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日成驚訝道:「王將軍你的部隊有五萬多人?這都快2個軍了吧?」,金日成的驚訝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在金日成的心中,這一次王明宇的所謂的一個軍恐怕也就兩萬人左右。說起來,兩萬人對於美國人的威脅並不是很大的,但是五萬多人那氣勢又不一樣了。

2020 年 10 月 31 日

而且金日成看到王明宇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就有一絲信任的感覺在裡面,可能是看到王明宇那種自信的笑容感染了他自己吧。

王明宇笑著道:「呵呵,我們這個人員編製是有一些超編的,不過金書記你放心好了,我們的戰士都是貨真價實的戰士。我希望我們兩個國家的部隊能夠同心協力,共同防禦好平壤,我也知道,平壤對於你們的意義非凡。我希望金書記您能夠讓您的部隊密切的配合我們!」

王明宇說來說去,都是想要讓人民軍配合他們的作戰行動,但是現在的人民軍有些盲目的自信,這種自信不是源自於他們自身的實力有多強,而是源自於特種團。

特種團的行動原本上是為了緩解人民軍的壓力,為318軍進入平壤贏得時間。事實上這個計劃是絕對的成功的,王明宇當初把他們放進來的目的也就是這個。當時王明宇把他們放入朝鮮,就是作為一顆機動的棋子來布置的。

因為王明宇知道,一旦到時候自己的部隊要進入朝鮮,必然是情況已經到了幾乎不可挽回的地步,那麼到時候能夠延緩敵人的進攻時間那豈不是就是能夠爭取到一些勝利的時間?現在特種團沒有讓他失望。

特種團不但出生的完成了任務,更是打擊了美國人的自信心,讓他們知道他們也不是無堅不摧的,因為現在他們可以輕鬆的去消滅他們幾千人,輕鬆的摧毀他們的軍火庫,輕鬆的在他們的腹地來去自如,這就告訴美國人,我們現在並不是任人宰割的魚腩,我們是可以反擊的。

當然王明宇沒有想到,自己讓特種團過來,居然給朝鮮人民軍建立了自信。他沒有想到的是,朝鮮人也是有很多意*的對象,這一次他們把這些當成了傳說中不知道有沒有的朝鮮護國軍,他們認為朝鮮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時刻,這個時候朝鮮護國軍啟動了。

就在剛才這個消息甚至已經傳入到了金日成的耳朵之中,想想看吧,這個消息有多麼的驚人了。金日成雖然知道有些荒唐,但是心中還是有些不自覺的想著這個傳說到底是不是真的,這不是金日成秀逗,誰不希望自己的國家有更加出色的人才呢?

特種團的強悍戰鬥力和驕人的戰績,讓美國和朝鮮雙方都是目瞪口呆,現在雙方人員都是很淡定,淡定什麼呢?朝鮮人淡定的自然是,如果你們美國人在囂張,我們就再去搞掉你們的軍火庫,看你們還囂張不囂張?看你們還有沒有囂張的理由了!

王明宇的話剛說完,一旁的金日成道:「既然王將軍如此心急,那麼我就帶王將軍去會議室吧,呵呵,我的將軍們都在那裡等著你們呢!」,金日成也知道,如果真的要交接的話,那隻能跟這些將軍交接,這些人才是最後參與進攻的執行者。

王明宇點點頭道:「也好,我現在正好跟他們說一說,時間很緊迫,這也是我為什麼提前過來的原因!」,金日成點點頭,率先離開了這個房間,向著另一個會議室走過去。

進入會議室,看著自己的領袖沒有事情,這些人也是稍微的放心了下來。看來王明宇的身份也確認了,要知道原本金日成聽到王明宇要接過防禦的時候,就基本上已經確定了王明宇的身份,但是這麼丟人的話他金日成說不出口啊。

這其實本來也是主席對於整個朝鮮人民軍的要求,這個要求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金日成也沒有辦法拿這個來說人家是真實的吧。

金日成對著眾人道:「下面我有請中國人民志願軍第318軍軍長王明宇同志給大家講幾句!」

王明宇笑呵呵的站到台上去道:「各位將軍,我是王明宇,中國人民志願軍朝鮮戰場的副總司令、318軍的軍長。多餘的話我也不介紹了,我受到中國中央軍委的委託,前來幫助你們共同防禦朝鮮,與美國人一決生死。當然這個話以後會由我們的總司令過來說。」

一個將軍站起來道:「王將軍您的大名我們也是聽說過的,當然我們沒有看到你真正的風采,不過我認為我們這一次是不是共同協商參與防守平壤呢?」

王明宇道:「共同協商參與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有些事情我還是事先說好了,整個平壤的防禦理念是這樣的,我們現在主要的是以防空和防攻城為主,其目的就是為了讓美國人延緩他們往北前進的勢頭。不過在這裡我要說一遍,美國人的戰鬥力很強,很不容易對付,所以請各位到時候能夠集中聽我軍指揮一下,我保證能夠守住平壤,甚至打回漢城去。」

「王將軍會不會太過自負了一些?說實話我覺得你們有時候還真的有些自大了,美國人的實力我相信王將軍也知道一些吧?難不成王將軍也有我們朝鮮護國軍的那般實力么?」另一個個子稍矮、五十歲上下的將軍有些不屑的說道。

王明宇一愣道:「什麼朝鮮護國軍?我不知道什麼朝鮮護國軍,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們,我們現在就要準備我們的守城任務了,否則到時候我們根本來不及防守美國人。現在的美國一時半會也不會進攻過來,但是一個星期之後我恐怕就不是那麼好說的了。」

「呵呵,王將軍沒有聽說過我們朝鮮護國軍不要緊,但是王將軍應該知道這些天有很多美軍的軍火庫還有很多的設施遭到了神秘軍隊的破壞吧?」這個將軍洋洋自得說道。

「這個我當然知道!」王明宇和趙國瑞對視了一眼,不過均是看到了雙方眼中的笑意。感情這幫朝鮮人把他們特種團的人當成他們所謂的護國軍了啊?怪不得剛才王明宇沒有聽說過護國軍呢,這壓根就是朝鮮人杜撰的。

「其實這個就是我們的護國軍乾的,這幫美國人其實也不是那麼可怕,我們的護國軍甚至連背影都沒有給他們留下,他們就已經損失了超過一萬人,彈藥武器不計其數了……」

其實朝鮮人的心態王明宇很好理解,不過王明宇肯定不能在這個時候認慫的啊,而且事實上知道真相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

王明宇搖搖頭道:「護國軍?呵呵,請問這是誰告訴你們的?這幫人是我們的人,是我們為了拖延美國人對平壤的攻勢而派出的特種部隊成員,呵呵,居然被你們說成了護國軍?」

停頓!尷尬!寂靜!

這就是王明宇說出這句話之後朝鮮眾人的反應,首先我們可以看到的是金日成同志臉色已經有些紅了,作為一個政治老手,軍隊領袖,居然能夠臉紅可想而知這個丟人得丟多大才能有這樣的結果?

本來王明宇也是不打算這麼直接的,但是現在最直接的只能是這樣的辦法,能夠讓這些人最快信服的也就是用事實打擊他們,打擊的體無完膚才能夠讓他們最後乖乖的聽話和配合。事實上如果他們配合的話,那麼318軍的損失肯定是要降低到一個層次的。

王明宇看著眾人的樣子,有些好笑,不過更多的也知道現在不是嘲笑別人的時候,但是你不去嘲笑別人,別人卻不見得相信你! 經歷了一分鐘的沉默之後,朝鮮人民軍中終於有人開始說話,不過這一次卻是對王明宇提出了很大的質疑。

「王將軍果然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說這幫人是你們的人?那我們也可以說是我們的人了?證據呢?最為重要的是,這幫人在你們還沒有支援我們朝鮮之前就已經在我們這邊展開軍事行動!」一個將領很是不服氣的說道,顯然被王明宇的話氣得不輕。

王明宇笑著道:「關於這一點我有必要解釋一下,說起來朝鮮戰爭在一年多之前我就和主席談過這個問題,我認為美國人狼子野心定然是要發動朝鮮戰爭的。即便是你們不搶先動手,他們也會找各種理由動手的,因為他們在遠東的利益決定了這場戰爭的必要性。」

「這和護國軍是你們的人有任何的關係嗎?我覺得王將軍還是應該實事求是的好。」一個將領慢慢悠悠的站起來道。

「好了,既然你們不相信我就把整個事情的過程稍微的說一下吧,其實我覺得我騙你們也是沒有任何的必要的,我們雙方的合作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的。」王明宇有些無奈的搖搖頭,看著底下的眾人,王明宇甚至覺得有些悲哀,這些人到底在想什麼呢?

金日成點點頭道:「王將軍你不要誤會,這件事情主要是已經在軍隊中流傳甚廣,所以我們只能……」,金日成也是無奈,這支所謂的護國軍金日成也是不大相信的,但是眾口鑠金積毀銷骨,說的人多了,自然而然的就開始有些相信。

但是今天王明宇在這邊,讓金日成有些明白了,或許這一支部隊真的有可能是318軍的那個什麼特種部隊。因為以前在中國的時候,金日成也是聽說過這支戰鬥力十分強悍的部隊,當然那些人說的有些誇張,不過至少要比一般的部隊要強的多。

王明宇道:「你們不信?也很好理解,畢竟這件事情說起來就有些複雜了。我的部隊在你們朝鮮戰爭爆發的那一刻起,我就秘密的派出了一支五百人的特種團在仁川一帶開始活動,他們的主要任務並不是針對你們朝鮮人民軍,而是針對美國人的。」

金日成笑著道:「我也相信你們不是針對我們的,因為這支部隊還在仁川登陸的時候阻擊了美國人,消滅了不少的美國人,雖然沒有扭轉戰爭的頹勢,但是在一定程度上還是延緩了美國人的進攻,讓我們得到了更多的資源啊!」

王明宇道:「這麼說吧,這支部隊實際上就是來這邊勘察地形來了,我們覺得一旦美國人參戰,我們參戰的可能性肯定不會小。當然如果你們認為我們這麼做不禮貌,或者難以理解我在這裡也是要給各位道個歉的。」

王明宇知道,這其實就相當於入侵人家朝鮮,在沒有得到同意的情況下,強行的將部隊進入別的國家這是挑釁行為。但是當時的朝鮮正在戰爭,而且現在的金日成也是有求於王明宇何況人家還是幫助他們的。

這一點其他的朝鮮人也沒有什麼障礙,畢竟人家是幫助自己的,不過雖然這麼說,但是朝鮮人顯然還是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結果,他們認為這個應該有更多的可能性吧?至少不排除有可能是他們護國軍的可能性。

王明宇笑著道:「好了各位,我實在沒有什麼時間跟各位磨時間了,平壤的防禦一定要及時的建立起來,這個是必須的。否則到時候我們損失的不是別的,是我們的人民子弟兵,是我們的同胞。不過為了讓大家相信一個事實,我身後兩個就是特種團的人,也是負責保衛我們兩個人的人,你們朝鮮人民軍可以隨便選一個人和他們比格鬥或者射擊,如果輸了的話,那麼平壤的防禦我們聽你們指揮!」

金日成知道,能夠保護王明宇的,肯定是高手中的高手了,但是要說人民軍真就沒有比得過的?這恐怕不見得吧?不過讓自己的人指揮人家防禦?這顯然也不是很現實的。

要知道王明宇現在的實力可謂是兵強馬壯,就說坦克的數量都要嚇死一群人。美國人至少在地面上不存在任何的優勢,因為坦克集群的較量中,318軍絕對能夠更勝一籌,不因為別的,只是因為坦克集群的對於朝鮮的這些人來說有著太大的震撼類了。

不過這一次王明宇也沒有把所有的坦克都帶過來,只不過帶過來一百輛左右,現在王明宇在東北安慶那邊不斷的組建著各種兵工廠,燃油加工廠,主要就是為了解決飛機、坦克、卡車等的用油問題,但是剛剛建成,所以產油不是很多。

不過等再過一段時間,到時候那就隨便用了。坦克方面,王明宇不但早就開始培養坦克手,甚至坦克維修兵等工程兵也已經開始不斷的培養。318軍絕對是多兵種的一個軍隊,無論是傳統的還是現代的在他們這邊都能找到不少的影子。

金日成答應了王明宇的要求,畢竟比試一下也不傷士氣。這一次跟著王明宇過來的自然是以前老318團的那些老的直屬隊隊員,朝鮮那邊的軍人即便是有個別神槍手什麼的,但是也比不上長時間高強度訓練的士兵的穩定性。

所以在射擊中,你能夠打中一兩次紅心並不奇怪,但是如果你能夠連續不斷的命中靶心那就是值得驕傲的一件事情了。金日成雖然不指望自己的人能夠贏,但是他還是想看看,這夥人到底是不是王明宇手下的兵?還是王明宇有意往自己的臉上貼金。

但是作為政治老手,金日成其實已經知道,沒有這金剛鑽怎麼敢攬這瓷器活?人家沒有兩把刷子就敢跟你叫板?顯然是不可能的。

最後的結果也讓朝鮮的這些高級將領們目瞪口呆,完勝,沒有一點點懸念的完勝。朝鮮這邊派出了八個人,而王明宇這邊就派出了兩個人。八個人對兩個人,結果射擊比試的時候,第一第二居然都是人家的。而且高出了他們這些所謂的神槍手可是將近十環的成績。

按照道理來說,像一般的神槍手在遠距離射擊比賽中能夠打出八十環以上的成績足以驕傲了,而這一次第三名的那個傢伙打出了八十八環的成績,也就是說幾乎每一槍都差不多九環。這個成績基本上已經秒殺所有人了。

但是成績出來的時候才發現,人家王明宇帶過來的這兩個人成績一個是九十八一個是九十七。看兩個人的樣子好像還不是很滿意的。其實這種定點打靶對於直屬隊的這些人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的難度了,看起來十米打靶好像很遠。實際上對於直屬隊來說已經是非常的近了。

金日成這一次算是徹底的服了,不服不行啊,其他的將領也是沒有任何的話說,這還有什麼好說的啊?人家展示出來的實力就是如此的囂張,就是如此的讓你開不了口。如果這個時候在跟人家吹毛求疵的話,不但別人看不起自己,恐怕就連他們自己也看不起自己了吧?

金日成握著王明宇的手道:「王將軍,呵呵,平壤的防禦就靠你們了,我們朝鮮人民軍在平壤的部隊一共有四個師的兵力,總人數大約六萬人。到時候會全部協同王將軍的指揮。」

王明宇笑著道:「多謝金書記的配合,我們定當全力包圍平壤,甚至奪取他們佔領的土地。等待大部隊的到來!」

金日成道:「那個我想問一下,彭老總的部隊什麼時候過來啊?」

王明宇笑著道:「我估摸著怎麼也得要個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這算是最快的了。您想想看,他們要集結隊伍,還要籌集物資還有走過來。這個就要花費很長很長的時間了。我認為我們現在最主要的任務就是防守,然後伺機而動,讓美國人措手不及。至於人民軍的安排……」

這到不是王明宇吹牛,因為一個月的時間是王明宇估計中最少的了,大軍要出動,那麼自然是糧草先行了。中國志願軍要出動多少人?可不是幾萬人的事情,也不像王明宇他們這般有很多的交通工具來運輸。

所以志願軍他們出現在平壤的時間最早也要一個月,最遲估摸著要兩個月的時間。如果沒有王明宇這支先頭部隊的話,恐怕他們輕裝上陣估摸著半個月的時間就已經足夠了,但是現在王明宇的部隊在前面頂著,後面自然可以從容的開始布置了。

王明宇現在承擔的任務就是保衛平壤,保衛朝鮮最後的火種。如果平壤一旦失去,那麼朝鮮人就沒有任何的依靠了,到時候人家還不是想怎麼轟炸怎麼轟炸,想怎麼玩怎麼玩么?所以王明宇拿到朝鮮平壤的控制權是絕對有必要的。

金日成看了看王明宇道:「王將軍也不必客氣,我說了人民軍會好好的配合你那就是好好的配合你,放心吧!」

王明宇搖搖頭道:「朝鮮人民軍的士氣很是低落,這一點我從開始來的時候就看到了,當然我也知道你們戰爭的時間很長,而且從主動變成被動,一口氣下來了,自然士氣就低落了。所以我的意思是,平壤現實由我們318軍防禦一陣,人民軍先休息一陣。」

金日成皺著眉頭道:「這樣是不是不是很好?畢竟你們是來幫助我們的,怎麼能夠讓你們打仗,而我們看著呢?」,雖然金日成皺著眉頭,實際上他的內心還是比較希望能夠按照李天舒的說法去做的。

為什麼呢?原因很簡單,那就是金日成覺得現在他的兵力不是很多,既然不是很多,如果在和美國人硬碰硬的話。即便是最後奪下了江山,保江山的能力有么有?沒有!所以金日成內心同意王明宇的想法,實際上就是為了保存自己的實力。

王明宇自然不會去計較這些,這一場守備平壤的戰爭肯定很艱苦,這個王明宇早就想到了。所以他才會提前過來。提前一天就能夠多出一天的修築防禦工事的時間,就能夠減少很多不必要的傷亡啊!

金日成無奈的點點頭道:「自從美國大規模的開始參戰之後,我軍的士氣一落千丈,正好蘇聯人也不肯出兵。如果不是中國出兵,恐怕我們只能……」

說道這裡剛才挺神氣的那些將領也都底下了高昂的頭顱,他們也知道,實際上他們只不過看到中國增兵了,他們才想爭奪一些利益的。如果中國不出兵呢?蘇聯肯定是指望不上了,到時候難不成真的像蘇聯人說的那樣組成流亡政府?

顯然誰也不願意當一個流亡政府的將領,誰不希望在自己的祖國當上一個雄赳赳氣昂昂的將領?金日成的一席話,幾乎可以說是讓這些人的臉紅了半邊。

王明宇笑著道:「我們中朝就算是一家人了,主席說了我們不幫你們還有誰幫你們?美國人不遠萬里都能夠幫別人,我們就在家門口豈能弱了士氣?」

金日成有些感動的說道:「我還依稀記得當年主席他老人家的風采啊!」,雖然是朝鮮的領袖,但是金日成也知道,他和中國的領袖是壓根都不能比的。朝鮮才多大點的地方?中國那是多麼大的一塊地方?

王明宇道:「金書記,你們現在需要的不是跟我們一起戰鬥,我們的戰士雖然是遠征他鄉,但是我們士氣高昂。所以只有我們取得一定的勝利,把你們的士氣帶動起來,你們才能夠爆發出強大的戰鬥力。不過我在這裡還有一個條件,那就是我們對於平壤的整體防禦工事並不是很了解,而且到時候我們如果有可能的話,需要徵集民夫等為我們迅速開始構建防禦體系……」

金日成拍拍胸脯道:「這一點請你們放心,我既然說了全力配合那就是全力配合!我也希望所有在場的高級軍官們都知道,王明宇將軍不遠萬里過來是幫助我們的,而不是過來受氣的。人家的實力你們也看到了,以後我希望看到的只有配合,而不是頂嘴!」

眾人轟然應是,顯然剛才金日成的一番話,在加上王明宇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折服了這些人了。 金日成教出了指揮權,王明宇也是欣然接受,現在可以說在彭總到來之前王明宇就是整個平壤的最高指揮官。王明宇先期到來就是為了建立指揮部。

彭總的指揮部王明宇也打算建設在這邊,畢竟平壤是俯瞰全局最好的指揮中樞,一國之都的地方當然是好地方了。

王明宇現在沒有任何的把握能夠守住平壤,但是守住三個月的時間是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的。美國人不是日本人,他們打不過他們就會想辦法。他們肯定以最小的代價想要拿到他們想要的東西,而當時的日本人卻是根本不管不顧,他們為了拿到一個地方甚至不惜一切代價。

這就是兩者之間的差別。當然不是說日軍就比現在的美軍要強,但是要論兩個時代的真正的戰鬥素質,當時的日軍的確是要比當時的美國人要強大很多。

這是一種環境造成的結果,就像是國民黨為什麼打不過中共,那是因為他們的心中缺少了一股必勝的勇氣,美國人就喜歡打的過的時候痛打落水狗,但是他們就沒有想想他們打不過的時候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狀況,兩者之間已經沒有什麼已經比較的東西了。

我們不是看不起美國人,或者說王明宇不是看不起美國人,而是他們的確要比日本人插上一籌。不過日本由於地理位置、資源等方面的限制,他們也是不可能打得過美國的。朝鮮戰爭中,美國人最大的優勢就是他們的裝備先進。

但是現在王明宇部隊裡面的裝備也不比美國人差多少。飛機有,大炮有,高射炮有,防空炮有,重機槍等等等等幾乎美國人有的他們都有,只是王明宇沒有美國人那麼強大的海軍,雖然王明宇在海外購買了不少的軍艦。

不過現在王明宇才發現,這些軍艦和美國人的第七艦隊差距就很大,何況整個美國呢?本來準備靠著這些軍艦收復東山的,現在看來這個希望是非常的渺茫的,收復東山就靠這麼點東西顯然是行不通的。

王明宇辦公室內,現在朝鮮代表的一個將軍也已經和王明宇展開了隨時的溝通,朝鮮人在這裡的軍隊看上去好像不多,實際上他們在這裡的分佈還是非常的廣的。

王明宇道:「各位,現在我們討論一下我們接下來的防禦計劃,首先最為重要的一塊就是中國志願軍最高指揮部地址和朝鮮人民軍最高指揮部的地址!」

朝鮮的這位將軍姓李,五十歲上下,個子不是很高。一雙眼睛還是炯炯有神,他對著王明宇道:「王將軍我認為兩個地方的指揮部應該遙相呼應,但是最好不要在一塊!」

趙國瑞點點頭道:「軍長,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在一塊危險係數很大,而且兩方人保護會很混雜,極為容易被特工們逮到機會。」

王明宇點點頭道:「嗯,這一點考慮的不錯,朝鮮人民軍的指揮部我看就放在這邊,不過要在外圍十公里範圍內增加四十門防空炮,絕對不能夠讓美國人的飛機接近十公里的範圍之內!」

李將軍愣神道:「我們這邊只有十們防空炮,還是蘇聯方面提供給我們的,而且炮彈的數量已經不是很足了。不過美國人暫時也不敢朝著我們這個方向飛行,因為他們已經損失了四架飛機了!」,李將軍說道這個足以自豪了,四架飛機的損失對於美國人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損失。

王明宇卻搖搖頭道:「不能把希望放在美國人的身上,李將軍,你能夠擔保美國人不孤注一擲?所以我們不能賭這個可能性而是要把我們的整體防禦做好,讓你們的指揮部能夠隨時隨地的運轉流暢,否則到時候一旦有任何的事情及時溝通不了,那麼我們的損失都是難以估量的。」

李將軍點點頭道:「這個我們知道,但是我們現在能夠做到的最好的也就是這樣了。我們沒有更多的武器來支撐整個戰役了。」

趙國瑞道:「這個問題李將軍就不用*心了,既然平壤的城防已經交給了我們318軍,那麼我們就要對你們負責。軍長,從後勤部掉四十門防空炮過來?這一帶的防禦是不是需要我們也接管過來?」,趙國瑞的底氣很足,要說進攻可能暫時性的還沒有辦法進攻美國的優勢兵力,但是論到防守他們可是專家級別的。

美國人想要統一朝鮮半島,那麼他們必然是要主動進攻,一旦主動進攻,恐怕他們會在平壤這個地方栽個大跟頭。想想以前的日本人就知道了。

王明宇道:「李將軍,如果我們對於這一段集中防禦,會不會給你們人民軍或者你們的指揮系統造成不必要的麻煩?」,這個王明宇也不得不小心謹慎,這是出國打仗不是在國內。一些很小的事情極為容易造成國際糾紛,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就只能先理后不爭了!只有和人家溝通好了,到時候才能免去很多的麻煩。

朝鮮人自然也知道這個道理,李將軍道:「主要的防守自然還是要靠我們人民軍,畢竟保護我們的領袖我們責無旁貸,但是一些必要的裝備友軍能夠提供給我們,我們自然是感激涕零!」

李將軍的這個態度也是說明了,現在中朝兩國雖然是聯合作戰,但是朝鮮人對於中國也是有一些戒心的。天下哪裡有那麼多免費的午餐?實際上金日成就不擔心中國會吞併他們朝鮮嗎?

這也是人之常情,王明宇自然能夠理解金日成的苦衷。不過理解歸理解,事情還是要做的。

王明宇道:「是這樣的,你們的指揮部在平壤的西北部,而我準備把我們的指揮部建立在東北部,到時候遙相呼應。但是東北部的壓力肯定是要比西北部要大的多。所以在這兩邊的緩衝地帶之中我們會布置大量的兵力,隨時可以支援兩邊,這一點你們那邊應該沒有任何的問題吧?」

李將軍想了想然後點點頭道:「沒有問題,平壤的守備僅僅靠我們這些士兵是絕對沒有任何的希望的。兩個指揮部肯定是重中之重,我同意王將軍的看法!」

趙國瑞道:「軍長,咱們現在最重要的恐怕還是屯軍東南吧?平壤距離仁川也沒有那麼遠,而且一旦美國人跨過三八線,那麼真正的戰事就會一觸即發到時候我們只能集中優勢兵力阻斷美國人前進的一個方向。平壤不像我們國內,他們幾乎沒有城牆,不過這裡最大的一個好處就是,這裡的叢林密布,山巒疊嶂!」

王明宇道:「美國人想要發揮他們的優勢,顯然就是飛機和坦克,至於坦克我們肯定是不遜色於他們的。但是飛機我們只能在短時間內偷襲他們,因此我們的諜報人員也要抓緊了,必須儘快的找到美國人的飛機場和燃油基地,這才是我們打擊的真正目標!」

李將軍苦笑道:「這個談何容易啊,王將軍、趙將軍或許你們還不知道,美國人對於他們飛機場的看管是非常的嚴密的,可以說我們沒有任何的機會能夠接近他們的飛機場!」

王明宇饒有興趣的笑著道:「哦?李將軍何來有這麼一說?我們洗耳恭聽!」

李將軍道:「這個到真不是我有意說謊,我們也曾經試圖接近美國人的飛機場。但是他們不斷周圍布置了大量的軍隊,而且飛機場附近三公里之內的地方,就不允許東方面孔的人出現,其目的就是為了防止飛機場出事。因此如果我們要想接近美國人的飛機場,除非我們有強大的火力支援或者說有外國的間諜幫助。」

王明宇笑著道:「呵呵,接近不了我們就強攻,強攻不了我們就偷襲,反正他們的飛機場我們是弄定了!不過李將軍可能還不知道,雖然我們的飛機不多,但是我們還是有一個二十架飛機的航空隊的,只要我們找准了位置,炸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是美國人絕對想不到的,現在這麼一說李將軍是不是多一些信心呢?」

李將軍臉色寫滿了不信,中國人有自己的航空兵大隊?他可是知道的,中國抗戰的時候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幾架飛機,被弄掉之後再也沒有過了,在解放戰爭時期聽說也沒有飛機什麼的支援,完全是靠著步兵打敗了國民黨的軍隊。

現在聽著王明宇一說怎麼感覺好像真的有那麼回事一般?難不成中國真的有自己的航空大隊?如果是這樣的話,真的可以給美國人迎頭痛擊一番也說不定呢,只要解決了美國人的飛機,那麼他們的壓力就要小很多了。

但是飛機是這麼容易解決的嗎?李將軍十分的不信啊,但是他也不好意思說你們在吹牛*吧?李將軍陪笑著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們還真的很有機會啊,我們就等著王將軍勝利歸來的好消息了啊!」

王明宇顯然不太在意他們的態度,笑著道:「放心吧,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平壤這邊的地勢看上去就是易守難攻,美國人想要虎口拔牙恐怕也沒有那麼容易,只要我們把他們打疼了打怕了,他們就會乖乖的跟我們回到談判桌子上。」

李將軍知道現在他們的要求已經沒有以前那麼的高了,以前的話,他們是希望能夠得到更多,但是現在他們覺得首先能夠把朝鮮的根基保住那才是王道啊。其他的說什麼都是浮雲啊,所以李將軍忙不迭的說道:「嗯,我代表我們朝鮮人民軍給予王將軍最為誠摯的祝福。」

王明宇嚴肅道:「多謝,不過我還要申明一點,戰時一切行動聽指揮,我沒有那麼多時間給你們朝鮮人民軍講軍紀軍法,到時候如果看到違紀的一律就地處置,非常時期當行非常之事,這一點李將軍請務必要傳達一下!」

李將軍對於這一點當然是沒有任何的異議了,人家過來幫忙的,現在人家給你提供這麼多的支援,至少他們也要表達一下誠意吧?雖然李將軍對於王明宇有些誇大的成分有些不屑,但是人家只是誇大,而且自己也不知道人家誇大多少,所以這種事情還是不管為好。

志願軍的總指揮部,一定是要在平壤建成的,否則別人還覺得是怕了他們呢。彭老總的脾氣王明宇是知道的,哪個地方有危險他就喜歡往哪個地方湊過去,這一點王明宇頗為無奈的同時,也是要保護好彭老總的安全啊!

平壤,王明宇相信在他的建設之下肯定是非常的堅固的。歷史已經改變,王明宇要改變的是戰爭的結果,韓國?從此就要讓韓國消失在世界的版圖之上,讓美國人滾出朝鮮半島,這樣中國在東亞至少又少了一個很大的威脅。

至於說朝鮮,他們還沒有和中國對抗的資本,美國人可以提供物資裝備給韓國,但是絕對不會提供物資裝備給朝鮮,這兩者是有著本質的區別的,因為兩個國家完全是兩種意識形態的社會,朝鮮人也斷然不會接受美國人的援助的。

趙國瑞道:「我們的主要的防禦是東南側一帶,美國人的兵力肯定是在東南側或者正南方向向平壤挺近,我看我們的後方可以改造成一個基地,這個基地主要就是屯兵。而且道路方面我看還要修葺一番,到時候能夠加快運輸的速度。」

王明宇道:「防空炮在兩個指揮部外圍肯定是要安裝的,但是更多的防空炮要布置在東面和南面。我們雇傭民夫修葺道路房屋等,可不是讓美國人時不時的扔一枚航彈下來炸了玩的。我們要讓他們的部隊有來無回!」

王明宇的目的很明確,美國人想要進入平壤,只能是地面部隊,空中的就算是個鳥也要給攔截下來。不過王明宇也知道,美國人不吃虧幾次是絕對不會罷手的,所以王明宇也就只能布置完畢之後靜靜的等待著美國人的帶來了。

密林之中藏著那麼多的防空炮,美國人悲催的………… 王明宇在和朝鮮方面軍李將軍的談話中,先後提到了對於指揮部的防禦保護,這讓李將軍深感欣慰。要知道現在他們最怕的就是美國人的飛機,這個東西實在沒有辦法防守,難不成弄個機槍掃射下來?如果要是高射機槍的話,那就好了,但是高射機槍即便是王明宇這邊庫存也不是很多。

說起王明宇的武器庫,可以說世界上各式各樣的武器基本上都有,但是很多數量並不是很多而已,這個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不可能每一樣都大量的儲備的,有了防空炮的王明宇對於高射機槍也就不那麼在乎了。

但是這些東西卻是朝鮮急需的物品啊。李將軍看著王明宇如此的大方,也是心中很是暢快,現在朝鮮至少指揮部是基本上滴水不漏了。但是李將軍還不知道這些只是開胃菜,真正的菜肴還沒有上呢。

坦克師現在是王明宇對抗美國人,守備平壤的最佳的利器。美國人要想真正的突破平壤的防禦,恐怕付出的代價要比他們想象當中的要多的多的多。

他們還不知道王明宇的318軍的戰鬥力,或者說他們高估了自己的戰鬥力。王明宇知道,美國人想要過他的防區,那是要付出血的代價的,而且也不一定過去,整個平壤雖然還沒有正式的開始布防,但是已經被王明宇規劃的水泄不通了。

三天之後,318軍的第一波部隊已經開始到達了平壤的邊緣地帶,正在等待著雙方總部的共同通行證才能夠進入平壤的內部,現在在國外作戰,很多事情都不是一個人說了算的,所以很多的事情都很麻煩。

在平壤外圍,兩個師的人馬合兵一處,現在第一師師長張德恩和第二師師長吳培林兩個人在那談笑風生,他們在三天前就收到了來自平壤的消息,軍長已經成功的和金日成等人接觸上了,並且取得了平壤的軍事指揮權,當然這個是對內這麼說的。

對外誰也不可能說是318軍引導著朝鮮人民軍在戰鬥,只不過是兩方人勢力的一個聯合而已。當然王明宇等人心中都有數,從現在開始,318軍作為主力部隊,朝鮮人民軍作為休整部隊,不到萬不得已或者軍令沒有下的情況下他們隨時絕對不會參與戰爭的。

吳培林笑著道:「老張,咱們這一次可大發了啊,我聽說美國人在這屯兵的軍隊人數超過了二十萬人,二十萬人啊,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我們整個軍加起來好像也才那麼一點點吧?這一場戰爭很是難纏啊!」

張德恩笑著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318軍打的硬仗還少嗎?哪一次我們的兵力佔過優勢?如果我們佔過優勢的話,恐怕另外一邊都沒得玩了,越是有挑戰性的事情,我們318軍就越喜歡做。」

吳培林笑哈哈的說道:「老張你現在的魄力可是越來越足了,自從結婚之後你整個人的氣勢都上了一大截了,這個當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哈哈!」

張德恩無語道:「我就這麼跟你說吧,我這個人這一生已經活夠了,只要到時候我老婆給我生個孩子我就心滿意足了,我臨走之前我老婆懷孕了,我他娘的還有什麼遺憾啊?呵呵,培林,你說說我老張這輩子是不是活的特別的爽快?」

吳培林笑著道:「何止是你老張?我吳培林這輩子反正是一點都沒有白活,我什麼沒有干過?現在老婆也是有了,兄弟們也都在一起戰鬥,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們318軍的威名又要打出來了,我反正是夠本了,就算是現在落下一枚炸彈炸死我我也認了!」

張德恩急忙呸了一句道:「培林,你想死磕別帶著我啊,我雖然不怕死,但是也沒有到隨便一個炸彈給我結果了的道理啊,呵呵!我這一生是賺夠本了,原本在國民黨的時候,我就想當個團長就行了,後來沒有想到軍長到了之後,我這官是一級級的往上升,你不知道,我真的沒有想到我張德恩有一天還能當上將軍,這個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我到現在還恍若隔世一般,感覺這個一點都不真實。可是血和肉的揮灑,讓我知道這一切又是那麼的真實。我老張算是個粗人了,我去過美國,見識過很多人沒有見識過的東西,我這輩子若說還有什麼遺憾的話,我就是想晚點死,我想看看軍長到底還能夠創造多少的奇迹!」

吳培林哈哈一笑道:「放心吧,咱們的命大著呢,敢收我們命的閻王爺都還沒有生出來呢,老張無論這場戰爭最後的結果怎麼樣,只要我們有一個人活下來,我們最終勝利了,那就是我們整個318軍的勝利。只要我們318軍還有一個人在,我相信我們318軍的軍魂就還在這裡。」

張德恩道:「我們這一次在異國他鄉作戰,說實話也不是第一次了。記得以前我們在緬甸的時候其實就算是出國作戰了,只不過當時的緬甸國不像國而已,緬甸的氣候比較的炎熱,而朝鮮這邊則比較的寒冷,一冷一熱我們都要經歷啊!」

吳培林有些鬱悶的說道:「苦的不是我們,而是我們的戰士們,我們的戰士們嘔心瀝血的為自己的祖國在戰鬥的時候,很多人還不理解他們的行為,這個讓人很是鬱悶。不過現在這一次我們是志願軍,我們有著更高的追求,無論前面有什麼艱難險阻也不應該成為我們失敗的理由!」

張德恩哈哈一笑道:「培林,失敗?在我們318軍的字典里沒有失敗,只有戰死!直到最後一個人,即便是全部戰死,那麼我們也是光榮而去,我們身後還有千千萬萬的同胞們會接過我們手中的槍,替我們繼續戰鬥,繼續趕走侵略者!」

吳培林凝望著平壤道:「這裡很有可能就是我們的第一仗打響的地方。只是不知道這一次軍長給我們的任務到底是什麼?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想第一個跟美國人教教手,說實話在美國的時候我也看到過一些普通的美國的軍隊,老張你也應該看到的吧?」

「當然看到了,我們這幾個人哪個沒有看到?還記得軍長讓我們看那個美國人的訓練了沒有?當時軍長還說笑,說我們有機會和美國人真刀真槍的干一場,但是誰相信啊?反正我是不相信,那會我覺得我們可能都要在美國終老一生了!」張德恩笑著道。

「老張,你說這個我倒真是想起來了,那會軍長的確說過這個問題啊,我當時也覺得這個沒有什麼可能性,我們和美國隔著十萬八千里呢,怎麼可能和美國人起衝突呢?可是不管你信不信,現在的結果活生生的擺在這裡,讓人很是鬱悶啊!我現在想想看,軍長有時候說話當真跟未卜先知一般,這種能力反正我是沒有,幸虧軍長是我們的人,要是敵人的人,那麼恐怕我們現在已經……」吳培林慶幸的說道,顯然他這個時候對於王明宇的感覺又要加深了一些。

其實王明宇在他們的心目中已經不是所謂的長官了,有時候他們對於王明宇的崇拜近乎於一種膜拜,甚至只要是王明宇說出來的話,不管是對的還是錯的,他們都可以覺得說的是對的,這樣的將領實在是有些可怕,至少在部隊凝聚力這一方面很讓人頭疼。

而且王明宇在抗日戰爭中的優異表現也是深深的折服了原來318集團軍的所有人,318軍的紀律是最好的,他們從來不拿百姓們的一針一線,而且看到有困難的百姓甚至還去幫助一把,這個在國-軍中的其他軍隊基本上是看不到的。

「咱們這一次來到平壤,不管誰先和美國人交上手,都要給我狠狠的揍他們,咱們這幫新兵們沒有得到很多的實戰經驗,很容易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這個你我都是有經驗的人,而且這一次異國他鄉作戰,負面情緒肯定是要比在國內要大的多。我認為只有不斷的勝利才是鼓舞士氣的唯一的好的方法!」張德恩擲地有聲的說道。

吳培林深表贊同的點點頭:「我們雖然代表的是318軍,但是我們更代表著我們整個中國志願軍的先頭部隊,要知道,先頭部隊的成功就是整個戰爭成功的一半。美國人的思想和個性別人不清楚,我們還不清楚嗎?三板斧只要頂過去,那麼接下來他們的信心必然就會垮掉,到時候就是我們的天下了!」

張德恩笑呵呵的說道:「美國人就是白眼狼,這一點我早就說過,一旦我們在戰爭中佔領優勢,他們絕對會第一時間坐下來和我們談判,談不攏繼續在打,打痛了再談!我倒是覺得如果有這樣的機會的話,我們還和他們談判做什麼?直接打他們回老家!」

吳培林道:「這個不是我們*心的事情,我們現在要*心的事情只有一個,那就是如何把部隊的防禦安排妥當。我們兩個師可以說是先進來的,肯定是承擔著絕對的防守主力的任務,到時候我們兩個人的協同作戰就要配合默契了啊!」

張德恩笑呵呵的說道:「我們都配合了多少年了?你還對我不放心么?再者說了,我們兩個師的兵力加起來有兩萬五千人左右,這麼點人完全在我們兩個人的掌控之中,到時候我們直接電話電報聯絡,美國人想要從我們兄弟兩個的防區經過,除非從我們的屍體上踏過去,否則他們絕對不要想著在我們這通過!」

吳培林點點頭道:「你們師目前有多少坦克?」

張德恩道:「兩個坦克營,總共四十輛坦克,你們估計也差不多!我們加起來差不多八十輛左右,我看我們兩個師的坦克部隊可以集中起來,分散的優勢絕對不如集中的優勢來的明顯,你覺得呢?培林?」

吳培林拍了拍張德恩的肩膀道:「哈哈,老張,你真是我的知己啊,我也是這麼想的,呵呵!我覺得我們要集中優勢的地方和美國人硬碰硬,美國人就是那種只能打別人卻不能被別人打的那種人,我們就是要利用這一點,打怕他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