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景琛想牽著余淺走,可余淺拒絕了:「手規矩點,你還在考核期呢,而且我才十二歲,牽什麼牽!」

2020 年 10 月 31 日

寵溺的笑了笑,放棄了牽手,但依舊緊緊的跟在她身後。

「你公司的事情怎麼樣啦?」

「還好,遊戲審核已經通過,在準備內測的事情。」

「你還沒跟我說過是什麼遊戲呢!」

余淺轉身面對著他,邊走邊說。

「角色扮演類,古風玄幻網游。」

余淺覺得這個形容有些熟悉。

「《倩女幽魂》,不知道你玩過沒。」

玩過!怎麼可能沒玩過!

余淺差點喊出來。

前世從大一就和室友一起玩的遊戲,直到畢業工作了,才慢慢的脫了坑。

可能是余淺的表情有些憋屈,周景琛一下就能猜到肯定玩過。

「我把它從2.5D轉成3D了,可以捏臉。」說著,周景琛伸手捏了捏余淺的臉。

「說話就說話,動手動腳像什麼!」瞪了眼這個不規矩的少年,捂著自己臉頰沖他嚷了聲。

「我只動手沒動腳啊。」

余淺又瞪了他一眼,強詞奪理!

「這不是易網的遊戲嗎?你給搶了啊?」

「嗯。我買了書的版權。」沒忍住,又伸手摸了摸余淺的頭髮,真軟。

「討厭!」余淺後退幾步躲開:「厲害了啊,有錢買版權了,雲博賺了不少錢吧。」

「是呀,養你是夠了。」

「我才不需要你養呢,我自己有錢。」

「好好好,那你養我。」

余淺被這句話噎了下,不說話了,悶頭走路。周景琛快走幾步又跟在她身後,亦步亦趨。

一路安靜的晃悠回家,周景琛沒進門,只摸了摸余淺的頭,溫柔的說:「明天見。」

點了點頭,看他已經走到旁邊那棟小別墅開門進去了,余淺才回身進門。

文秀已經上樓了,陳盈開著電視坐立不安,不時的看一下門口。

她怕這家的小主人出了事,難得有個工資高主人家也和善的,如果這期間有啥問題她的工作也會保不住的。

「陳阿姨,我回來了。」余淺邊換鞋邊喊了聲。

陳盈一下跳起來,鬆了一口氣:「哎,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奇怪的看了一眼陳盈,余淺沒有說什麼,倒了杯熱水喝完就準備回房間洗漱。走了一圈出了一身的汗,難受。

「對了,陳阿姨,明天我想吃火鍋。」余淺走到一半,想起散步時候周景琛說到省城讀了一學期書,連川省出了名的火鍋都沒吃過,轉身喊阿姨,她也想吃了。

「好好好,那明晚做火鍋吃。」見人回樓上房間,陳盈長出一口氣放下提起的心。

洗了個澡出來,余淺打開電腦上雲博。她已經很久沒發過動態了,不管是視頻還是照片,再或者是文字都沒有,上一條動態停留在元宵節那天。

那條微博下的評論已經七萬+了,都是求更新的。

可樂不可樂:「小公主你的那幅嫦娥奔月圖到現在都沒發出來,你快更新!」

哈哈哈哈哈哈嗝:「小公主不更新的第四個月,想她。」

isnnk:「看了那個啥古裝美女的古典舞眼瞎了,回來看小公主的視頻洗洗眼睛。」

初心:「樓上別提了,天天上熱搜號稱才藝絕倫,簡直口區。」

付年華:「也不知道哪來的臉發通稿踩別人,連下腰都惱火還從小學古典舞,古裝美女也就忽悠忽悠腦殘粉了。」

……

看到這幾條熱評,余淺有些懵,什麼情況?

點開評論,大多都是贊同樓主的評論。

半年沒關注娛樂圈,這個古裝美女哪冒出來的?看這情況,通稿熱搜買太多引起反噬了?

挑了挑眉,從粉絲評論里找到鏈接點進去,所謂古裝美女古典舞視頻開始不到三十秒,余淺就一副吃了屎的表情關掉了塔。

淺水魚v回復isnnk:「[抱拳]果然辣眼睛」isnnk:「看了那個啥古裝美女的古典舞眼瞎了,回來看小公主的視頻洗洗眼睛。」 冠寵六宮很囂張 時隔半年,余淺的這條動態毫無意外的炸了。

十分鐘不到,評論和轉發就上萬了,但大多都是罵她的。

婚然天成,帝少的暖心妻 而罵她的人裡面,除了那個女明星的粉絲,更多的,還是水軍。

余淺經歷過前世那些明星找水軍攪混水的事情,對於這些id,一眼就能分辨出哪些是真人哪些是水軍。

被女明星的粉絲和水軍罵上熱搜后,余淺也有點生氣了。自己要炒古典舞大佬的人設,被專業的嫌棄了就找水軍罵人?腦殘!

翻了好幾頁評論,全是罵人的話,自己的小粉絲們拚命想壓下都沒法。

冷笑一聲,轉身就進了小洞天,將身上的衣服變幻成視頻里一樣,直接到舞蹈練習室開始錄視頻。

總裁毒愛:逃妻,束手就擒吧! 這首曲子,余淺跳過很多次,蘇妲己教的。有蘇妲己這個珠玉在前,再加上她當初學的時候被罵慘了才學好,所以對於女星辣眼睛的舞蹈才會無法接受。

這支舞的動作其實並不算難,稍微學過點舞蹈的人都能學會,難的是其中韻味。

她到現在也只能達到蘇妲己水平的十分之一而已。

半個小時后,余淺再次發了個動態。

淺水魚v:「她與我老師之間差了十個我![視頻]」

視頻內容並不複雜,蘇妲己和她一起跳了一遍這支舞。

原本余淺只是想錄一遍自己跳的發布,沒想到蘇妲己看她氣沖沖的樣子,有些好奇問了她情況后也要求一起跳。

這條動態,比余淺上一條更為炸裂。

很快的,余淺雲博頁面就卡了,有些頭疼的關機重啟,再打開雲博,等緩過來,余淺又上了熱搜。

「淺水魚古典舞」直接壓下了其他熱搜竄到第一,包括之前的「淺水魚辣眼睛」。

評論和轉發也全是膜拜大佬,不再是謾罵。原本的女星粉絲要麼不敢吱聲要麼直接脫粉轉粉她了。

初心:「大……大佬!跪求小公主老師的資料!美翻了,舔舔舔!」

不負:「一分鐘時間,我要這個女人全部資料!」

餘音裊裊:「學舞十五年,第一次見到這麼6的人!求資料求拜師!」

小公主我的嫁:「我只是睡前日常刷小公主動態而已,為什麼要讓我見到這位美人兒!」

蔓蔓蔓菁:「啊,舔舔舔,屏幕都被我舔壞了!」

肉肉:「媽媽問我為什麼跪著看電腦,因為我對美人愛的深沉!」

……

除了舔屏蘇妲己顏值的,剩下大多都是誇余淺她兩跳的好,嘲女星辣眼睛的。

isnnk:「我終於明白小公主為什麼直接說辣眼睛了。[抱拳]」

皮皮蝦:「因為真的辣眼睛啊!」

巧巧歐尼:「別說了,我已經脫粉轉粉小公主了。想想之前還給那個辣眼睛的洗白,本姑娘是瞎了眼嗎?」

黑貓怕黑:「[跪下]我算是明白了,沒這個水平別炒人設,不然絕對反噬。」

……

此時,處於話題中心的女明星尤思,也在看雲博上的情況。

「啪!」看著看著,火氣越來越大,直接將電腦給掀到地上摔壞了。「一群廢物,連個網紅的消息都壓不下去,花那麼多錢養你們有什麼用!」

「啪!」被她指著鼻子罵的經紀人沒忍住,一巴掌打過去。「呵,早就說過你水平不行不要買通稿,現在反噬了跟老子橫什麼橫,活該!呸!」

早就勸過她不要作死,這個世界上厲害的人多了去了。就她跳的那隻舞,稍微專業點的都看得出來爛,也就騙騙啥都不懂的腦殘粉。 全能仙師 沒想到所有勸告都被當成耳邊風了,居然瞞著他悄悄買通稿熱搜,現在被打臉也是活該。

原本看長相不錯,演技也能看還以為是個好苗子,沒想到是個不知好歹的。

經紀人覺得,他該把手裡的資源換個人給了,按這人的智商,根本捧不起來。

不過現在還沒解約,公司也還沒決定放棄她,今晚這事兒還是要儘力去壓一壓的。

想到這裡,他不屑的看了尤思一眼,轉頭跟公關團隊的人溝通去了。

尤思氣的渾身發抖,想到視頻里那兩個韻味十足,身姿柔軟的人,眼神愈發怨恨:「賤人!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聽到尤思放狠話的經紀人,轉頭看了她一眼:「呵!」粉絲都快沒了,估計也要被雪藏了,還不放過別人?

還能不能在圈子裡待著都要打個問號呢。

那邊公關團隊在聯繫人控評,這邊經紀人也在聯繫雲博官方的人,想先把熱搜撤了。

沒想到那邊根本不接受,只以熱搜並沒違反規則來敷衍他。

你來我往的打了半天太極,還是沒有達成目的。忍了又忍才沒摔手機,但房間里的椅子被踹翻了:「你最好祈禱今天這事後還有人願意捧你!」

說完,煩躁的揉了把頭髮罵了聲「艹」出去了。

當初自請來做這傻逼女人的經紀人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失誤。

……

這邊的鬧騰余淺並不知道,翻了翻轉發評論沒什麼罵人的話,就關了電腦上床睡覺去了。

快十一點了,再不睡就耽誤了美容覺時間了。

但文秀和周景琛並沒有睡意。

明目張胆的買水軍罵余淺,當他兩是死人嗎?

各自和手裡的營銷號水軍工作室聯繫,一點點的爆尤思的料。不要一次性全爆了,每天爆一點,慢慢玩才有趣。

雲博相關小組的人都被叫起來加班,對於余淺的重要性,再次有了新的認識。

這個小姑娘是小周總的心頭肉,罵不得,誰罵誰倒霉。

余淺睡了,但網上的熱鬧才開始。

關於尤思耍大牌的新聞從知名狗仔的雲博動態發出,營銷號轉發擴大影響,水軍直接將「尤思耍大牌」刷上了熱搜。

稍微安靜點重新拿了個電腦上雲博的尤思,再一次的氣瘋了。

「賤人!我艹!」給經紀人狂打電話,卻一直處於通話中。

過了一會兒,經紀人進門。

抱臂看著她:「呵呵,你完了。」

「你什麼意思?誰完了?」尤思瞪眼大吼。

「讓你作死,踢到鐵板了!雲博不接受撤熱搜的理由,不肯撤,營銷號和水軍,沒有一個肯接單的!」邊說邊冷笑,他真的要重新換個人帶了。「恭喜你了,有人整你呢,接下來你還有其他黑料繼續被爆。」

帶了尤思這麼久,她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勸了那麼多次做人要厚道,可惜沒用。要不是她夠紅,背後有高層保駕護航,對手也不算多厲害的,早他媽被弄下去了。

現在?自己保重吧。

剛接到的領導通知,公司的公關團隊不會再為了她下場帶節奏了,那位高層也放棄了這個搞不清自己身份的蠢貨。想洗白?靠自己吧。

他過來只為了通知她一件事:「公司安排我帶其他人了,你自求多福吧。」

說完就開門走了。 尤思剛出道的時候,雖然脾氣算不得多好,但人好歹是個清純的小姑娘。在圈裡沉沉浮浮幾年依然徘徊在十八線,為了紅,丟下堅持爬了高層床才有了更多資源的。因為她會討好人,這兩年那位高層都把她捧在手心裡,時間長了也就越來越囂張跋扈,本以為自己後台大,沒想到真出了事第一個拋棄她的就是自己的靠山。

尤思聽到自己被雪藏的消息,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呆坐在沙發上沒想通事情為什麼就變成了這樣。

明明剛開始上熱搜的時候還有很多人誇她啊,為什麼後來誇她的人反而是罵她最多的呢?

明明她只是讓水軍正常控評,也沒有故意針對一個小網紅,為什麼事情會越鬧越大呢?

尤思想不通,乾脆將所有的鍋都丟到了淺水魚身上。

如果不是她多事評價她的水平又怎麼會引得水軍去罵她呢,如果不是她故意放視頻蹭熱度又怎麼會越鬧越大呢。

越想越覺得都是這個小網紅的錯,尤思發誓要給她好看。

但尤思這個蠢貨到最後都沒想過,余淺若只是一個單純的網紅,雲博的人憑什麼護著她,粉絲又憑什麼護著她?

人蠢不要緊,有自知之明不出來秀智商也沒人笑話,可偏偏尤思不覺得自己蠢。

尤思v:「忙完工作到家才發現出了這麼多事,又不是我讓人去罵你們的也不是我自己願意上熱搜的,我真的不明白網友們和@淺水魚v為什麼這麼針對我?但是對於我的粉絲罵人這件事,我還是要向你們說聲對不起,她們只是太喜歡我了,希望你們能原諒她們。」

尤思將消息發出去后一臉期待的盯著評論。

然而,接下來的幾分鐘都一片安靜。

幾分鐘后,她的轉評和私信轟然炸開。

瓜真甜:「總結一下,1、水軍不是我買的;2、都是你們針對我蹭我熱度;3、雖然我的粉絲罵人了但是她們沒做錯;4、即使沒做錯我還是要道歉因為我要裝個可憐。」

泥水打滾:「666,這是把鍋全丟到小公主和網友粉絲身上了。」

楠楠楠楠啊:「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抱拳]」

思念-冉:「尤思你他媽真厲害,我們把你當寶護著你把鍋扣我們身上???取關,老娘脫粉了!」

思念-濛:「取關脫粉帶我一個,老娘瞎了眼喜歡這麼一個垃圾![微笑]」

蘭若:「倒打一把裝個可憐,以為網友粉絲都是傻子嗎?[大笑]」

嘞嘞了:「要脫粉的趕緊滾,思思都說了不關她的事,而且她都道歉了你們還想怎樣?」

……

尤思本以為按照往常的習慣裝個可憐,這件事就能平息,沒想到反而導致粉絲脫粉更快,只剩下很少一部分腦殘粉還在苦苦支撐。

「淺水魚!」她的聲音有些咬牙切齒,顯然又將鍋扣到了余淺身上。「最好別讓我知道你是誰,否則我弄死你!」

沉浸在美夢中的余淺,完全沒想到自己晚上隨手這麼一出,給自己招了個仇人。

人在家中睡,鍋從天上來啊。

不過,余淺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樣呢?還不是照常不當回事,她背後有父母有秀秀還有周景琛,甚至還有別人不知道的六界眾生給她撐腰,有啥可擔心的呢。 余淺第二天早上醒來刷雲博才發現,在她睡覺的時間裡,尤思的黑料每隔一小時就會被爆一條,而尤思本人也作妖了一晚上。

在她醒來半小時前,尤思的經紀公司剛發了解約聲明,尤思被炒了,還被隱性封殺了。

余淺有些呆,她剛開始真的就是單純覺得尤思跳舞跳的爛而已,後續發展完全不在她的意料中。

「我這是不知不覺就整下來個當紅明星嗎?」

文秀打著呵欠下樓就聽到余淺懷疑人生的話,不由的翻了個白眼:「你只能算個導火索。」

「啊?」余淺不明白,看著文秀,眼睛里明晃晃的寫著什麼意思。

將牛奶端給她,文秀也坐下吃早餐:「尤思囂張,早就招惹了一大堆仇敵,你昨晚出頭嫌棄了她,隨後就有不少人推波助瀾。偏偏尤思還是個蠢貨,作死把粉絲給氣走了,沒粉絲護著根本無法對抗她的黑料,多種原因疊加才導致了她直接從被雪藏變成了解約封殺。」

余淺沉默了一瞬:「她這智商怎麼紅起來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