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烏龜趕緊讓他們坐,鮑國更是殷勤地端茶送水,就連一向自戀的水仙花這會兒也把自己珍藏的泡椒鳳爪給貢獻了出來。

2020 年 10 月 31 日

「我們過來看看你們啊。」安暖笑著開口,順便把路上買的鮮花遞給了他們。

說起來,這還是安暖第一次到妖管局裡來。

乍一看,這裡和普通的辦公大樓並沒有什麼區別,但只有實際進來了,才會發現這裡著實別有洞天——

院子里的鳥雀根本不畏懼帝都的嚴寒,撲騰得那叫一個歡暢。

拐角處的綠植已經漸漸開了靈智,像個調皮的孩子,把自己綠油油的枝葉像麻繩一樣一圈一圈地捲起來,等玩盡興了,才會哭唧唧地發現解不開了。

等再走進辦公區,更讓人有一種時空錯亂的感覺。

左邊的海獺正躺在一汪蔚藍的海水裡,仰著頭享受著陽光;右邊的宋紓卻坐在茂盛的密林下,哼哧哼哧地啃著松果,愜意得連毛絨絨的尾巴都露了出來;下方的鮑國則站在一片無垠的草地上,神色慵懶地打著哈欠……

果然,妖管局是個很神奇的部門啊!

安暖左右看了看,忍不住感慨道。

大伙兒閑聊了幾句后,宋紓餘光突然瞥見了桌上的學習資料,「對了,安暖,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年後妖精學校就要開校了。」

「你之前在培訓中心的表現很不錯,肯定能進妖精學校的,想好之後要學什麼了嗎?」

安暖:「……」

玩得正開心,驟然告訴她馬上就要開學了,這種滋味……真是異常複雜啊!

「學什麼啊……我得好好考慮考慮。」

安暖頗為嚴肅地抿了抿唇,這才反應過來,如果她想要在人類社會立足,找個好點兒的工作,必須得通過妖精學校,拿到畢業證才行。

之前她和晉雲凜兩個浪來浪去,五湖四海地旅遊,完全都忘了這回事了!

瞧著安暖皺著眉頭的小模樣,晉雲凜忍不住心疼了,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柔聲道,「沒事,你要是不喜歡去妖精學校,咱們就不去,反正有我養著你。」

專門負責妖精素質提高和技能培訓這塊兒的宋紓忍不住沉默了:「……」晉大佬,你這就是在挖我們工作的牆角啊!

不過……好吧,反正你倆都是準備要結侶的妖了,有這個任性的資本,她就看看不說話!

宋紓沒說話,安暖倒是堅決地搖了搖頭,「那可不行!」

「我可是立志要成為新時代旗幟下,一代獨立自信有文化的妖啊!」怎麼能逃課呢? 大伙兒正聊著。

「叮叮叮——」

辦公室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宋紓起身,接起電話,「你好,我們這裡是特別管理處,請問有什麼事嗎?」

也不知道對方說了些什麼,只見幾分鐘后,宋紓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凝重起來,「好的,我們這邊會立刻進行處理的。」

「怎麼了?」瞧見情況不對,老烏龜上前一步,主動問道。

「出事了。」

「帝都動物園著火了,」宋紓言簡意賅地開口,「消防隊已經出動了,但發現火根本滅不掉,反而有愈演愈烈的架勢。」

「上頭猜測這事可能和我們這邊有點兒關係,希望我們能出面幫忙一下。」

老烏龜沉吟了幾秒,點點頭,「好,那鮑國、宋紓你們倆去處理,可以嗎?」

妖管局雖說人事比較精簡,但還是有一個基本的分配。

鮑國和宋紓主要處理陸地妖精這一塊;水仙花隸屬植修,自然處理植修相關事宜;海獺則管理海域區域的部分。

當然,以上只是粗略劃分,要是遇到什麼突發事件,大伙兒還是得全局出動。

「沒問題。」接到命令的鮑國和宋紓點點頭,放下手裡捏著的小零食,準備朝帝都動物園出發。

就在這時,安暖唰地一聲舉手,冒出來個小腦袋,「那個……我們能跟著一起去嗎?」

「當然好了。」白得了兩個幫手,老烏龜哪有不同意的?當下就樂得直點頭。

他們也不清楚動物園那邊兒到底是什麼情況,一行人生怕耽擱了,沒敢搭車,直接靠著法術就趕到了案發現場。

距離動物園幾米外的時候,他們就瞧見了一陣陣衝天的巨火,滾滾濃煙升騰而起,熾熱的火焰張牙舞爪,著實是聲勢浩大。

幾輛消防車停在不遠處,充足的水柱沖著火源洋洋而去。

來來往往的消防官兵神色匆匆,帶著頭盔也看不見他們焦急的神色和被煙熏得黝黑的面龐,只能瞧見他們身上的消防服已經徹底濕透了,也不知道是旁邊冰涼的水打濕的,還是身上濕熱的汗沁濕的。

安暖他們一行人徑直朝火場這邊走去,還沒等走近,就被旁邊的消防隊員給攔住了,厲聲道,「唉唉,你們幹嘛呢?這正救火吶,十萬火急的事,閑雜人等可別瞎闖啊!」

宋紓和鮑國立刻舉起身上的工作牌,「我們是特別管理處的人,麻煩跟你們領導通知一下。」

聞言,消防隊員狐疑地瞅了瞅他們幾人,著重在他們的工作牌上看了幾眼,這才慎重地點點頭,「行吧,你們跟我過來。」

就在動物園正前方,負責這次滅火行動的隊長正愁得厲害,眉心都扭在了一塊兒,差點沒打結。

他們消防一隊之前接到消息,立馬就趕過來了,現在已經在這兒待了大半天了,按照正常的預估,半個小時前,這裡的火勢就該得到控制,逐漸減小了,可這會兒卻跟撞了邪似的,水袋的量越用越大,火勢卻一點兒沒小,反而還越來越猛了。

明明是一二月的天,還透著幾分刺骨的寒意,消防隊長這會兒卻著急得起了一身的熱汗!

「報告隊長,這幾位說他們是特殊管理處派過來支援的同事。」 隊長扭頭一看,瞧見安暖他們一波人,升起的第一個想法就是——

我滴個乖乖!

這幫子人長得也忒好看了!

難不成……這特別管理處的入職要求就是顏值首先得過關?

長得五大三粗的消防隊長頓時覺得自己未來上升的渠道一下子變窄了。

「隊長是吧?」

宋紓他們亮了亮自己脖子上的工作牌,直接問道,「動物園的情況現在是什麼樣的?」

聞言,消防隊長的神色一下子變得嚴肅起來,「我們已經找動物園的管理人員了解過了,幸好現在是春節期間,動物園裡的遊客不多,只有幾十人左右,在發現火勢的時候,就已經將他們安全帶離了。」

「目前的問題主要還有兩個,一個是動物園裡剩下三分之一的動物沒能及時撤離,現在我們的隊員正在極力救助;另外一個就是火勢越來越大,根本不受人力控制,我們擔心再這樣下去,很有可能會危及到附近的商販民居。」

消防隊長說的很清楚,宋紓他們也很快了解了眼下的狀況。

趁著鮑國正詢問相關細節,吸引了隊長他們的注意力,宋紓手上暗使了個法術,朝邊緣火勢比較大的地方扔去。

這是個妖族比較常用的滅火術,即使是再大的火,碰上這樣的法術,也該乖乖熄滅了,可出乎意料地是,這火不僅沒變小,反而還越來越大!

果然有古怪!

宋紓不著痕迹地收回手,和鮑國他們對視了個眼神,都明白這事他們必須得出手了。

「這火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據說好像是上午十一點,毫無徵兆地,突然就起了這麼一場大火。」

鮑國也問了一會兒,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

倒是晉雲凜微動了動鼻子,「這火的味道……」眸光一閃,晉雲凜轉頭看向隊長,「對了,我們能見見動物園的管理人員嗎?」

……

大佬一般不開口,開口肯定不一般!

見狀,宋紓和鮑國眸光不由得一亮……難不成晉大佬已經有解決的辦法了?

就連安暖也是一臉好奇地看著他。

「行啊,沒問題,」隊長倒是沒發現他們幾人的眉眼官司,利索地點頭,「跟我來吧,他就在這邊。」

動物園的管理人員就在十幾米開外,這會兒看著火勢越來越猛的動物園,急得也是團團轉,整個人焦頭爛額的,這一分分一秒秒,燒的都是錢啊!

這會兒好不容易看見消防隊隊長過來了,趕緊上前幾步,抓住他的手,連聲問道,「同志,這怎麼回事呀?都小半天了,怎麼火還沒滅呀?我們還有很多珍稀動物在裡面呢!」

「你先別著急,我們這邊也在處理,一直沒閑著呢!」隊長拍拍他的手,轉頭指向鮑國他們,「這幾位也是我們的同事,他們想要問你幾個問題,你如實回答就行。」

「哎,好的。」

接下來就完全成了晉雲凜的主場了——

「您就是動物園的管理人員?」

「對。」

「你們動物園今天是不是新進了一批動物?」

聞言,管理人員詫異地挑眉,「對啊,你怎麼知道的?」

晉雲凜不答反問,「裡面是不是有一隻單腿的鳥,形態有幾分像鶴,羽毛非常艷麗?」

「對對對!」這下子,管理人員看著晉雲凜的眼神就跟看到神似的,這小夥子說得一點兒也沒錯!

那鳥長得格外精神。

尤其是那羽毛和姿態,簡直讓人炫目,不過就是可惜,只剩下了一條腿。

「當時是這麼一回事,有人說在郊外撿到了這麼一隻鳥,看樣子覺得可能是珍稀動物,就緊趕慢趕地送到了咱們動物園,結果我們這邊還沒來得及鑒別它是哪一個類別的,就出了這倒霉事兒。」

……

很好!

聽到這兒,晉雲凜心頭的懷疑基本上確定了一大半。

「到底怎麼回事?」

安暖和宋紓他們在旁邊聽得是滿頭霧水的,瞧見兩人的對話完了,趕緊給晉雲凜使了個眼色。

晉雲凜嘴角微勾,直接給他們傳音,內容只有簡簡單單的兩個字。

「畢方。」

……

結果,聽到的三個人全都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他們的耳朵!

啥玩意兒?

畢……畢方……

那不是傳說中的神鳥嗎?!

要知道,畢方的傳言,最早可以追溯到黃帝時期,距今也有上萬年的歷史。

相傳,畢方形似鳥,青體,赤腳,兩翼一足,不食五穀,口銜烈火,為黃帝衛車之神鳥。

那來頭,可是相當的大!

這麼一尊大佛,活到現在竟然被人類給撿到了,撿到了不說,還直接給送到動物園裡了,真是想想,都覺得有些虛幻…… 直到大伙兒穿戴好護具,在眾人訝異的目光下走進動物園的時候,他們還沒能從這個令人震驚的事實中緩過神來……

這年頭,上古大妖都變得這麼不值錢了嗎?

走了一個赤築,又來了一個山魈,好不容易打退了山魈,這會兒又蹦出來個畢方……怎麼著?現在連大妖的面世都是批發走量了嗎?

「所以,我們現在是去找畢方?」一邊說著,安暖一邊撥弄著身上的防護器具,這些玩意兒也就是對人類有效,但他們妖族而言,形同虛設。

但要是他們真是大大咧咧地走進動物園,沒帶任何防護器具,估計那群消防員就得率先覺得他們有病了!

「……然後……打敗畢方?」鮑國在後頭顫顫巍巍地接了一句,臉上的自我懷疑那叫一個明顯。

說實話,真不是他給他們豹族泄氣,實在是這差距太大了。

你想想,他一個不到千歲的小妖怎麼敢和傳說中的神獸畢方較勁,這不是壽星公吃砒霜——嫌自己的命太長了么?!

就連宋紓聽了這話,腳上也不由得一軟,差點沒摔了個大趔趄。

「當然不是,如果能勸服的話,自然更好。」

晉雲凜之前已經問過動物園管理員他們關押畢方的位置,這會兒正帶著安暖他們徑直奔向目的地,聽見鮑國的問話,側頭回答了一句。

「哦哦,能勸服更好……」聽到不用動武,鮑國心下不由得鬆了一下,結果剛走了兩步,腦子一轉,腳上突然頓住……等等,那要是不能勸服畢方呢?

想了想晉大佬強大的實力和一向強硬的作風,鮑國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頭突然有些后怕……

越往目的地靠近,他們越覺得熱氣升騰,甚至覺得連呼吸間都染上了幾分揮不去的熾熱感。

終於,又走了幾分鐘后,晉雲凜腳步一停,低聲道,「到了。」

順著晉雲凜的目光看去,大伙兒頓時就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到了。

與妹控的相處日常 在這漫天火光中,畢方昂首挺立,渾身綻放流溢著光華。

雖然它只有一隻腳,卻絲毫不損其光彩,揮動著的羽毛更是艷麗璀璨,吞吐間,流光般的火焰一團團地顯現出來,美若畫境。

「這……就是畢方嗎?」

宋紓忍不住低喃,眼底滿是震撼之色。

早就察覺到他們的動靜,畢方這才慢悠悠地轉過頭來,低下高傲的頭顱,口吐人言,「你們是哪來的小妖?」

瞧見神獸畢方的態度還挺和善,鮑國趕緊鞠了一躬,禮貌開口,「您好,我們是妖管局的成員,在下是豹族小妖鮑國,其他幾位是我的同事。」

自從遠古大妖屢屢現世后,他們妖管局也趕緊加強了相關方面的培訓,尤其是面對大妖的禮儀訓練,更是重中之重。畢竟這一個不小心,丟掉的可能就是自己的小命啊!

「妖管局?」

聞言,畢方口中不再吞吐火焰,他疑惑地歪了歪頭,在一片耀眼的光芒中,化形成了一個俊美的男子,身影修長,黑色長發披肩,頗顯俊逸斯文。

他顯然對這個陌生的名詞挺感興趣,唇瓣微啟,「妖管局……是什麼?」 橫空奪愛:億萬冷少寵甜妻 鮑國恭敬地解釋,「妖管局,就是專門管理妖精相關事宜的部門。」

聞言,畢方眉頭一挑,視線朝動物園瞥了瞥,目帶指責地開口,「既然如此,那你們為什麼還任由人類圈養這些動物,並以此取樂?」

畢方的口吻中透露出幾分責備,安暖也敏銳地從這話察覺出這場大火的由來,試探性地問道,「所以……您是覺得人類關押虐待這些小動物,才會放火,想要讓它們逃生?」

「沒錯,」畢方讚許地看了安暖一眼,點點頭,「這些人類也太過分了,好好的動物就被關押在這裡,不見天日、不得自由,甚至還拿些莫名其妙的東西給它們吃!」

後面一點更是引起了畢方極大的憤慨。

你說它一上古神獸也不容易,沉睡多年好不容易醒來,結果還沒等恢復法力,就被人類給率先發現撿走了,還屁顛屁顛地送到了這個動物園來。

期間也不知道被摸了多少次羽毛尾巴,差點沒把他給摸禿嚕皮嘍!

簡直可恨!

這也就算了,畢竟他畢方姿容高雅,羽毛妍麗的事實早已傳遍了整個大陸,這些人類被他的美麗所吸引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

但這些可惡的人類竟然趁著他沒有反擊之力的時候,往他屁股里戳了一針,說是要給他打什麼營養液,屁!

分明就是想藉機虐待他,之後更是拿些乾燥發苦的玩意兒硬逼著他吃,還說是什麼精心調配的營養餐,這下子,可是把畢方給氣得夠嗆!

要知道,他可是連人類五穀都萬分嫌棄,只吃靈果靈水的神獸啊!

這些人類竟然敢這樣對待他,膽子未免也忒大了吧?

更讓畢方震驚的是,不僅是他一個人遭受這樣的待遇,整個動物園佔地好幾百畝,裡面關押的動物何止千萬,竟然都慘遭了他們的毒手。

人類簡直是喪心病狂!

正是因為這樣,當畢方一恢復法力后,立刻就口吐烈火,想要狠狠教訓一下這些人類,順便解救出這些可憐的動物……

……

於是,聽完了畢方略帶「刪減版」的敘述,大伙兒才知道這是鬧了一個怎樣的烏龍!

「那個……畢方大人,」頂著畢方憤慨激昂的模樣,鮑國哭笑不得,最後還是忍不住站了出來,低聲道,「其實這裡並不是關押虐待動物的地方,而是人類的動物園。」

「這裡面的動物大部分都是珍稀保護動物,現在環境惡化嚴重,如果這些動物不在這裡待著,他們很多也無法再生存下去了。」

換言之,動物園其實是保護庇佑這些動物的場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