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代價太大!

2020 年 10 月 31 日

大到冥尊哪怕知道,也不敢施展。

因爲,這代價,是以身殉鼎!

就算不殉鼎,可誰能承受住整個華夏氣運?

撐也撐爆了!

緊跟着。

白小鳳冰冷的聲音迴響在冥途上空。

“炎黃在上,華夏危亂,後世子孫白小鳳誠心叩首,聚華夏氣運,鎮壓危亂,延華夏薪薪之火,子孫白小鳳,願以身請願!”

這話,不是咒語口訣,只是純粹的類似祭詞的話語。

但,足夠了!

之前冥尊操控黃帝母鼎的時候,也從未念過什麼咒語口訣。

黃帝母鼎乃天下第一鼎,黃帝所鑄,行的是捋順氣運,定鼎龍脈的大舉止。

什麼咒語,夠資格操控它?

轟隆隆……

話語落下。

億萬道從陽間匯聚而來的氣運金光,同時定在了冥途上空。

彷彿是最美好絢爛的畫卷上,無數星光拖拽着尾巴,定格住了。

黃帝母鼎開始震動,金光,不斷洶涌而出。

而白小鳳釋放出的百米金光雲團,這一刻,開始扭曲,形成一個巨大漩渦,倒灌進了黃帝母鼎中。

嗡!

如同烈日大放光芒,磅礴的金光,充斥在了整個冥途內。

讓所有人的視線,都變得金光燦爛,模糊不清。

白小鳳就感覺耳邊一聲嗡鳴,一陣天旋地轉。

卻是出現在了一片黑暗空間內。

眼前,投射下一束金光,籠罩在一座祭臺之上。

祭臺正中擺着一方巍峨巨鼎。

鼎前,站着一頭戴冕冠的老者。

在祭臺之下,還有無數叩首跪拜的人。

威嚴肅穆,一片死靜。

這一幕,白小鳳一點都不陌生。

黃帝鑄鼎功成祭鼎的那一幕!

也就在這時。

站在黃帝母鼎前的那頭戴冕冠的老者朝白小鳳看了過來。

神情欣慰,嘴角帶着一抹和煦的笑容。

“善!”

轟隆!

一聲巨響,眼前的一幕驀然消散。

白小鳳視線瞬間恢復過來,他感覺自己還在高空,俯瞰着冥途內的一切。

他也能感覺到,穿過冥途,來自陽間,定格在空中的那一道道氣運金光。

他還能感覺到,來自陽間華夏那片大地之上,星星點點,猶如夜空中滿布繁星的光點。

“那些,都是氣運麼?”

白小鳳反應過來:“我現在,和黃帝母鼎融合到一起了?”

醫女素心在玉壺 “主人!”

“白小鳳!”

“白先生!”

耳邊,傳來一聲聲悲慼的大喊聲。

白小鳳目光一掃。

他看到了秦司音、慧娘他們眼角的淚水。

看到了皮皮龍、霍去病、冥尊等人臉上的悲慼。

也看到了身處鬼兵方陣中,早已經浴血沒了人樣,卻依舊傲立不倒的周擎蒼。

隨即,他的目光看向了冥途陰間的方向。

“師父,大師兄,你們都去看冥途盡頭了,怎麼,少的了我?”

“白小鳳,住手!你會死!你會魂飛魄散的!不值得,這個方法不值得!”

冥尊的咆哮聲傳來。

“不是說,本大爺擋不住麼?”

白小鳳嗤笑了一聲,心裏狠狠地鄙夷了鐵頭娃一次。

“有什麼不值得?你擔心陰間億萬生靈爲了屍路獄場白白魂飛魄散,我也擔心陽間的百萬同道悲壯隕落呢。”

“既然這樣,舍我白小鳳一人,點亮衆位道友的陰陽之路,有何不可?”

說這話的時候,他清晰地看到,憤怒咆哮的冥尊,愣住了。

是了!

鐵頭娃在我身體裏這麼多年,都能借着我的氣息欺騙黃帝母鼎了,那這些話,此時也能窺聽到吧?

隨即,白小鳳笑着說道:“電池,你能聽到我說話吧?”

下方,愣住的冥尊緩緩點頭。

“那好,本大爺要開啓裝比模式了。”

白小鳳迴應了一句。

隨即。

怒吼道:“來戰!” 滾雷般的怒吼,炸響冥途。

磅礴的氣運金光,從白小鳳身上爆發出去,驚濤巨浪般,蠻橫地將下方的血海轟然掀翻了一個浪頭。

這一刻,黃帝母鼎即是白小鳳,白小鳳即是黃帝母鼎!

自陽間匯聚而來的億萬道氣運金光,盡皆爲白小鳳指使。

他清晰地看到。

冥途血海內,一個個鬼兵方陣盡皆仰望着蒼穹,驚懼地看着他,一動不動。

下一秒。

白小鳳擡起右手,朝着最近的一個鬼兵方陣揮去。

“這一掌,祭我師父!”

轟隆!

金光如潮,瞬間吞噬了鬼兵方陣,將上千鬼兵和不計其數的白骨鬼魂轟的魂飛魄散。

白小鳳沒有停手。

左手再次揮出,閒散無比。

只是,隨意的揮手。

但,身聚億萬道氣運,哪怕是揮手,也有毀天滅地的力量。

他的力量不是自己,而是整個華夏。

所有的萬物蒼生。

轟隆!

又是一個鬼兵方陣被吞噬。

白小鳳一步向前。

磅礴如獄的氣運金光,轟鳴着,席捲着,將侵蝕而來的血海,逼得倒退。

他的雙手,不斷揮出。

每次一揮手,便是滿天氣運,轟然鎮壓而下。

一個個渾然一體,猶如絞肉機的鬼兵方陣,毫無反抗之力,瞬間便被吞噬,魂飛魄散。

甚至,那些鬼兵,從頭到尾都沒有反抗。

猶如受驚的鵪鶉,寒顫若驚的立在原地,等待死亡。

所謂tú shā!

不外如是。

最赤果果的tú shā,比之之前鬼兵tú shā陽間天師妖怪,更加純粹。

“這一掌,祭我大師兄!”

“這一掌,祭我掌印人周擎蒼!”

“這一掌,祭我人族爲蒼生戰死的天師!”

“這一掌,祭我妖界爲蒼生戰死的天師!”

……

白小鳳每揮動一掌,便是會念誦一句。

聲音冰冷,彷彿九幽深處吹出的寒風。

殺意,凌厲如劍,狂暴似刀。

轟!

轟!

轟!

……

隨着每道聲音響起,便是有一個鬼兵方陣和不計其數的白骨鬼魂被氣運金光吞噬。

即便是屍路獄場形成的半壁陰陽路,也會在氣運金光的強勢碾壓下,猶如退潮一般,洶涌着朝着陰間方向退去。

冥途內。

一片死靜。

所有的目光都矚目在蒼穹上那尊巍峨巨鼎之上,萬衆矚目。

唯獨白小鳳冰冷肅殺的聲音,一次次從巨鼎中傳來。

金光背後。

所有人類天師和妖怪,全都紅了眼眶,激動地身體顫抖。

有救了!

這次,真的有救了!

白先生威武!

而在金光前方,血海中,不計其數的白骨和鬼魂匍匐在地,瑟瑟發抖。

即便是一個個強大的鬼兵,此時也寒顫若驚,呆若木雞。

面對那尊璀璨奪目的金光巨鼎,讓它們感覺像是螻蟻望嶽,那種渺小到塵埃的感覺,讓所有鬼魂都生出一股本能的懼意。

就像是貓吃魚,狗吃肉。

一切,都源自本能。

無法反抗,無力反抗,也不敢反抗!

恐懼,瘋狂的蔓延着。

彷彿連血海都被感染,血色開始變得暗淡,浪潮停止了洶涌。

原本數之不盡的鬼魂和鬼兵方陣,在白小鳳冰冷的聲音下,一次次揮手,以一種極爲恐怖的速度魂飛魄散着。

清屏!

對,就是清屏!

所有人類天師和妖怪心中同時冒出了一個詞語。

如果將整個冥途比作一塊屏幕的話,那白小鳳現在所做的,就是清屏。

摧枯拉朽,無物不摧!

和之前陽間一方被陰間鬼兵強勢碾壓完全相反。

局勢,逆風翻盤。

所有人和妖怪,心中都激動不已,熱淚盈眶。

冥尊雙手緊握成拳,仰頭怒視着蒼穹上那尊璀璨刺目的金光巨鼎,咬牙切齒道:“胡來,簡直是胡來!裝比一時爽,真以爲能一直裝比一直爽嗎?”

靠着黃帝母鼎藉助整個華夏氣運,確實是大手筆,也確實能夠得到無與倫比的恐怖戰力。

畢竟,氣運之下,衆生平等。

但!

白小鳳根本撐不住,整個華夏氣運何其磅礴?

綿延五千年,長盛不衰,越戰越勇,哪怕戰火荼蘼了整片華夏大地,波及了所有人,被打得風雨飄搖。

可依舊站了起來,且在短短几十年的時間裏,重新屹立在了世界巨頭行列中,引得某些大國惶惶不可終日。

這樣的氣運,誰敢扛?

誰能扛?

在冥尊眼中,白小鳳此舉,儼然和垂死之人,臨死前無所顧忌的最後爽一把的行爲,毫無區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