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好的!”

2020 年 10 月 31 日

管他口是心非也好,居心叵測也好。

南天成爲神之子,已經是板上釘釘地事情了。

當大祭司費迪南德十八世,給南天親手披上絲帶後。

總壇教堂外頭,響起了,震耳發聵的禮花聲音。

“轟!”

“轟!”

聲音震天,喜氣盈門!

這一日,光明教會有了神之子!

這一日,光明教會必將踏入嶄新的紀元!

“恭喜,神之子殿下,登基冊封!”

“吾等定爲神之子殿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一衆教會核心高層,在教宗道格拉斯二十八世和大祭司費迪南德十八世的帶領下,開始對南天發誓效忠着。

南天亦然是,站了起來。

放目遠眺,心情澎湃。

“終於是當上了光明教會的神之子,算是步入了這片宇宙的頂級高層之列!”

“不過,主線任務,還沒有完成。這個光明教會,看起鐵板,實際上風起雲涌呀,暗流不斷。路還很長……..” 距離,南天正式加-冕冊封爲神之子,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了。

教宗和大祭司曾一同找到南天。

兩人共同向南天提議,暫時不把南天的身份,向全宇宙公佈。

目前,南天成爲神之子的消息,還只侷限於當時總壇教堂裏頭在場的人。

那一日,能夠位列總壇教堂地核心高層,在教會裏頭都是星系主教以上。

其它再往下的中高教職人員,是毫不知情的。

南天也同意了,這個要求。

如果,現在將這個消息,在全宇宙公開。

到時候,驀然間,傳回銀河軍總部。

天知道,會掀起多大的波瀾。

至於,南天本身在銀河軍當中任職。

倒是沒有人,多說話。

不管是教宗道格拉斯二十八世,還是大祭司費迪南德十八世,他們的眼界何其高呀!

哪裏看得上南天在銀河軍裏頭的“低微”的職位。

教會的神之子,本來就不固定,是各大星系裏頭,隨機誕生的。

對於,神之子的過往,教宗和大祭司都沒有放在心上。

不過,教宗和大祭司,倒是各懷心思。

大祭司主張不公開南天身份,其實是爲了,以後,可以找機會扳倒南天。到時候,他費迪南德十八世,也不用在全宇宙揹負罵名。

至於,教宗主張不公開南天的身份,則是爲了保護南天,這麼多年來,光明教會雖然勢大,但是,實際上,也是樹立頗多。

明裏暗裏的敵人,不計可數。

教宗道格拉斯二十八世,認爲,只有當南天的修爲跨入“神境”了,這個時候,在全宇宙公佈,才比較妥當。

大祭司費迪南德十八世,目光閃爍,拱了拱手。

“南天殿下,您剛剛登基加冕爲神之子。你在教會的根基,基本等於零。雖然,教會裏頭的一干核心高層們,都認可了您。但是,想要坐實這個神之子的位置。殿下,您還需要多多努力。”

費迪南德十八世,意味深長地說道。

現在,南天作爲光明教會明面上的最高掌權者。

南天不得不考慮一下,第二階梯上“二把手”總教大祭司的想法。

“大祭司,有話就直說。不必,藏着掖着。”

南天淡淡地說道。

“好!”

“那我也直言不諱了!”

費迪南德十八世,緩緩地說道。

“不知道,南天殿下,可知道混亂星域?”

費迪南德十八世,問道。

南天微微頷首。

早在銀河軍裏頭,南天的身份地位,就不低了。

對於,混亂星域,也是有所耳聞。

混亂星域,是一片很奇特的地方。

這一方宇宙,主流的有三大星系————黑暗星系,光明星系,銀河星系!

這三大星系,成三角狀,三足鼎立,自成一方宇宙!

不過,在三大星系的接壤處,卻是有一個神奇的星域,或者說,是一個三不管的地帶——混亂星域!

混亂星域,沒有三大星系那般浩瀚,但是,面積也不小,裏頭大大小小有十餘顆主星,另有數百近千的高等的生命星球。

因爲,處於三不管地帶,這一片星域十分混亂,是罪惡的天堂。

沒有任何法度的約束,這一片星域,某些產業,也是極爲繁榮發達。

不過,混亂星域最爲惹人注目的是,這一片星域裏頭,盛產一種稀少而寶貴的資源——星石礦。

星石礦,盛產星石。

每一個星石,都是極爲寶貴的戰略資源。

一噸下品星石,可以提供一個一等殖民星球一年的發電能量。

一噸中品星石,可以提供一個整編艦隊,持續航行和戰鬥一年的能量儲備。

三大星系,都想要將混亂星域,收爲己有。

可是,地理位置特殊,搞不好,在混亂星域,一個大動作,就會導致“火藥桶”爆炸,到時候,三大星系,發生戰爭,就會造成毀滅性災難。

因此,混亂星域裏頭,本土的當地勢力,還是保持着,高度的控制權。

總裁誘妻成癮 “混亂星域裏頭的星石資源,對於我們來說,很是珍貴。星石儲備再多,都爲過。”

“因爲,混亂星域特殊的地理位置,我們教會不可能派遣教會大軍,駐紮哪裏。不過,在混亂星域裏頭,有我們的代言勢力,在哪裏經營。每一年,都可以提供教會足額的星石。不過,從今年開始,混亂星域本土三大勢力,發生暴–亂。混亂星域的星石生意,一落千丈,教會所得的星石嚴重不足。”

豪門禁愛:吃定小情人! 費迪南德十八世,正說着。

教宗道格拉斯二十八世,直接將其打斷了。

“不要說了,叫殿下,去那麼危險的地方,絕對不可以。混亂星域本土三大勢力,都是傳承悠久,各自都有神境強者坐鎮。現在,哪裏這麼亂,殿下去了,安全如何保證?”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冷聲道。

“教宗,你偏頗了。殿下,是神之子,秉承神皇意志,未來註定是要走向無上巔峯的。去鎮壓混亂星域的局勢,爲教會保證星石供應,一來,可以磨礪殿下,二來,可以提高殿下在教會裏頭的聲望。畢竟,始終在溫室裏頭的花朵,是長不大的。”

費迪南德十八世,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說的是,冠冕堂皇,但是,殿下,如果出現意外怎麼辦?”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否決道。

好不容易,找到了神之子——南天。

他已經準備,傾盡所有資源,來培養南天,讓南天儘快成長起來。

外派到混亂星域,那等區域,不受教會掌控,就算是教宗道格拉斯二十八世,強橫無比,縱橫捭闔,對於遙遠的混亂星域,也是鞭長莫及。

“我會叫黑麪執行長過去,保護殿下!”

“混亂星域,有混亂的規矩,不允許外來的神境強者進入。黑麪執行長,是半步神境裏頭的佼佼者,有黑麪執行長,保護殿下,肯定萬無一失。”

費迪南德十八世,笑着說道。

南天神色難堪,該死的,叫黑麪執行長,保護自己?

這個黑麪和自己素有仇怨,到時候,說不定,直接將自己在半路上給幹掉了。

這個大祭司費迪南德十八世,真的懷了好心思呀!

南天不禁心裏頭,啐罵道。 教宗和大祭司爭鋒相對,討論了很長時間,也沒有確定,是否讓南天前往混亂星域。

看着,兩大神境,鬧得十分僵持。

一時半會,也化解不了。

南天想起了,紫長空交給自己的任務。

“我需要帶教會密藏室地下三層,十部以上卷宗檔案!”

南天驀然開口。

教宗道格拉斯二十八世和大祭司費迪南德十八世,都是同時一愣。

“密藏室地下三層?哪裏都是我教會裏頭的最核心的機密。殿下,您要帶走十部以上卷宗檔案,有何用?”

費迪南德十八世,眼睛一眯,殺意若隱若無。

“大膽,費迪南德,你竟然質問神之子殿下。你吃了熊心豹子膽嗎?”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冷喝道。

“神之子殿下,比我們兩個身份都要尊崇。攜帶十幾部卷宗檔案,又有什麼不可以的?”

教宗,出言力挺道。

教會密藏室地下三層,卷宗檔案每一個都重要無比,但是,南天身份是神之子,攜帶個十幾部,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呵呵,道格拉斯,你可不要忘記了。我們的神之子,可是在銀河軍任職過。”

“此時,他剛當上神之子,就開口索要十部卷宗檔案,這是何用意?”

大祭司費迪南德十八世,咄咄逼人。

“費迪南德,你有意思,將那點小事情,說幾遍嗎?南天殿下,之前在銀河軍裏頭擔任的職務,以你我的身份能夠看上嗎?”

“就說,南天殿下之前的直屬上司紫長空,也不過是機武雙修一品聖境,勉強可以力戰半神!但是,也僅此於此罷了。”

教宗道格拉斯二十八世,傲然地說道。

“恕我直言,就算是黑麪執行長,死在你面前,你費迪南德心裏頭會有大-波-動嗎?”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冷冷地瞥了一眼費迪南德十八世。

七品神境,已經是位列中位神了。

是高高在上的神靈。

就算是半步神境,也難入教宗和大祭司的眼底。

“道格拉斯,話雖這麼說。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呀!教會密藏室地下三層的大門鑰匙,由你我共同執有一把,兩把鑰匙,共同啓用,纔可以打開大門。今天,任你如何說辭,不調查清楚,我費迪南德是不會開啓密藏室的!”

費迪南德十八世,冷着臉地說道。

南天眉頭一皺,紫長空對於密藏室裏頭的卷宗檔案,很是渴求。

紫長空對南天算是有知遇之恩,沒有紫長空的暗中幫助,南天現在,早就隕落在茫茫星河裏頭了。

最低十部卷宗檔案,南天一定要完成這個任務!

“大祭司,如何你才能和教宗一起開啓密藏室。我只要十部卷宗檔案就行了。”

南天對着費迪南德十八世,鄭重地問道。

“十部卷宗檔案,其實,也不多。畢竟,殿下你地位尊崇。只要,殿下願意前往混亂星域,主持大局,保障我教會的星石供應。甭說十部卷宗檔案了,就算是二十部也沒問題!”

費迪南德十八世,哈哈一笑。

“是嗎?”

南天眼眸一凝。

“我費迪南德一生,自然是說話算數。現在,我就可以和道格拉斯去一趟密藏室,先給殿下取來十部卷宗檔案。”

“等殿下,徹底完成了在混亂星域地任務,我再奉上另外十部卷宗檔案!”

費迪南德十八世,笑着道。

密藏室裏頭的卷宗檔案,雖然寶貴,但是,費迪南德十八世對於南天的性命,更感興趣。

費迪南德十八世,心道:“小崽子,只要你進入了混亂星域,在那一片混亂之地,想要整死你,本尊,還不是手到擒來!”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搖了搖頭:“南天殿下,你不要這樣啊!”

“你想要十部卷宗檔案,我自可給你取來!”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剛說完。

鬍子教父,忽然心急火燎地來報:“教宗陛下,大事不好了!”

鳥爺的悠閒生活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氣息一沉:“什麼事情,驚慌失措的,成何體統!”

鬍子教父,瞥了一眼在場的大祭司費迪南德十八世。

“陛下,聖堂武士和苦行僧團,異動頻繁,他們似乎在聚集兵力。教宗總壇…….”

惡魔的午夜圈戀 鬍子教父,附耳小聲地說道。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臉色一變。

“好呀,費迪南德,你的動作,挺快的!”

道格拉斯二十八世,拂袖暴怒。

“呵呵,只是,告訴你,我費迪南德,在教會裏頭,也是兢兢業業經營了多年。若是對拼,我還不真不怕你。”

費迪南德十八世,一副無所謂畏懼的樣子。

南天心中殺機大盛:“不管是爲了主線任務,還是爲了日後,方便我一統教會。這個大祭司,都必須死!”

不過,現在不是時候。

讓教宗道格拉斯二十八世,匆促之間和費迪南德十八世,相互拼命,到時候,整個教會總壇,都會受到毀滅性打擊。

“光明教會,終究會是我的。現在,不能過於的內耗!”

南天心中打定主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