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雲凜神色專註,手肘處平時不怎麼凸顯的肌肉,這會兒卻顯得格外有張力,結實的肌肉塊隨著他揉面的動作一起一伏,分外吸引人的眼球……

2020 年 10 月 31 日

旁邊的安暖就移不開眼了。

心底里滿是讚歎,你說說,這人怎麼這麼好呢?

長得好看,實力強大,還會做飯,這麼一看,真是哪哪兒都是優點。

尤其是晉雲凜這會兒全神貫注、低頭做飯的樣子,更是將他平時遮掩住的魅力顯露無遺。

這麼好的一隻妖,就屬於她了……想到這兒,安暖忍不住心生竊喜,就像是從天掉落下一萬枚靈幣,哐當一聲,全砸在她懷裡了!

安暖一邊偷著樂,一邊目光灼灼地盯著晉雲凜,絲毫沒有察覺到另一位當事人的動作已經逐漸慢了下來,耳根更是悄無聲息地染上了幾分紅艷,越演越烈,仿若春末最盛的桃花。

「我就那麼好看嗎?」

「當然!」

安暖不假思索地點頭,結果話音一出口,才猛然發現不對。

唰地一聲抬頭,正好對上晉雲凜逼視灼熱的目光。

他已經放下了手中的活,正轉身看著她。

也不知道是空調太熱,還是剛才晉雲凜做飯太費力氣,這會兒他渾身的熱力噴薄而出,額頭上的汗珠更是滴滴滾落,劃過他線條優美的下頜角,隱入微微起伏的胸膛……

連帶著,安暖都覺得自己的呼吸開始變燙了…… 翌日。

窗外寒風瑟瑟。

屋內卻溫暖如春。

安暖睡得正香。

小丫頭睡相很好,姿勢從頭到尾就沒怎麼變過,這會兒正依偎在晉雲凜的胸膛,小臉染上兩坨暈紅,胸膛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的。

至於晉雲凜,他早就醒了。

對他這種大妖來說,簡單的進食和睡眠早已不再是生存的必需品,僅僅只是點綴罷了。

這會兒晉雲凜正嘴角帶笑地看著懷裡的安暖。

眸光柔和而滿足。

再沒了平常的冷寂和高傲。

別說……他的小姑娘長得還真挺好看的!

晉雲凜伸出手,他的手指很好看,是屬於那種指節分明而又修長利落的類型,這會兒正凌空落在安暖臉上,細細描繪著她臉上的每一個部位,每一根線條……

房間里很靜謐,晉雲凜這會兒的心情卻微微盪起漣漪,說實話,在碰上安暖以前,他從未想過,他竟然會這麼喜歡一個人。

光是能這樣簡單地看著她,擁著她,他心頭的欣喜和滿足就像噴泉里的泡泡一樣,咕咚咕咚地撲騰了出來。

毋庸置疑,這種感覺對晉雲凜來說是陌生的,但他這會兒卻甘之如飴。

早晨,男人的身體總是格外火熱,尤其是嘗過了情愛的滋味后,更是深入骨髓,欲罷不能。

即便是晉雲凜也不能免俗。

原本他只想靜靜地看著安暖,可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他的視線就開始不自覺地在安暖形狀優美的脖頸、鎖骨處流連,連呼吸也忍不住微微加重……

可看著她這幅睡得香甜的樣子,晉雲凜硬生生把這股衝動給壓了下去,放緩呼吸,生怕吵醒了懷裡的小可愛。

然而——

「叮咚——叮咚——」

一陣清脆而響亮的門鈴聲突兀地響了起來。

誰?

晉雲凜眉頭不由得一皺。

正準備施法讓門鈴壞掉,結果胸膛上的安暖已經有了動靜。

這小丫頭聽見了門鈴的響動,卻還像個迷迷糊糊地鴕鳥一樣,將頭在他身上蹭了兩下,接著埋進被子里,傳來模糊的低語,「誰啊?」

此時。

門口處。

妖管局眾人和明珠幾兄妹不期而遇。

兩撥人先是一怔,繼而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們都選了這個時間點上門,也算是另一種類型的心有靈犀吧。

今天是大年初一,正是走親訪友的好時候,大伙兒臉上都是新春的喜悅。

不過,等晉雲凜一開門,那嗖嗖的眼神落在他們身上,瞬間讓他們有了種重新回到冬日的現實感。

不過沒多久,這股氛圍就在安暖從樓上下來后迅速回暖。

「安暖……」

明珠上前一步,仔細打量了下自己的小夥伴。

咦?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安暖的穿著打扮和平時無異,但看著總覺得她今天格外耀眼美麗。

難不成……

明珠微眯了眯眼,壓低聲音問道,「你……是不是悄咪咪地一個人跑去吃美顏丹了?」

「沒有啊,」安暖搖了搖頭,看到明珠再度疑惑的眼神,忍不住多嘴了一句,「不過我手裡有多的,你要嗎?」

……

多的?

美顏丹嗎?

安暖這話一出,明珠的注意力瞬間被轉移,眼神一下子亮了起來!

要!要!要!

於是,討好地扯著安暖的袖子,露出滿臉垂涎神色的明珠完全忘記了她剛才的初衷……

其實,不僅是安暖,就連晉雲凜這會兒也有些不對勁。

雖說成功脫單的晉大佬是比以前溫和一些,但也沒溫和到這個地步吧!

小心翼翼握著手裡的水杯,鮑國幾人心頭還有些忐忑……天知道,剛才給他們倒水的時候,晉大佬竟然還朝他們笑了,溫和地笑了!

說真的,他們嚇得瑟瑟發抖、差點就露出原型了好么?!

不僅如此,鮑國還敏銳地發現,自從安暖從樓上下來后,晉雲凜眼神就沒從她身上離開過,兩人雖然沒有過多的交流,但氛圍卻透露出一股黏黏糊糊的氣息……

對於偶像今天詫異的表現,鮑國忍不住撓了撓頭,著實感到奇怪。

坐在沙發上的老烏龜默默無語,眼底帶著看透一切的驕傲,作為一個見慣人間情愛的老司機,他一瞧見安暖和晉雲凜這幅樣子,就猜到了其中的內情。

可再看看他手底下這一幫子人,老烏龜就忍不住發愁了……你說說,他怎麼就接手了這麼一幫子不懂人情世故的傻妖呢?

偏偏就在這會兒,鮑國還悄沒聲兒地溜到了安暖身邊,絲毫沒察覺到他身後晉雲凜的死亡視線,還壓低了聲音,掩耳盜鈴般地問道,「對了,安暖,晉大佬怎麼了,不舒服嗎? 豪門纏婚:尤物小嬌妻 你覺不覺得他今天有點奇怪啊?」

安暖:「……」這話,你讓她怎麼接!

……

得!

全程關注著的老烏龜差點沒給鮑國他們幾個跪了,他覺得妖管局這幾個傢伙就應該合起來出本書,書名就叫——

《論百年孤獨的單身狗是怎麼練成的?》

放心,絕對暢銷! ……

沒能問出個究竟的鮑國撓了撓頭,又坐回到沙發上,結果一抬頭就對上了自家老領導那「恨鐵不成鋼」的無奈眼神。

鮑國一臉迷茫地回望了回去,「……」咋的了?

算了算了。

老烏龜捂住自己的胸口,神色惆悵,情商這玩意兒就跟靈果似的,真不是誰都能有的,不能強求……

有了鮑國和明珠他們一群人插科打諢,整個房間一下子就變得鮮活了不少。

安暖瞧見大伙兒這熱熱鬧鬧的勁頭,也不由得覺得有趣,一雙眼睛也笑成了月牙狀。

一直關注著安暖的晉雲凜瞧見這一幕,嘴角也忍不住微微勾起,突然覺得這群噪雜鬧騰的小妖似乎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

耳畔還是大伙兒的聊天聲,安暖走進廚房,打開冰箱一看,裡面還有不少食材,都是昨天她和晉雲凜從超市裡搶購回來的,看著還非常新鮮。

既然客人都提著禮物上門拜年了,他們自然得好好招待。

一頓午飯是免不了的。

雖然只在人類社會待了不過一年,安暖對這些基本的人情世故也越來越了解。

「這會兒也快中午了,」安暖掃了眼時間,已經十點半了,「你們要是不介意,就留下來吃頓便飯吧。」

晉雲凜自然不會讓安暖進廚房,自然而然地站了起來,包攬了這個活,「我來做吧。」

……

一聽這話,鮑國等人即將脫口而出的拒絕硬生生地又被他們給咽了下去!

雖然今天已經是大年初一,回家過年的人潮也已經走了大半,但他們還得堅守住最後一班崗,今天能抽出空來給安暖他們拜年,也是找人調了班的。

原本他們是想著拜了年,送了禮物就回去,結果這會兒一聽能吃到晉大佬親自動手做的飯菜,不由得滿心期待,抬起的屁股也穩穩地坐回到了沙發上。

尤其是鮑國,想當初,他和宋紓第一次在世外桃源見到晉大佬和安暖的時候,那叫一個激動啊,原以為能蹭上一頓偶像親手做的飯菜,結果……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你們有時間嗎?」瞧見大伙兒都安靜下來,沒開口,安暖貼心地多問了一句。

她哪裡知道,大伙兒完全是被「能吃上晉大佬親手做的飯菜」這個巨大的驚喜給震驚到說不出話來了!

這會兒安暖一問,大伙兒紛紛回神,忙不迭地點頭,語氣那叫一個真摯,「有時間,有時間,絕對有時間!」

看那著急的樣子,生怕他們回答得晚了,就錯過了這個世所罕見的大好機會。

「好。」安暖笑著點點頭,順便暗自清點了一下人數,覺得冰箱里的食材應該夠滿足大家的胃口,才走進廚房,準備幫著晉雲凜打下手。

結果袖子才剛挽起來,就被晉雲凜給推出了廚房,眸底滿是疼惜,「出去吧,別被煙火氣熏著了,你和明珠她們呆著聊會兒也行,今天廚房裡的事,我就全包了。」

明珠在旁邊聽著,忍不住抬頭看向自家幾個哥哥,心裡滿是悲憤……真是妖比妖氣死妖!

晉大佬那麼厲害的人物,都能為了安暖洗手作羹湯,甚至捨不得她進廚房,結果她家這幾個哥哥呢?每天就指著她做飯,還美其名曰,為了指導提升她的廚藝,這真是親哥嗎? 晉雲凜的動作很快,沒過多久廚房裡就響起了嘀嘀咄咄的切菜聲,聽著還挺有韻律感。

原本還熱衷於聊天的眾人這會兒全把餘光投向了廚房,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被晉雲凜給吸引走了……

沒辦法。

一想到平時日天日地、霸氣側漏的晉大佬,這會兒竟然挽起袖子,一臉溫良地在廚房做飯,他們就按捺不住自己那顆激動難當的小心臟!

別墅的廚房是半透明式的,憑著過人的眼力,大伙兒都積極旁觀了晉大佬做飯的全過程。

從一開始的震驚、忐忑,再到後來的目瞪口呆,這一系列仿若坐過山車般的心情變化,他們在短短十來分鐘,全都嘗了個遍。

卧槽!

沒看出來啊,晉大佬竟然還是個隱藏的廚藝高手?!

沒錯。

即便從明珠他們這專業的角度來看,也挑不出晉雲凜什麼毛病。

瞧那手起刀落的利索勁,整個過程使得是行雲流水,沒有半點兒慌亂,一看就是經常下廚房才能有的熟練架勢。

「安暖,你們家……平常都是晉大佬做飯嗎?」明珠忍不住好奇地八卦了一句。

「也不一定,」安暖沉吟了片刻,慎重開口,「大部分都是晉雲凜做飯,偶爾我也會幫幫忙。」

「例如?」

「幫忙……洗個菜、拿下碗筷?」

明珠:「……」為什麼做飯的標準到安暖這兒就變得這麼低了呢?

「那啥……」旁邊的鮑國雙眼放光地舉了舉手機,一臉期待地看著安暖,「我能把這一幕錄下來嗎?」

偶像親自做飯給他們吃,這簡直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場面。不記錄下來,萬一以後說出去,別人不相信,以為他在吹牛逼怎麼辦?

「我沒意見,」安暖笑著攤了攤手,往廚房看了一眼,「只要晉雲凜同意就行。」

幾經思索,作為粉絲的興奮激動最終還是壓過了求生欲的掙扎,鮑國咽了咽口水,最後還是壯著膽子,看向廚房,「晉大佬,我……我能把這一幕拍下來嗎?」

晉雲凜抬頭看了他一眼,又瞥了瞥安暖臉上的笑意,言簡意賅地開口,「……嗯。」

原本還以為會遭受偶像無情拒絕的鮑國,一聽見這話,眸子瞬間就亮了。

仿若是被從天而降的驚喜給當頭砸中,神色激動,把自個兒的胸脯拍得那叫一個啪啪響,「大佬,你放心,我一定把你拍得絕世無雙、貌美傾城!」

「……」

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形容詞?

晉雲凜輕咳了一聲,「不用那麼誇張,你正常拍攝就行。」

「哎。」

鮑國答應地爽快,也言行一致地貫徹了下來。

從晉雲凜做飯的過程到最後一桌飯菜順利出鍋,他拿著的手機就沒放下過。

直到大伙兒都坐在了飯桌上,對這一桌香氣逼人的飯菜垂涎不止的時候,鮑國這才意猶未盡地關了錄製。

「來,嘗嘗看,」安暖朝大伙兒揮了揮手,熱情地推銷道,「晉雲凜的廚藝可好了,我覺得味道一點兒也不比明珠他們做的差。」

廚藝世家出身的明珠幾兄妹忍不住挑了挑眉:「……」

喲?

沒人告訴過你,廚師的尊嚴和能力是不容挑釁的嗎? 明珠他們幾個才把大話撂在這兒,結果一嘗晉雲凜的手藝,瞬間就被啪啪打臉了!

你還別說……這味道真不錯!

明珠第一個嘗的就是水煮魚。

這道菜在人類社會也是有講究的,取其「年年有餘」的好兆頭,是年夜飯上必不可少的一個保留項目。

晉雲凜就把這道菜的分寸拿捏得極好,既祛除了魚肉的腥味,又恰恰保留了其細嫩的口感。

一口嘗下去,魚肉鮮嫩中夾雜著汁水的鮮香,味蕾瞬間就被這一股濃郁的口感給充盈了。

更絕的是,還沒等你多品味兩口,魚肉就已經徹底化在了唇舌之間,只剩下悠長無盡的回味……

不錯,不錯。

絕對是大師級的手藝。

明珠讚歎地點點頭,等視線一移到餐桌上的時候,什麼點評、評價瞬間全拋到了腦後……過分了啊!

她不就細細品味了一陣嗎,怎麼這會兒一睜眼,滿桌子的菜都已經被席捲了一大半了?

這一個個都是餓死鬼投胎嗎?

明珠一邊忿忿然地吐槽道,一邊也把手上的筷子使得出神入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跟大伙兒搶起吃食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