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笑瀾:……???

2020 年 10 月 31 日

要不要這麼拽?

那你們這些方仙道高人之間都用什麼聯繫? 一整晚,莫晉北覺得大腦一片空白,呼吸急促,心跳如擂鼓,身體完全控制。

這女人就像是一塊甜得發膩的巧克力。

那麼甜、那麼美,讓他渴望更多。

初妻爆料:總裁新婚如火 莫晉北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直到他看到床單上的一攤血……

莫晉北的腦子一瞬間清明了過來,夏念念人已經昏過去了。

「念念!」莫晉北緊張地跳了起來。

夏念念就像是一團軟軟的棉花。

莫晉北當機立斷把她抱了起來,穿著睡衣,開門就往樓下跑。

動靜驚醒了夏高山和李百合。

當看到夏念念衣服上的血跡時,夏高山驚訝道:「怎麼會這樣?」

夏高山轉頭盯著李百合,怒喝道:「你不是說你心裡有數嗎!」

李百合用手捂著嘴,驚慌失措的解釋:「我真的……就放了一點點啊!」

重生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莫晉北黑眸一眯,全身籠罩著一股凌厲,視線宛如兩把刀子射了過去,開口危險冰冷地說:「是你們下了葯?」

李百合被他的氣勢嚇得朝後連退了好幾步,拚命擺著手:「我只讓夏念念喝那杯牛奶,沒有想過給你下藥。」

他們根本不在乎夏念念的生死。

更不會管這樣的葯是不是會對夏念念的身體造成傷害!

莫晉北聞言大怒,一腳踹翻了桌子,惡狠狠地罵道:「要你多事!你想死嗎?」

李百合嚇得摔倒在地上,全身顫抖,

夏高山緊張地說:「還是先送念念去醫院吧!」

莫晉北雙眼陰鷙,聲音就像是包含刀片一樣的鋒利:「你們等著,我回頭再收拾你們!」

說完他就抱著夏念念大步走出夏家。

夏念念被緊急送到了醫院的急診室。

醫生有些怪罪地說了一句:「你老婆正在生理期,怎麼能做這麼激烈的事情?」

莫晉北破天荒的沒有發脾氣,反而是緊緊抿著性感的薄唇,臉上的表情陰沉得可怕。

第二天一早,夏氏公司就衝進了一群人,他們沒傷人,但把東西全砸了。

關了電閘水閘,剪斷光纖,大門也被人掛了一把鎖。

原本夏氏接到的訂單全部被退回,公司的官網也被攻擊癱瘓。

整個夏氏陷入了一片恐慌。

找物管,找警察都沒人管,夏高山徹底蒙了。

夏念念醒來的時候,有些獃滯地盯著眼前的一片白色。

過了好久,她才轉動眼珠,發現床邊趴著一個男人。

她輕輕動了下,莫晉北立刻驚醒,有些焦急地問:「念念,你怎麼樣?」

「我怎麼了?」夏念念有氣無力地問。

莫晉北的下巴綳成了一條直線,好半天才語氣硬邦邦地說:「昨天,夏家人在牛奶里動了手腳,我們都喝了,他們應該是希望你懷孕吧!」

夏念念狠狠地抿了抿唇角,一顆心突然就疼痛起來。

夏高山不疼她,李百合討厭她,夏紫諾更是恨不得代替她當莫家少奶奶……

可他們畢竟是她的親人啊!

怎麼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

為了讓她懷上御尊集團的繼承人,竟然不擇手段的給她下藥!

他們究竟把她當成什麼了?

從把她接回夏家開始,就是為了讓她為他們換取利益!

夏念念緊緊閉著眼角,輕輕地劃出了一串淚水。

莫晉北心疼地用拇指擦去她的眼淚:「你別想那麼多了,我已經派人去收拾夏氏了。」

「你出去吧,我想靜靜。」夏念念平靜地說。

莫晉北默了一秒,站起來,彎腰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親了一下:「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再來看你。」

夏念念閉著眼睛不吭聲。

莫晉北發出一聲幾不可聞的嘆息,關門走了。

等到莫晉北一走,夏念念立刻就睜開了眸子。

再睜眼,她的眼眸里已經沒有了剛才的痛苦和茫然。

夏家這麼對她,實在是讓她寒了心。

對莫晉北,她的感情更是早就消耗殆盡。

她現在唯一的牽挂就只有外婆。

她之前有聽夏高山說過,外婆被送到了美國的明尼蘇達州的一家療養院。

那個男人的祕密 她之前設計的戀愛系列大賣,霍月沉曾經給了她一筆獎金。

這些錢足夠她買機票前往美國去找外婆了。

夏念念離開的時候,莫晉北安排的兩個保鏢正在走廊外抽煙聊天,沒有看到她。

她就這麼一路順暢的出了醫院。

夏念念先是去了銀行,取出了全部的現金。

然後她打車回到出租屋,翻出了自己的護照。

就在她匆匆離開出租屋的時候,看到有幾個黑衣人站在走廊里,抓著一個鄰居在問話:「夏念念有沒有回來過?」

鄰居被嚇壞了,結結巴巴地說沒看見。

那幾人拿出了手機,指著上面夏念念的照片說:「就是這個女孩,有沒有見到她?」

「沒有。」

夏念念倒抽了一口冷氣,她不過剛剛逃走,怎麼這麼快就被發現了?

她沒有坐電梯,順著安全樓梯下了樓,從小區的後門跑了。

莫晉北接到夏念念不見了的消息時,立刻踢翻了椅子,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會議室。

他咬牙切齒地下命令:「立刻安排人到機場火車站,一定要把人找到!」

他就知道,這個女人不會那麼輕易的屈服。

夏家人的手段的確讓人不齒,讓她心寒。

可他也喝了那杯牛奶,他是無辜的啊!

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連他也恨上了。

一句話都不留,就這麼跑了!

莫晉北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他眯了眯黑眸,立刻吩咐手下:「給我盯緊霍月沉的動作!」

夏念念,你要是敢去找霍月沉,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夏念念坐在開往機場的計程車上,用手機訂機票。

對方客服告訴她,說她付款的信用卡已經被凍結了。

「這怎麼可能呢?我沒有欠款啊!」夏念念愣住。

「抱歉,小姐,您的信用卡的確不能使用。」客服禮貌地說。

夏念念吸了口氣,沒關係,那她直接到機場的櫃檯用現金購買機票好了。

可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莫晉北的反應速度和手段全都遠遠的超出了她的想象! 站在川流不息的馬路邊,被午後炙熱的驕陽一烤,沈笑瀾隱隱有些眩暈。

這兩天忙著安置冼星堯,她基本沒休息好過。

但凡冼星堯在,除了晚上,房間里都要拉著厚厚的窗帘。活僵不喜陽光,要是直曬到皮膚會被灼傷。

「笑瀾,不好意思我遲到了!」林歡老遠就揮手大喊著奔過來。

沈笑瀾回過神,微微一笑。

林歡外號鴿子王,遲到簡直是家常便飯,這次才比約的時間晚了十五分鐘,已經很給她面子了。

一見面,林歡噓寒問暖一番關心后,嘴就像機關槍一樣嘟嘟嘟停不下來。

「……班長號召了半天結果也就十幾個要來看杜鵬的,哎,沒想到有些平時跟他關係不錯的人還不如你關心他呢。」

「我可不關心他。」 婚後試愛:你好BOSS大人 沈笑瀾冷下臉。

「不管你關不關心他,人也來了呀。其實他這人吧,各方面條件也還湊合,有時候看著他纏你,我都累,感覺你還不如答應了他算完事呢……」

「千萬別噁心我,這話可別再提了啊!我就是死,也不會答應他!」沈笑瀾一臉嫌惡。

林歡沒想到沈笑瀾真就這麼討厭杜鵬。

不對啊,她記得以前沈笑瀾雖煩杜鵬,但也不至於到這種地步。

「……你是還想著馮易吧?」林歡試探著問。

沈笑瀾:……

「確實,哪有人能跟馮易比啊,那畢竟是十里八鄉出名的富二代校草,大家明戀暗戀的對象。」林歡唏噓。

「歡姐,別亂講哈!我也就是初中那會兒對他有點好感,結果被你們傳的跟什麼似的,害得我後來見到他都得繞道!」冷不丁被林歡提起了那段昏暗的中二日子,沈笑瀾十分頭疼。

「這個不讓提,那個不給講……哎,聊天都要聊不下去了。」林歡誇張的一攤手,「那總能說說你前兩天在山上怎麼昏過去的吧?還有,這幾天都在忙什麼啊?信息都愛回不回的。」

沈笑瀾嘴角一抽。

林歡這人性格外向,說話也直來直去不繞彎,好相處,但就是太八卦了。

什麼人什麼事到她這兒,怎麼也得被盤問著剝下幾層皮來。

既然如此,索性直接些。

「我在山上遇到一個美男吸血鬼,他把我給咬暈了。這兩天我都在跟他溫存,所以沒功夫理你。」沈笑瀾挑眉說。

「我呸,編這種不上道的東西來唬我?」林歡哼了一聲,完全不信。

「不信拉倒。」沈笑瀾噗嗤一笑。

這年頭,說真話反倒沒人信了。

……

沈笑瀾推開獨立病房的門時,其他同學們早已經到了,正圍在床邊跟杜鵬講話。

兩個床頭柜上堆滿了果籃,鮮花,旁邊地上則放著各種營養品和一箱箱牛奶。

沈笑瀾嘴角一抽。

買這麼多幹什麼!不是社會人還充社會面子?

這些費用都是要在群里攤的,看樣子怎麼也得人均一百出頭了!

沈笑瀾暗暗叫苦。

現在她正是缺錢的時候,付了半年的房租,又給冼星堯添置了不少生活用品,如今就算是一塊八毛也能把她給壓趴下了!

不行……得儘快去找兼職打工了。沈笑瀾悲催的想。

「笑瀾!」杜鵬透過幾個腦袋看到了杵在門邊上的沈笑瀾。

周圍一下子安靜了,大家的眼睛齊刷刷掃過來。

沈笑瀾強壓住內心想要掐死他的衝動,冷著臉走近問:「感覺怎麼樣?」

「還行,看到你就好多了。」杜鵬眼神炙熱,裡面還藏了幾分貪婪。

沈笑瀾簡直驚了:卧槽,這貨竟然當眾如此直接的不要臉?!

周圍立刻一陣起鬨。

馬上有人提議去給杜鵬再去買點東西,大家紛紛響應,旨在刻意給杜鵬和沈笑瀾營造「二人空間」。

林歡本想留下來看八卦,也被硬生生拖走了。

臨走時,大夥還「貼心」的把病房門關了,這讓沈笑瀾好不惱火。

「笑瀾,沒想到你會來看我。」杜鵬有些感動。

「別裝了。山洞裡那些事你還記得吧?」

「記得。我還以為你死了。那殭屍怎麼沒吃了你?」杜鵬依舊是微笑著,話語中卻透著一股徹骨寒意。

「你是誰?!」

「我?你不如問我們是誰。」杜鵬扶床而起,雖然雙手雙腳打著石膏,但完全不影響他的動作。

「……你沒骨折?」沈笑瀾警惕的問。

「你不相信醫學嗎?」杜鵬反問。

「那你……」

「想問為什麼能走?很簡單,活化肌肉而已。」杜鵬一步一晃逼近。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杜鵬呢,死了嗎?」沈笑瀾退到牆邊。

「這是他的身體,也很快會成為我們的身體。真沒想到,這麼多年後還能以這樣的方式活,天意!」 夢魘之召喚師傳奇 杜鵬一陣感慨。

「……你想怎樣?」沈笑瀾手中已攥著冼星堯剩下的那幾張黃符,開始琢磨如何脫身。

能在大白天活動,這東西恐怕不簡單,絕對不是嬰靈那種級別能比的。

況且,現在他這狀態,比前幾天在古墓里動作要流暢許多,還能正常吐字交流了……

「笑瀾,既然他會成為『我們』,那麼他的願望就是『我們』的願望。他只想要你,就算是死也想得到你,如果得不到你,那就讓你死……」

……什麼玩意,說得跟繞口令似的!

沈笑瀾根本不理睬,奔到門口用力旋轉門把手,哪知完全旋不動。

「沒用的。」杜鵬將沈笑瀾的慌張驚恐看在眼裡,十分得意。

沈笑瀾又奔到窗邊。

窗戶倒是沒關,但這可是20樓的高度,想要跑只能跳,跳了就只有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