裡面完全是按照和之國的傳統裝飾修建。

2020 年 10 月 31 日

木屋高台,榻榻米,院內青竹,紙糊窗戶,假山水榭,以及屋檐上掛著的暗紅色燈籠。

走進來。

彷彿踏入了和之國的前身——島國的江戶時代。

迎來送往的侍女。

全是純正的和之國女子,容貌秀美,溫婉動人。

在衣著華麗的和服飾女引導下。

兩人緩緩向著會所內走去。

鹿一凡一邊走,一邊用神識掃過整座會所。

雖然神識無法進行大範圍的掃描了。

但是這麼點面積,以鹿一凡的修為,在對抗天道規則的情況下,還是勉強做得到的。

忽的一愣。

鹿一凡眼中流露出一絲玩味。

儘管是三伏天。

但是會所內的冷氣很高。

穿T恤甚至會有一種冬日的感覺。

推門而入后。

兩人就看到一個清冷的,穿著白色和服的少女,正背對著眾人跪坐在那裡。

輕輕泡著茶。

儘管只能看到一個背影。

但是那婀娜的曲線,和服外暴露出的肌膚,都顯示著女子的絕色。

在女子的身邊,則跪坐著一名傳統武士服的中年男子。

男子滿臉倏然。

一把武士刀插在地上,雙手按膝,緊閉著雙眼。

當李輝一進來的時候。

武士這才微微張開眼睛。

看了一眼他。

眼睛中不禁露出一絲輕蔑。

而看到鹿一凡那如同普通人一般的步伐,眼底就跟不由的鄙夷更重了。

一個要入贅荒木家的廢物。

帶著一個連修為都沒有的垃圾保鏢而已。

在兩人對面。

之前那個光頭大漢正如同舔狗一樣,對著荒木櫻子點頭哈腰。

見李輝來了,他這才扭過頭來。

不過當看見鹿一凡的時候,光頭卻是有些詫異。

「輝君,你終於肯見我了。」

女子緩緩轉過頭,露出一張清冷決絕的俏臉。

只是這俏臉之上。

卻是有大半張臉紋著櫻花花枝和櫻花的紋身。

看上去有些詭異和可怕。

李輝深吸一口氣。

似乎做了什麼決定。

然後開口道:

「荒木小姐,我是來想告訴你。

生意的話,李家願意和荒木家合作。

但是要我入贅到荒木家。

這是我不能接受的。

還請荒木小姐收回成命。」

「輝君,你要知道,我們荒木是從戰國時代就傳承下來的大家族。

初代家族,甚至還當上過木影。

我荒木決定的婚姻,一旦立下,就不能再改變。

否則就是羞辱我們荒木家。」

荒木櫻子一邊飲茶,一邊悠悠的說道。

似乎她早已料到李輝會這麼說。

「可是……那您也沒必要非要我入贅吧?

找別人不行嗎?

以荒木小姐的姿色和地位。

想必有大把大把的男子會搶著入贅荒木家。」

李輝焦急道。

「輝君聽說過眼緣這個詞嗎?

我對輝君有眼緣。

話說回來,輝君是嫌棄入贅荒木家太丟人了,所以才不願意娶我的。

還是說……」

荒木櫻子眼眸微眯,冰冷的目光落在李輝身上,讓他不由的打了個冷顫。

「你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不願意要我?」

那語氣。

愛上小偷總裁 高高在上。

完全是君王質疑奴才的語氣。

別說是李輝了。

哪怕是再窮的男人。

只要他還要臉。

都會覺得極其不爽。

校園狂兵 入贅還要我覺得不丟人?

這怎麼可能?

「不……不是這樣的……」

李輝慌忙想解釋。

然而。

此情可待 荒木櫻子淡笑了下。

輕輕拍拍手。

旁邊的木門被推開。

露出一個女孩子的身影。

那個女孩被鐵鏈貫串了四肢百骸,鮮血已經浸透了她的衣服。

「靜靜!!!」

見到女孩的那一刻。

李輝不由神色狂變,大聲呼喊了起來。

那個女孩,正是懷了李輝孩子的郭曉靜。 當看到了李輝的那一刻。

郭曉靜終於淚崩了。

眼淚縱橫的道:

「輝哥,沒了,我們的孩子沒了!!!」

「什麼?!」

聞言,李輝看著郭曉靜那滿是鮮血的上衣。

氣的雙眸通紅,全身顫抖不已。

「荒木櫻子,你什麼意思?!」

李輝攥緊拳頭拍案而起,怒目直視荒木櫻子。

荒木櫻子依舊跪坐在蒲團之上,小手端著竹杯,琥珀色的清茶散發出裊裊清香。

她舉止端莊的舉起茶杯,輕柔的遞到李輝面前,溫柔如同妻子一般道:

「輝君,請喝茶。」

「我喝你大爺!!!」

李輝憤怒的一把將茶杯打落在地。

霍先生請寵我 琥珀色的茶水灑了一地。

「八嘎!!!」

坐在荒木櫻子身邊一直閉著眼睛的武士。

此時猛的睜開眼睛。

插在地上的那把武士刀,陡然自動出竅!

那一刻!

清亮的刀光照亮了整個房間。

凜冽的刀氣,如同大風一樣,吹的李輝頭髮幾乎都要掀起到頭頂上去了。

幾乎是一瞬間的時期。

那把武士刀橫在了李輝的脖子上。

「區區華夏人,也配直呼家主大名?」

「橘右君請住手!」

儘管茶杯被打落。

也被李輝直呼大名。

一臉紋身的荒木櫻子似乎並不惱怒。

反而命令那名滿頭藍色長發的武士停手。

武士聽見后,鬆開手。

那武士刀竟然詭異的自動緩緩的飛回了刀鞘。

而武士則從背後掏出一顆蘋果,再次端坐下,閉上眼睛,開始吃了起來。

雖然沒有看著李輝。

但是他身上散發的殺氣,依然讓李輝感覺到瑟瑟發抖。

太可怕了!

這個武士,恐怕連手都不用出。

那武士刀都能直接一刀斬了自己!

「輝君,請喝茶。」

荒木櫻子說著,又溫柔的給李輝倒了一杯茶。

李輝還想再次打翻。

但是荒木櫻子此刻臉上卻掛著溫柔的笑容道:

「輝君,不喝的話。

這個女人的頭顱我便摘下來了。」

「你……」

李輝氣的瑟瑟發抖。

卻又無可奈何。

這個一臉櫻花紋身的女人,簡直毒如蛇蠍。

只有鹿一凡在一旁靜靜的看著。

始終無悲無喜。

他這十幾億年來。

看慣了生死離別。

這女人在別人看來好像很狠毒。

但是在鹿一凡看來……

不過如此!

接下那杯茶。

一口喝了下去。

李輝道:

「我喝完了。能放了曉靜嗎?」

極品ceo這裏疼 「輝君,只要你答應入贅我荒木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