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雖然之前這個劉小姐做事情挺犀利果斷的,但是在知錯能改這一方面,還是保持的非常良好。

2020 年 10 月 31 日

這一點,又難免給喬語留下了一個好印象。

同樣,她這大度的行為,讓劉欣然再一次伸出了幾種愧疚,也對她抱有了另一次稱讚的看法。

隨即,劉欣然這才轉頭看向了王倩。眼中滿滿的流露出失望的表情,又說道:「王倩你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我怎麼也沒有想到,你居然會抄襲別人的作品,還冤枉我,害得我差點錯過這麼好一個人!」

劉欣然是打心眼兒里佩服這幅作品的真實創作者,可沒想到,卻一直被自己冤枉,踩在腳底下。

在得知了真相之後,此刻對王倩也多了幾分怨恨。

王倩心中猛地一驚,連帶著其他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

「天吶,她剛才說這番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倩姐才是真正的抄襲者?」

用我的青春照亮你的愛情 「我都感覺有些蒙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就不能夠給大家解釋一下嗎?」

……

場面上響起一陣又一陣疑惑的聲音,目光都紛紛的放在劉欣然的身上,渴望得到一個答案。

畢竟,誰也不願意承認,自己一直全力支持的,居然是一個真正的抄襲者!

王王倩的額頭微微清楚一點點,看誰又連忙下意識的抹了一把,這才貼著一副笑臉,戰戰兢兢的問道:「劉小姐,你可千萬別被喬語算迷惑了,這其中肯定是有什麼誤會呀!」

劉欣然卻冷哼一聲,”作為一個原創作者,你知道剛才那一個小細節,就成為了你作品的整張敗筆嗎?還有我剛才的故意試探,你居然還強行扭轉畫風,將敗筆都說成活的,還有這作畫風格截然不同,你讓我怎麼相信你?」

王倩被她這一字一句說的心中發顫,整個人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昨天醉酒的畫面突然就回憶在她的腦海中。

突然,王倩伸出一雙玉手憤怒的指著喬語,”昨天就是你借著吃飯給我灌酒,是你偷偷的換了我優盤,裡面的設計圖是你先害得我!」

一想到這一天往前整個人就氣不打一處來,沒想到千防萬防居然漏在了這一點上!

喬語聽到想這番話,卻聳肩,毫不客氣的承認道:「的確是我換了你優盤的圖,但這只是拿回屬於我自己的東西。你剛才說的話,是間接承認你剛才的手稿,是抄了優盤裡面被我換掉的圖嗎?看來,你才是抄襲者呀!

這一字一句擲地有聲,王乾瞬間啞口無言,像啞巴吃了黃連一樣,有苦都說不出。

「我……不是這樣的,不是,我,我沒有!」

王倩連忙伸出雙手,可是身旁的人已經沒有人再願意相信她,她這都已經自亂陣腳了,大家也不是傻子。

「真是沒有想到我們居然一直被他們在鼓勵,還真是陰險狡詐!”一個人憤然的說道,直接將矛頭放在了王倩的身上。

又一個人接連附和,”哎,當初是我們錯怪了喬語,還不都是因為這個女人,真是噁心!」

如今畫面突然一轉,所有的人都將矛頭指嚮往前,對於喬語,更多的反而卻是愧疚。

「呵呵,王倩這可跟我沒有關係,一切都是你自討苦吃。」

喬語看著他這副手足無措的樣子,滿臉驚恐,像極了當時被他們流言蜚語的刺激,卻一點都沒有同情。

完全站在原地愣愣的看著那邊,整個人只覺得腦子嗡嗡的,什麼辯解的話都說不出口。

就在這個時候,劉欣然卻突然轉頭看向了她,臉上依舊一副抱歉的姿態,”對不起,我知道是我冤枉了你,但是我真的很欣賞你的作品。不知道還有沒有這個機會,能夠和你再合作一番?」

劉欣然此刻一臉真誠的看下他,心中也憤恨王倩一直引領自己錯誤的方向。

喬語此刻嘴角展露的微笑充滿著自信,高傲的姿態,更像一個公主一樣。

因為這個時候,她有這個資本。

「不行,你怎麼能找她合作呢?你不可以和她合作,她才是抄襲者!」

王倩聽到這番話,卻還是憤怒的朝那邊吼道,其他人也紛紛閉上嘴巴靜靜等待著喬語的回答。

只要他們拿下這個訂單,對設計部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無論是誰。

「你能不能閉嘴?自己沒有本事去抄襲,到現在都還在污衊別人!」

經理此刻也從紛擾的人群中站了出來,也沒有想到王倩居然是這種人,一時間有些後悔看走眼,這才緊跟著呵斥。

其他人都紛紛陷入了一片安靜。

「我願意和你合作,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其他人都屏住了呼吸,只要不超過預想範圍,什麼條件基本上都可以同意。

經理更是一臉期待著看著她,隨即就看到對方將目光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我也不是一個不為大局著想的人,但是我也很難和這樣的抄襲著合作,如果你開除她,我就同意這個合作。」

喬語說的一副坦然,但也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再說就算自己不提這事兒,估計探望倩也在這裡待不下去。

只不過,她當初是怎麼羞辱自己的,現在自己就要怎麼羞辱回去!

王茜的身軀微微一震,雙腿直接癱軟在地上,整個人看起來一副頹廢的模樣,目光又驚恐的轉向了經理,帶著一絲楚楚可憐。

甜妻嫁到:大叔抱抱 「經理,我為這個設計部做了這麼多年,你不能這麼絕情啊!」

然而,經理似乎直接無視了她的話,”王倩這一次捅了這麼大的婁子,設計部自然是不會再留她了,而且終身不錄用,這一點你就放心吧。」

聽到這番話,喬語才微微揚起嘴角,當下直接和劉欣然簽了合同。 「阿姨這話就錯了!我夏熏染從來都沒有婦人之仁過,那只是我姐姐經常犯的錯誤而已!」

「是嗎?」

蕭母打量了眼前的夏熏溪一番,拍著她的肩膀說到:「我就是欣賞你身上的這股狠勁,你說要是我兒子喜歡的是你的話,我又怎麼會有這麼多麻煩事呢!你說你呀,怎麼就不知道爭取一下呢!」

「阿姨這話說的……那是我姐夫,我可不敢有非分之想的!」

夏熏染特別謙虛的回到:「姐夫的眼光那麼高,怎麼會看得上我呢!我也就是有一點好而已!就是說話直,藏不住事!」

「我那兒子就是沒眼光!你說你這麼一個好姑娘為啥就不喜歡呢!」蕭母拍著夏熏染的肩膀,對著她說到:「高經理人不錯,就是太貪心了!而且不好控制。所以呀……產品你用就行了,但是還是要留意一下這個人知道嗎?」

夏熏染特別認真的點了點頭應到:「我知道了!謝謝阿姨的提醒!」

「提不提醒你們這些年輕人都懂。你們也比我們有手段,我也就是這樣隨口說一下而已!至於你要怎麼做還是看你自己是吧?」

蕭母見眼前的夏熏染一副奉承的表情,總算是心情舒暢了!臉上帶著得意的笑!

「高經理還以為他藏的很好,卻不知道有些事情不一定要等到發生之後才來防範的!」

這件事夏熏染是真的心服口服,不由的點頭稱到:「阿姨教訓得是,這一次的事情讓染兒受教了!」

「也不是教訓,就是教你以後怎麼做人!」

蕭母特別深情的拍了拍夏熏染的肩膀說到:「這樣……我還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你這裡的事情處理好了之後,不要忘記我們兩人的約定!有些事情該爭取的還是要爭取的!其實阿姨還是挺喜歡你的!」

「阿姨這話就說笑了吧!就算是再喜歡我,畢竟我已經嫁做人婦了,阿姨也不會讓我離婚之後嫁給蕭大哥的!現在阿姨不過只是想要讓我對付夏熏溪而已!我已經答應過阿姨了,絕對不會讓她再回來!不過……關於這一批產品的事情,還請阿姨給條活路!」

既然她如此不給情面,夏熏染也不想廢話,直接點明到。

「這個好說好說……」

蕭母直接對著夏熏染說到:「有些東西的標誌除非內部人員,不然沒有人知道的,現在呢……我就跟商管部門打一個招呼,然後哪天我們內部簽訂一個協議,也就當是這個產品賣給你們了,這樣你也不用擔心後面我會用這件事威脅你了是吧?」

「如此,就勞累阿姨了!」

夏熏染謙卑的彎腰行了一禮!這個蕭母果然不簡單,難怪這麼多年沒有人敢仿冒他們家的東西!

夏熏染恭恭敬敬的送走了蕭母之後,那些商品部的經理們才沖沖的趕到夏熏染的身邊,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關上的電梯,不解的問到:「夏總。如此著急的叫我們來韓氏是幹嘛?」

夏熏染面對電梯突然冷漠的勾了一下嘴角,一個轉身猛的甩了那商品部的經理一耳光!

其他人正驚訝的時候,卻不想夏熏染直接一人一耳光。直接將所有人都打懵了!全部都迷茫又委屈的看著夏熏染!

看著她冷笑的將手中的一疊照片扔到了他們的腳邊,裡面還有曾經為了威脅高經理而偷偷拍下的他跟美女亂來的照片!

慢著,你是教主!!! 其他人驚了一跳,急急忙忙的將那些照片給撿了起來,有些不安的看著夏熏染小心翼翼的問到:「消息泄露出去了?不應該呀。我們都是走的秘密通道,而且當時找得都是我們內部的人,不應該泄露出去的!」

「你說不應該?」

夏熏染頗為幾分咬牙切齒的看著那人怒吼道:「那你的意思是我拿這照片詐你們的了?」

「不!不是這個意思,夏總……」

「夠了!」夏熏染沒有耐心的呵斥住他們的狡辯,直接看著商品部的經理吩咐到:「去讓人查一下這一批的產品到底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我要知道它會在哪裡爆發,順便查一下那些買回去的人有什麼反饋的!給你一周的時間,我要知道所有的細節!」

說著,轉頭看向研發部門的經理說到:「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三天之內這東西的專利你必須給我拿下來,拿不下來你也不用做了!」

「可是……」商品部的經理有些擔憂的看了夏熏染一眼,正要說明一下這件事情的難度的時候,卻不想夏熏染直接一個眼神過來打斷了他所有的話!

「如果你現在辦不到立馬就給我滾蛋!」

「我做,我做!」研發部的經理嚇了一跳,急沖沖的離開了!

夏熏染回頭看著還站在自己身邊的商品部的經理,勾起一抹陰冷的笑。

「你是對你的事情有絕對的信心嗎?」

「不……不是!我馬上去辦!」

天啊,他們的夏總發火了。這一次是真的發火了,那眼神太可怕了!像是要吃人一樣,跟以前不怒而威的夏大小姐簡直是一模一樣!

夏熏染滿意的看著兩人離開之後,對著人事部的經理說到:「去查,每個人給我挨個挨個的查,我要知道這個消息到底是誰透露出去的!敢出賣我夏熏染,我看他是真的不想活了!」

婚內燃情:慕少寵妻甜蜜蜜 夏熏溪看著眼前正在認真的打著咖啡泡沫甚至是在上面畫出漂亮的小熊的圖案的何建成,忍不住調侃到:「看不出來呀!你挺悠閑的呀!」

「我又不急!現在要急的是另外一位!」

何建成得意的一笑,放下調節咖啡的容器,轉身就去削水果去了!不過幾分鐘的時間,鮮榨果汁就放在就夏熏溪的面前!

夏熏溪見狀,忍不住調侃到:「我說你這辦公室裡面的東西挺齊全的呀!你到底是來這裡上班的還是來這裡享受的呀!我看著比家裡都還舒服了吧!沒有想到呀,高月對你挺好的!」

「是挺好!她比你有良心多了!她都知道讓我享受一下,你光壓榨我勞動力了!」 劉欣然心滿意足的離開之後,王倩也已經收拾好東西直接離開,再在這裡多待一秒,她恐怕就會被流言蜚語所淹沒。

「喬語啊,真是不好意思,之前誤會了你。」

經理沒有想到。最終給設計部帶來利益的人,居然還是喬語。

愧疚的同時。又忍不住拖起了兩把王倩,”也虧我之前看走了眼,一直還以為王倩是一個積極上進的人,可惜沒想到,她的心腸卻如此邪惡。」

說著,經理搖了搖頭。

「經理,你也不用這麼自責,大家不都被蒙在鼓裡嗎?又不是你一個人的錯。」

喬語嘴角展露笑容,雖然對於之前的誤會,她並沒有完全放下,但畢竟來到了這個團體,就想著要和大家融為一體。

所謂退一步海闊天空,現在她的忍讓,也會讓未來更加受到尊重,在整個設計部蒸蒸日上。

看到喬語居然這麼大度,經理放心的點了點頭,又對著其他人說道:「你們這些傢伙呀,之前可也沒少說人家壞話吧,還不趕緊過來道個歉?」

雖然這些人說的是難聽了一掉,但是整個設計部,如果沒有王倩這個事情,還是非常的團結的。

其他人這才紛紛擁了上來,早就有這種衝動了。

「喬姐,真是對不起,之前是我們誤會你了。」

「是啊,我們也沒有想到王倩的心眼兒這麼多,這麼多年和想相處,都白白認識了這麼一個人!」

「……」

這一個個七嘴八舌說的基本上都是同一個意思,喬語點了點頭,又微笑著看向大家,”其實我也知道大家只不過是被王倩的話迷了心竅,所以一直都沒有放在心上,大家也不用再這麼自責,以後還是和平共處好了。」

「喬姐可真是大度呀,能夠有這樣的組長,也算是我們大家的福氣,你們說是不是?」

能夠得到想原諒,自然是大家都求之不得的事情。

「既然這件事情已經決定了,那今天簽下的劉欣然,也算是咱們公司的大喜事一件。經理我今晚上請客大家一起來吃,尤其是喬語,可千萬不能夠缺席!」

經理也是喜出望外,直接放假了,豪言壯以引得在場一片歡呼,都紛紛的起鬨。

隨即,一盆冷水卻突然交到了他們頭上,”高興歸高興,但是過幾天評選的設計稿,你們都已經完成了嗎?」

此言一出,其他人紛紛有些糾結,這幾天光顧著看熱鬧呢,哪還有什麼心思畫設計稿?

這才連忙紛紛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臉認真的工作起來。

喬語看著在場一片肅穆的狀態,放出就如同當初這起第一天來到這裡的時候再,嘴角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小喬啊,你就在這裡好好工作,等下班的時候可千萬別落了聚會,我等下在群里通知,你進工作群了嗎?」

經理提到這個事情,喬語才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進工作群,因為之前一直被大家針對著,誰會有這個好心拉她進群?

「還沒有呢,麻煩經理拉我一下。」

兩個人互相加了好友,拉了群聊之後,經理當下就在群里通知了地點。

等到下班的時候,所有人都心情澎湃。

喬語直接走向了地下停車庫,發現梁景銳的還沒有下班,只能在這裡稍微等待一會兒,卻突然感覺身後有一道寒芒閃過。

「喬語,都是因為你這個賤人,你去給我死吧!」

伴隨著一陣尖銳的聲音,王倩手中拿著一把刀子,直接沖向了喬語。

眼看著刀子就要直接落下去,喬語眼疾手快,一個回頭反手抓住她的手腕,便將刀子給抖落在地上,隨即毫不客氣地一腳踢了過去。

「啊!」

王倩整個人被踢出了一筆多元躺在地上,只覺得肚子一陣生疼,艱難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你!你這個賤女人沒想到還是個練家子,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厲害!」

王倩說著,身後又拿出兩把刀子,強忍著肚子上的疼痛,就沖了過去。

兩把尖銳的刀子在空中隨意飛舞,王倩簡直就如同一個瘋子一樣,毫不客氣,刀刀致命!

喬語卻十分輕鬆的隨著肩膀左搖右晃,一個下腰,一個掃腿,輕而易舉地解決了對方。

「還真是沒有想到,你這次居然是有備而來,難不成抄襲的事情敗露無臉見人?現在還想殺了我來報復你,還真是有意思呀!」

看著對方一次性拿出了三把刀,喬語都微微有些汗顏,這得是多大的深仇大恨。

好在現在不允許槍支交易,否則這傢伙要是拿出三把槍,她可就完了!

王倩整個人被打的匍匐在地上,一雙目光依舊憤恨的盯著喬語。

只可惜眼神並不能夠殺人,喬語無奈的聳了聳肩,”你瞪著我幹什麼?瞪著我也沒用啊,我剛才已經報警了,等著警察來抓你吧。」

喬語微微一笑,笑的十分坦然,剛剛轉身,卻看王倩又不知死活地撲了上來。

「我就算是死,也一定要拉一個墊背的!」

說著,這人已經直接鋪到了喬語的身後,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就是想弄死她的衝動。

突然,喬宇直接抓住他掐著脖子的手臂,一個過肩摔對方狠狠的躺在了地上。

王倩此刻只覺得眼冒金星,頭昏眼花,一雙目光直視著上方的人。

無論從哪個角度,喬語都是一副美得讓人窒息,居高臨下的姿態,讓人嫉妒的發狂!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清涼的聲音卻突然響了起來。

梁景銳不知慢慢的朝這邊移動,在空蕩的地下室發出陣陣聲響。

「你說你怎麼也算是一個練家子,跟他計較些什麼,下手這麼狠也不怕出了什麼事故,把人給打死了。」

梁景銳笑著調侃,已經走到了喬語的身邊,卻鄙夷的看了一眼王倩。

「你看看這下班的時間,你居然拖了20分鐘才來到這裡,看來你是真的不考慮我的感受了!」

喬語沒忍住白了一眼,懶得理會他說的這些風涼話,只顧著計較時間,畢竟哦還要趕著去參加聚餐呢!

王倩看到梁景銳,確實沒忍住被驚訝了一番,隨即又諷刺的看了一眼喬語,突然就想到了什麼。

「我就說梁總怎麼處處都幫著你,原來你不過就是他的一個地下情人,靠陪上位!哈哈,要是大家知道了,也不知道會怎麼噁心你呢!」

王倩此刻就平躺在地上,嘴裡笑的實在是張揚癲狂,但是言語中又掩蓋不住自己的諷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