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車場

2020 年 10 月 31 日

一輛黃色的大黃蜂停在那裡,一個長相俊美的年輕人,百無聊賴地依靠在車身旁。

見到北冥夜的紅色跑車姍姍來遲,容若走了上去,一臉八卦地問道:「四哥,你老實交代,剛才幹嘛去了?」

北冥夜打開車門,下了車,走到容若的身邊,淡定地說:「小五,你這是離家出走?」

「別轉移話題啊!」容若不滿道:「先交代你的問題。」

「你確定?」北冥夜挑眉,面無表情地說:「容伯伯打電話給我了。」

「什麼?」容若果然變色道:「你沒出賣我吧?」

北冥夜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你覺得呢?」

說完之後,就慢悠悠轉身上了車。

「不是,四哥,你到底有沒有跟我爸說啥啊?」容若著急地拍著車窗。

北冥夜落下車窗,露出了半張俊臉,施施然一笑,「走吧,去喝一杯。」

穿越了群魔亂舞的舞池,直接進了二樓的貴賓包間里。

剛坐下,就有兩個夜店的陪酒小姐進來,分別給兩人倒了酒。

北冥夜接過了酒杯,隨便就塞了幾百塊的小費在女人的手上。

可這個陪酒小姐不想就這麼被打發了。

這兩個男人長得好帥,衣著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有錢不說,還長得帥,要是能睡上一晚就好了。

陪酒小姐一時間想得心花怒放,她嘟著嘴,嬌聲嬌氣地對北冥夜嬌嗔道:「人家不要走,人家想親自喂你喝酒。」完了還對北冥夜拋了個媚眼。

北冥夜側頭看了陪酒小姐一眼,那眼神又冰又冷,好看的嘴裡只吐出一個字,「滾!」

陪酒小姐被嚇了一跳,比起勾引客人,她更怕得罪客人。

她尷尬地笑了笑,然後趕緊就走了。

容若也朝著身邊的陪酒小姐揮了揮手,拿出兩張大鈔當小費,「走吧,這裡不需要你們。」

「是。」另外一個陪酒小姐也走了出去。

包間里就剩下北冥夜和容若兩個人。

兩人端著酒杯碰了碰,容若提心弔膽地問:「四哥,你快跟我說說,我爸打電話來到底是說了什麼啊?」

北冥夜挑了挑眉,狹長的鳳眼帶了些探究,「你還真打算離家出走?你多大了,還玩這套?」

容若一口氣喝完酒杯里的酒,把酒杯放在桌上,一臉傾訴地說道:「四哥,你就評評理,我還這麼年輕,還想多玩幾年呢。我爸那個老頑固,現在給了我兩條路,要麼就相親結婚,要麼就去國外讀書。」

「哥們是真不想離開帝都啊,你說我們軍區這幾個哥們,你、宋景辰,霍煜,大家都在帝都混,幹嘛我要去國外啊?」

北冥夜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將來有什麼打算?總不能一輩子都在軍區大院里混吧?」

容若又灌了一杯酒,想了想說:「其實我也不知道,大哥讓我去他公司幫忙。可我什麼資歷都沒有,什麼也不懂,去了怕是鬧笑話。」

北冥夜給他倒了半杯酒,「你去國外讀書也沒什麼不好,幾年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容伯伯那邊挺擔心你的。」

容若半天沒說話,最後拿出了手機,給他爸爸容參謀長打了電話,說自己到允安市來找北冥夜了,過幾天就回去,願意出國去讀書。

剛解決完了自己的問題,容若就想起來北冥夜的事情。

容若拉著北冥夜,一臉認真嚴肅地問道:「四哥,我今天可看見了,你的車裡坐著個女人,那是誰啊?」

北冥夜不動聲色,抿著唇不說話。

容若自顧自說道:「其實你要是真能找到喜歡的,我是真心為你感到高興。兩年前那件事情你要是能放下,就最好了。」

「嗯。」北冥夜面無表情地說,他斂去了笑容,整個人都變得冷森森的,「早就從坑裡爬起來了。」

哥們間,有時候開玩笑還可以,但涉及某些不欲讓人提及的傷痛時,容若還是很有分寸的。

他給自己和北冥夜倒了半杯酒,「什麼話都不用說了,是哥們就干!」

於是,北冥夜又換上了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跟容若碰了一個,然後一飲而盡。

「剛才那女孩是誰啊?我沒看清楚臉。四哥你是在允安市認識的嗎?也不帶出來給我介紹下?」容若又開始八卦了。

實在沒辦法,他真的是太好奇了。

嫡女蓉歸 兩年前的那件事情之後,北冥夜昏迷了整整八個月。

醒來之後,原本以為他會消沉一段時間,沒想到他身體恢復之後,就開始專心事業,把帝豪集團做得有聲有色。

可那之後,北冥夜對女人就再也沒有興趣了。

北冥家裡也嘗試著想要給北冥夜安排相親,可一次也沒有成功。 甚至北冥夜還干出叫人在半路攔截相親的對象,把人給揍了一頓的事情。

所以現在,他的身邊竟然不聲不響地出現了一個女人,這實在太讓容若好奇了。

要是回去告訴宋景辰,霍煜他們,保證他們也會目瞪口呆。

北冥夜的心情似乎很好,淡淡勾唇,道:「剛認識一個小女孩,還挺可愛的,有機會介紹給你認識。」

容若這回是真的目瞪口呆了。

他隨便問問而已,沒想到北冥夜居然答應了!

看這樣子,似乎還挺認真的。

「四哥,你說真的?」容若一臉擔心地問道。

北冥夜淡淡挑眉看了他一眼,「喝酒。」



顧九九坐車回到了北冥夜的別墅,絲毫不知道李翔在後面跟蹤她。

就在她從車上下來,剛想往別墅里走的時候,她突然被人拉住了。

顧九九回頭一看,竟然是班長李翔,她有些詫異地問道:「班長?你怎麼在這裡?」

她朝後面看了看,看到停著一輛電動車,問:「你專門來找我的?」

李翔點點頭,「嗯。」

顧九九問:「你有事嗎?」

李翔拉著顧九九的衣袖,吞吞吐吐地回了一句,「有……有事。」

顧九九歪著腦袋看著他,「什麼事啊?班長,你說。」

李翔心裡很緊張,他知道顧九九家裡挺有錢的。

可沒想到竟然會這麼有錢,她居然會住在這麼豪華的別墅里。

如果他表白的話,一定會被拒絕的吧?

可是要他現在放棄,他又做不到,他等這一天已經等了三年了。

就算是被拒絕了,他也想把心裡的話都說出來。

李翔深吸了口氣,然後閉著眼睛,一鼓作氣地說道:「顧九九,我喜歡你!從高一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就喜歡你了。你是個好女孩,每天都埋頭學習,我也知道高中應該以學業為重。我就一直沒敢開口,現在都畢業了,我想告訴你,我喜歡你!」

頓了頓,李翔似乎是鼓足了所有的力氣,他大聲地開口道:「顧九九,請你跟我交往吧!我會好好對你的!」

對於李翔的告白,實在來得太突然了。

而且,顧九九之前也從來沒有感覺到,李翔對她有什麼小心思。

導致她現在直接就愣住了,看著李翔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那個……我……」顧九九一時沒想到該怎麼拒絕李翔,又不想傷了他的面子,就在那支支吾吾了起來。

大紅色的跑車裡,剛回來的北冥夜,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副場景。

一個青澀的男孩拉著顧九九的衣袖,顧九九低著頭,兩人的臉都紅彤彤的。

雖然此時一句話都沒有,可那微妙的氣氛,讓北冥夜一下子就猜出來了。

婚然天成:唐少的閃婚萌妻 這個場景,分明就是在表白!

北冥夜黑著臉下車,「嘭」的一聲大力地關上了車門,然後大步流星地朝著顧九九走過來。

顧九九聽見了關車門的聲音,她驟然回頭,就看見北冥夜一臉不善地朝她走來。

顧九九趕緊掙開了李翔的手,匆匆地說了句「對不起」,然後就跑了。

被拒絕的李翔頹然地看著顧九九跑開。

那是一個十分高大的男人,一看就非富即貴。

他身上的那種氣勢,不是平常人就能有的。

而且他的模樣,到他們學校來,恐怕所有的女生都會發痴吧。

李翔握緊了拳頭,難道這個男人是顧九九的男朋友?

一想到有這種可能,心裡不知怎麼的突然就酸澀了起來。

這邊,看著顧九九毫不猶豫地奔向了他,北冥夜忍著脾氣,拉著顧九九上了車。

顧九九緊張莫名,她看著北冥夜沉著臉開車,便試著開口道:「四少,不回別墅嗎?」

北冥夜沒搭理顧九九,眼睛一直直視著前方。

顧九九自討沒趣,就閉上了嘴。

她現在是把北冥夜當祖宗供,只求這祖宗別發脾氣,等這幾天假期結束,他離開允安市就好了。

北冥夜的車開得極快,顧九九縮著身子坐在座椅上,小手下意識地抓緊了安全帶,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北冥夜。

他這是要開去哪裡?

雖然他之前在賽道上開得也很快,可是顧九九明顯感覺到和之前在賽道那種速度不同。

他好像很生氣,也不知道在發哪門子的瘋,難道他……打算把她帶到哪裡去活埋了?

車內的氣氛陰沉,顧九九動了動嘴唇,剛剛開口說了一聲:「四少,你……」

北冥夜握住方向盤的手忽然猛地打了個半圈,性能極佳的跑車直接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漂移。

輪胎劃過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音。

顧九九差一點被甩出去,又被安全帶給拉回來,重重貼在椅背上,她不由得尖叫道:「啊!!」

北冥夜煩躁地低吼:「閉嘴!」

顧九九好不容易穩住了身體,緊張得連腳趾頭都抓緊了,「慢點,你慢一點。」

「什麼慢點?做、愛的時候你也喊我慢點。」

重生洪荒情 「你在胡說什麼?」顧九九臉都氣紅了,「我是叫你開車慢一點,現在又不是在賽道上。」

「你還在懷念賽道上的事情?」北冥夜眯了眯眼睛,忽然單手握住方向盤,「好,我就讓你再回憶一遍!」

說完,他單手解開了顧九九的安全帶,右手伸過去一撈,就將她整個人給撈在了懷裡。

「北冥夜,你瘋了?」顧九九大驚失色。

這是在大馬路上,又不是賽道上,外面很多車。

北冥夜一手握住方向盤,一手將她給強按在自己的身上,和他面對面。

他的薄唇微勾,「你不是在回味在賽道的事情嗎?」

顧九九用手捶著他的肩膀,「這是在馬路上,你不要拿自己和別人的生命開玩笑!」

她一邊說著,一邊掙扎著想要從北冥夜的身上下來。

在馬路上就該好好開車,遵守交通法則,這樣飆車,還抱著她,簡直就是罔顧人命,應該判處危害公共安全罪!

「馬路上?」北冥夜大手緊緊地禁錮著她的腰,他輕佻起眼睛,「你是在暗示我,想去沒人的地方做?」

「你……」顧九九震驚地張大了嘴巴。

這男人,又發情了?? 顧九九攀住北冥夜的肩膀,哀求道:「你不要這樣。」

她可不想和北冥夜一起車毀人亡。

北冥夜的大手在她的腰間掐了一下,「你不是在回味賽車場的事情嗎?」

「我沒有。」

北冥夜一把撕開她的褲子,大手往下一勾,勾下了內、褲。

他的手探下去,輕輕地動了幾下,然後按著她猛地一沉!

「啊!」顧九九整個人都被迫趴在他的身上,怒道:「北冥夜,你變態!」

「變態、禽獸,你就不會罵點別的?」

北冥夜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摟著她的身體飛快地上下拋著。

性能極佳的跑車穿過車流,飛快地疾馳。

巨大的刺激,讓顧九九隻能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害怕得唇瓣抿得緊緊的。

北冥夜將車開出了市區,路上有一個減速帶,但是他絲毫沒有停車的意思,反而加速沖了過去。

「砰!」

汽車碾壓過減速帶,呈拋物線被高高拋起。

車內的顧九九同樣被高高拋起,然後汽車落在地面,顧九九同樣重重地落下。

「啊!!」顧九九隻覺得大腦一片空白,接著就軟軟地趴在他的懷裡。

前面是蜿蜒曲折的盤山公路,北冥夜的車毫不猶豫地開了上去。

路邊沒有一盞路燈,只有汽車的大燈照亮著前面的道路,四周彷彿全都是無邊無際的黑暗,什麼都看不見。

顧九九害怕了起來,北冥夜卻依舊還和她連成一體,她忍不住哀求道:「四少,你慢一點……」

「想慢一點?可是我想快一點!」北冥夜說完,大手將她重重往上拋起,然後再重重落下。

顧九九快要瘋了,她敏感的身體此刻經受不住一點點的刺激,忍不住用手撐著北冥夜的肩膀,大聲尖叫道:「啊!!」

因為她坐直了,腦袋擋住了北冥夜的視線,而前面剛好有一道刺眼的遠光燈,對面有一輛大卡車迎面駛來。

北冥夜下意識地將方向盤往旁邊一打,只聽到「砰!」的一聲巨響,汽車衝破了路邊的防護欄,半個車身幾乎都要衝了出去!

顧九九隻感覺身體朝前面一傾,強烈的失重感,讓她忍不住哭了出來,「救命!」

「害怕了?」北冥夜的臉上沒有一絲波瀾,他的薄唇輕輕咬著她的耳垂,「我在這裡,有什麼好怕的?嗯?」

「不要這樣,求求你。」

顧九九渾身顫抖著,她覺得好絕望,這個男人根本就是間歇性神經病,加暴力狂。

「不要?不要你還夾得這麼緊?」

「我沒有。」

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