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們更打算珍惜這個機會,投入到葉氏的陣營中。

2020 年 10 月 31 日

暗暗的,兩大族長開始展露手段,悄無聲息的在靈鷲國國主的眼皮子底下進行起來。

相鄰其他幾國,這幾日幾位國主過的也不好。

尤其是兩位之前趁機出兵天瀾國的國主,得知葉氏葉焱即將登基,同時要新建國度的消息后,輾轉難眠,心中始終有著極大的擔心,懼怕!

連靈鷲國都遠遠不敵,更不要說他們。

最終,他們決定和靈鷲國撇清關係,主動交往。

「準備一份大禮,送給葉氏,恭賀新國度的成立!」一位國主沉聲說道。

葉氏他們招惹不起,一旦葉氏統御了整個天瀾國,他們更招惹不起,只能想辦法求和,不得罪。

「不要吝嗇,一定要彰顯出我們的誠意,同時交界處的那幾座小城,也一併送了!」

這一幕,不單單在一個小國內發生,數個小國度都有了如此打算。

送禮,送大禮,連帶著城池都一起送了。

可見他們對葉氏的畏懼。

與此同時,葉氏祖洞內,大群葉氏子弟開始了自己的快速提升之旅。

這座特殊的葉氏祖洞,太過神秘,太過讓人激動與震撼。

修鍊之地,也堪稱真正的寶地。

只要需要的,基本上都有。

葉焱靜靜盤坐一座特殊的修鍊洞府內,這是整個祖洞內最高等的修鍊洞府,濃郁的混沌之氣充斥著,比其他地方更好的多。

修鍊時間不算太久,但葉焱周身氣息澎湃,一次次的在提升,在突破極限,想要跨過那道坎。

除此之外,葉焱身上,一道道特殊的混沌之力瀰漫著,快速的強化葉焱的肉身之力。

混沌之氣,哪怕是對於仙王境帝尊境都有用,更何況葉焱此刻的金丹期?

金丹期巔峰,隨時可能踏入到元嬰期!

不僅葉焱,這一刻但凡是在這座祖洞內的,都得到了極大的機緣造化。

珍貴的靈果,可以直接服用。

珍貴的靈液,可以大口喝下。

甚至,一些特殊的奇花異草,也可以直接服用,然後快速提升。

相對而言,盤坐靜靜修鍊,只能算是一般途徑。

但也非常奢侈了。

所有人都在搶時間。

八天,要突破!

這是他們的要求。

一晃,數天過去,祖洞內安靜之極,爭分奪秒。

葉焱終於睜開了眼,幾日的閉關,並且在一枚特殊靈果的輔助下,葉焱終於鬆了一口氣,臉上帶著一絲喜色。

終於突破了,正式踏入了元嬰期。

一國之主,只有金丹期,確實有些不入流了。

而今的元嬰期,總算是稍微好上那麼一些。

至少,哪怕是單獨面對出竅期高手,葉焱不至於沒有一戰之力。

配合一支戰隊,以葉焱此刻的情況,絕對不懼出竅期高手。

心中微動,葉焱大為滿意。

元嬰期,金丹破嬰,這是一種質變提升,相比於金丹期,實力增加太多。

鑽石總裁的甜寵嬌妻 「肉身之力,再度提升了三成以上!」葉焱很滿意,

到了他這個階段,肉身還能如此提升,真的不容易了。

肉身越強,葉焱爆發的實力也就越強。

這也是葉焱的根本所在。

「還能繼續幾天!」感受一番,葉焱很滿意,算算時間,距離登基大典,還有數日的時間,反正一切有著姜維他們,葉焱也放心,索性就繼續下去。

強者為尊的世界,雖然自己的戰隊很強大,但本身的實力,也是根本。

戰隊,不可能如影隨形,關鍵時刻還是要靠自己!

一晃,再度兩天過去。

追夫有術:這個男人歸我 第八天了!

天瀾國,一切準備妥當,全國各地,都一片喜慶。

尤其是陽城等地,他們尊敬的城主,他們擁護的城主竟然要成新國主了,所有人都很激動,國都城那邊,同樣如此。

終於,葉氏祖村中,一道道強大身影出現,整裝待發。

除去留在村裡的婦孺,以及鎮守的部分力量,足足六百人的葉氏戰隊,以葉焱為首,渾身充滿了力量,臉上帶著喜色。

葉氏子弟,集體破關而出!

效果,也真切的擺在所有人的眼前,讓所有人都很滿意。

祖洞內數百年的積累,而今爆發,效果驚人。

葉氏子弟,先前出關的瞬間,周圍的雷劫就沒有停,足足持續了大半日。

不是一道兩道,而是連忙不絕,很多方向同時進行。

一位位金丹期高手冒出。

六百人的戰隊,幾乎清一色的金丹期高手,元嬰期的也有著近四十位!

包括葉焱在內。

老村長,葉修,靈珂等人終於再度踏前一步,成為元嬰後期高手。

整個六百人的戰隊,哪怕是沒有其他人的輔助,此刻也可鎮殺出竅期巔峰高手,即便是有分神期強者出現,葉焱也敢帶隊一戰!

這就是強大的葉氏!

葉焱的真正依靠!

「出發!」

隨著葉焱的一聲輕喝,六百人齊齊一飛衝天,登上戰船,直奔而去,渾身氣息爆發。

一支無敵之師,從葉氏出發,一場新的征伐,即將開啟。

葉氏的輝煌,即將重現。

葉氏的新國度,也將重新開啟! 天瀾國原國都城,隨著登基大典的臨近,此刻也變得更加熱鬧。

雖然葉焱和葉氏等人都不在,但依舊布置的極為妥當,一切都有條不紊。

當看到葉焱帶著葉氏之人出現時,姜維幾人都迎了出來,下方看到葉焱的無數城內百姓也沸騰了。

天瀾國,多少年都沒有如此大喜了。

面具嬌娃 現在,幾乎是舉國同慶!

「少主,你可出現了!」秦政開口,有些無奈。

這主人不在,他們這些幫忙的,心裡沒底。

一旁,瀾寇瀾嵩瀾尋姜維等人都在。

「秦兄,現在要叫國主大人了!」瀾寇親王開口笑道。

當然,現在不是親王了,是瀾氏族長。

一語出,頓時其他人都笑了起來。

「對對對,拜見國主大人!」

葉焱身上,始終都沒有什麼架子,幾人也早已習慣了,沒有那麼的畏懼,還算是隨意。

「國主大人你再不來,我們真要去請您了!」姜維開口。

哪怕是他們再如何,沒有主人也不行。

他們的布置,葉焱這位主人不見得滿意。

而且,王宮這是國主的居住地,他們哪敢隨意,必須要聽國主的命令。

葉焱輕笑一聲。

「麻煩諸位了,你們的安排我放心。」葉焱笑道。

而後一翻手,一隻只玉瓶出現在手,其中赫然有著葉焱準備的特殊珍貴的靈丹。

對出竅期高手有大用的那種。

「小小心意,別嫌棄就行,以後還需要諸位,團結而戰!」葉焱很和氣,哪怕成了國主,也是一樣。

這一幕,讓在場幾人心中都有著不小的感觸。

國主,就是主宰。

他們這些人,說白了,和僕從類似其實。

然而葉焱能如此對待,估計整個虛界大地,也找不出這種國主的。

「只要是國主的恩賜,我等必然感激!」秦政姜維二人最先躬身行禮,他們跟在葉焱身邊最久,更理解葉焱的性格。

瀾寇瀾嵩瀾尋三人也連忙躬身感謝。

這位新國主,確實不一樣。

一番感激,隨即幾人聚集一起,開始稟報有關登基大典的各項籌備。

葉焱要求不多。

不過有一點,葉焱要求放開各種限制。

但凡是國內的百姓,都可以進入王宮見證這一幕,不得干涉。

而且,是越多越好。

按照葉焱的想法,真若是能讓所有人國內之人看到,那才是最好的。

可惜,這個世界沒有直播,只能以這種方式進行。

「國主大人,這是為何?」瀾尋等人不解。

國主,要有國主的威嚴,普通人正常不能隨意見到真容,要始終保持神秘感,保持高高在上的感覺。

要讓人懼怕,讓人敬畏。

「我要的是人心!」葉焱看向幾人,開口說道。

頓時,幾人微愣,有些不解。

不過很快,一個個也都反應了過來,但並不太懂。

人心?

何用?

葉焱也不解釋。

「記住,我不需要多少的畏懼,我要的是人心,人心所向,一個國度才能真正成長起來,才能長遠,哪怕是遇到強敵,只要人心所向,同樣能夠應對!」

「所以,麻煩諸位,人心這方面,你們要多幫忙!」

葉焱一番交代,讓一群人似懂非懂,但還是記了下來。

接下來,葉焱帶著葉鎮也開始在王宮內布置了起來。

這裡,暫時會成為葉焱和一些葉氏高手的居住之地,自然不能大意。

一番忙碌,葉焱來到王宮最深處,一座偏僻的閣樓內,葉焱再度見到天瀾國的守護老者,田老。

「小子見過前輩!」葉焱拱手,哪怕是要成為國主,葉焱依舊很是客氣。

閣樓內,田老靜靜盤坐著,身前擺放著一副茶盞,心情頗為不弱。

「國主客氣了,老朽也就一介草民而已!」田老淡笑道。

葉焱輕笑,心中微動,一壺早已準備好的靈茶端了上來。

「前輩謙虛了,這個國度可以沒我葉焱,但不能沒有前輩!」葉焱開口說道,主動上前給田老斟滿茶水。

田老依舊靜靜坐著,一臉的平靜。

不過可以看的真切,老人眼中的滿意之意。

他坐鎮守護此地,遇到的國主並非葉焱這一位,但能如此禮賢下士,讓百姓真正擁護,不驕不躁的,當屬第一人。

「前輩可以嘗嘗,是否喜歡。」茶水斟滿,葉焱站在一旁,開口說道。

帶著期待之意。

知道這位喜歡品茶,葉焱專門從葉氏祖地內尋找的一種珍貴靈茶,可遇而不可求的那種。

悟道茶!

田老越發滿意了,微微點頭,隨即端起茶盞。

只是輕微聞上一聞,就讓他臉色微微一變,帶著一絲驚喜之意。

「好茶!」

隨即,老人慢吞吞的細細品嘗起來,臉上的變化也越發清晰可見起來。

一杯茶,足足品了數十個呼吸的時間,才緩緩入口。

而後,雙眼微閉,直接沉寂了下來。

葉焱也不著急,靜靜站在一旁等待著。

這位老人,他從瀾尋瀾寇他們口中知道很多。

一位真正值得敬佩的老人,是真正的守護者。

不守護王族,只為這個國家的百姓而活,數百年來數次出手拯救無數人。

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若是他願意,隨時可以取得國主之位。

但他沒有,一直默默無聞,隱居於此。

良久,足足十幾分鐘的時間,老人睜眼,眼中一縷縷精光綻放而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