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封嬈開那麼快,戰御宸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2020 年 10 月 31 日

他的心裡好怕她會出事!

戰御宸一咬牙,一腳猛地踩在了油門上,汽車瞬間加速,他超過了封嬈,然後一個方向盤打過去,生生地把封嬈的車給別停。

汽車剛停下,戰御宸就打開車門跳了下來,跑過去拍打封嬈的車窗。

「嬈嬈!開門!是我!」他焦急地大聲喊著。

封嬈失神地抱著方向盤,脖子生硬地轉過來。

她的眼神空洞洞的,呆呆傻傻地看著車窗外焦急的戰御宸。

過了約莫一分鐘,她才回過神來,哇的一聲就哭了。

車門打開,封嬈撲到了戰御宸的身上,嚎啕大哭。

天知道,她剛才是有多害怕!

她差一點就被人給扒了衣服,被拍下了那種照片。

就差那麼一點!

她真的害怕死了!

戰御宸把封嬈緊緊抱在懷裡,一顆心呯呯亂跳。

他也很害怕,他甚至都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天見可憐,封嬈好好的。

從來都不信神明的戰御宸,這一刻只想跪下來,感謝滿天神佛。

謝謝他們保佑封嬈母子平安。

「別害怕,我在這裡,對不起,我來晚了,你有沒有受傷?」戰御宸放開封嬈,檢查她的身上。

當看到她臉上的五個手指印時,戰御宸咬牙啟齒,剛才他下手還是太輕了!

他有一種想殺人的衝動,那兩個該死的東西,應該千刀萬剮!

「戰御宸,你終於來了,嗚嗚嗚!」封嬈死死抱著他不鬆手。

從逃出來,到這一刻,她才徹底放鬆了下來,知道自己安全了。

戰御宸被她哭得肝腸寸斷,拍著她的背,反反覆復安慰道:「是我是我,對不起,我來晚了,讓你受罪了。」

哭著哭著,封嬈忽然沒了聲音。

戰御宸嚇了一跳,原來是封嬈氣急攻心暈了過去。

他立刻抱著封嬈上了車,朝著醫院開去。

戰母得知了這件事情,嚇得不輕,不顧高血壓,匆匆趕到了醫院。

「我孫子沒事吧?」戰母驚慌地問道。 戰御宸不悅地抿緊了薄唇,很不耐煩地說道:「媽,現在你應該更關心封嬈才對!」

戰母有些尷尬地說:「我這不是還沒來得及問嗎?」

戰御宸深吸了口氣:「醫生說她受了驚嚇,要好好休息。」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戰母連聲說道,她臉色一轉:「查出來是誰綁架了封嬈嗎?」

「不管是誰,他都要付出代價!」戰御宸語氣陰鷙地說道。

戰母被他臉上的狠戾給嚇了一跳,她這個兒子,已經很多年沒有露出這麼恐怖的表情了。

戰御宸接了個電話,然後轉頭低聲說道:「媽,我有事要去處理,您在這裡陪著封嬈,等她醒了,幫我安慰下她,我很快就回來。」

「好,你去幹什麼?」戰母問道。

戰御宸的眼角露出了一抹殺意,淡淡地說道:「去做一個男人該做的事情。」



莫晉北的地盤

莫晉北挑眉說道:「拍的錄像我都看了,對封嬈不規矩的那個叫王老六,人我已經廢了,只要不弄出人命,你想怎麼弄隨意。」

「根據王老六交代,是傅成答應給他十萬塊錢,幫他辦這件事情。 冷情總裁的寵溺 傅成這傢伙嘴巴要是硬氣,被打得都要殘了,都不肯說出誰是幕後主使。不過我尋藤摸瓜,查到了點東西,你可能會感興趣。」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是什麼?」 天降巨富 戰御宸問。

莫晉北扔過來一個視頻,戰御宸看了一眼,是在一間陰暗的地下室里,一個小孩被關在鐵籠里。

「這個小孩叫傅凱,是傅成的弟弟,得了腎病等著用錢,傅成才會接了這個活。」

戰御宸的臉色陰暗了下來:「是誰把這孩子關起來的?」

「呵!」莫晉北勾唇笑了笑:「是你的小青梅,方梅雨。」

「是她?」

戰御宸全身都散發開一股戾氣,一直以來,他對方梅雨太過心慈手軟,導致她以為自己還有機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他的底線。

「走吧,我們把這段視頻給傅成看看,看他還會不會給方梅雨賣命。」莫晉北懶洋洋地說道。

兩人走向了地下室。

門口的手下,見到莫晉北,立刻恭敬地喊道:「莫總!」

「開門。」莫晉北淡淡地說道。

「是!」

鐵門被打開,戰御宸不是第一次到這裡來,但是每一次都讓他覺得很不舒服。

剛剛走進去,一股陰暗潮濕的霉臭味就撲面而來。

戰御宸皺了皺眉心,跟著莫晉北一起緩緩走下了台階。

王老六手上掛著鐵鏈子,掉在那裡,不知死活。

褲襠的位置全是血,流了一地。

莫晉北挑眉:「剛拔了命根子,暈過去了。」

傅成被關在另外一邊,身上全是被打的傷,但是神志依舊是清醒的。

聽到有人靠近的腳步聲,傅成扯了扯幹得脫皮的唇,嘶啞的聲音說道:「你們別白費勁了,我是不會說出幕後的人的,要麼你們就殺了我,要麼就這麼耗著,我什麼也不怕!」

傅成知道自己被抓后,就打定了主意。

只要他不開口,說不定方梅雨還能幫他繼續給小傅凱治病。

可如果他出賣了方梅雨,那小傅凱就完了。

所以,就算打死他,他也不會說的。

他做了這樣傷天害理的事情,早就打算以命相抵了。

莫晉北動作優雅地走到他的面前,低沉地笑了一聲。

「你笑什麼?」傅成問。

「呵!」莫晉北挑眉說道:「在現場的視頻我看過了,事情經過我也清楚。你的膽子沒有大到那個地步,這算是救了你一命。 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被抓到這裡來之後,你人也夠骨氣。我敬你是條漢子,這樣吧,我手上有個東西想給你看看。」

「你別做夢,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說的。」傅成了打定了主意不開口。

莫晉北招了招手,把手機里的視頻點開給傅成看。

當傅成看到視頻里,小傅凱被關在鐵籠時,整個人都傻了。

「放過我弟弟!我什麼都說,你們別傷害我弟弟!」他大喊著。

莫晉北搖頭:「你誤會了,你弟弟可不是我抓的,相反,是我救了你弟弟。」

傅成愣住了。

看看莫晉北,又看看臉色不善,一直陰狠地瞪著他的戰御宸。

「你先洗個澡,換個衣服,我們換個地方,我慢慢告訴你。」莫晉北溫雅地笑道。

莫晉北拉著戰御宸走了出去,他怕再慢一點,戰御宸會忍不住撕了地下室里那兩個男人。

他陰狠的表情,實在太可怕了。

傅成洗了個澡,換了件乾淨的衣服,被帶去見莫晉北。

一見到莫晉北,傅成就迫不及待地問道:「我弟弟呢?他在哪裡?」

「在醫院。」莫晉北慢慢說道:「我是在方家的老宅地下室找到他的,他被關在鐵籠子里,全身都是傷,好多傷口都爛了。吃喝拉撒全都在鐵籠里,吃的全都是餿飯,看樣子已經被關了一段時間了。」

「怎麼會這樣?怎麼可能?」傅成垂著頭,嘴裡無聲地呢喃著。

方梅雨不是給他看過視頻嗎?

在視頻里,他看到的是弟弟穿著乾淨的衣服,吃著可口的飯菜,正在醫院的病房裡接受治療!

怎麼會是像狗一樣的被關在鐵籠子里虐待?

傅成不傻,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他忽然撲通一下跪在了莫晉北的面前,磕了個頭,恭恭敬敬地說:「求求您大人大量放過我,我一時被豬油蒙了心,做出了這樣天理不容的事情,我罪該萬死!我賤命一條不值錢,可我弟弟還小,求求你們放了他,求求你們!」

傅成一邊說著,一邊不斷地在地上重重磕頭。

片刻后,額頭上就血肉模糊,可他還是毫無知覺,磕頭磕個不停。

「我要你出庭指認方梅雨。」戰御宸冷冷地開口。

傅成頓了一下,磕頭的動作頓住。

他這才看清楚莫晉北身邊的這個男人。

這男人身材高大,面容英俊,可此刻全身都瀰漫著一股強烈的殺意,彷彿來自地獄的使者一般,氣場絲毫不屬於莫晉北!

「你出庭指認方梅雨,讓她得到應有的懲罰。我就放過你弟弟,怎麼樣?」戰御宸冷厲說道。 莫晉北摸了摸鼻子:「聽清楚了嗎?這件事情你答不答應?」

「聽清楚了,我答應出庭指認!只要你們放過我弟弟,我千刀萬剮都沒關係。我知道自己豬狗不如,只求你們念在我弟弟還小,身體還有病,求求你們放過他,不要難為他。不管什麼後果,我都可以一力承擔。」傅成又開始磕頭。

「你一力承擔?」戰御宸的聲音鋒利得宛如含著刀片:「要是我太太和孩子有什麼事情,你承擔得了嗎!」

他的拳頭握得死死的,恨不得殺了眼前這個男人!

莫晉北拍了拍他的肩膀,轉頭看向跪在地上的傅成,冷聲道:「你有沒有想過,你要是死了,你弟弟怎麼辦?他才七八歲,還有病,你覺得沒了你,他還能活得下去?」

傅成的身體狠狠抖動了一下,瞬間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癱軟在地上。

是啊,他每天拼死拼活的工作,就是為了弟弟。

可不管他怎麼努力,也無法攢夠做腎臟移植的幾十萬手術費。

更別提找到合適的腎源了。

如果這一次,方梅雨不是說要給小傅凱治病,還說找到了合適的腎源,他也不會輕信,還幫著方梅雨做出了那樣的事情。

如果他死了,小傅凱怎麼辦?

小傅凱只能流落街頭,等待的將會是餓死、病死……

傅成狠狠咬牙,要是這樣的話,他之前的努力都全部白費了,他還拿什麼臉去見地下的父母!

莫晉北慢悠悠地說道:「你指認方梅雨,把她送進監獄,然後你再像個男人一樣,接受應有的懲罰。我可以答應你,在你入獄期間,幫你照顧你弟弟,還幫他治病。」

傅成猛然抬頭,這世上還有這樣的好事?

「你……你需要我做什麼?」傅成問道。

莫晉北挑眉:「果然是個聰明人!我要你發誓,你們兄弟兩人一輩子都對莫家和戰家效忠,寧死保護莫家和戰家的人,永遠不背叛。」

戰御宸有些意外,卻又不得不敬佩莫晉北。

他簡簡單單幾句話,就收復了傅成。

只要傅成肯出庭作證,自己就免去了許多麻煩,還可以收拾了方梅雨。

「怎麼樣,你可願意答應?」莫晉北問道。

傅成先是恭恭敬敬對著戰御宸磕了個頭,說道:「我之前對尊夫人無禮,是我的過錯,我願意坐牢,也願意出庭指認。」

他又看向莫晉北,恭敬地磕了個頭,朗聲說道:「我傅成對天發誓,一輩子做您的家僕,永遠效忠於您。一生將保護莫家和戰家的人,如違此誓,天打雷劈!」

莫晉北滿意地點點頭,看向戰御宸,見他沒說話,便知道他已經同意這樣的安排了。

戰御宸接了個電話,臉色一沉,沖著莫晉北丟下一句「交給你了」,轉身就要走。

莫晉北在他背後大喊:「地牢那個你準備怎麼辦?」

戰御宸頓了頓腳步,轉身,薄唇輕啟,毫無溫度地吐出兩個字:「喂狗!」

說完,轉身就走了。

莫晉北挑了挑好看的桃花眼,喂狗?

都說了不能搞出人命!

現在念念正懷著老三呢,要積德!

莫晉北嘆了口氣,那就隨便送到非洲去做勞工好了。



封嬈醒來的時候,發現眼前一片白色。

她眨了眨眼睛,才看清楚她是躺在病房裡。

就在她四處搜索戰御宸的影子的時候,病房門一下子推開了。

封嬈滿懷希望地看過去,卻一下子泄了氣。

戰母見她醒了,激動地跑過來說:「封嬈,你醒了!感覺怎麼樣?寶寶還好嗎?」

情惑 封嬈抿了抿唇,問道:「媽,戰御宸呢?」

「哦,他接了個電話,說有事要處理就走了。」戰母說道。

封嬈有些悶悶不樂,到底是什麼樣的大事,能把他給叫走?

她越想越覺得委屈,整個人都垂頭喪氣的。

戰母見她要起身,便急忙拿了個枕頭墊在她的腰后,說道:「我已經知道你懷的是個男娃,這可是我們戰家的長孫,你要小心點。」

封嬈垂著頭,沒吭聲。

戰母嘆了口氣,拉了把椅子在旁邊坐下來,接著說道:「你被綁架的事情,你受罪了。御宸一定會給你個公道,你別擔心了,小心身子。」

封嬈還是沒吭聲,就在戰母絞盡腦汁想再安慰她點什麼的時候,病房門一下子被人給推開了。

方梅雨是來確認,封嬈是不是真的沒事。

現在一看,封嬈果然沒事,她立刻臉色就變了。

戰母扭頭,驚訝道:「梅雨,你怎麼來了?」

「伯母,我路過,順便過來看看。」方梅雨有些慌張地解釋道。

封嬈目光沉沉地看著她,那眼神看得方梅雨頭皮發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