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夢雲解釋道:「外公,你可能不相信,包下白沙大酒店,我一分錢沒出。你說的事,我真的做不了主。」

2020 年 10 月 31 日

孫家眾人之中頓時噓聲一片。

在他們看來,不是唐夢雲出錢,難道還是陳立不成。唐夢雲這樣當眾說謊,竟然不臉紅,也是厲害。

「唐夢雲,你當我們是傻的嗎?」

「就是,為了外人,連自家親戚的面子也不管了,你就算不管我們,外公呢,也不管么?」

「唉,人家現在有錢了,哪還把我們看在眼裡,我們不一樣了。」

「沒錯,這樣忘恩負義的人,不配是我孫家人。」

「什麼破酒店,老子不稀罕。」

孫家眾人冷言冷語地議論起來。

唐夢雲站在陳立身邊,一聲不吭。

「破酒店?誰說的?」

一個聲音忽然響起。

眾人循聲望去,不由得噤聲,來人不是別人,正是何屯,白沙大酒店的老闆。

「何……何總,沒有人敢這樣說,可能是您聽岔了。」劉寬急忙迎上去,跟何屯解釋道。這話雖是孫家人說的,但現在劉寬算是孫家的女婿,如果何屯追究這事,他也躲不開。

「怎麼又是你?」何屯不屑地掃了劉寬一眼,「你是說我的耳朵不行嗎?當我聽不見?」 「不敢,不敢,我怎麼敢呢。」劉寬嚇得心臟砰砰直跳,他卑微地彎下腰。

孫家眾人看到這裡,頓時傻眼了,原先的囂張不復存在。

孫洪也噤聲了,他一口一個孫家,說起來很有排面的樣子。事實上,孫家在白沙縣,什麼都不是。

何屯是白沙縣第一人,孫家給人家提鞋也不配。

劉寬在何屯面前,也只有裝孫子。

何屯的目光在人群中掃了一遍,他緩緩道:「剛才是誰,說白沙大酒店是破酒店,自己站出來吧。」

之前說話的那人,這時候嚇得直發抖,當著何屯的面,哪裡有膽子站出來。真的讓何屯認出來,以後他在白沙縣,怕是別想過安生日子了。

「何總,我們的家務事,您不好管吧。」孫洪畢竟是一家之主,這個時候,也只得上前說話。

「家務事,怎麼扯上我的酒店了,這樣好么?」何屯反問道。

孫洪無言以對,他想了想,咬牙道:「何總,我們事先沒有接到任何通知,到了地方,才知道酒店被人包下來,你這樣開門做生意,真的好嗎?」

「有什麼不好的?」何屯笑道,「誰還沒個急事?再說,我都說了可以第二天來退款,還不行么?我今天有貴客臨門,我請人家吃個飯,多正常。你們呢,憑什麼?」

何屯一番話,讓孫家眾人聽得雲里霧裡。之前陳立說他要宴請貴客,現在何屯又說他要請客。

這兩個人說的對不上號,肯定有個人在撒謊。

不用問,那個人是陳立。

孫家眾人想明白這點,心裡不由樂開了花。陳立當著何屯的面撒謊,肯定有好戲看了。

孫洪也是類似的想法,他今天是進不了白沙大酒店了,但是,可以看著這個狂妄的陳立惹到何屯,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陳先生,很抱歉,我來晚了。」何屯走到陳立身前,恭敬地彎腰、道歉。

晴天霹靂。

孫家眾人頓時呆若木雞。

何屯給陳立道歉。

劉寬嚇得腿都軟了,他本來猜想,陳立身份不簡單,但是他沒想到,就連白沙縣第一人何屯,也要給陳立道歉。

怎麼可能?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事。

劉寬實在想不明白,一個出名的軟飯男,窩囊廢,向來是孫妙口中的笑料,這樣一個不成器的男人,何屯居然向他道歉。

「不好,大事不好。」劉寬嚇得說出了聲。他不明白陳立的身份,但是從何屯的態度,足以說明陳立絕對不好惹。

孫家眾人胡攪蠻纏,顯然已經得罪了陳立,他在其中,也起不小的作用。如果陳立不打算放過他,他的公司很快就要灰飛煙滅。

不行。

絕對不行。

公司是他的心血,是他的驕傲,他絕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公司倒閉。

如果公司沒了,他就什麼都沒了,他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劉寬幾步衝到陳立面前,「卟嗵」一聲跪下,說道:「陳先生,我錯了。我不知道孫家的事,剛才,我和孫妙已經分手,懇請您給我一個機會,我會好好表現。」

劉寬忽然下跪,這又是一記悶雷敲在孫家眾人的心頭。

孫家眾人已經當場石化。

劉寬是何等優秀的人物,年少有為,是無數人的偶像。孫洪還指望著,劉寬可以提攜一下孫家,讓孫家也有面子。

然而,現在,他們眼中的優秀人物,當著他們的面,跪倒在陳立的面前。

這個世界怎麼了?

孫洪想不明白,陳立是有名的軟飯男,何屯為什麼稱呼他為貴客。

難不成,是陳立花了錢,讓何屯過來配合他的表演么?

重生汽車王國 但是,這可能么。

「劉寬,你胡說什麼,我可沒答應分手。」孫妙在最初的打擊后,她回過神來,沖著劉寬吼道。

劉寬跪在地上,他看了孫妙一眼,咬牙道:「要不是你們勢利,我哪裡會得罪陳先生。我求求你,不要害我了,我們已經分手,再也沒有關係。」

孫家眾人向來不把陳立看在眼裡,也不把他當一回事。

何屯笑道:「真是看不懂你們,陳先生是我的貴客,在你們眼中,竟然不當一回事。也不照照鏡子,看看你們自己的分量。」

何屯一番話,說得孫家眾人徹底死心。連何屯也這樣說,他們心頭僅存的幻想,也像肥皂泡般破滅。

孫洪面色蒼白,他茫然地看向陳立。儘管他不願相信,此刻也不得不承認,陳立是有本事的人。唐夢雲再有能耐,這樣的事,也不是她能辦到的。

唐家在海州,雖然不是顯赫的大家族,但好歹也有個名號。這裡是海州,何屯沒必要這樣給唐夢雲面子。

很顯然,陳立的確是有厲害的地方。他披著軟飯男的名聲,肯定也做出了一定成績。

唐夢雲一家也是吃驚不小,他們事先也不知道陳立請了哪位貴客。現在何屯出來,他們才明白,原來何屯跟陳立是朋友。

在商場的時候,何屯會大方地給唐夢雲送包,原來有這層關係在裡面。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顯然,陳立的地位比何屯高。

「這小子,真讓人看不明白。」孫瑩湊近唐夢雲,在她耳邊嘀咕道。

唐夢雲苦笑道:「媽,他一直讓人看不明白,大概是我們看不懂吧。」

唐夢雲以前一直不知道陳立的身份,她也沒想深究。後來,她才知道,陳立是燕都陳家的人。至於別的,唐夢雲依然是眼前一抹黑,什麼也不知道。但她明白,陳立絕對是有本事的人。

「陳先生,裡面請。」何屯說著,看了一眼經理。

經理馬上明白過來,她看向孫家眾人:「你們離開吧,不然,保安就過來了。」

孫家眾人只有讓道,他們眼睜睜地看著陳立走進白沙大酒店,後悔得腸子也青了。

劉寬,又算什麼。更厲害的大人物,就這麼被他們生生錯過了。

更要命的是,他們非但沒有巴結到這位大人物,還把人家得罪了。

如果他們早知陳立這麼厲害,早就去巴結陳立了,只要陳立一高興,何屯還不把孫家人當寶似的供著?

然而,現在一切都遲了。 「劉寬,你剛才是說笑的吧,你不會真的要分手吧。你只是說的場面話,是不是?」孫妙走向劉寬,她用力地拽著劉寬的胳膊,說道。

劉寬手上用力,他甩開孫妙,說道:「你跟我在一起,只是為了錢。 從斗羅開始的赤龍帝 只要你找到更有錢的人,你會頭也不回地離開。與其這樣,不如早點分開。現在,我得罪了陳立,公司遲早要倒閉,那時候,你願意跟我過苦日子嗎?」

倒閉?

孫妙猶豫了,孫家眾人得罪陳立是事實,劉寬自然也脫不了干係。如果陳立追究起來,劉寬的公司倒閉,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至於過苦日子,那絕不是她想要的。她跟著劉寬,想的是過好日子,誰願意跟他過苦日子,那是人過的生活嗎?

劉寬看到孫妙的表情,他冷笑一聲:「拜金女,我算是看清你了,滾吧。」

孫妙無話可說,劉寬當面指責她是拜金女,這三個字像是三支箭,把她扎得生疼。

這是事實,只是她一直不願承認罷了,也沒有人敢這樣對她說。

她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才跟劉寬在一起,這有錯么?

難不成,嫁個沒用的男人,辛苦過一生,那才是有意義的生活嗎。

「你們還等什麼,等酒等菜嗎?」孫洪看到孫家眾人站著不動,他咆哮一聲,轉身就走。

王安一家人走在最後面,王安被陳立一腳踹翻,他恨得直咬牙。現在,他忽然有了主意。

「媽,我渾身難受,肯定是受了內傷,要陳立賠錢。」王安對孫霞說道。

聽到錢字,孫霞的眼睛亮了。

「人家跟何屯是朋友,他會賠錢嗎,這不是自找苦吃?」王寶石問道。如果是以前,他們自然不會猶豫,現在何屯都承認,陳立是他的貴客,這個時候,他們再去跟陳立叫板,能有什麼好果子吃。

孫霞怒了,她一巴掌打在王寶石身上:「他打了人,讓他賠點錢怎麼了?難不成,他是天王老子?不管怎麼樣,兒子被打了,這事沒完,不賠個十來萬,我們絕不罷休。」

接著,孫霞關心地看向王安:「兒子,你感覺怎麼樣了?」

王安頓時秒懂,他知趣地彎下腰去,整個人縮在地上,口中呼喊道:「媽,我肚子好痛,要死了。」

孫霞頓時怒了:「看,兒子被打成這樣,你竟然不管? 爆寵魔妃:夫君請指教 不行,我們不走了,不賠錢,絕不走。」

王寶石自然知道他們在演戲,今天不同以往,陳立是何屯的貴客,這時再去惹陳立,實在不明智。只要何屯一句話,他們就要被轟出去。有何屯在,他們就算再鬧,又有什麼用呢。

但是,試一試,也是好的。要是陳立願意花錢擺平,那就賺了。

更何況,陳立動手打人,也是事實,難不成,陳立真的不怕么?

一家三口,頓時躲在白沙大酒店前的花壇后,等著陳立出現。

白沙大酒店的總統套間內,桌上擺滿了山珍海味。

唐夢雲看著何屯無比殷勤地招待陳立的時候,她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她覺得陳立實在讓人看不懂,她也發現,她跟陳立越來越疏遠。

之前,陳立剛到唐家,唐夢雲想著法子要甩開陳立。現在,她卻非常擔心失去陳立。這樣的感覺讓她十分不好受,偏偏這話她還不能跟別人說。

飯局中,陳立收到一條信息,便走了出去。

樓頂,陳立看到老兔,不由笑了:「看來,哪裡都關不住你。」

閃婚甜妻超暖萌 老兔鄭重地看著陳立,對於從大獄逃出來一事,他並沒有什麼成就感,彷彿是吃飯喝水一樣的尋常。

「不是的,有個地方,如果我被關進去,也出不來。」老兔說道。

陳立有點好奇,大獄那樣的地方,老兔說出來就出來,難不成,還有別的地方能困住他不成。

「哪裡?」陳立問道。

老兔答道:「我連它在哪也不知道,只知道它叫地火之獄。是私人開設,裡面關著十分緊要的人物。據我所知,很多越獄高手被關進去后,再也沒有了消息。對我來說,這地方,無疑是最可怕的地方。」

陳立笑道:「你是在害怕么,我怎麼覺得,你還有幾分嚮往的樣子。」他覺得奇怪,老兔在說起這個地方時,表情複雜,有點令人不解。

「聽人說,東方人沒有被關進去的。不知道,我有沒有資格。」老兔忽然說道。

陳立不由失笑:「這又不是什麼好地方,怎麼還爭著進去呢。」對於老兔這種越獄高手的樂趣,他是真的不明白,難不成,真有不怕死的人么,把命當遊戲耍,真的好么。要是他真的被關進去,一輩子交待在裡面,他就開心了么?

「你知道,地火之獄怎麼建立的?」老兔問道。

「它是私人開設,想必是為了賺錢。」陳立答道。

「是這個理。」老兔點頭道,「你就不好奇,裡面關的到底是些什麼人,他們為什麼會被關進地火之獄?」

陳立皺起了眉:「你到底想告訴我什麼?」

老兔淡淡道:「我想說什麼,你心裡有數。」

陳立只覺得呼吸急促,顧雪跟他說過,他爺爺很可能活著。有沒有可能,爺爺被關在那個地火之獄裡面。

老兔是什麼人,他怎麼知道這些事?

陳立淡淡道:「你務必解釋明白,要不然,小命不保。」

「別激動,別激動。」老兔連連搖手,他敏銳地捕捉到了陳立平靜之中隱含的殺意,「我來找你,只想讓你幫個忙,把我送進地火之獄。」

陳立皺眉道:「我第一次聽說這地方,我怎麼送你過去?」

老兔笑道:「你有的是錢,你這樣的富人也沒有辦法,你開玩笑呢。」

「你的解釋不對。」

陳立說著,他忽然閃身上前,一把掐住老兔的脖子。

老兔起初還用力反抗,然而,脖子被掐住,他很快就憋得臉紅脖子粗,半分勁道也使不上。他厲害的地方是越獄,可不是與人爭鬥。

直到老兔快要窒息,陳立才一鬆手,把老兔扔在地上。

老兔差點憋死,他用力吸氣,十分恐懼地看著陳立。 陳立淡淡道:「你現在想清楚了嗎?」

老兔非常後悔,他跑來找陳立,結果差點命也沒了。現在的情況下,要是不給陳立解釋清楚,他的小命怕是真的沒了。

「別問我了,難道,你一點興趣也沒有?我至少告訴你有這麼一個地方。」老兔答道。

陳立想了很久。

他爺爺陳九靈還在不在人世,他沒有地方去查。現在得知了地火之獄的存在,的確是個尋找線索的地方。顧雪跟他說過的話,還在他的腦海里回蕩。

沒有確切的證據,可以證明他爺爺真的去世了。

陳立一直在著手調查那個道士,然而一點頭緒也沒,現在,地火之獄可能是一個線索。

「你進得去,出不來。地火之獄這樣的地方,到現在也沒有消息傳出來,你進去之後,如何把消息傳給我?」陳立問。

「我需要一個同伴,在他身上裝個信號器,這樣就把消息傳出來了。」老兔說道。

陳立搖搖頭:「如果地火之獄連這樣的招數也防不了,那它就是浪得虛名。你這話,說得太不靠譜了。」

「普通的信號器自然不能,但是有的信號器,信號十分隱秘,根本檢測不出來。」老兔鄭重道。

陳立對於這方面的高科技,所知甚少,想來,老兔不會在這事方面騙他,只要他去找專業人士一問,就什麼都明白了。

「所以說,你要的同伴,只是一個替罪羊?」陳立問。

老兔淡漠地一笑:「這個自然,在地火之獄發送信號,肯定會被發現,我可不想死。」

「行,我會儘快找到合適的人手。」陳立說著,轉身就走。

老兔揉了揉脖子,他心有餘悸,直到陳立消失不見,老兔才喃喃道:「娘的,這傢伙太危險了,我這條命差點交待在這裡,真是要命啊。」

陳立回到總統套間門口,他整了一下心情,才推門進去。

這是他的拿手好戲,當他想要隱藏情緒的時候,沒人能看得出來。要不然,他在陳家多年,豈不是早就被人發現了。

「有事么?」唐夢雲問道。之前陳立什麼也沒說,直接離開,她有些擔心。

「沒事,來了個朋友。」陳立說道。

唐夢雲點點頭,也不多問。飯後,眾人打算回家,剛走出白沙大酒店門口,忽然一個人衝出了來,滾倒在地,大哭不止。

眾人一看,正是王安,孫霞在一旁抹著鼻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