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料不差的話,這一張存儲卡,是在木盒子內部夾層塞著的,開啟木盒子看不到,只有將木盒子擊碎才能發現這玩意。

2020 年 10 月 31 日

這存儲卡隱藏的如此嚴密,肯定是一份兒極其重要的資料才是。正好屋內就有DVD,葉修找來讀卡器把存儲卡插了上去。

顯示裡面有一個視頻文件。

「啊……啊……」開始播放,葉修當場就暈了,這尼瑪竟然是島國神作……

卧槽!

「啊……」李妍妍尖叫一聲,捂著眼睛喊道:「也許你這個無恥之尤,快把視頻關了,你惡習不噁心啊你!」

「哼,低級趣味!」文素素也跟著冷哼一聲,不過她還在硬著頭皮看,並沒有捂眼睛。

反倒是商小媛,魄力最厲害,竟然目不轉睛的盯著屏幕看,臉不紅氣不喘,連一點兒害羞的意思都沒有,這也太逆天了,難不成媛媛妹紙天天看這個,已經習慣了?

葉修剛要出言打趣,卻聽到商小媛失聲喊道:「葉修,這視頻是偷拍的,這是扶桑國大島家族被滅門的劇照片段,是黑屠集團犯罪的鐵證!」

「你怎麼知道這些?」葉修臉色微微一變,商小媛到底是什麼人呢?

「葉大哥,我業餘兼修了一部分的日語,屏幕上人說的話,我能聽懂一些。」商小媛紅著臉回道。

「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啊!」文素素迫不及待的問道。

商小媛給大家簡單翻譯了一遍兒,屏幕上那個被糟蹋的女孩兒,是大島家族女子大島春穎。

大島家族被黑屠集團襲擊,家族所有人統統被誅殺殆盡。

屏幕上大島英蘭在不斷的反撲,掙扎,並且吐出大量的暴徒行兇經過。

「這一群畜生,連小孩兒都殺,我要去滅了他們!」文素素忍不下去了,揮手要去腰間摸刀,不過腰裡的刀早就讓她仍在山裡了,哪兒還有刀?

葉修抓住文素素的手臂笑道:「素素你怎麼這麼衝動,那些人的事情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們還是不要管這些比較好!」

「葉修你怎麼這樣啊,沒看到大島家族的人這麼慘,我們怎麼可以袖手旁觀,我們必須得過去救人啊!」文素素急的直跺腳,還想好好教訓葉修一頓呢。

葉修無奈的聳了聳肩,搖頭笑道:「這都是扶桑國的事情,距離我們十萬八千里,我們怎麼幫他們啊?再說你看著視頻的拍攝日期,這都是半個月前的事兒了,我們現在過去救人也來不及了!」

「哎,真是可惜了,可惜我不在場,不然豈能讓這一群暴徒如此為非作歹?」

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視頻資料是錄製截取下來的,而不是現場直播來的,此事兒已經即成事實,無法阻止! 風玫正無語時,腦海中蛋蛋突然哇地一聲哭起來。

風玫滿頭黑線:「你怎麼了?」她翻船了都沒哭,它哭什麼!

然後,在蛋蛋的哭聲中,風玫聽到它說——這次,是不一樣的迷路。

以前在任務世界中,無論是蛋蛋自己迷路了,還是被風玫給扔了出去,無論距離多遠,只要他們在同一個世界中,蛋蛋都能感知到風玫的存在,能夠循著方向找過去。

可是這次,蛋蛋進入任務世界,絲毫沒有感覺到風玫的存在。

就好像,風玫並不在那個世界中一般。

可是,它從空間中確實是進入的風玫所在的正在進行中的任務世界的。

然後,蛋蛋覺得自己弄丟了娘親,尤其是想到娘親還被人綁架了,就嚇得哇哇大哭起來。

風玫聽完蛋蛋所說,微微皺起了眉頭:「你確定你進的是我現在所在的任務世界?」

「吱吱……」確定,我又回去檢查了一遍!娘親,你在哪裡啊哇哇哇……

「……」風玫有些頭疼地抬手揉了揉眉心,「你別哭,先回去,等我這個任務完成回去再說。」

她現在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二傻子那個不靠譜的在升級,該不會在升級的過程中哪裡出了問題吧?

先是這個世界的任務不對,現在連蛋蛋都找不到她了,二傻子那裡不會出了什麼問題了吧。

「我沒事,跟你開玩笑的。你娘親是誰?還真能讓人綁架了?」面對蛋蛋的擔心,風玫只能耐心安慰。

這邊風玫在腦海中與蛋蛋交流,落在鳳止君眼中,卻是皺眉在無聲抗拒。懶人聽書

鳳止君眸中劃過一道冷光,卻沒說什麼,自己去一旁的玻璃櫃倒了兩杯紅酒走過來,笑著將一杯遞向風玫:「喝一杯?」

那模樣,就如以前兩人合作的時候一樣,就好似之前的不愉快一切都沒有發生。

風玫瞥了他一眼,接過紅酒,輕抿一口。

見此,鳳止君眸色軟和了幾分,他柔聲道:「小不點,我能感覺到,你也是喜歡我的。」

風玫晃著酒杯,看著裡面紅色液體瀲灧生花,笑:「殿下開心就好。」

說完,她端著酒杯自己走到一邊的凳子上坐下,之後鳳止君再說什麼她也不再搭話。

鳳止君也不在意,就坐在她身邊通過個人終端向屬下下達一條又一條命令。

飛船的速度很快,風玫一杯紅酒還沒喝完就已經落了地。

直接到了鳳止君的府中。

皇子除了儲君之外,成年之後都住在宮外,鳳止君住的地方與雲家隔著一條街的距離。

風玫一點都沒有被人強迫的自覺,簡直比鳳止君還要怡然自得,鳳止君此時心中還梗著一口她喜歡著別人的火呢。

親自安排了風玫的房間就在他卧室的隔壁,鳳止君一臉溫柔的對風玫說:「你先在這裡住著,我進宮向父皇請旨賜婚。」

風玫翻了個白眼:「你瘋了吧?這個時候請旨,活膩了?」

就算她現在已經不是允家家主了,可這剛剛退位呢,他就去請旨賜婚,皇上會不懷疑?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們早就勾搭在一起了……啊呸,是允歌與他勾搭在一起了。 葉修通過龍影閣提供的情報,已經年追查到了周猛的老巢所在,不過周猛本人在今天戰鬥中中了槍,被送到一家私人醫院治療去了,並不在老巢。

文素素提議,直接殺到醫院廢了周猛,葉修對此堅決反對。

周猛今天吃了大虧,已經是驚弓之鳥,他身邊兒的防備措施肯定十分嚴密。現在過去可不是明智之舉。

兩個房間都還不夠三個美女住,三個女人又不願意和另外一個人住在一起,非得要自己一個人住單間。葉修腦袋都快要爆炸了。

最終協商的結果是李妍妍和文素素每人一個房間,商小媛住在客廳,葉修則是孤身一人被請到了餐廳。

餐廳和客廳之間,有一道帘子阻隔,不然商小媛說什麼也不能夠和葉修湊合在一起的。人家可是個清純的大姑娘呢。

「砰砰砰!」夜半時分,外面再次傳來激烈的敲門聲。把客廳的商小媛嚇了一大跳。

話說這一套兩室一廳,可是今天下午才找到的房子,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這兒啊,就算是商小媛的幾個朋友都不知道,敲門的人是誰?

「開門開門,快點兒開門了!」外面的聲音聽起來很不耐煩。

葉修急匆匆走到門口,隔著貓眼看了一眼外面的情況,還是下午來的那一伙人,不過這一次他們手中沒有拎刀,而是穿著保安服侍。

媽的,偽裝的可真是挺像的,不知道的話,還真就得被你們坑了呢!

葉修戲中暗罵一聲,沉聲說道:「外面是誰啊,大半夜找我做什麼?」

「我們是查水表的!」前排一個刀疤臉漢子凝聲說道。

雖然他偽裝的非常客氣,但是他這個面相,還真就不像是一個查水表的,查水表的回想你這樣渾身紋身?

「我們家的水表並沒與壞,不用查!」葉修態度也很冷。

我查你大爺的水表,你就不能換一個合理點兒的借口嗎?深更半夜的你來查水表,專業點兒好不好?

「哎,我說你這小子……」

光頭想要發火,卻是被身邊兒幾個嘍啰給攔住了。

一群人蹬蹬蹬下樓,葉修返回繼續睡覺。然而事情並沒有就此終結,黎明時分,又有人過來敲門,說是來送水的。

清晨時分,又有人來送快遞。所有人過來,葉修都沒有開門。

但是葉修自己也不能一天到晚呆在房間呢,必須得出去買吃的。葉修前手把門開啟,立刻被一群人包圍了!

葉修反手要關門,但是有一個黑臉漢子反應迅速,硬是趕在房門關閉前的一瞬間,把鋼管卡了進來。是的葉修無法關門。

「小子,老子喊你一晚上你都不開門,你是存心和我玩躲貓貓的遊戲嗎?」說話的,正是之前那個「查水表」額刀疤臉。

「這位大哥,我怎麼敢和您玩躲貓貓遊戲呢?」葉修一看對方面相兇狠,立刻點頭哈腰服軟道:「大哥,你們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兒啊?要不咱們先出去吃點兒早餐再說?」

「行了行了,只要你老老實實回答我幾個問題,我也不為難你,要是你敢撒謊的話,我非得扒了你的皮不可!」刀疤臉說道這兒,雙目中凶光閃爍,還有意無意的拍了怕腰間鼓囊囊的部位。

那竟然是一把槍,「嚇得」葉修臉色煞白,惴惴不安。一個勁兒的點頭稱是,生怕得罪這尊大神。

「我來問你,昨天在你門口負傷那個人,手中拎著一個包裹,你有沒有看到?」出來問話的,是一個靚麗女人,此女渾身上下一襲緊身的皮裝,當真稱得上英姿颯爽,比刀疤臉形象好太多了。

昨晚上你要是讓這個妞兒敲門的話,或許你葉大哥就開門了!

「這位姐姐,我這的沒有看到什麼包裹啊,昨天我聽到門外有動靜,走過來開門,發現門口躺著一個人,我就立刻打電話喊了救護車,後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小子你說話之前可要想好了啊,要是你敢忽悠我們的話,哼!」倒閉嗖的一聲從腰間摸出手槍,厲聲喝道:「昨天那傢伙就是下場!」

「不敢不敢,絕對不敢!」葉修舉起雙手,「恐懼」的渾身都在不停的發抖。

「哼,我們進去搜查一下!」刀疤臉一手把葉修入屋內,就要搜查。

葉修壯著膽子質疑道:「這位大哥,我請你稍微講點兒道理好不好,這房子是我們昨天才租來的,我們也不是屋主,你這樣瘋狂搜查的話,萬一損毀了屋內的東西,我怎麼辦?」

「我管你那麼多,你敢攔我我就宰了你個小混蛋!」刀疤臉蠻橫起來,殺人都是眨眨眼的功夫,他豈能怕了葉修?

「哎,沖哥你別這麼衝動,我和他說說。」後面那個黑衣服女人,不但人長得漂亮,還非常溫柔的阻止了黑衣男的暴力行為。

刀疤臉雖然還有點兒不樂意,但還是忍著沒有發作,黑衣女並不是他的上司,無權命令他,不過大家都是一個組織的人,給點兒面子還是必須的。

黑衣女微笑著說道:「這位兄弟,我們只不過是進屋看看而已,不會損壞你東西的,只要確認你這兒沒有我們要的東西,我們立刻就走,行不行?」

「要是不損壞東西的話,看一下沒有關係,不過得讓小區的保安過來當面做個見證,不然我不放心!」葉修說道這兒,故意低頭看了一眼刀疤臉腰間的手槍。

相信任何人看到那玩意都不能夠冷靜下來的。葉修也是個「普通人」嘛。

「那好吧,我們可以在保安隨同下一起進來檢查,你稍等一會兒,我讓人去叫保安過來。」黑衣女雖然猶豫了半分鐘,但最終還是同意了。

黑衣女讓嘍啰下去請保安的時候,葉修翻身進門。刀疤臉要追進去,又被葉修給攔住了。

「這位大哥,你在外面稍等片刻,等保安來了之後,我自會讓你進去檢查,現在你進去萬一驚動了我家人怎麼辦?」

刀疤臉想往屋裡闖,被黑衣女給拉住了。旁邊的嘍啰則是小聲嘀咕道:「沖哥放心,我們就守在門口,他們真要是拿了包裹,也送不出去。」

也是,那麼大一個包裹,怎麼可能輕易就被捲走?你只要拿了,我們過去就能給你搜出來。這點兒卻是毋庸置疑的。

只要一會兒找到包裹,我們肯定不會再對你這客氣了,但若是包裹不在的話,能不惹麻煩,還是盡量少點兒惹麻煩比較好的。

葉修返回房間,三個女人立刻一窩蜂湧了過來。包裹就在咱家,你說這事兒可咋辦啊!一會兒人家進屋一搜查,立刻就得露餡了。

文素素小聲說道:「葉大哥,要不我們和他們拼了吧,反正這麼大一個包裹,藏也藏不住的!」

「沒那麼嚴重吧?」李妍妍疑問道:「一會兒保安過來,我就不相信他們敢當著保安的面兒行兇?他們根本就沒有搜查的權利,讓他們進屋轉一圈兒算是不錯的了,還想怎麼樣?」

「這個包裹裡面的東西,對他們而言非常重要,這個秘密被我們知道了,讓他們知道的話必然會對我們不利的!」葉修凝聲說道:「我倒是無所謂,關鍵是你們幾個人根本沒有能力和這些傢伙對抗!」

「那我們怎麼辦啊?」李妍妍的情緒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前面的周猛還沒有搞定,現在又冒出來這一夥神秘暴徒,李妍妍現在別提有多緊張了! 我家主播又跨界 這些混蛋的手段,比周猛還要狠辣,麻煩大了。

「我們可以把這個包裹給處理掉,這樣以來他們就找不到了!」葉修眯著眼睛,輕聲說道。

「處理掉?」李妍妍有些茫然道:「這麼大一個包裹,我們怎麼處理啊?包裹裡面還有那麼多東西!」

「我有辦法,你們都放心好了,聽我的安排不會有事情的!」葉修詭異一笑。

……

幾分鐘后,兩個保安被喊了過來,跟隨刀疤臉等人一起,要求搜查失竊物品。所料不差的話,這兩個保安已經被收買,不然不可能這般配合他們得罪業主。

葉修自己說過的話,潑出去的水,現在保安既然來了,那就只能讓他們進來看一看了。

說是進來看看,你做夢都想不到,這些人搜查的效率有多高了,連卧室睡覺用的床墊,都被他們給掀起來了。說是滴水不漏都毫不為過。

然而,所有的東西都被搜查了一邊兒,硬是沒有找到那個神秘的包裹。

十五分鐘后,所有參與搜查的嘍啰都來到了客廳,眾人紛紛彙報搜查結果,毛也沒有搜查到一根。

「既然我們要的東西並不在您這兒,那我們告辭了!」黑衣女未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只得帶著眾嘍啰悻悻而去。

畢竟,王仲雖然是死在了葉修家的門口,但王仲使得那個動作更像是奔走之勢,他是在奔走途中掛掉的。經過調查,王仲和房主沒有半點兒關係。

當然,黑衣女他們通過物業公司調查到的這房子產權屋主,而不是葉修這個居住屋主,葉修的房子是租來的。昨天下午剛剛搬來的。調查都存在極大難度。

送走這一群狂徒之後,商小媛立刻跑去廚房,把燃燒的液化氣灶給關掉。

掀開鍋蓋子,昨天那個帶血的包裹,正在國內被開水煮。

葉修抓住文素素的手臂笑道:「素素你怎麼這麼衝動,那些人的事情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們還是不要管這些比較好!」

「葉修你怎麼這樣啊,沒看到大島家族的人這麼慘,我們怎麼可以袖手旁觀,我們必須得過去救人啊!」文素素急的直跺腳,還想好好教訓葉修一頓呢。

葉修無奈的聳了聳肩,搖頭笑道:「這都是扶桑國的事情,距離我們十萬八千里,我們怎麼幫他們啊?再說你看著視頻的拍攝日期,這都是半個月前的事兒了,我們現在過去救人也來不及了!」

「哎,真是可惜了,可惜我不在場,不然豈能讓這一群暴徒如此為非作歹?」

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視頻資料是錄製截取下來的,而不是現場直播來的,此事兒已經即成事實,無法阻止! 聽到風玫的話,鳳止君卻是欣喜:「小不點,你是擔心我嗎?」

風玫又是一個白眼:「你想多了。」她只是隨意多了一下嘴而已。

鳳止君卻自顧認為風玫就是在關心他:「放心,這事我能解決的。以前是我總是顧慮太多,浪費了我們彼此這麼的時間,現在我不想再等了。」

再等下去,媳婦就要等沒了。

「小不點,等著我。」鳳止君深情地看了風玫一眼,而後毅然轉身往皇宮而去,大有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架勢。

對於他這深情告白的一席話,風玫只想說:腦補是病,得治!

鳳止君一點都不擔心風玫會逃走,七皇子府戒備森嚴,他特意下令風玫只能在府內走不能出門,還讓暗衛盯著她。更何況,沒有厲斯他們在,她沒有任何的戰鬥力。

所以,他打算在厲斯等人回來之前就迎娶她。

鳳止君想的很美好,事實上卻是,在他還沒到達皇宮門口的時候,個人終端就收到了風玫發來的消息——

我走了,人要有志向一些,要江山不要美人才是王道。

收到消息,鳳止君立即聯繫暗衛,可是那邊沒有任何的回應。

當他立即折回,趕回府內時,只有發現被打暈的暗衛,風玫卻不見蹤跡。

在鳳止君大發雷霆時,風玫已經坐上自己的飛船離開了鳳都。

在鳳止君面前她的力量會被壓制,在其他人面前可不會。

強迫她?除非鳳止君就時刻守在她面前,不然她還不是轉眼就跑了?

風玫也沒有什麼目的地,任飛船往一個方向飛著,覺得無聊了,就落下來。

不過風玫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倒霉,剛落地,就遇到了此刻。懶人聽書

要知道她隨便落的地方是深山老林啊!

「允歌,記住我叫德祂,德祂的德,德祂的祂……」

記憶中的台詞終於出現了,風玫躲過對方的攻擊,聽著他一遍遍的重複台詞,忍不住道:「打架的時候能不能認真點,不要說話?」

德祂的實力是目前她遇到的刺客中實力最強的。

「我不說話,那你記住我的名字了沒?」德祂一臉嚴肅,手上拿的是……匕首。

哦,她忘了,皆無帝國是沒有偃甲獸的。

風玫,風玫真的表示很好奇,他們究竟是怎麼以血肉之軀在戰場上與恆遠帝國的偃甲獸戰鬥,還讓恆遠帝國的軍隊節節敗退的。

真的是一個神奇的國家。

神奇的出現,神奇的消失,神奇的生存力。

「沒記住,德祂。」

聽到風玫念出自己的名字,德祂竟然笑了,他沒再急著發出攻擊,問風玫:「那你可記得在我之前有個人也想殺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