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她叫自己來,替她安排好住宿什麼的。

2020 年 10 月 31 日

現在有了房間,就不再需要他,可以直接把他趕走了嗎?

不過,Frank也談不上有多生氣。

只是笑笑。

「那你至少也得讓我睡在地板上啊對不對?

除了這一句,也再沒有爭辯什麼。

可能這樣Pola也還想起了自己的處境。

這才不情願地又指了指其中一張床。

「好吧。那是你的床。我的是這一個。」

「各自睡各自的床。不許越界哦!」

Frank賴得和她多說什麼。

只是默默地洗漱,然後就躺在自己床上看看電視。

Pola簡單收拾一番之後,也就上自己的床睡了。

不久之後,Frank的倦意涌了上來。

居然也真就睡著了。

他真是對Pola沒有什麼不軌的企圖。

而且,話說就是有,好像人家也是不會讓他得逞的吧?

真要用強什麼的,Frank又絕對做不出來。

他是既膽小。

又還看不起那樣的行為。

雖然Pola這樣的行為,看起來是蠻大膽,也很開放的。

但是Frank知道。

她只是在發泄情緒。

對自己,壓根就沒有什麼慾望的成分。

何況,Frank自己也不願乘人之危。

也不知道是到了夜裡幾點。

忽然Frank就被一陣輕輕的啜泣聲給驚醒。

睜開眼睛,竟然是Pola。

躺在床上,衣衫不整又滿目含淚,正在小聲地哭。

沒辦法。

酒店房間小。

兩張雙人床中間就隔了一個床頭櫃的位置。

兩個人翻個身都能夠看見對方。

「對不起。」

Pola看到Frank驚醒過來,就有些難過地解釋道。

又轉過身,把一個背部完整地讓給了他。

Frank就起身給Pola倒了一杯熱水。

再把房間的空調,溫度稍微升高了一點。

「好些了嗎?」

Pola小口地啜飲著熱水,點了點頭。

Frank這才轉身打開電視。

這個時段,也就只有肥皂劇了。

但Frank又不知道再說些什麼。

只是靜靜看著電視。

「對不起。」

Pola又說了一句。

Frank看看她的眼睛,基本上沒有什麼酒意。

於是便搖了搖頭。

「沒什麼對不起的。」

「這樣的情況,我能夠理解。」

「我也曾經傷心過,之後也曾經想過喝醉來麻醉自己。」

「但是很不幸。在喝醉以後,卻沒有任何人來安慰自己。」

「那樣的次數多了,我便暗暗發誓,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幫助因為傷心而醉酒的人。」

「現在的你,便是那樣幸運的人了。」

Pola破涕為笑。

突然卻是說到:

「其實,一開始我還真的很擔心你會對我怎麼樣的,都不敢睡過去。」

婚然心動 「可是沒想到,好像你居然是比我還先睡著的。那時候,我才徹底放下心來。」

「原來,Frank,你也只是在嘴上花花的。還真的是一個好人。」

但是,Frank好像對於這樣的表揚並不在意。

「那是你理解錯了。」

「我對你的慾望一直都有,也還很強烈。」

「只是我太自戀了,不願意趁你醉酒的時候動手動腳。」

Pola把自己的衣服緊了緊。

「那我現在酒醒了,你就會暴露出本來面目嗎?」

「好吧。我得說,那其實是因為我一直都不喜歡,你心裡還住著他的影子。」

「所以你才會保持著矜持?」

「算是把。因為我要的是一個純粹的,百分之百的你。沒有摻雜著對其他任何男人的情愫的那種純潔。」

「這樣啊。唉,這樣的話,我都還有一點小小的失望啊。」

Pola又格格地笑了。

「無論如何,我很開心。你能陪我度過心痛的時候。」

「即使就是現在這樣單純的在一起,什麼也都沒有發生。」

Frank打了一個呵欠。

覺得睡意又開始襲來。

迷迷糊糊好像聽到Pola又在說著什麼。

「但是,你要的我現在還給不了。」

「關於他,也一時半會兒忘不掉。」

「也許以後我會慢慢改變自己。嘗試重新開始。」

Frank有些煩。

準備去拉她的手臂。

她卻是一聲尖叫。

「Frank,你這是要幹什麼啊?」

「不幹什麼。想要你安靜地休息。」

「不要碰我。算了,我還是先走吧。」

「隨便。」

Frank真是有些打瞌睡的。

嘟噥了一句,也就不再去管她。

自顧自昏沉沉地睡過去。

感覺她是嘆了一口氣。

然後就是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好像房門開了又關上。

可能是真的走了吧?

自從那晚過後,快三個星期了。

Frank和Pola沒有再見面。

Pola在Facebook上留了言。

說很忙。

忙於畢業事宜。

此外並沒有隻言片語,再涉及到那一晚的經歷。

還有離開時的那一番言語。

Frank想想,也沒有追問什麼。

只是囑咐Pola好好加油。

再不要借酒澆愁。

然後就是把她放在一邊。

自己胡亂寫寫東西。

再四處逛逛。

好像倒也自得其樂。

他也很清楚。

Pola對自己還是沒有什麼感覺的。

並且也始終是不能忘記前男友。

那麼自己還那麼熱心地摻和個什麼勁呢?

繼續為她提供免費住宿嗎?

想想當時自己那副隨叫隨到的卑微模樣。

Frank都覺得自己真還是有夠好脾氣的。

話說直到現在,他都還沒有搞明白,自己那時怎麼就那麼好說話呢?

而且,還那樣的道貌岸然,坐懷不亂。

Pola的表現是夠奇怪了。

而他自己,不也是很奇怪地縱容著她嗎?

不過,想想自己連更奇怪的事情都經歷過了。

這樣也就不算太過突兀了吧?

今天Frank的下鋪住進來了一個新的客人。

確切地說,應該是昨天很晚的時候。

「Qiao!」

現在正是沖著Frank友好地打著招呼。

原來是來自義大利的友人。

Frank馬上就想起之前那個義大利小哥來。

那個小哥可是很短的頭髮,很精神,都有些像明星臉的類型。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小哥非常喜歡躺在大堂的沙發上。

或者是床上。

好像一分鐘都離不開躺的姿勢。

可能還真就是人家過於高大的原因吧?

這位義大利友人,也是同樣的高高大大。

應該說是比那小哥,只高不低。

但卻要滄桑得多。

已經有了些許花白的長發,隨意地束成一個小辮,得意洋洋地拋在腦後。

很是引人注目。

深邃的眼窩,藍色的眼睛,好像又還有點灰色的瞳孔。

以及同樣立體感很強的面容。

大概快五十歲了吧?

只是那臉龐,卻依然有著年輕時候的輪廓。

給人一種不失英俊的感覺。

「Hi。」

看著對方那一身文藝氣息濃厚的衣著打扮,Frank倒是頗有好感。

反正現在離午飯時間還早。

就和對方愉快地聊起天來。

同樣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