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都不過是普普通人,雖然身體素質比一般人要強大的很多,但終究還是普通人,此時不過穿了一件黑色的單間外套,站在這樓頂之上,任由寒風呼呼的吹過,他們的身體卻是動也不動一下,果然不愧為星曜會最精銳的戰士,就憑藉著這樣的意力就絕非一般的人能夠比擬。

2020 年 10 月 31 日

要是龍宗楓等人知道這裡的大多數人在以前都是最底層的混混的話,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

「辰哥,你要的人我全部帶來了,他們都是如今最精銳,最忠心的戰士,就算是辰哥要他們從這跳下去,他們也絕對不會猶豫一下……」呂培虎看到葉星辰上來,趕緊上前招呼道。

至於紫楓和王小虎的到來,剛才就已經知道,所以到不怎麼驚奇。

「呵呵,那你先跳下去試試?」葉星辰隨口打笑道。

「啊……」呂培虎臉上一囧,這玩笑開大了吧,七層樓呢,就這麼跳下去,還有活命的可能么?

「你別這個表情,我讓老七跳,老七肯定會毫不猶豫的跳下去……」葉星辰哈哈笑道。

「虎哥,辰哥他不會說的是真的吧?」呂培虎哭著一張臉看向了王小虎。

「老七,跳下去……」葉星辰淡淡笑道,直接朝王小虎吩咐道。

「是的,辰哥……」王小虎當下好不廢話,轉身就朝陽台的邊緣衝去,在呂培虎還來不及發出驚呼的同時,人已經直接跳了下去,所有人都是一陣驚訝,就算要表達忠心,也不用這個樣子吧,當下所有人都跑到了陽台邊緣觀看,就見到王小虎的身體重重的落在地面之上,直接將那水泥地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而他整個人卻彷彿一點事都沒有,還抬起頭朝著呂培虎大笑,倒是樓下的星曜會成員嚇得面無人色,更是看得呂培虎心裡發毛,這不是玩魔幻大片么?

「怎麼樣?現在該你了吧?」葉星辰淡淡笑著,抬頭看向了呂培虎。

「辰哥,這不會就是你所說的力量吧?」呂培虎能夠在這三年之中打理星曜會,也不是白痴,當下想到了葉星辰所說的力量,不由的開口說道,他可不想以身示範。

「呵呵,算你聰明,這就是我這次回來的主要原因,讓你們都擁有非人的力量……」葉星辰淡淡笑著,而他的指尖卻是亮起了一道銀白色的光芒,接著就這麼隨意一指點出,那鋪上豪華地板的樓頂頓時就被點出了一個洞口,而紫楓的手心也燃起了一道紫色的炎火,就這麼朝地板拍去,那灼熱的高溫還沒有接近地板就將地板熔化,看的眾人連連乍舌,饒是這些人都是經歷過大世面的,此時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這簡直就比魔幻大片還要來的刺激啊……

「你們幾個也為大家表演表演吧……」葉星辰看到眾人那驚愣的神情,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又朝龍宗楓等人說道,當下,六人,甚至包括龍婉兒在內,一個的使出了自己的絕招,剎那間,閃耀之星的樓頂之上劍光四散,碎石飛舞,好不熱鬧……

「辰哥,你教教我吧,求求你,教教我吧,只要你能夠教我這個,就是然那個我做牛做馬也願意……」看到眾人那絢麗的表演,呂培虎的臉色當場就變了,整個人直接就朝葉星辰跪拜下去,更是死死的拉住葉星辰的褲腳,生怕他就要走掉一般。

「你們呢?想不想要掌握這種極端的力量?」葉星辰沒有理會呂培虎,反而轉頭詢問眾人。

「想……」不管是誰,看到了這等壯觀的場面,都會熱血沸騰,更不要說這群刀口上舔生活的漢子,他們深刻的明白,沒多掌握一分力量,就多一分活命的機會,現在能夠讓自己變得更強,為什麼不去做呢?

「很好,不愧是我星曜會最熱血的男兒,不過我要先說明白,這不過是我們自身的潛力,我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幫助你們激發自身的潛力,最後實力能夠到什麼樣的境界可全靠你們個人,你們明白沒有?」葉星辰滿意的點了點頭,卻是提高了嗓音吼道。

「明白……」眾人又同時點了點頭,眼中卻是燃起了灼熱的戰意。

「好了,培虎,起來吧,要激發自身的潛力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會很痛苦,你們都要做好準備,而且你們記住了,一旦你們成為了一名潛能者,你們就是潛能界的一員,自然也要遵循這一界的規則,明不明白?」

「明白……」所有人,包括呂培虎在內同時口中大喝道。

葉星辰當下又讓龍宗楓給他們傳授了一些潛能界的規則,等眾人都明白之後,這才來到了了呂培虎的身邊。

「那好,呂培虎,就從你開始吧……」葉星辰當下掏出了一瓶龍潛神液不等呂培虎反應,直接一把扣住他的下巴,坳開他的嘴巴,就這麼給他倒了進去。

「咳咳……辰哥,你給我喝的什麼?這麼難喝……」呂培虎還沒有反應過來,那液體流入口中之後,已經變成了一股難聞的氣味,融進了身體。

「一種能夠讓你激發潛能的藥水,現在感覺怎麼樣了?」葉星辰淡淡笑著,說實話,他還沒有嘗過這種藥水,根本不知道什麼滋味。

「好像沒……」呂培虎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腸胃一陣難受,彷彿一團火一樣不斷的燃燒著,接著還沒有等他適應,那灼熱的感覺立馬又變成了刺骨的寒冷,整個人更是捲縮在地上,不斷的發抖,接著又感覺有蟲子在自己的體內噬咬一般,那種感覺比毒癮發作的時候還要難受,整個人的身體不停的在地上打著滾,口中想要發出叫聲,可是卻感覺喉嚨被卡主一般,什麼都叫不出來,只能夠發出哈哈哈的聲響。

所有人都驚恐的看著地上的呂培虎,葉星辰更是疑惑的望著龍宗楓等人,難道這葯有假?

「小師叔,人的潛能都是在特定的情況下才會被激發,要是不嘗遍各種痛苦,又怎麼能夠激發自身的潛力呢?」似乎是看出了葉星辰的疑惑,龍宗楓趕緊開口解釋道,他可不想葉星辰誤會什麼。

葉星辰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繼續看向了倒在地上不斷掙扎的呂培虎,足足過去了五分多鐘,呂培虎這才停止了抽搐,對他來說,這五分鐘地上時間比一個世紀還要漫長,當他慢慢站起來的時候,臉上依然帶著心有餘悸的感覺。

「感覺如何?」葉星辰看著呂培虎似乎通過了潛能激發的過程,淡淡說道。

「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似乎身體里的每一個細胞都活過來一般……」呂培虎搖了搖頭,口中說著,忽然狠狠的一拳砸向了地上的地板。

「轟隆……」一聲巨響,那大理石製成的豪華地板直接被呂培虎一拳砸得粉碎,甚至連地板之下的水泥地也被砸出了一道細細的裂痕,葉星辰等人也就罷了,那一百名星曜會的成員全部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緊緊喝了一瓶那個液體就有著這樣的力量?那要是喝上百瓶千瓶呢?

很多人已經開始幻想魔幻小說中的情節,可是我們的呂培虎同學此時卻抱著自己的拳頭不停的慘嚎著。

「辰哥,為什麼我擁有了這麼強大的力量卻依然會受傷啊?為什麼虎哥他從這麼高跳下去都沒事呢?」呂培虎幾乎是兩眼汪汪的看著葉星辰,很是委屈的說道。

機靈寶寶:呆呆孃親你別怕 「潛能者分為潛解,潛控,潛爆,潛元,潛龍五個階段,每一個階段又分三個等級,老七已經達到了潛爆初等境界,而且專修肉體,你不過剛剛踏入這個門檻而已,你如何和他比較?」葉星辰卻是冷冷的哼了一聲,當下轉頭對其他的人說道:「會經歷怎樣的痛苦,你們剛才也看到了,現在再給你們一次選擇的機會,不服用的可以馬上站出來,以後依然是星曜會的好兄弟……」

所有人靜悄悄的站在原地,沒有人站出來,他們都是星曜會最強的戰士,現在能夠得到更強的力量,又如何肯讓給別人?沒有足夠的實力,就算在依舊呆在星曜會,也不會有什麼極高的地位。

「呵呵,很好,那現在每人一瓶,你們自己服用了吧,就現在在這裡服用,然後我根據你們自身的肉體承受能力,再傳下第二瓶……」這一切早在葉星辰的預料之中,當下淡淡笑道,更是將龍潛神液一瓶一瓶的發了下去,一百名星曜會的精銳也不含糊,得到之後就朝嘴裡灌去,接著就見到整個天台上一百人全部倒翻在地,有的人口吐白沫,有的人臉色發青,有的人全身泛紅,有的人瑟瑟發抖,總之,那個場面才叫一個壯觀,才叫一個刺激,葉星辰等人還好,龍宗楓等人也勉強能夠接受,而龍婉兒卻早被嚇得臉色蒼白的躲在葉星辰的後面,善良的她實在不忍心看到這麼多人痛苦的表情……

葉星辰卻是冷冷的看著這一切,上天是公平的,想要得到強大的力量,沒有付出怎麼可能?就在這些人即將結束痛苦的時候,樓梯口忽然傳來了一陣大叫聲:「呂會長,我是真的有急事,您要是再不派人去,庫夫卡斯基先生就不行了……」 其實這樣的事情非常簡單,他們那裡有高麗小姐妹,那你就可以高價給挖過來,人家給一千你就給2000呀,反正咱們自己的場子又不需要那麼多的運營費用,連地皮都是咱們自己的,如果老闆同意的話,連他都買下來,如果你競爭不過他,最好的辦法就是把它收購過來,這是國際知名經濟專家說的,可惜周大國不會呀,周大國就是專門負責保安公司比較行。

「老闆,隔壁高麗酒吧的劉善美小姐來了。」李天這邊剛剛到了它自己的專用包廂,酒還沒有喝兩杯呢,人家隔壁高麗酒吧就上門了,這也算是人家比較會做生意,如果連這邊的大老闆來了都裝作不知道,你還想要在酒吧街混下去嗎?那簡直是開玩笑了。

「劉善美是什麼人?」這個名字帶著高麗氣息,但李天卻不知道這個人是幹什麼的,有些懷疑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周大國。

「這個劉善美就是這家高麗酒吧的負責人,高麗的劉家是他們國內的娛樂業巨頭,在咱們全國總共擁有十幾家的酒吧和KTV,也算是很有資產了,只不過在魯東省,這還是第一家,之前開業的時候老闆正好在大西北,他們也過來拜訪了好幾次,並且都是依足了規矩來的。」周大國無奈的說道,其實經營是另外的一門學問,可惜周大國並不會。

對於這個女孩的情況,李天是沒有那麼多的心想要了解的,現在李天已經是大集團的老總了,雖然挂名的是李天的父親,但是誰都知道李天是實際的控制者,如果這個人控制了整個酒吧一條街,那麼李天還有興趣跟他見見面呢,但現在僅僅是一間比較火爆的酒吧,李天就沒有那個心情去見了,哪怕是一名高麗美女,但是對李天來說也沒什麼的,如果說到好看的女人,自己家裡就有兩位呢。

「找個人去幫我回了就是了,就說我剛剛從外地回來,並不想見客人。」李天擺了擺手說道,現如今怎麼說也是有身份的人了,而且這種歡場的女子李天不想多見,對於李天來說,現在最主要的就是了解省城的地下勢力,雖然經過國家安全局的幫忙,李天已經是掌握了大部分的省城地下勢力,但在大西北的時候也聽說了,胡家那邊經常的鬧事兒,並沒有把自己的心給按下去,畢竟原來每年都有不少收入的,現在全部都變成李天的。

總裁狠狠寵,嬌妻要不夠 根據李天原來的了解,胡家在省城的地下勢力,每年都可以收取將近20億的保護費,整個地下勢力賺到的錢大部分都交給了他們,現如今李天接受了,經過李天的整頓之後,保護費大約跟那個時候差不多,每年也能夠收取20億左右,但李天還在這裡開了很多自己的產業,那麼李天每年的收入就能夠達到將近30億。

30億人民幣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是一個小數目了,李天雖然投入的不少,但是回本的速度非常快,胡家如果繼續掌控省城的地下勢力的話,每年都能夠從李天這裡收取到不少的錢,雖然他們現在不奢求20億人民幣了,但是也想分一杯羹的,總不能看著李天一步一步的壯大吧,他們也想從李天的手裡摳點錢出來。

劉善美有些焦急的在酒吧外面來回的走動,她早就打聽到消息了,今天回來的這個並不是斧頭幫的老大,而是斧頭幫老大的老大,跟韓國的一些社團相似,那些社團老大都是一個代理人,在他們的上面還有更大的財團,李氏集團就是魯東省剛剛興起的財團,現如今已經是整個魯東省赫赫有名的企業了。

最近華夏跟高麗之間的關係有些緊張,一部分高利企業都已經受到波及了,高麗祝華夏的外交部已經給他們發來了信函,希望他們可以跟當地的一些勢力搞好關係,如果一旦發生了不可控制的事件,當地的這些勢力也是可以幫忙的,所以劉善美聽說李天回來了,趕緊的攜帶重禮過來了。

高麗人在娛樂方面的確是有一套的,這條酒吧一條街上大約有十幾家酒吧和KTV,而且分屬於不同的勢力,但是生意好的就只有兩家,一家就是李天所控制的旗艦店,另外一家就是劉賽美所控制的店面,劉善美經營這個已經很多年了,對這些東西都十分的清楚,華夏這邊開放的又比較晚,所以高麗人隨便拿過一點來,就能夠讓他們的店面很紅火了。

劉善美知道他們有功高蓋主的嫌疑,原來這條街上只有一個比較火的店,現在多出一個來了,斧頭幫那邊的人肯定很不爽,所以劉善美長袖善舞,不斷的給斧頭幫的高層送禮,把這邊的兄弟也都安排的妥妥噹噹的,就算你想要衝著人家發火的話,恐怕你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理由,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斧頭幫上下沒有過去找事兒。

可是劉善美非常清楚她走的這條路線,只是治標不治本的,如果斧頭幫的高層回來了,那麼這條路線一點用都沒有了,之所以現在能夠安全,就是因為周大國不善經營,如果換了以前的那些首腦,她店裡的那些小姑娘老早就被挖走了,李氏集團可是不差錢的。

如果真的要比拼財力的話,劉善美也做過一番比較,她所在的娛樂集團也是財力雄厚,但是要支撐整個高麗和華夏的市場,分配到她頭上的就很小了,李氏集團的總資產很大,而且鋪的攤子並不是很大,如果要真的打經濟戰的話,他們絕對不會是李氏集團的對手,況且聽說這個老闆很有才能,隨隨便便的就能拿出很多的資金來,最重要的就是李天有官方的背景,在華夏做買賣,如果你有官方背景的話,那肯定就已經成功了一大半兒了,其他人根本連和你競爭的資格都沒有。 潛龍堂

「你說什麼?」葉星辰一個瞬移,已經來到了走廊的門口,一把就將剛才說話的那名四十多歲的男子提了起來,一股極強的威壓更是死死的壓住那名男子,頓時就將那名男子壓的喘不過起來,額頭上的汗珠更是一滴滴的掉落下來。

「辰哥……辰哥……你鬆鬆手,他是我的客人……」好在這個時候,隨即反應過來的呂培虎沖了過來,將男子從葉星辰的手中解救下來,要不然可能直接會被葉星辰的威壓壓的窒息而死。

「陳先生,這位是星曜會真正的會長葉星辰,辰哥,這位是陳晨陳先生,這些年來一直都是老庫的經濟人,剛才知道你來了,我一時興奮,都忘了他找我還有重要的事情……」看到面色難看的陳晨,呂培虎當下朝兩人介紹道。

「葉……葉星辰……」陳晨還有些驚愣,連連將葉星辰的名字叨念了好幾遍,這才猛然大悟,整個人直接就朝葉星辰跪了下來,更是聲音悲切的朝葉星辰說道:「葉先生,求求您救救庫夫卡斯基吧,他現在被俄羅斯的維薩奇家族困在了飛熊基地……」

「到底怎麼一回事?」葉星辰看到陳晨那激動的神情,趕緊安慰他道。

而陳晨的情緒稍微平靜之後,也將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原來三年前,那場婚禮突變之後,庫夫卡斯基歷盡千辛萬苦回到靜海市卻發現葉星辰已經離開,只是將星曜會交給了呂培虎,當下就成為了一個自由獵人,類似自由殺手的職業。

一個月前,庫夫卡斯基返回了自己出來的地方,飛熊基地,一個專門訓練地下拳手的基地,原本只是希望看看自己兒時的那些教官和夥伴,結果卻知道了一個曾經對自己還算不錯的教官被人處死,憤怒的庫夫卡斯基當下就靠著自身的實力挑戰整個基地,可是他畢竟只是一個人,哪裡是整個基地的對手,最後要不是基地的主人維薩奇*奧曼看到他自身的潛力,早已經派人將其射殺,哪裡還會留到最後。

如今庫夫卡斯基正是被基地扣押,維薩奇一心希望他能夠重新回到組織的懷抱,更是給予了他優厚的條件,甚至比當初狼王的條件還要好,可是庫夫卡斯基如何肯答應,最後通過一條秘密的方式,聯繫上了自己的經紀人陳晨,讓陳晨找星曜會的會長呂培虎,他相信現在能夠救他的只有星曜會了。

陳晨不僅是庫夫卡斯基的經紀人,當初還是庫夫卡斯基將他從一個人販子組織中解救出來,也因為如此,他對庫夫卡斯基才是忠心耿耿。

聽完了陳晨的敘述,葉星辰輕輕的點了點頭,不就是一個訓練地下拳手的基地么?以他現在的實力,要解救庫夫卡斯基還不是輕而易舉?正好自己現在還有這麼多龍潛神液,以庫夫卡斯基的身體素質,潛力應該很大吧?

當下,葉星辰就拍著胸口像陳晨保證一定會救出庫夫卡斯基的,更是讓呂培虎將陳晨安頓好。

陳晨顯然也聽說過葉星辰的大名,知道他絕對不會拿庫夫卡斯基的生命開玩笑,這才依依不捨的走了下去,至於天台上那一百名臉色極其難看的星曜會成員,他卻沒有太多的注意,只以為是在執行什麼刑罰一般。

「辰哥……」等到送走陳晨之後,呂培虎正要說話,卻被葉星辰打斷。

「老庫的事情交給我們就行了,你們還有自己的任務要做……」

「什麼任務?」呂培虎一愣。

當下,葉星辰就當著龍宗楓等人的面,將自己的計劃詳細的說了一遍,三年了,他卻一點都沒有蓉蓉等人的消息,要說一點都不著急,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可是現在本已經是一名潛能者的他深深的明白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不是人力能夠對抗的存在,就包括慕容蓉等人失蹤的那個地方,若是沒有絕對的實力,也根本不可能前去查探,當初關雲本身已經是一個潛能者,卻也差點斷送了性命,要是沒有足夠的實力,那是根本不可能探測到什麼的,而且不僅要提高自身的實力,還要發展自己的潛能者勢力,而星曜會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不管是龍門,還是魔門,都不是自己的組織,只有星曜會才是自己的根本,葉星辰,紫楓,都有著這樣的念頭,星曜會不僅是世俗界最強大的組織,他們還要將星曜會打造成潛能界最強的組織。

不過他們也明白,在潛能界,還有許多極其強大的存在,龍門和魔門也不過是表面上存在的比較大的門派,想要將星曜會發展起來,前期必須保持低調。

也因此,葉星辰嚴禁的下達了命令,呂培虎,包括這一百名成功激發潛能的精銳,除非在自己生命受到危險的時候,否則絕對不允許使用超出常人的實力,這讓呂培虎很是鬱悶,原本以為擁有了非人的實力,可以張揚一般,可是現在卻不能夠使用,這就好比一隻老鼠闖進了滿是大米的米缸,卻發現自己的嘴被封住一般,怎能夠不鬱悶?

不過鬱悶歸鬱悶,葉星辰的命令還是必須要執行的,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事實。

接著葉星辰又每人發放了兩支龍潛神液,這足夠他們激發自身百分之二十的潛能,不過葉星辰卻告誡他們,潛能的控制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在完全的控制自己的潛能之前,他們不僅不可以使用自身的潛力,還不許跟人動手,對於這一點,所有人也只能夠任命,好在近年來沒什麼大事情,他們也不用跟人打打殺殺。

「辰哥,你看我們都擁有了潛能,那我們的堂口是不是要多增加一個呢?」眼見葉星辰已經交代好了一切,還格外多給了自己一支龍潛神液,呂培虎滿臉笑意的說道。

「厄……這個問題我還沒想過,不過既然你提出來了,就叫潛龍堂吧……」葉星辰沉吟了片刻,淡淡說道。

潛龍堂?紫楓,王小虎,呂培虎等人的眼中皆是一亮……

「宗楓,你們幾個以後也加入潛龍堂吧,就是潛龍堂的六大護法,以後潛龍堂不設堂主,只有護法,一切事務都由你們六人打理吧!」葉星辰也不廢話,當下就發放了潛龍堂的權力,只讓龍宗楓等人一陣驚愣,他們不過剛剛加入星曜會而已,就有著這麼巨大的權力,這……這也來得太突然了一點吧?

雖說目前的潛龍堂只有一百人,既然星曜會已經踏入了潛能界,那日後潛能者將會越來越多,潛龍堂的實力也會越來越強,到時候將成為星曜會的中堅力量,他就這麼放心將這樣的力量交到自己等人的手中?

龍宗楓,龍齊浩,龍柯禹,龍羿韜,龍銘澤,包括龍敏君在內的六人全部驚詫的看著葉星辰,他們實在難以明白葉星辰為何會這麼對待他們? 橫刀奪愛 考核么?考驗么?

「你們不用這麼看著他,他這人一向都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既然讓你們打理潛龍堂,就好好乾吧!」一旁的紫楓看出了六人的疑惑,當下開口說道。

六人又同時看向了紫楓,不知道為何,這個魔門少主的話聽在他們的耳中卻是如此的堅信,根本沒有一點的排斥。

「參見護法……」這個時候,一百名剛剛激發潛能的星曜會戰士臉色還極其的難看,但卻已經齊聲的朝六人問好。

第一次被這麼多人問好,饒是六人見慣了大場面,也有些不知所措。

葉星辰淡淡看著這一切,他相信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他們一定會成為星曜會最中堅的力量,以後龍門六傑將變成星曜會六傑。

又簡單的安排了一些剩下來的事務,葉星辰就與紫楓,王小虎一起帶著六傑包括龍婉兒一起朝俄羅斯趕去,本來葉星辰還有些擔心龍婉兒的安全,可是一想到對方都是一群普通人,而龍婉兒怎麼說也是一名潛能者,自保的實力應該足夠才對。

三日後,西伯利亞科雷亞山脈,一輛加長的悍馬行駛在馬路之上,悍馬的後面跟著七八兩軍用吉普車,在這嚴寒的地區,每行駛一百米都顯得是那般的困難。

「操,這群傢伙也真是的,在這裡掙了那麼多錢就不多給自己配置點裝備么?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開著這種吉普車……」葉星辰坐在悍馬的後面改裝過的車廂之中,望著後面的艱難「爬行」的吉普車,很是大聲的叫罵了一句。

同在悍馬車上的龍門六傑同時望向了窗外,當是沒有聽到他的抱怨,而紫楓則是掏出一根雪茄,慢悠悠的抽了起來,至於王小虎則是和一名當地的導遊坐在駕駛室,完全沒有聽到他的咒罵。

只有龍婉兒很是無辜的抬起頭來,以那很是甜蜜的聲音說了一句:「小師叔,這麼大的風雪,就算是再好的車也難以前進啊,這些吉普車能夠在雪地中行駛,已經說明了他們的性能很優越啊?」

「撲哧……」角落的龍敏君再也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可是連三歲小孩都知道問題,可是葉星辰卻不知道,現在由龍婉兒那清甜的聲音說出來,怎能夠不搞笑。

「君君,你是不是絕對精力充沛,要是那樣的話,你可以在這裡下車了,這麼大的雪,正好訓練你的風屬性異能……」葉星辰當即板起了臉,很是低沉的說道,心中卻是暗自叫罵,自己怎麼就這麼白呢?這倆個悍馬車可是老七那廝通過魔門的手段,花費了不知道多少錢裝備出來的傢伙,就連那馬達也是從坦克上卸下來的,這些吉普車能比么?

「小師叔,你看前面有一座城堡呢?我們是不是到了?」龍敏君雖然身為冰雪屬性的潛能者,但可不想在這零下幾十度的低溫下去外面做健身運動,忽然指著前面的一座巨大的城堡說道。

所有人,包括紫楓在內,一起望向了窗外,就見到不遠處,是個三面環山的平地,平地上矗立著一座巨大的白色城堡,當然,城堡原來是什麼顏色已經不知道,。如今完全被大雪覆蓋,要不是上面的那些窗口,根本難以發現這是一座巨大的城堡。

「應該是這裡了,準備準備,下車了,來,婉兒,把衣服披上……」葉星辰想到了自己得來的情報,當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而其他的人也是一個個的站了起來,當龍婉兒聽到葉星辰特意讓她穿好衣服的時候,心理卻是一陣甜蜜。

「一會兒一切你搞定……」紫楓也是悠然自得的站了起來,隨口吐了一口煙圈,朝葉星辰說道。

「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你只負責動手就行了……」葉星辰點了點頭,而龍宗楓等人卻是一臉怪異的望著紫楓,不知不覺間,他們竟然都和魔門的少主相處了好幾天,而且這一路走來都是同坐一個車廂,為何心中沒有半點的殺意呢?

甚至不知不覺間,他們竟然對這個魔門的少主產生了一絲好感,特別是在從黑龍江趕過來的時候,他路途救助的一群躲避雪災的難民,讓龍宗楓等人一陣汗顏,要是換成他們單獨行動的話,未必會出手救助那些難民,在他們的內心深處,總覺得自己是潛能者,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是處理那些疑難問題的中堅力量,不是做這些繁瑣之事的人,可是這個魔門的少主,卻是全心全意的救助那些難民,就連葉星辰,這個在他們眼裡看來渾身都是邪惡氣息的傢伙,那一次也是發自內心的幫助那些人。、

他們沒有一點自視其高的姿態,更沒有一點身為潛能者的優越感,那一刻的他們只是最為平凡的好人。

好人么?

一個魔門少主,一個有著邪神外號的殺人狂魔,會是好人?

六人的嘴角竟然不約而同的露出了一抹怪異的笑容。

「嘩啦……」一聲,悍馬車的車門打開了,葉星辰第一個走了下去,接著是龍婉兒,而紫楓卻是等六人全部下車后這才慢慢走了下去。

「哈哈哈哈,中國靖,歡迎來到你美麗的西伯利亞……」眾人剛剛下車,就見到一名身高一米八左右穿著一身雪貂皮大衣的大胖子帶著一大群人從城堡里迎了出來……

「哈哈,親愛的維薩奇,這麼冷的天氣你幹嘛親自出來,這且不是太客氣了么?」葉星辰當下也張開雙臂,和那大胖子緊緊的擁抱了一下,這一次,他是以一個億萬富翁的身份前來這裡找尋一批強有力的保鏢,外加一群私家的地下拳手,而他的名字就是林靖。

在這個飛熊基地,凡是能夠走出去成為那些大富翁保鏢的人,無一不是以一敵十的強者,那費用自然也極其的昂貴,而每一名地下拳手的身價,更是一個恐怖的天文數字,畢竟當他們被賣給富翁之後,就成為了富翁的奴隸一般的存在,每為富翁當一場拳賽,所掙回來的收入都是他們自身身價的好幾倍。

當然,富翁們是不用擔心這些地下拳手會私自逃離的,除非他逃出地球,否則都難以逃脫整個地下勢力追殺。

而葉星辰這次以林靖的身份前來購買的拳手和保鏢都是價值上億的生意,由不得維薩奇不重視。

「哈哈,親愛的中國靖,你可是我最尊貴的客人,我又怎能不親自前來迎接你呢?走吧,隨我一起參觀參觀我的城堡吧,然後我們再去挑選你需要的貨物,你看怎樣?」維薩奇滿臉笑意的看著葉星辰,餘光卻掃過葉星辰身後的眾人,最後卻落在了王小虎的身上。

這麼冷的天氣,王小虎只穿著一件彈力背心,外面套了一件單件的外套,那裸露出來的肌肉極其的發達,對於維薩奇這種沉浸在拳壇幾十年的老闆來說,這可絕對是一名極品材料啊,只要經過飛熊基地的訓練,很可能就會成為地下拳壇新一屆的拳王,不過看到王小虎的裝束,他知道這人是這位林先生的私人保鏢加司機,這也斷絕了他挖牆腳的心思。

畢竟,拳王可以培養,得罪了這麼一個大客人,可就得不償失了。

當下,維薩奇親自帶領著葉星辰等人走進了巨大的城堡之中,一路之上,葉星辰所見到的都是那些手持衝鋒槍,滿臉肅殺之氣的戰士們,不過除了龍婉兒微微有些害怕這些人的殺氣外,其他的眾人都是一臉的平靜,這讓維薩奇更加的將葉星辰看高。

很快參觀了一遍城堡,饒是葉星辰早有心理準備,也被維薩奇的奢侈感到震驚,裡面的各種裝飾品幾乎都是上品的寶石,玉石之類,還有要麼就是各種名畫古董,葉星辰甚至看到了一副來自唐朝年間的春宮圖,這些可都是有錢都買不到的東西啊,可這個傢伙卻全部收集了起來。

甚至在城堡的後面,還養著一千多名經過特別訓練的美女們,這些都是來自世界各國的女奴,專供維薩奇玩弄使用。

龍宗楓等人早已經被維薩奇的奢侈行為震驚,要不是葉星辰阻止,當他們看到那麼多被折磨的女人的時候,早已經出手剿滅這裡的一切。

最後,維薩奇又帶領著葉星辰等人用過了最為豪華的一頓午餐,這才慢悠悠的說起了這次的目的。

「林先生,你需要什麼樣的貨色儘管說,只要您能夠說得出口的,我都能夠辦到……」i一路走來,葉星辰的臉上都是一臉的平靜,這讓想要揣摩他心裡的維薩奇很是失望。

「呵呵,其實這次最重要的就是想要買幾名實力強一點的保鏢,想必維薩奇先生也看到了我這位保鏢,他的身手雖然不錯,可惜終究只有一個人,在遇到緊急事情的時候,應變方法不免少了一些,我還有家人,還有我的妹妹,都需要保護,一個他是遠遠不夠的……」葉星辰淡淡笑了笑,指著站在自己身後的王小虎說道。

「喔?林先生的意思是只要找幾名和這位先生一樣實力的保鏢就行?」維薩奇臉上不免露出了一些失望,雖說王小虎是一塊極品的璞玉,但畢竟沒有經過打磨,就算有點身手,也好不到哪兒去,在這裡要找這樣實力的人大有人在,這樣一來,價格也未免少了一點。

「呵呵,維薩奇先生儘管放心,只要你能夠找出擊敗我這位保鏢的人來,每一個人我給出一千萬歐元的價格,你看怎樣?」葉星辰哪裡還看不出維薩奇的心思,當下開口說道。

維薩奇頓時眼睛一亮,i一名保鏢一千萬美金,這可絕對是那些超級強大的保鏢才有的身價啊,難道這個傢伙有那樣的實力?可是怎麼看都不像啊?

「好,林先生既然這麼說了,我也不多說廢話,管家,你去讓科斯夫他們幾個過來吧,他們已經經過了第五期的訓練,這實力上應該沒什麼問題才對……」維薩奇當下就朝身後的一名老頭說道。

在飛熊基地,每經過一期的訓練,實力都將大增,當然,沒有熬過訓練的,下場只有一個,就是死!而訓練總共只有六期訓練,如今叫出經過第五期訓練的人,顯然也是為了保險起見,在維薩奇看來,王小虎也最多和經過第四期訓練的人相當吧?

葉星辰沒有說話,他只是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很快,那名老管家領來了五名身高都超過兩米的大漢,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散發著一股只有凶獸才有的迅猛氣息,而他們的眼神,更是出奇的冰冷。

「參見主人……」五人同時朝維薩奇行禮道,在這裡,維薩奇就是皇帝,就是神,他的一句話可以決定任何一人的生死。

「呵呵,你們幾個最近訓練的不錯,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只要擊敗了這位先生,你們就可以從這裡出去……」維薩奇滿不在乎的指著旁邊的王小虎說道。

「喔?」五人的眼睛同時一亮,他們拚死的訓練,拚死的廝殺,拚死的熬過一期又一期的訓練,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從這裡出去么?現在有了這樣的機會怎不好好把握?

「小子,你要來送死可不要怪我們?」當下,其中的一名大漢直接開口說道,更是開始活動手上的筋骨,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似乎王小虎已經成為了他的獵物一般。

「你們……一起來吧……」王小虎卻是一步踏出,冰冷狂妄的口氣自他的口中傳出…… 王小虎那狂妄的語氣當場就所有人一愣,特別是維薩奇的臉上,露出似笑非笑古怪神情,這傢伙的腦袋不會是有病吧?單挑五名渡過了第五期訓練的精銳?這不是找死是什麼?就算那些經過了第六期訓練的人也不敢說出這樣的話啊?

回頭看看葉星辰等人,一個個都是滿臉淡然的笑容,難道他真的有那麼強大?維薩奇的心中,多少有點譜了,畢竟能夠開出一千萬一個的價格,要是真的沒有兩把刷子那也根本不可能。

不過科斯夫等人卻是憤怒了,在他們看來,王小虎這個中國大漢雖然也算不錯,但也只是不錯而已,就算是單條,也未必是自己等人的對手,現在還敢說一起上,這不是不將自己等人放在眼中么?

可是一想到主人所說的只要擊敗了他就能夠從這裡出去,五人同時就朝王小虎撲去,他們可不想將這樣的機會讓給別人。

五個人的身高都超過了兩米,這麼一陣撲來,那氣勢可是相當的強大,要是弱小一點的人可能會被當場嚇得坐倒在地,可是王小虎是什麼人?不說他已經達到了潛爆初等境界,就算是當年的王小虎也絕對不會將這些人放在眼中。

冰冷的眼神掃過眾人的身體,王小虎身子已經直接竄了出去,沒有使用任何的潛能,直接轟出直拳,專修肉體的他此時的肉體力量甚至已經超過了葉星辰,肉體的速度雖然比起葉星辰來要慢一些,但比起這些一般的強者來說,卻是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根本沒有在乎對手的拳頭,他已經閃電般的轟出了五拳,每一拳都是重重的砸在其中一人的腦袋之上,而五人的拳頭卻也全部落在了王小虎的身上,可是他們卻感覺砸在鋼鐵上一般,不等他們反映,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腦袋一陣劇痛,接著就這麼消散了意識,而他們的身體卻是直接倒飛出去,腦袋在空中就彷彿氣球一樣整個爆裂開來,那白花花的腦漿和鮮血更是噴得四處都是。

「咚隆……」五人的身體重重的落在地上,抽搐了幾下,就再也不動了,而維薩奇,包括他的管家卻是驚恐的看著這一切,五名已經通過了第五期訓練的超級精銳竟然被這個漢子一拳砸成肉餅,這……這怎麼可能?他的肉體強度怎麼可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我真不想吃軟飯 葉星辰早已經將龍婉兒拉到了自己的懷中,不讓她看到如此血腥的場景,紫楓,卻依舊冷冷的坐在那裡,手裡叼著雪茄,一噠一噠的抽了起來,龍宗楓等人臉上也是露出淡淡驚訝的神色,王小虎剛才出拳的速度他們也不過勉強看到一點殘影而已,而那麼恐怖的肉體,就算是砸在自己等人的身上,那後果也好不到哪兒去。

幸好自己等人沒有遇上他,否則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一時之間,龍宗楓等人的心裡甚至有些竊喜,竊喜這樣一個恐怖的敵人成為了朋友。

「維薩奇先生,您看,我這保鏢下手有些不分輕重,將您的手下……那個他們的損失全部由我來付算了……」看到維薩奇還處於驚愣之中,不想再等下去的葉星辰當下出口說道,而他懷中的龍婉兒卻是輕輕的扭動了下身子,卻並沒有起身的意思,顯然很享受這種感覺。

「噢……不不不……親愛的中國靖,這完全不關你的事情,這完全是這群白痴沒用,該他們死,老管家,你去把約翰他們都給我叫過來,他們早已經通過了第六期的訓練,已經能夠和這位先生好好的切磋切磋……」回過神來的維薩奇立馬開口說道,死的幾名戰士,他雖然心痛,但還沒有為這點錢失掉面子的事情。

「是……」當下,他背後的那名老管家恭敬的朝維薩奇行了一禮,轉身走了出去,而幾具腦袋爆成血霧的屍體卻自然有人收拾。

片刻之後,十名比剛才還要強大許多的大漢在老管家的帶領之下走了進來,依舊恭敬的朝維薩奇行了一禮,而維薩奇也說出了和剛才相同的話,至於王小虎,依舊和剛才一般狂妄,不過早已經聽說了王小虎厲害的約翰等人自然不會再大意的衝上去,可是採取主動之後的王小虎依然的那般恐怖,不菲摧毀之力的將十人擊敗,當然,按照葉星辰的意思,這十人都留下了性命,只不過短暫的失去了戰鬥力而已,葉星辰是來救人的,他可不想還沒有救出庫夫卡斯基就已經徹底的惱怒維薩奇。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4之彩雲散 看到躺在地上不斷慘嚎的十人,維薩奇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這些傢伙平時雅戈爾不是自詡多麼多麼的厲害,多麼多麼的能打么?怎麼今天連一個人也干不掉?怎麼都不去死了好一點?

「維薩奇先生,現在熱身也差不多了,我想你也該叫出你的精銳了吧,要是您覺得一千萬太少,那價錢的事情我們完全可以再商量,你也知道,像我們這樣的人,最不缺少的就是錢了,為了自身的安全,花再多的錢也是值得的……」看到維薩奇那陰晴不定的臉色,葉星辰再一次開口說道。

「呵呵,中國靖說的極是,管家……」維薩奇知道葉星辰是在給自己台階下,當下就讓管家又去找了幾人更強的人過來,可是雖然他們在王小虎有意的謙讓下給王小虎照成了一定程度的麻煩,但依然被王小虎擊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