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客廳的柜子上,擺著幾個相框。

2020 年 10 月 31 日

相框里,是他們的合照。

龍王的至尊寵妃 照片上的他們,年輕又甜蜜。

臉上掛著滿滿的幸福又單純的笑容。

宋涼生的目光,忽然被旁邊的一個小瓶子吸引。

他拿起來一看,上面有「葉酸」的字樣。

門口傳來開鎖的聲音,宋涼生像是觸電般,急忙放下了瓶子。

扭頭,就看到藍夢進來了。

「涼生!」藍夢驚喜地喊道:「你什麼時候從國外回來的?」

「剛下的飛機。」宋涼生面無表情地回答。

「你剛下飛機就來看我了?」藍夢很高興地說道。 宋涼生抿了抿唇瓣,視線轉移到她手裡的袋子。

「去買東西了?」他問。

藍夢把挎在身上的包,往旁邊藏了藏,然後笑著說:「在超市去買了點吃的。」

宋涼生裝作沒看到她藏挎包的樣子,把視線轉向了她手裡的購物袋。

看到裡面裝了牛奶、雞蛋,和一些食材。

「你就吃這些?」他皺了皺眉頭。

「嗯,我以前就是太注意節食了,現在要補一補。」藍夢笑了笑。

「以後,你自己不要出去買東西了。你畢竟是大明星,被人認出來不好。」

「沒事,就這點東西,就在小區的超市買的。」

藍夢把挎包取下來,隨手扔在了沙發上。

然後笑著說:「你先坐,我去把東西放到冰箱里。」

宋涼生抿著薄唇,看到藍夢吃力地把購物袋提進了廚房。

藍夢從小就在宋家長大,她媽媽慧姨和沈蘭芳雖說是主僕,卻情同姐妹。

藍夢從小就當成千金小姐的養著,沒受過苦。

宋涼生走到沙發邊上,拿起了藍夢的挎包。

從裡面掉出了一張紙。

上面寫「婦產科驗孕報告單」。

「涼生,你想喝點什麼?家裡只有牛奶,你喝嗎?」藍夢的聲音從廚房裡傳出來。

宋涼生迅速把那張報告單給塞回去,回答說:「別忙了,我不喝。」

藍夢走了出來,表情苦惱地說:「廚房的燈泡壞了,你等等我啊。」

她在柜子里翻了翻,「找到了!」

她拿著一個新的燈泡,然後搬了一把椅子。

宋涼生想到那張驗孕報告單,薄唇一抿,想也不想的就從藍夢手裡奪走了椅子。

「還是我來吧。」

「沒事,我自己可以的。」

宋涼生沉著臉,像是沒聽到她的話似的,踩著板凳,幫她換好了燈泡。

「涼生,謝謝你。」

宋涼生手裡的動作一頓,垂下眼,看到藍夢一雙水眸靜靜地看著他。

「以後這些事情,你不要自己做,打電話找物管來。」

宋涼生面無表情地說完這句話,然後轉身,「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



離開藍夢的公寓,宋涼生不知道該去哪裡。

他想回別墅,卻又遲疑。

他怕蘇晚在,更怕蘇晚不在。

如果藍夢,真的有了他的孩子……

他和蘇晚,又將何去何從?

宋涼生無力地捂住胃部,感覺到胃裡,一陣陣的絞痛。

最後,他叫司機把他送到了私魅。

司機嘴上不敢說什麼,等宋涼生下了車,眼神才露出了鄙視。

宋總這有多迫不及待啊?

剛剛從國外出差回來,連家都沒有回,就跑出來花天酒地了。

難怪聽公司的人說,蘇主管要和宋總離婚了。

這樣的男人,真心不是過日子的人呀!

「宋總?」私魅的經理看到緊繃著臉進來的宋涼生,愣了一下。

這段時間,外面傳得沸沸揚揚的,說宋總後院失火,他老婆在和他鬧離婚。

怎麼這個時候,還有心情到私魅來玩?

宋涼生一句話沒說,直接要了最大的包間。

經理看他一眼苦大仇深的樣子,也不敢多問。

只是喚來了一個年紀稍大的女人,在她耳邊說了幾句。

那女人會意,扭著水蛇腰走了。

沒多久,包間就進來了幾個穿著清涼的年輕女孩。

宋涼生垂著頭悶頭喝酒,經理給了那些女孩一個眼色,立刻就有大膽的走過去,坐到了宋涼生的身邊。

拿著酒瓶給他倒酒,一邊倒酒一邊搭話:「宋總,您要不要吃個果盤?」

清脆柔美的聲音,引得宋涼生喝酒的動作一頓,扭頭朝著緊挨著自己坐的女人看過去。

他盯著那女人問:「你叫什麼名字?」

女孩見他面容英俊,一身矜貴,知道他是有錢的金主,一雙大眼睛笑得彎彎的,「我叫綰綰,一個絞絲旁,一個官字的綰。」

宋涼生把酒杯遞到女孩的面前,「晚霞的晚?」

「不是,是……」女孩要解釋。

經理拚命朝著女孩使眼色,女孩會意,遲疑了一秒鐘,甜甜笑道:「是的,晚霞的晚。」

經理在私魅的樓上,給宋涼生開好了房間。

等到宋涼生摟著綰綰走出包間,順手接過經理恭敬遞上來的房卡。

接下來的事情,順理成章。

完事之後,宋涼生臉上的表情,卻沒有滿足后的愉悅。

他洗完澡穿著浴袍坐在沙發上拿起一根煙,綰綰跪在地上,拿起打火機替他點煙。

在裊裊的煙霧裡,宋涼生看著綰綰年輕漂亮的臉蛋有些恍惚,他捏著她光滑的臉,聲音帶著疑惑,喊了聲:「小晚?」

「宋總。」綰綰甜美地仰著小臉。

宋涼生捏住她臉蛋的手倏然用力,疼得綰綰眼淚都快出來了,但是又不敢喊出來。

「出去。」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誰,宋涼生瞬間變了臉,推開她,聲音冷冷地道。

綰綰不知道他為什麼不高興了,但是私魅的姑娘都是受過嚴格訓練的。

立刻噤聲,識趣地穿好衣服出去了。

宋涼生揉著眉心,靠坐在沙發上。

房間里的光線,刺得他眼睛疼得慌。

和女人在一起,不就是那點荷爾蒙的事。

就算沒有任何感情,他也能硬起來,進入女人的身體。

他早就爛透了。

不管是蘇晚,還是藍夢,他都不值得她們愛。

在得知藍夢曾經被爺爺逼得去打胎,失去了孩子的時候,他心疼得快要死去。

可是現在,藍夢又有了他的孩子,他卻半點都高興不起來。

宋涼生的頭一陣脹痛,從未有過的倦意席捲了他的身心。

他不能再想了,身體后傾,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蘇晚看著辦公桌上的日曆。

算算時間,宋涼生已經出國第八天了。

秘書說,宋涼生也就是這兩天回來了。

蘇晚去找公關部的經理問過,關於新聞稿的事情。

公關部經理為難的表示,修改好的新聞稿已經發到宋總的郵箱,還沒有得到宋總的批示回復。

所以現在,還不能把新聞稿給蘇晚看。

「蘇主管,你真的要和宋總離婚嗎?」公關部經理猶豫了下,還是小聲地問道。

蘇晚笑笑:「你在負責撰寫新聞稿,就該知道我和他根本沒結婚。」 公關部經理動了動嘴皮,不敢再說什麼。

這事是宋總的私事,他一個小小的公關部經理可不敢拿出去宣揚。

只是真沒想到啊,原來蘇主管根本就沒有和宋總結婚。

蘇主管真可憐,別人都以為她早就結婚了。

就算離開宋總,身上也會被打上「二婚」的標籤。

蘇晚走出了公關部的辦公區,走到了茶水間的時候,正想進去泡一杯咖啡,就聽到了從裡面傳來的幾個女員工說話的聲音。

「你猜我昨天遇到誰了?」

「誰啊?」

「我遇到夏雨雯了!」

「啊?她現在在哪裡上班?」

「上什麼班啊!我看到她可憐兮兮的拿著簡歷到處找工作。」

極拳暴君 「她就是活該!誰叫她不要臉的想要勾引宋總呢!」

「說起來,蘇主管這總裁夫人的位置,簡直就是穩如泰山啊。夏雨雯那麼騷的女人,都鬥不過蘇主管。」

有人壓低了聲音:「我跟你說個秘密,我聽說蘇主管和宋總要離婚了。」

「啊?不可能吧??」

「有什麼不可能的啊,你以為這正宮娘娘有這麼好當啊,整天得提防這個,提防那個的。表面上嫁入豪門有多風光,其實一點兒都不幸福!」

「是啊是啊。」

茶水間里發出一片感慨聲。

終於有人看到站在茶水間門口的蘇晚,立刻漲紅了臉,尷尬地喊道:「蘇……蘇主管,您怎麼過來了?」

蘇晚淺笑:「是你們說得太高興,沒聽到我的敲門聲。」

眾人燦燦地笑。

「對了,你們在討論什麼有趣的事情?」蘇晚裝作不知情地問道。

「沒……沒什麼。蘇主管,我們先回去工作了。」

說完,眾人一鬨而散。

蘇晚回到了辦公室,宋涼生的秘書走過來敲門。

「有事?」蘇晚抬頭。

「蘇主管,香料供貨商劉總,想要約宋總吃飯。但是宋總人還在國外,現在電話也聯繫不上。您看,這怎麼辦?」宋涼生的秘書為難地說道。

「約在哪裡?」

「十二點,滿庭芳酒樓。」

蘇晚低頭看了看時間,說:「我知道了,我會去的。」

「那太好了,謝謝蘇主管!」

蘇晚準時到達滿庭芳酒樓,走到大廳的時候,就見到了迎面而來的顧朝夕。

他穿著黑色的襯衫,配了一條酒紅色的領帶,淺灰色的西裝外套搭在手臂上,紳士而卓爾。

蘇晚見到他的時候,忍不住在心裡冒出四個字:衣冠禽獸!

可是她下意識里,又不願意把這個貶義詞,加在顧朝夕的身上。

於是只好抿了抿唇。

「你也來這裡吃飯?」顧朝夕的聲音顯得有些驚訝。

他身邊的助理,忍不住翻了白眼。

明明是顧總暗示供貨商,叫上宋氏的人一起來吃飯,現在卻又裝作完全不知情的樣子。

有句話說得好,商場如戰場。

還真是一點兒都沒錯呀!

不過眼前這位蘇小姐,真是越看越好看啊。

顧總又是個未婚男人……

該不會是……

助理倒吸了口氣,自己好像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因為還在生氣,他之前把自己拉進衣帽間強吻的事情,蘇晚只是淡淡點頭,禮貌卻又疏離地說:「你好,顧總。」

在門口,供貨商劉總已經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