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禁閉室,林洛不由出了一口惡氣,心中也暗自感激賀為民,這一次,賀為民採用非常手段,不用公安,直接用武警將王浩然給抓了,然後在出動紀委帶走了王斌。

2020 年 10 月 31 日

在這樣的手段下,很多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直接給王斌父子定罪了,使得王斌身後的人都來不及發招就已經敗了。

在王斌被逮捕后,蓉城公安局常務副局長牛成軍暫時主持工作,牛成軍上次在東門派出所與林洛有過一面之緣,上次他失去了機會,沒有想到,這麼快機會又到來了,通過多方打聽知道了這次事件的起因,不由暗自感謝林洛。

在醫院中,鄭柔一家人從驚喜中回過神來后,院方又安排葉雅香做了一次複查,最後的結論,身體一切正常,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

當鄭柔一家人得知來探望葉雅香的,林洛口中的那位賀叔叔,居然是市委書記后,他們一時眼珠子都停止了轉動,都傻了,沒有想到林洛還有這麼大的身份背景。

後面發生的事情讓他們有一點目不暇接,王斌正式被雙規,王浩然被判二十年有期徒刑,並且賠償葉雅香一切醫療費用,以及營養費用五十萬元。

蓉城市好人大樓,一間豪華的辦公室,一名體形肥胖的中年男子癱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即使在開著空調的辦公室內,他仍然不住的用紙巾抹掉額頭上的冷汗。

他叫陳健康,蓉城市公安局副局長,主管交警那一塊,也是他給鐵明的打的電話,讓他們撤離的醫院。

今日,可以說在蓉城市出現了一件大事,市委書記賀為民親自操刀,先是以雷霆的手段出動武警逮捕了市公安局巨掌王斌兒子王浩然,隨後又出動紀委,將王斌隔離審查。

更是在半日內就有了結果,王斌被雙規,解除蓉城市公安局局長的職務,取消政治權利終身,他的兒子,王浩然因為肇事逃逸,被判二十年有期徒刑,並且賠償葉雅香一切醫療費用,以及營養費用五十萬。

這個結果直接讓所有人吸了一口冷氣,這也太狠了吧,一個公安局長一下子就玩完了,俗話說禍不及家人,連人家的兒子都被弄了進去。

不過很快,眾人才明白,這事情的根源是王斌兒子引起,而王斌反而有點被「冤枉」的味道。

到底是誰?值得賀書記搞出如此的大動作,在打大家的心目中,賀書記溫而儒雅,做事手段都比較柔和,為何這段時間卻連連兩次弄掉市公安局的局長。

有心人經過仔細研究,發現了兩件事之中的一個共同人物——林洛,這兩次事件都是圍繞一個叫做林洛的人發生的?這個林洛是何方神聖?所有人都產生了一種巨大的疑問。

最後經過調查,他們發現,林洛只是華南大學的一個大學生,同時也是一個小女孩的家教,但是前不久卻出席了方氏集團千金的生日宴會,在上面大鬧了一場,而賀為民也在宴會中出現,好像是為林洛撐腰。

同時,他們驚訝的發現,這林洛還是勝天國際新上任的首席投資顧問,年薪上千萬,他有何德何能,讓勝天集體邀請他?

通過這些事情,眾人值得出了一個結論,林洛能讓賀為民如此重視,一定有了不起的本事,或者驚天的背景。

所以,林洛的事情迅速在整個蓉城的官方傳開,就是寧可得罪賀書記,也不要得罪林洛,這是一個心狠手辣,吃人不吐骨頭的狠人。

陳健康暗自慶幸,鐵明那幫人沒有將林洛得罪死,不然,他還能不能坐在辦公室里擦汗,都是一個問題,沒有見到局長說拿下就拿下嗎?拿下他一個副局長又算得了什麼?

不過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將交警支隊隊長鐵明的職給停了,至於與林洛發生過直接衝突的幾名交警全部被踢出了交警的隊伍。

即使這樣,他還不放心,小心翼翼的撥通了周秘書的電話,請教了一番才算是徹底的安心了。

當晚,林洛吩咐李媽周媽一起做了一桌子的好菜,既是慶祝葉雅香痊癒出院,又是慶祝肇事者王浩然得到了應有了的懲罰。

坐在飯桌前,葉雅香是感嘆莫名,今天,她就差點離開了這個世界,幸好有了林洛,她目光柔和的看著林洛,心中卻是越看越歡喜。

「林洛啊,一家人我也就不說兩家話了,以後小柔交給你,我們是一百個放心!」

「阿姨您放心,我會好好的疼惜小柔的,不讓她吃一點苦的!」林洛說著就抓住了鄭柔了柔荑,鄭柔俏臉之上閃過羞澀之意,想要掙脫,發現卻掙不開,然後悄悄的瞪了林洛一眼,就任由他了,心中卻是暗道「這個傢伙是越來越放肆了!」

「有你這句話,我們就放心了!來小心快吃菜!」葉雅香夾起一塊雞腿就放入了林洛的碗中。

「謝謝阿姨!」

這一頓吃的十分的愉快,鄭建文葉雅香夫婦算是徹底的認同了林洛,同時還對他這個未來的女婿十分的滿意。

飯後,四人一起在客廳之中聊天看電視,蓉城新聞中一條消息,讓他們大感興趣,一個個不由都瞪大了眼睛。

「啊,真是報應啊!」

葉雅香對於將她差點撞死的王浩然當然不會有半點的好感,知道他將會被判二十年的有期徒刑不由拍手叫好。

想到這裡,林洛將賠償五十萬的事情也講給了她聽,頓時,她一雙眼睛都眯了起來,心中不由又有些高興起來,在鬼門關轉了一趟卻獲得了五十萬,真是太划算了。

對於葉雅香這個想法,他肯定是不知曉的,如果他聽到,肯定會跳起來說「賺了?是大大的虧了,給你用的那些丹藥,哪一顆,不是價值幾百萬的!尤其是那顆還魂丹,恐怕就算一千萬也有人買。」

當晚,林洛和鄭柔自然是住在一起的,考慮到鄭柔的身子還未有痊癒,林洛並沒有逗弄鄭柔。

第二日,林洛起床鍛煉,卻看到鄭建文葉雅香都準備好了行禮,說是要回老家了,這下林洛趕忙叫醒了鄭柔,兩人一再挽留,對方都要離去。

最後,林洛乾脆打電話給兩人訂了兩張機票,讓二人高高興興的離去了。

「林洛,我爸媽都走了,今天你也不準再逃課了,要回去上課!」

林洛一聽鄭柔的話,不由哀嚎了起來「我的鄭老師,不是吧,你過河就拆橋了啊!」

「哼,現在知道我是老師了!」鄭柔不由翻了翻白眼。

「嘿嘿,當然知道,你永遠都是我心中的老師老婆!」林洛故意將聲音拉得很長。

「你!」

忽然,鄭柔感覺小蠻腰一緊,然後一張大嘴就湊了上來,吻住了她的小嘴兒。

鄭柔不是一個輕易說放棄的人,最後她和林洛一起回到了華南大學,一人做老師,一人做學生。

階梯教室里,一身職業裝的鄭柔正在講課,目光偶爾掃過林洛之時,就會閃過一絲柔意,對方能夠聽從她的安排回到學校上課,她十分的開心。

對於鄭柔的目光,林洛當然感應到了,在又一次望來的時候,他忽然做了一個隱秘的動作,兩片嘴唇忽然抿緊,然後再忽然張開,發出一聲細小的「啵」聲來。

鄭柔一見,臉上就生出了一絲紅霞,暗罵林洛小壞蛋,卻是不敢再看他,一時,林洛在心中哈哈大笑。

總的來說,林洛的心情是比較愉悅的,如果不出現下面一段事情的話。

鄭柔的課下課就是午餐時間了,在下課前十分鐘,一名集秀氣與美麗於一身的女孩忽然出現在了教室門口。

一時,無數雙充滿驚訝驚嘆的目光就落在她的身上,男生們迅速的交頭接耳想要知道,這位「仙子」到底是那個系的,女生們,心中卻有一點小小的不滿,因為她的出現,收走了所有男生的目光。

女孩的目光在教室中搜索著,無數的男生都激動了起來,希望目光能落在他的身上,最後,他們都失望了,因為她的目光落在了林洛的身上。

林洛被沒有想象中的欣喜,而是暗自感覺到頭疼,因為他已經感應到了來之講台上一道詢問的目光。

不錯,這個女孩不是別人,正是林洛的正式女朋友——方萌萌。

方萌萌十分的懂事,發現了林洛后,就對他微微一笑,然後就退到了教室外的走廊上,似乎在等待林洛下課。

鄭柔的課在繼續,但是,卻有點心不在焉,她的目光時不時的掃過林洛和教室外的方萌萌。

「算了,死就死吧!」

林洛忽然站了起來,看到站起身的林洛,鄭柔心中忽然一滯。

「老師,我想請假!」

「好,你去吧,讓女孩子等可不是一個好習慣!」鄭柔勉強擠出一絲微笑說道。

林洛能夠看到鄭柔眼中的苦澀與失望,他心中一陣不忍,沒有想到鄭柔與方萌萌的碰撞居然來的這麼快。

鄭柔是有著獨特思想的大學教師,方萌萌卻是心高氣傲的富家小姐,林洛不認為自己有本事讓兩人一起成為他的女朋友。

「謝謝老師!」

林洛硬著頭皮走向教室外的方萌萌,目光卻始終不敢看講台上的鄭柔。

「你怎麼來了?」林洛有點糾結的問道。 「這些天,你都沒有聯繫我,我想你一定會很忙,所以我就想來看看你!」方萌萌的聲音很柔,讓人不自覺的感覺一種舒服。

本來有點埋怨方萌萌林洛,一聽對方這樣說,才想起自己是她的男朋友,卻沒有盡到一個男朋友的責任,反而和別的女子發生了關係。

一時,他的心中又是糾結,又是內疚。

「我們走吧!」林洛勉強擠出一絲微笑,向前走去,方萌萌點點頭,小跑一步,然後抱住了林洛的手臂,臉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被方萌萌抱住手臂的一剎那,林洛不由身體微微一僵,不過迅速又恢復了正常,卻是沒有讓方萌萌感受到,他知道,這一幕,已經被鄭柔看到,因為他感受到了一道幽怨的目光落在他的後背之上。

林洛與方萌萌一起走在春天的校園小道上,周圍的樹木已經開始發芽,方露出一絲春日的氣息,方萌萌並沒有埋怨林洛這些天不搭理她,而是細聲的說著這些天她在學校里發生的事情。

對於這樣的方萌萌,林洛更加的感到愧疚,對於方萌萌的愛是大於鄭柔的,但是,現在他與鄭柔已經發展到了那一步,讓他拋棄鄭柔也是不可能的。

林洛心中感嘆「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古人誠不起欺我啊!」

中午與方萌萌吃了一頓飯,然後,就將她送回了學校,想著該如何和鄭柔解釋,林洛就無比的頭疼。

「算了,還是先等她平息一下心情再去吧!」林洛拿出了鴕鳥心態,但是他卻不知道,鄭柔一直在等待林洛來給她一個解釋,可是,她失望了,林洛是她的第一個男人,同時,這些天,林洛所表現出來的已經讓她的心深深的系在他的身上,但是今天方萌萌的到來,猶如在她的心中投入了一顆深水炸彈。

幾乎炸得體無完膚,如果不是出於本身的修養,她真會跑上去,詢問方萌萌和林洛的關係,她的心中一直在期待,期待林洛會給她一個解釋,哪怕騙騙她也好,可是一直晚上九點鐘都沒有消息。

下午的時候,林洛接到了周建和的電話,希望晚上出去一起吃過飯。

飯店的名字叫做和平飯店,規模不是很大,但是也不小,林洛的奧迪車出現在和平飯店外,他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周建和與另外兩名胖子。

其中一人他有一面之緣,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牛成軍,現在已經開始全面支持公安局,行使局長的權力了,至於另外一人叫做陳健康,公安局副局長,主要管理交警一塊。

「林洛,你來了!」周建和臉上露出了溫和的笑意。

「周哥,讓你久等了,你直接告訴包廂的位置我來就行了,哪裡用得著你出來迎接!」林洛也笑著回應,對於周建和他還是頗有好感的。

周建和先後指著左右兩邊的胖子說道「林洛,我給你介紹下!」 啞醫 這位是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牛成軍局長,這位是公安局副局長陳健康同志。」

林洛目光掃過二人,兩人連忙笑著點頭,牛成軍更是一部踏前,彎著身子,雙手熱情的握住了林洛的手說道「林先生你好你好,久仰大名,以後還請多多關照!」

說真的,牛成軍心中還真的感激林洛,如果不是他,公安局局長的位置輪不到他來做。

「牛局長嚴重了,我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學生而已!」林洛淡淡的回應著。

「林先生謙虛了!謙虛了!」

「林先生,我是陳健康,今日多有得罪,我今日是特意過來賠罪的!」陳健康臉上閃過一絲恐慌之情,都被林洛捕捉在眼中不由疑惑的問道「賠罪?賠什麼罪?」

周建和忽然笑道「哈哈,老陳,我就說你的擔心是多餘的,小林可不是那種小肚量的人,是這樣的陳局主管交警那一塊,今天他的手下有幾人冒犯了你,所以今晚知道我要請你,就特意趕來請罪!」

林洛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隨即有些好笑「陳局長,今日之事我是不對在先,後來因為我阿姨的事,心中有點煩躁,恰好你們的人就找了上來,所以我忍不住動手了,對不起啊!」

聽到林洛的道歉,陳健康一時受寵若驚「林先生嚴重了,是我們的錯,林先生請放心,我已經將帶頭執勤的鐵明停職了,還有,那四名冒犯您的交警,我也將他們開除了!」

林洛一聽不由眉頭一皺「陳局長,事情還沒有嚴重到這一步吧,都是因為我的錯,用不著開除他們和停職吧!」

陳健康一時有點摸不清林洛的意思了,因為林洛能夠輕易將兩名局長大人拿下,怎麼會幫一些小人物說話呢?

「老陳啊,別糾結了,按照小林的話去做吧!」

「好!好!好!」陳局長連連點頭,心中暗自感激周建和的指點。

星期五有鬼 「小林,我已經定好了包廂!請吧!」

「好!」

於是,四人魚貫而入,包廂的名字叫做瀏陽河,四人一到,就有一名體態豐腴,穿著旗袍的姿色不錯的女子扭著細柳腰漫步而來,她嫣然一笑,嫵媚的目光掃過四人說道:

「周主任,牛局,陳局你們能來照顧小店的生意,韓妮真是感激不盡,你們今晚是怎麼個安排?」

「呵呵,今天的主角兒可不是我們,是這位林洛。」 婚已涼,總裁大人請轉身 周建和微笑說道。

韓妮眼中閃過一絲驚異之色,不過迅速就露出了笑臉,在做的三人可以說都是市裡面的高幹,一開始,她並沒有將林洛放在心裡,認為他應該是他們中某人的辦事員,沒有想到他卻是今天的主角,算是看走了眼。

「咯咯,原來是林先生,怠慢了,真是不好意思,待會酒上來了,韓妮自罰三杯來向林先生賠罪,對了林先生,你看怎麼安排?」

對於眼前這個女人,雖然算不上太過漂亮,但是社交手腕卻十分的厲害,林洛微笑道「老闆娘,就將你們的拿手菜弄一點上來吧!」

「那好!我這就去安排,對了,幾位你們是喝紅酒還是白酒?」韓妮的嫵媚目光又從林路的身上掃過,林洛已經不是吳下阿蒙,所以,儘管對方的目光很嫵媚,他還是能抵擋住的。

「這個我不擅長,讓周大哥安排吧!」林洛將主動權退給了周建和。

「那我們就喝點白酒吧,先拿兩瓶茅台來吧!」周建和做出了決定。

飯店上菜的速度不慢,老闆娘真如她所的一般,連連喝了三杯茅台,連喝三杯,韓妮的臉色也只是微微泛紅而已。

「小林,我們這是第一次喝酒,我敬你一杯!」周建和拿起了杯子,林洛點點頭也拿起了杯子。

兩人碰了一下,都各自將杯子中的酒喝乾了,茅台入口極醇,甚至落入胃中都有一種暖洋洋的感覺。

俗話說,酒桌之中是最好聯絡感情的地方,一開始,林洛與牛成軍和陳健康還有一些生疏,在他們的刻意結交下,林洛已經改口叫他們老陳和老牛。

而在他的刻意要求下,他們兩人也改口叫他小林。

對於敬酒,一開始老牛和老陳都擔心林洛酒量不行,隨後他們發現,林洛是典型的來者不拒,甚至還發敬他們。

兩瓶酒很快就沒有了,又叫了三瓶,結果,三瓶酒下肚,連周建和都有點醉了,林洛卻什麼事都沒有。

一時間,這讓三個大男人有點不服氣,他們做官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酒座上渡過,可以說是酒里來酒里去的人物,那酒量也是杠杠的,但是遇上林洛就不行了。

五瓶酒,林洛一個人至少喝了兩瓶,他們三人一人喝一瓶。

「拿酒來!」

這一次,老牛一次喊了五瓶來,然後他和老陳建立了攻守同盟陣線,先後先林洛敬酒,林洛依然來者不拒。

這還是林洛第一次喝茅台酒,覺得味道不錯,加上因為方萌萌和鄭柔的事情,他心裡很是煩躁。

周建和還保持著理智,並沒有和老牛和老陳一起,倒是微笑著看著三人斗酒。

韓娛之崛起 「林洛,老牛,老陳,我看差不多了!再喝你們的身體就得出事了!」在五瓶酒被三人刮分了后,他們依然沒有灌翻林洛,反而自己一個個都幾乎醉得不分南北。

「不,小林我們再喝!再喝!」

「不錯,再來喝!哥兩好,喝了!」

「砰!砰!」

隨著兩聲聲響,老牛和老陳先後倒在了桌子上。

林洛微微一愣,目光就看向了周建和「周哥我們來喝!」

周建和連連擺手「林洛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敢和你喝,這兩個酒中仙都被你喝翻了,對了,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呵呵,沒有,心裡高興而已!」林洛不想將鄭柔與方萌萌的事情說出來。

「那好吧,我就捨命陪君子!來我們喝!」

十點鐘,滿身酒氣的林洛開車向華南大學而去,最後,周建和也喝醉了,還好老闆娘挺懂事的,直接在飯店安排了三間房,讓他們三人歇下了。

將車開回了學校,下車之後,林洛不由甩了甩腦袋,茅台的後勁來了,他乃是修鍊之人,身體強壯,不過今晚一個人差不多就喝了六瓶茅台,就算他身體強壯也感覺有點不舒服。

「嗯!」

他心中一動,丹田之中的真氣就遊走了起來,下一刻,他的皮膚之中就滲透出大量的水漬來,一時間,林洛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巨大的酒香。

大約三分鐘后,林洛的一雙眼睛中就恢復了清明,整個人也沒有了半點醉態。

忽然,他感覺兜里的手機一震,他拿出一看,居然是鄭柔發來的,信息的內容只有五個字「我們分手吧!」

「我們分手吧」五個字不住的在林洛的腦海中盤旋,縈繞,他的神情中更是帶著一絲不可置信,口中不由喃喃自語「這是為什麼?」

很快,林洛就開始撥打鄭柔的電話,電話之響了一聲,話筒中就傳來「你好,你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連連撥打了幾次都是這樣,林洛知道,這是鄭柔不想接他的電話,而故意掛掉的。

「為什麼會這樣?」

「砰!」

林洛一拳憤怒的砸在了奧迪車上,瞬間就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印子來,不過他卻一點都不在意。 「不行,我不能就這樣放棄,對,找她去!」

心中有了決定,林洛就快速向教師宿舍而去,他的速度很快,在別人看來就是一道影子刮過。

林洛知道鄭柔住的是五樓,他站在樓下,然後拿出了手機,撥打了一下還是被她掛斷了,就編輯了一個簡訊過去「我在樓下!」

教室宿舍一般都是兩室一廳,和鄭柔同居的也是一名年輕的女老師,現在整個寢室都已經熄燈了。

黑暗中,鄭柔拿起了手機,打開了簡訊,身軀微微一震,臉上閃過一絲猶豫和不舍之色,隨即她的指頭就跳動起來,編輯了一條簡訊回了過去「你走吧!我不想再見你!」

很快,簡訊就回了過來「不,我不走,你不出來,我就在下面等你一晚上!」

見到這條簡訊,鄭柔的眼圈周圍多了一絲霧氣,腦海中不由回憶起中午方萌萌抱著林洛手臂離去時的幸福模樣,心中就不由一陣絞疼。

她和林洛相處並不長,對他的感情也談不上多麼深,但是這卻是她的第一份感情,而且林洛也是她的第一個男人,兩個第一讓她如何割捨「難道,真如書上說的,初戀一般都不會有結局?」

春日的夜晚雖然寒冷,但是對林洛來說,卻算不上什麼,他在樓下苦苦等候了半個小時,打了電話,發了簡訊鄭柔都不再理會,他的心中不由有些泄氣。

「難道我和她真這樣完了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