噠噠的腳步聲,漸漸的走遠,溫如意探著身體,嘭的一聲將車門關上。

2020 年 10 月 31 日

坐在駕駛座,看著灰濛濛的天空,溫如意有種不好的預感。

唐南楓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剛才說的最後一番話,不是威脅,而是在暗示,會有大事發生。

這件事……

是不是和子澈有關係?

不然,他為什麼那麼久都沒有露面?

溫如意想到這,心頭一顫。

深吸了幾口氣,溫如意發動了車子……

……

醫院。

由於昨天晚上很晚睡,葉簡汐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有些晚,洗漱過後,已經是九點半了。想到容子澈的事情,葉簡汐沉思了片刻,決定給溫如意打電話,讓她過來一趟,準備把實情告訴她,好讓她有個心理準備。

只是……

電話還沒撥打出去。

門便從外面敲響了。

葉簡汐抬眸向門口,在看到站在那裡的人時,面部的肌肉不由得有些緊繃。

因為來人不是別人,是兩天前,被送走的言邑。

一同跟來的還有郭嫂。

言邑怎麼會在這裡?

心底有疑問,可葉簡汐沒問出來,只是凝視著言邑,沒有說一句話。

「少奶奶,言先生說有事情找你。」

郭嫂說了句話,打破了房間里的沉默。

葉簡汐嗯了一聲,既然郭嫂允許言邑進來,那說明洛琛已經知道,言邑來醫院的事情,她也沒什麼可擔心的:「郭嫂,你先下去吧,我跟言邑單獨說就好。」

「是,少奶奶。」

郭嫂很快離開,只剩下了兩個人。

言邑站在門口,沒有說話,鼻息里呼出的空氣,在空氣中繚繞后,凝結成了白色的霧氣。

良久后……

他嘴裡吐出來兩個字:「葉姐姐……」

熟悉的稱呼,帶來的感覺卻不一樣。

葉簡汐秀眉蹙起,低喃般道:「言邑,你為什麼還要回來……」

不回來,至少還能給彼此留一些顏面。

回來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言邑聽到她的話,眼裡滑過一抹受傷,他知道,自己監視她的事情暴露出來,她不會再信任自己,但真的親耳聽到她問……你為什麼還要回來?心還是難免難過。

舒緩了了好一會兒,言邑臉色才恢復了正常,從懷裡掏出一封信,他拿著手裡的信封,一步步的走到床跟前,輕輕的放在床上:「葉姐姐,這是哥哥讓我交給你的信,請你務必看一下。」

葉簡汐看到那封熟悉的信封,拿起來撕開了一道口子,然後將裡面的信取了出來。

在她看信的同時,言邑道:「葉姐姐,我這次來,是想親口跟你說聲對不起。傷害了你,是我不想的,真的對不起了……」

言邑深深的鞠了一躬,轉身往外走。

葉簡汐抬起頭看著言邑,說:「言邑,你能告訴我,你哥哥是誰嗎?」

「對不起,葉姐姐。」

言邑搖了搖頭。

葉簡汐知道不能,言邑對那個神迷人的感情很深,從他的稱呼里就可以看出。

哥哥。言邑很少叫別人哥哥,哪怕洛琛對他示好那麼久,他也頂多叫一聲慕洛琛。

「不用跟我說對不起,道不同不相與謀。你告訴你哥哥,不管他是為我好,還是在謀划什麼……從他偷走我女兒的那一刻起,我就跟他不會成為朋友,只會為敵。」

葉簡汐把話說完,不再看言邑,而是再次去看那封信。

言邑脊背僵直著,從病房裡出來。

待他的腳步聲遠了,葉簡汐才緩緩地鬆懈了下來,這封信里沒有關於女兒的任何線索,除了讓她不要責怪言邑,就是說不讓她插手容家的事情。

葉簡汐覺得,這個神秘人對自己的管束太多了。

之前天寶的事情是這樣,這次容家的事情也是這樣。他只讓她自保,而不管他口中那些麻煩,是她身邊最在乎的那些人。

或許這個神秘人是為了她好。

但她不會再聽他了。

一個人,若是連自己的朋友,親人都沒辦法保住,那還有什麼意思呢?

葉簡汐神色淡然的,把信收了起來。

……

言邑走了沒多久,溫如意就趕到了醫院,沒了設防的警衛,這次她很快看到了葉簡汐。

進入房間的第一句,溫如意問的便是:「簡汐,這兩天洛琛看到子澈了嗎?」

「看到了。」葉簡汐知道如意這麼問,定是聽到了一些風言風語,就把關於容家的事情,都說給了溫如意聽,「如意,現在情況有些不好,不過你別擔心,我們一起想辦法,會挺過這一關的。」

溫如意心裡有些亂,可或許是亂到了極點,反倒平靜了下來。

怪不得唐南楓會跟她說那些話,原來容家的處境已經差到了這般。

容子澈失蹤,也是在想辦法,解決眼下的危機吧。

「我沒擔心,不管處境多艱難,只要容子澈沒開口,我就不會離開他。」溫如意笑了笑,似是沒把容顧兩家鬥爭的事情,放在心上。

葉簡汐擰起眉頭,有些擔心。

不知道如意說的這番話是不是真的,若如意是真的不擔心,那還好。

就怕如意把所有心事都埋在心底。

「你看你,眉頭都快打結了。」溫如意忽然伸手,按平了葉簡汐的眉頭。

葉簡汐的面容舒展開來。

溫如意寬慰道:「別替我跟子澈擔心那麼多,好好的養傷。不然,事情還沒解決,你累垮了身子,洛琛可要分心了。」

「好,我不擔心。」葉簡汐道。

這句不擔心,沒多少真誠的成分在,溫如意也不計較,轉移了話題,問起了天佑和天寶的事情。

兩個小傢伙失蹤,才是她最擔心的。

「他們沒事,是被天寶的親生父母接走了,現在應該在帝都王家那邊。等容家的事情解決,我跟洛琛再去帝都那邊,把她們找回來。」

葉簡汐的說辭,是跟慕洛琛商量好的,眼下容顧兩家鬥爭最是激烈的時候,容子澈是最不能分神的,他們不想,讓他和如意知道天佑天寶的真實情況。

溫如意聽她這麼說,放心的同時,又不由得生氣:「這王家人把孩子接走,都沒吭一聲嗎?當初天寶那情況,沒有你跟洛琛,他可就活不了了。」

「或許是有難處吧,等到了帝都那邊,我會跟他們好好的溝通。」

葉簡汐無奈的說。

「你就好脾氣的給他們找借口吧!我要是有個孩子,哪怕自己沒命了,也會保護好他,哪捨得把剛出生的孩子丟下?不去管他的死活? 謀愛成婚:總裁老公愛撒糖 要我看,天寶的父母家的人,沒幾個好東西,你還是把他接回來,養在身邊,免得寶寶以後受苦。」

溫如意恨不得替簡汐出面,把天佑天寶帶回來。

那兩個孩子,可都是她看著長大的。

她把他們當自己的兒子看,誰敢給他們受委屈,她肯定第一個不依。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王家想要要回孩子,哪有那麼容易的事情?

「好了,能要回來,我肯定要,不能要,我也會爭取。」

葉簡汐心知如意捨不得天寶,語氣也強硬了幾分。

溫如意聽她這話才滿意。

……

兩人說著話,時間不知不覺,走到了十一點鐘。

郭嫂詢問兩人,午餐要吃什麼。

葉簡汐看向溫如意。

溫如意卻是站起來往外走:「我還有事情,不留在這裡吃了。」

「溫小姐,有什麼事情這麼著急?吃飯花費不了多少時間的。」

郭嫂挽留她。

葉簡汐也讓她留下。

可無論兩人說什麼,溫如意最後還是拒絕了:「實在不行,簡汐,我接了一批緊急翻譯的資料,約了人家今天中午給他拿過去,現在時間差不多了。」

話說到這份上,也不好勉強她留下來。

葉簡汐只好放人。

沒讓簡汐和郭嫂送自己,溫如意拿了自己的包,走出了病房。

……

從醫院裡出來,坐在車上,溫如意深深的吸了口氣,看著車窗外灰濛濛的天空,心情有些陰鬱。

跟簡汐說,不擔心容家的事情,的確是假的。

怎麼可能不擔心呢?

容家現在危機四伏,子澈失去了職位。

婚姻那道坎兒:棄婦有晴天 他能不能挽回容家的局面,都是未知的。

外室之妻 或許,容家會因此被毀了吧……

若是真的走到那一步,子澈會不傷心嗎?

會的……

沒人比她更了解容子澈,容家在他心裡,是頂頂重要的,沒了容家,容子澈的心會空一半。

她擔心他……

可無法為他做什麼,甚至要給他招惹上麻煩。

她感覺到無力到了極點。

心,像是放在油鍋上煎熬。

每一分,每一秒……

於她來說,都難過到了極點。

對著簡汐,她在忍,把自己的擔心都隱藏在看似平靜的面容之下,因為她不想讓簡汐擔心。

慕家的事情已經夠她跟洛琛煩心的了,再讓他們插手子澈的事情,她覺得虧欠他們的。

溫如意坐在車子上,沉默了許久,也想了很多。

最後……

她的眼睛緩緩地閉上,垂在身側的手緊緊地攥在了一起。

她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無論如何,都要幫子澈的忙,和她一起拯救容家。

可有什麼地方,是她能幫助子澈的?

腦子拚命的運轉,想著所有可能想到的辦法。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卻一點法子都沒有想到。

溫如意有些煩躁的打了下方向盤,車子發出滴的一聲鳴叫,就在這一刻,她腦海里忽然閃過一抹靈光。 顧明珠決心對付容家的爆發點是林珍入獄的事情,因為覺得是容子澈親手把自己的母親送進監獄的,所以顧明珠對容子澈恨之入骨。

但溫如意清楚,子澈沒有攙和林珍的事情,當初他是憑著手頭上的證據,把林珍逮捕。

在顧明珠指責他時,子澈沒有否認,是想讓顧明珠死心,斷了顧家想把顧明珠嫁入容家的心思。

原本,當時的證據根本不足以證明林珍是買兇殺人的兇手,在她出獄后不久,林珍就應該以證據不足釋放了。

可中途發生了變卦,不知道是誰,秘密舉報了林珍,並向警察局,遞交了充分的證據,林珍這才沒辦法脫身。

她曾經再三問過子澈,這件事是不是他做的,子澈當時否認了。

溫如意相信容子澈,他沒有騙自己的理由。

她一直覺得林珍的事情有蹊蹺,或許背後有人在故意整顧家,而把這些鍋都讓子澈背。

在林珍被舉報后,這些話她曾經跟子澈提過。但子澈覺得林珍的確做了收買人來陷害她的事情,進入監獄完全是罪有應得,他不去落井下石已經是極限,怎麼會去幫助顧家的人,幫林珍脫罪?

自然沒去調查林珍的事情。

溫如意對林珍沒好感,而且也沒能力去調查她那件事,之後又發生了其他的事情,她漸漸的把這件事忘記了。

顧明珠對子澈的誤會,就這麼持續了下來……

溫如意想,如果她找出背後,陷害林珍的人,顧明珠肯盡釋前嫌,放過容家嗎?她不確定,可眼下也沒其他的法子,來幫助容家度過難關了。

所以準備試一試,找到幕後兇手,化解顧明珠對容子澈的怨恨。

顧家那麼疼寵顧明珠,說不定,在顧明珠決定放手后,肯放棄對付容家的計劃。

想到便開始做,溫如意當即給葉簡汐打電話,讓她借給自己一些人手。

掛了電話后,她又去私家偵探社那邊,雇傭了兩個知名度較高的調查員,請他們調查林珍的事情。

忙著調查林珍的事情,溫如意也沒去關注其他的。

當唐南楓再度找到她的時候,她有些意外。

因為她以為,自己拒絕了唐南楓的提議后,她會惱羞成怒不再聯絡。

「我四哥醒了,他要見你。」

唐南楓開口,表明了自己的來意。

溫如意這才明白,唐南楓為什麼肯屈尊降貴的來找自己。除了唐南適,還有什麼能讓唐南楓低下身段?

「你不肯去?」唐南楓見她不肯應答,語氣惡劣了一些。

「沒有不肯,我會去看他。」溫如意語氣淡然,別說唐南適出車禍是她害的,就算不是,作為她的朋友,她怎能不去看他?

得了她肯定的答案,唐南楓陰沉的臉色才好了一些:「那現在跟我過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