿轉頭了捷格的那個設計師啊……

叫什麼來著,白蘇,還是蘇白?

正在這時,女子又來了句:「我是白蘇。」

雖然想起來,但林清茶依舊不覺得劉大滿和白蘇的那檔子事兒跟她有什麼關係,也沒覺得自己有必要回答白蘇的問題,她和劉大滿不過是合作者而已。

「抱歉,這位小姐,我並不認識你。」說完她就要離開,卻白蘇又一次攔住。

「你不說我也知道,劉大滿投了那麼多錢在你身上,還能是什麼關係?」說完她彷彿找到了自信一般,輕蔑的看了林清茶一眼,轉頭離去。

林清茶:「……」

她在門口站這麼久,難道不是來上廁所的?

莫名其妙……

《娛樂圈教母》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手打吧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手打吧!

喜歡娛樂圈教母請大家收藏:()娛樂圈教母。 回到宴席,發現金依和路綿倒是聊得挺開心的樣子。

今天帶金依過來,還擔心這麼多陌生人,她會不適應,沒想到她一點也沒尷尬,最後還跟路綿聊的挺投緣。

殺青宴終是結束了,眾人一一散場。

林清茶和金依兩人在門口準備打車,不巧,又遇見同樣從酒店出來的白蘇。

與剛剛不同的是,白蘇身邊還站著一個男人。

在看見林清茶后,她忽的挽住了身邊男人的手。

那男人順著白蘇的目光看了過來,目光落在林清茶臉上,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麼,皺了皺眉露出了些許厭煩神色,忽的將被白蘇挽著的手抽了出來,加快了腳步。

白蘇慌了神,也顧不上林清茶了,只得快步趕上男人。

這一切,有些醉意的林清茶都沒有分神注意到,反倒是滴酒未碰無比清醒的金依注意到了,輕輕拍了拍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