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靖安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勾唇露出抹冷笑:「你不信,是嗎?那我帶你親眼去看看他。」

2020 年 10 月 31 日

話說完,他坐回了駕駛座。

不再管妞妞。

因為根本不害怕她逃跑掉。

她心心念念的都是喬崢,怎麼可能跑掉呢?可是,這次不跑開,她再也跑不開了。

他敢強行帶走她,便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讓她永遠無法擺脫自己!

傅靖安發動了車子,專註的看向前方。

妞妞坐在駕駛座,用力的抓住了安全帶。她不相信傅靖安說的話,可是,看他信誓旦旦的模樣,絲毫不像在撒謊。

到底是怎麼回事?

無聲的沉默中,車子迅速的向前行駛。

掠過城市的大街小巷,最後停在了光明醫院跟前。傅靖安從車上跳下來,扭頭對妞妞說:「喬崢就住在這家醫院裡,我已經觀察他好幾天了,他根本沒離開A市,而是陪伴在自己家人的身邊。之所以不去見你,是因為他根本不愛你了。只有你個傻瓜,才會

苦苦的守著他。」

妞妞沒有理會傅靖安的冷嘲熱諷,徑自朝著醫院裡走去。

……

進入醫院的大廳,妞妞詢問護士,這裡有沒有一個叫喬崢的病人。護士查詢了下電腦說,「沒有這個病人。」

妞妞心頭鬆了口氣,傅靖安果然在撒謊,阿崢怎麼可能騙她呢?

妞妞扭頭要走。傅靖安抓住了她的手腕,道:「你不會天真的認為,電腦系統里查詢不到的病人,就沒住在這家醫院裡吧?清歡,你不是特權階層嗎?應該知道,有些VIP病人,不想外人查到,可以跟醫院裡只會一聲,隱

瞞自己所有的情況吧?」

「你放手!我不知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我看你是不敢面對,自己被人欺騙的事實吧?」傅靖安故意激怒她。

「滾開!」

妞妞用力的掙扎手腕。

傅靖安強行拖著她,往醫院裡面走。

妞妞大喊:「來人,他綁架了我!」

路人紛紛看了過來,傅靖安溫柔一笑,做出深情的模樣,說:「抱歉,我跟我女朋友吵架,她惡作劇呢。」

「誰是你女朋友?」

「當然是你咯,心肝寶貝,別生我的氣了,我知道錯了。咱們趕緊去看我媽吧。」傅靖安嘴上說的甜蜜的像是抹了糖漿一樣,可手上的力道絲毫沒又放鬆。

路人見他們南郡女俏,覺得不像是人販子,反倒像是情侶,便沒有插手他們的事情。

眨眼間——

妞妞便被拖進了電梯里。

在門關合的一剎那,傅靖安瞬間變了臉,冷聲說:「你心裡已經有底了吧?只是不敢去面對。清歡,我認識你那麼久,還不知道你如此軟弱呢。」

明明在他跟前,都表現的那麼勇敢,怎麼碰到喬崢的事情,就變得不堪一擊了呢?

看來,是真的喜歡喬崢呀。

傅靖安眼裡閃過濃濃的嫉妒,和深沉的算計。

妞妞貼在電梯一角,離傅靖安遠遠地。

叮!

電梯抵達了頂層,從裡面出來,傅靖安指著第二間病房說:「喬崢就在裡面。你不相信的話,可以進去看看,驗證下,我有沒有騙你。」

「我不看!」

妞妞雙腳牢牢地釘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她才不要去看呢!

萬一是陷阱呢?

妞妞偷偷地拿出自己的手機,在背後按數字。傅靖安道:「你不敢看吧?你怕驗證出,喬崢撒謊騙了你,承受不住吧?清歡,看來你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信任喬崢呀。若是你堅定地認為,他不會欺騙你,不該是大步的走過去,看裡面有沒有你喜歡的那

個人嗎?」

「你不用說這些話,故意氣我,我根本不會上當!」

妞妞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說。

「好啊,你不去,我去幫你推開門。」傅靖安拉著她的手,往病房門口走。

「你放開我!傅靖安,你個瘋子!我一定會告訴我爸爸,你對我做的事情!」

妞妞對他拳打腳踢。

可不管她多用力,傅靖安都像是感受不到似的,不停地往病房門口走。

直到門前,他用力的敲門。

門內傳來護士柔柔的聲音,「哪位?」

「我們是喬崢的朋友,過來看望他的!請開一下門!」

「哦,好的。」

病房裡——

護士打算開門,喬崢卻忽然出聲叫住了她,「別開。」

護士停下了腳步,問:「怎麼了?」

「沒怎麼,就是別開門。」哪怕跟傅靖安見面的次數不多,可喬崢對傅靖安的聲音非常的熟悉。他不是在美國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還有,門外似乎有另一個人……喬崢摸了摸莫名狂跳的心臟,藏在被子下的手,緊緊地攥成了拳

頭。

是清歡嗎?

她來了?

肯定是傅靖安帶她過來的。

門口聽不到開門聲,繼續砸門。

傅靖安冷笑著,低頭對妞妞說:「看吧,他心虛了,根本不敢給你開門。因為,他怕你知道,他躲在裡面。」

「傅靖安,你鬧夠了沒有?你是不是瘋了?整天像一隻狗似的,到處咬人!」妞妞狠狠地咬著牙根說:「我沒空陪著你鬧!你再不放手,就等著被教訓吧!」

原本她不想把事情鬧得那麼大。

可傅靖安實在是欺人太甚,不得不用激烈的手段對他!

男主祭天法力無邊 剛才被他拖過來的一段路程,她已經撥打了家人的電話,只要再過十幾分鐘,就會有人趕到她所在的地方,解救她!

到時候,傅靖安肯定會收到嚴厲的處罰!「我偏不放手!哪怕把我打死,我也要你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傅靖安掏出工具,開始開門鎖。 妞妞看著那道即將打開的門,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

不毀的……

阿崢不會在門裡面,一定是傅靖安在說謊。

傅靖安見她滿臉的抵觸,不由得冷笑。

為了這一刻,他耗費了很多錢財,才調查到了喬崢身在何地。

現在答案終於要揭曉了。

怎麼可能會放妞妞走呢?

他就是要妞妞看清楚,這喬崢是怎樣的偽君子。

當著她的面一套,背著她又是怎麼的。

咔噠——

門終於打開,傅靖安拖拽著妞妞,踏入了房間。

可空蕩蕩的房間里,沒有一個人。

原本拚命掙扎的妞妞,看清楚房間里的狀況,揚手一巴掌,甩到了傅靖安的臉上:「你要撒謊到什麼時候!傅靖安,你真是太不要臉了!」

傅靖安一愣。

怎麼可能沒有呢?

他的人二十四小時盯著喬崢,確定他沒有外出,才會給他打電話,通知他過來的。

不對。

喬崢一定在房間里!

傅靖安拽著妞妞,朝著衛生間走了過去。

那裡房門緊閉,一看就是有問題的!

「傅靖安,你放開我!」

妞妞歇斯底里。

傅靖安好像沒聽到她的話一樣,徑自向前走。

而就在經過落地櫃跟前時,妞妞隨手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個東西,狠狠地朝著傅靖安砸了過去。

咚的一聲悶響,傅靖安倒在了地上。

妞妞終於能擺脫他的控制,渾身的力氣彷彿被掏空了一樣,緩緩地跌坐在了地上。

為什麼非得逼她呢?

原本,他們倆能和平共處的。

妞妞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休息了片刻,支撐起身體,打算出門叫保安,把傅靖安扭送警察局時,目光卻落在了,方才她打傅靖安的東西上。

相框里,喬崢摟著喬爺爺和喬奶奶的脖子,笑的格外燦爛。

阿崢。

妞妞的心口一窒。

他的東西怎麼會在這裡?

妞妞撿起了相框,抹去上面碎掉的玻璃渣。

哪怕手被割裂,鮮血流淌,也不在乎,只是定定的望著相冊里的人。

片刻后——

她轉身出了病房。

躲在柜子里的喬崢,聽不到聲音了,這才對護士說:「扶我出去。」

護士趕忙攙扶喬崢走出來。

看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傅靖安,護士問:「要報警嗎?」

「不用,留他在這裡,你帶我走。」

必須馬上離開,妞妞肯定會很快回來。

他不能和她碰面。

否則,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會白搭。

護士點頭,引導喬崢往門口走。

可到了門口,看到了站在門外的妞妞,腳下的步子不由得停了下來。

喬崢感覺她不走了,疑惑的出聲:「怎麼了?」

護士指著妞妞結結巴巴的說:「喬少爺……她……她……」

妞妞望著眼前的男孩,眼裡的淚水湧出來,死死地捂住嘴巴,才能不讓自己喊出聲。

忍了又忍,她最後啟聲道:「喬崢,你的眼睛怎麼了?

為什麼看不到了?

看到相框的那一刻,她就懷疑喬崢可能真的在這個房間里。於是,站在門口,等待裡面的人出來。

沒想到,喬崢真的在這兒。而他從始至終,眼睛都是灰白色的,根本看不到她。 喬崢聽到妞妞的聲音,頓時如遭雷劈,身影僵硬的佇立在那裡,無法再挪動半分。

妞妞一步步的走上前,伸手想要碰觸喬崢的眼睛。

可喬崢察覺到她的靠近,憑著直覺,阻擋了她的手:「別碰我,清歡。」

「我為什麼不能碰你?你告訴我?喬崢,你一直躲著我,是不是因為你的眼睛?」妞妞激動地扣住了喬崢的手,淚水如決了堤的洪水,滔滔不絕的湧出,「喬崢,你說話啊!別一直保持沉默!」

喬崢竭力平穩了呼吸,道:「非得讓我把話說明白嗎?如你所見,我成了一個瞎子。我不見你,的確跟這個有一點關係,但這不是全部的原因。清歡,綁架你的人是誰,你應該清楚了吧?」

妞妞一愣:「我……」不等她把話說完,喬崢自顧自的說:「沒錯,是我媽綁架了你。如今,她被送進監獄里,要接受應有的懲罰了。清歡,一直以來,我都以你為先,處處替你考慮。可我從沒替我媽考慮過。她生了我、養了我

,最後為了我好,把自己折騰進了監獄。我作為一個兒子,實在是愧對她。所以,我決定不再跟你往來了,這樣,對你、對我、對我媽都比較公平。」

妞妞根本不相信他這通漏洞百出的話,哭著說:「喬崢,你個大騙子!你如果真的因為你媽,想跟我分手,你早就分了,何必等到現在?」「為什麼不是現在?之前,我媽一直好好的,我沒感受到,失去我媽的痛苦。可現在,我媽被你爸送進了監獄里!」喬崢低吼道:「你去監獄里看過嗎?狹窄、陰暗的牢房裡,一共要住八個人!每天從早上八

點起來,要一直工作到下午六點鐘。我媽兩隻手都被磨出了血泡。她出身不算特別好,可從小到大,都沒受過這樣的苦楚。清歡,我真的很抱歉。你若是想讓我跟你在一起,除非,你答應把我媽放出來。」

把喬太太放出來嗎?

妞妞的臉色越發的蒼白。

喬崢勾起唇角,露出抹譏笑:「看吧,你根本不樂意。一個綁架了你,差點害得你失去清白的人,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地原諒呢?你走吧……我不想再跟你見面了……」

話音未落,耳畔響起了妞妞堅定地回答。

「如果你那麼介意你母親的事情,我願意把她放出來。阿崢,你為了我付出那麼多,我從沒為你做過一件事。現在,放過你母親,是你的希望……那便如你所願。」

她怨恨喬母做出那麼卑鄙的事情,可她更愛喬崢。

倘若喬崢不希望他母親進監獄受苦。

那她便不追究喬母犯下的過錯。

喬崢臉上露出愕然和狼狽,片刻后,咬著牙,惡狠狠地說:「我不要你施捨!安清歡,我說了,要跟你一刀兩斷,你沒聽到嗎?你還有沒有自尊心?都說到這個程度了,你還要死氣白咧的求著我!」

妞妞上前一步,用力的抱住了他,道:「喬崢,你根本不是你說的那樣,對不對?」

倘若真的為了他母親,想和她分開。

那怎麼會在她答應之後,還用惡言惡語驅逐她走呢?

他分明是,捨不得她留在他身邊。

唯一的理由是——

他的眼睛出問題了,不想拖累她。

所以,故意用這樣的話,把她趕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