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又濃郁飄香,帶著茶的清甜,還有老參獨特的味道。

2020 年 10 月 31 日

再多的,就品不出來了。

花虞手藝實在是好,這茶湯滋養不說,味道還很是獨特,褚凌宸喝著喜歡。

只是這茶每日只能夠喝上這麼一盞,喝得過多,就補得太過。

他垂眸看了茶湯幾眼,兩三口,便喝完了一盞茶。

「好了。」擱下茶盞,花虞忙遞上了皇帝特製的手帕,褚凌宸接過,卻並沒有用,反而抬眸看向了她。

「周炎之事,朕全權交由你,京中之人,怕是要有動作了。」他一瞬不瞬地看著她,目光深邃幽遠。

褚凌宸在看著她的時候,總是帶著一種很強烈的侵略性。

尤其在這樣的夜晚,燈光之下,他那張完美的側臉,精緻絕倫。

花虞定了一下心神,頓時會過了意來了。

今日褚墨痕把靜榮都叫了過來,卻得了這麼一個下場。

那周行直接被貶斥到了不入流的末等官行列當中。

然而這個事情還沒完,只要周炎還在她的手中一天,褚墨痕那一群人,便不會罷休的。

只怕今日之後,便會有人找上她了。

褚凌宸這是在提醒她。

「皇上放心吧,奴才可不是一個好說話的。」她不知想到了什麼,忽地勾唇,分明是在笑著,可這個笑容,卻又說不出的冰冷。

褚凌宸眼眸微動,這樣的她,似乎離他離得很遠。

他不喜歡。

花虞有些出神,沒注意到褚凌宸站起了身來,等她回過神來,褚凌宸已經整個人逼近了她。

「皇、皇上!」他一靠近,他身上帶了一些龍涎香的氣息,便迫不及待地往花虞的鼻子里鑽去。

花虞反應過來,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卻沒想到她的身後就是御案,整個人撞在了御案之上,退無可退。

「小花兒。」褚凌宸離她離得很近,他呼出的氣息,爭先恐後地鑽進了花虞的皮膚里。

讓她忍不住一陣顫慄。

花虞眼睫亂蹦,正想迴避他的眼神,卻不料他忽地一下抬起了手,扣住了她的下巴。 隨後輕輕地一抬,強迫性地讓她抬起眼,對上了他那雙幽深的墨瞳。

「你那原來的主子,說你們兩之間的情誼,非比尋常。」他說話的時候,眼眸微眯,讓周圍的空氣,都瞬間變得危險了起來。

花虞抬眼看向了他,卻見他迅速逼近。

只一瞬,便與她鼻尖相對。

她都能夠感覺得到,從他那邊,傳過來的冰涼氣息。

花虞的呼吸一窒,忍不住看向了他。

「來往可以,但若過分親近……」他勾唇,笑得邪肆非常。

「可是要受朕的處罰的,嗯?」

說這話的時候,他意有所指地掃視了她一下。

那目光太過於直白,又帶著很強的攻擊性,便是花虞,都忍不住一抖。

腹黑沈少的掌上寶 她忍不住想起自己少年時期,第一次見到褚凌宸的時候,他所做的那些個事情。

過了這麼長時間,他早已不像是年少時那麼氣勢外放,整個人也變得更加內斂深沉了。

但並不是他轉了性子,反而因為這樣的轉變,變得更加的危險。

「奴才省得。」她眼眸亂轉了一會,方才垂了下去,不敢對他對視。

「呵。」 君子一諾 花虞似乎聽到了他輕笑了一聲,扣著自己下巴的手,也鬆開了去。

他指尖冰涼,觸在了花虞的皮膚上,帶起一股令人顫慄的感覺。

一收回手,花虞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可他卻並沒有放過她,那隻作亂的手,從她的下巴出,移到了她的胸前。

花虞瞧著他的動作之時,瞳眸都瑟縮了一下。

正準備避開了去,卻見他只是撿起了她胸前的一縷碎發,放在了自己的鼻間,輕輕地低嗅了一下。

這個動作,讓他做起來,當真是帶了一種顛倒眾生的感覺。

魅惑到了極點。

「他不寵你,朕寵。」

花虞抬眼看他,卻見他一瞬不瞬地看著自己,眼底滿是掠奪之色。

她忽地一驚,忙不迭站直了身子。

褚凌宸微挑了挑眉,卻也沒有堅持,只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皇上對奴才的好,奴才都記在了心裡,打小奴才就是一個人,最為渴望的,便是親情了……」

花虞低垂著頭,連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在奴才心中,皇上就像是奴才的父親、兄長一般!奴才敬仰皇上,也尊重皇上!」

這話一出,花虞便感覺周圍的空氣一冷。

她將頭埋得更低了一些,不敢抬頭。

倒不是她自作多情,而是褚凌宸的舉動,真的是越來越詭異了。

早前她就懷疑褚凌宸的喜好不正常,如今又說了這樣的話……

她可是個女子,若是身份暴露了,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她才故意說出這樣的話,將褚凌宸比作父親兄長去了。

試想一下,誰家的父親兄長對自己的兒子弟弟有非分之想的?

那可是亂-倫!

「是嗎?」褚凌宸盯著她看了半晌,忽地笑了。

花虞一下子拿不准他是什麼意思,便只能夠保持緘默。

「既是這樣的話,來,叫一聲宸哥哥,朕聽聽。」

花虞???

她是這個意思嗎?

因為褚凌宸這一句話,弄得她整個人都懵了,猛地抬頭看向了他。 穆塵以為是她身體不舒服,畢竟從小到大就沒敢讓她喝過酒。

今天幾姐妹在一起很開心,加上她身體逐漸康復,這是一件極為開心的事情,自己也就沒攔著,一不小心讓她多喝了點。

「七兒,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想吐還是胃疼?」

穆七抓著穆塵的手一本正經道:「塵哥哥,安楠姐姐說我從來沒有談過戀愛,所以她要給我找十個八個男朋友試試。」

「小東西,還記得這件事呢。」穆塵恨不得敲她腦門幾下,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自己本來還為這個話題生氣來著。

然而下一秒穆七的話卻是讓穆塵心臟猛跳,她說:「可我誰都不要,我只要塵哥哥!」

說完她就像是如釋重負的人一下倒了下去,留下一臉懵卻又心臟砰砰直跳的穆塵。

穆七剛剛說了什麼?她誰不要,只要自己?這是不是證明她心裡其實也有自己的?

小傢伙自己倒是睡了,穆塵今晚註定是不眠之夜了。

打來熱水,用熱毛巾給她擦拭著小臉、手腳。

從穆七很小的時候他就這麼照顧她的,那時候穆七沒有父母的照顧,穆塵比她大幾歲,又當爹又當媽將她給拉扯大。

那時候小小的人兒如今卻是在不知不覺間就長大了,四肢纖細,皮膚比起正常人白皙得過分,連上面的青筋都能很明顯的看到。

她也太瘦了一點,等身體好起來也得讓她加強鍛煉,多吃點東西,這樣才能健健康康的。

比起過去,小七的情況算是天壤之別。

沒想到穆南樞的提議倒是真的解救了穆七,穆七接受蘇夢的心臟以後竟然這麼融洽,沒有產生一點排斥反應。

醫生也不敢懈怠,再觀察三個月到半年,如果沒事,那麼穆七就可以像是正常的人一樣了。

穆塵輕輕撫著她的小臉,直到今天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老天爺總算是有眼,給了穆七一個充滿希望的將來。

「七兒,睡吧,以後我守著你。」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穆塵將穆七的手腳放好這才去開門。

副本大佬 顧南滄將顧安楠安置妥當,不放心過來看看穆七。

「小七怎麼樣了?」

「剛剛睡下,沒事,今晚我看著她就行。」

顧南滄對這幾個妹妹簡直就是寵溺到了極限,一臉懷疑的看著他,「你看著她?」

「有什麼不妥?」穆塵感覺到他略帶敵意。

「據我所知,你雖然改了穆姓,但你和我妹妹並無血緣關係,我妹妹年紀也不小了,將來始終是要嫁人的,你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怕是不太方便。」

顧南滄是最後才來,他來的時候穆七每天很少和穆塵在一起,他並不知道穆塵對穆七的心,只是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待。

穆塵有苦難言,「七兒的身體我最熟悉,夜裡她要是不舒服我隨時可以照應。」

「不用了,我是她哥哥,我來照顧吧。」顧南滄就覺得自己這些年欠了穆七太多,加上穆七有病,他更想要照顧穆七。

讓顧南滄和穆七獨自相處穆塵更不可能放心,「你剛來不久,不熟悉七兒的身體,還是好好休息我來吧。」

空氣中有兩人身上濺起來的火花,誰都不願意讓步。

暖婚蜜意 「讓琳達來。」最後穆塵退了一步,顧南滄也沒有壞心思,都是為了穆七好而已。

琳達守了穆七一夜,穆七昏昏沉沉醒來,整個人還疲憊不堪。

「小姐,你怎麼樣了?」

「我,我頭疼。」

「還知道頭疼呢,明明沒有喝過酒,第一次喝就這麼瘋狂,還浪費了……」

琳達想到穆塵好不容易開竅給她布置的告白儀式全部就毀了,下一次又不知道要猴年馬月。

「浪費什麼?」穆七不明所以。

「沒什麼。」琳達沒有回答,「少爺一早就讓人給你準備了醒酒湯,你喝一點吧,以後記得在外面不許喝酒知道嗎?」

「嗯。」穆七乖乖點頭。

沒過幾天顧錦和司厲霆帶著司錦諾回了美國,幾人商量著等穆七的身體完全康復再一同回美國去看望家人。

顧安楠和顧南滄也有各自的事情陸續離開,原來熱鬧的古堡又安靜了下來。

儘管再次變得安靜,這一次穆七不會再覺得孤獨了。

她有了媽媽爸爸,還有哥哥姐姐們的疼愛。

花還是這些花,人也還是這些人,穆七每天心情都很好,她已經在為入學做準備。

因為她曾經沉睡了好幾年,身體看著就和十幾歲的少女一樣,穆塵特地給她報了一所藝術大學的美術系。

一個從未讀過書的人突然要入學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當然對別人是不可能,穆塵給該校捐了千萬修教學樓,穆七的入學很快就搞定了。

她的年齡被改到18歲,就是為了不讓她覺得自己和其她人有代溝,一來可以繼續她喜歡的畫畫,二來則是可以過一過她很早就想要的普通生活。

穆七要去上學,古堡上下都很著急。

「小姐,雖然是去學校,不過難免會有壞學生,你不要隨便相信別人知道嗎?」

「小姐,學校的東西你要吃不慣,我做好了你喜歡吃的,每天讓司機給你送來。」

「學校的住宿條件肯定不如家裡好,不然還是住在家裡,每天接送你上學。」

家裡的廚子,園丁,傭人全都為穆七操碎了心。

穆七不僅要去上學,而且還要單獨一個人住在學校。

任何一個二十幾歲的人大家都不會覺得有什麼好奇怪的,都這麼大的人了,又不是六歲剛上學的小學生需要這麼叮囑。

無奈穆七從小就沒有接觸過外人,每次一接觸外人所受到的就是威脅生命的傷害。

大家看著長大的小公主,現在突然要開始群居生活,自然而然會讓人擔心不已。

「你們放心吧,我一定可以好好照顧自己的。」穆七揚了揚自己的小拳頭,這是她獨立生活的開始。

最擔心的應該就是琳達和穆塵了,琳達滿臉愁容的看著穆塵。

「塵少爺,你同意小姐去上學也就夠了,為什麼還要同意她住校?小姐那麼單純善良,到時候會被騙的。」

「這是七兒要求的,在經歷了上次生死離別以後,我不想再讓七兒有什麼後悔。

況且一個星期就只有五天待在學校,到了周五我會接她回來。」

「可是人那麼多,小姐又沒有任何經驗,萬一遇到危險……」

「學校相對來說沒有那麼複雜,如果是我以前肯定不會同意,不過現在我想通了。

七兒需要一些歷練和成長,她不能永遠只做一朵嬌花,我也希望她能像顧錦和顧安楠一樣獨當一面。

那樣她才不會一直那麼嬌弱,在家裡被人保護的日子固然好,卻不是她想要的。

真正愛一個人就應該讓她自由,學會放手讓她飛翔這是我明白的一個道理。」

穆塵又怎麼能不擔心,他比誰都要擔心緊張,就像是孩子大了想要離家出去看看一樣,他不能因為自己的自私強行留住穆七。

穆七不是孩子卻比孩子還要純粹,她現在不習慣,但時間一長也就會習慣人與人相處的模式。

正是因為太愛,穆塵才願意放棄自己的愛去寵著她。

「可……」琳達還想要說什麼,穆七推開了門,一臉興奮的進來。

「塵哥哥,你看這是學校的校服裙,我穿著是不是很合適?」穆七開心得就像個孩子。

她的身材本就偏向於少女,說她只有十八歲也沒有人會懷疑,沒有任何脂粉氣的她就是一個乾淨的學生模樣。這樣的穆七莫名讓穆塵心跳加速,喉結滾動。 這不對吧?

他不應該生氣,或者是斥責她以下犯上的嗎?

怎麼驚慌失措的人,反而變成了她?

果然……

變態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得了的。

「怎麼?」褚凌宸看著她面上的表情變了好幾瞬,臉上的笑容就更大了。

「不是說你說把朕當成了父親兄長的嗎?還是說……」他瞭了一下眼皮,面上似笑非笑的。

「你更想叫朕父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