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一個多小時呢,要不休息會兒吧。」

2020 年 10 月 31 日

這次出差的時間還真的是緊,晚上的飛機飛去S市,一番折騰下來怎麼說也都快凌晨了,而且照著梁景銳的說法,第二天一大早就得起來去談生意,兩天的行程是安排的緊緊湊湊的,一點剩餘的時間都沒有。

抓緊點時間睡覺也還真沒什麼錯。

只是宮婷說了一半的話就像是帶著鉤子,弄得喬語心裡痒痒的。

眯著眼睛,可是半天都睡不著,不知不覺間也就晃悠到了飛機降落。

「喏,我助理已經把房間訂好了。」

宮婷的助理手裡拿著幾張房卡遞到了她手裡。

「怎麼是四張?」

宮婷拿著手裡的房卡,有些尷尬的看了一眼我和梁景銳,男助理站在一邊,顯然是沒有聽懂她話里的意思。

「宮總?」

「房卡拿來,我累了,早點上去休息。」

輕飄飄的一句話,可是幾人的感受卻大不相同。

「不好意思啊,我助理不知道嫂子……」

「出來工作,沒什麼好搞特殊的。」

喬語站在原地,臉色煞白,她並不是有多想讓梁景銳在眾人面前承認她的身份,只是她覺得,在宮婷面前,她就像是赤裸裸的被扔了出來,有些難堪。

「沒事,我送他上去,你們也早點休息。」

總裁爹地太放肆 喬語只想快點走,彷彿這裡的空氣她再多呼一口都會窒息。

「宮總……」

看著前面兩人走遠,男助理才恭敬的遞上房卡,宮婷輕輕的哼了一聲。

「他們的房間是在一起的吧?機靈點,明天別再出錯了。」

「對了,把這些東西先送到我的房間里去,我出去一趟。」

男助理深知老闆的行動可不是他能探討的,點頭稱是后拿著東西也上了樓。

「今天讓你整理的資料好好看看,明天晚上可能會有活動,你要是有理由不去,就不要去了。」

狹小的電梯里,喬語不可避免的從反光的鏡面李看到了梁景銳的臉,兩人的目光正好撞上,她想躲開,可是他卻說了話。

不讓她去晚上的聚會?

喬語皺了皺眉,又想到在飛機上宮婷的話,越發覺得他是有什麼事情瞞著她,而且還和宮婷有關。

而且宮婷提到了男助理,可是宮婷她自己不就是個女人么。

喬語心裡本來就有些不太舒服,導致說出口的話也有些生硬,「我的責任就是保護你,陌生地方的危險往往藏得更深。」

梁景銳瞬間被喬語的話給噎到了,心裡也有些不太痛快,這個女人在飛機上不給他面子也就算了,現在還給他擺著臉是什麼意思。

本來梁景銳是沒打算帶著喬語來的,因為這次的合伙人有些怪癖,宮婷還好說,畢竟是他的青梅竹馬,那人還不敢太過分,可是喬語這類的就有些不太安全了。

可是誰知道他剛提議,這女人不領情也就算了,聽聽她說的這話,哼,還真的是有責任心啊。

「隨你便,我把醜話說前頭,明天我要是沒時間管你的話,你最好自己放聰明點。」

剛好電梯也到了,梁景銳大力從她手裡抽了張房卡,自己搖著輪椅飛一般的走了。

獨留喬語一個人站在電梯門口。 白天去談合作,宮婷並沒有和梁景銳一起,應該是事先就已經說好了的,所以喬語陪著梁景銳先去了餐館。

沒錯,就是餐館。

也不知道這合作商是什麼怪癖,一大早的約見面本來就已經夠奇怪的,而且約見面的內容不是別的,竟然是一起吃早飯。

好吧,大概是喬語不懂。

酒店門口站了一排的黑衣男子,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為這裡來了什麼不得了的人物呢。畢竟這陣仗,看著也挺嚇人的。

「梁總,這邊請。」

又是黑衣人。

梁景銳矜貴的點了點頭,波瀾不驚的,像是見慣了這樣的場面。

繞了好幾圈,喬語推著梁景銳才繞到地方,實話說,富麗堂皇已經不能形容他們現在眼前的場景了。

然後,這裡僅僅只是個吃早餐的地方。

「梁總,歡迎歡迎,快,還不請梁總上座。」

洪亮的聲音幾乎是要穿透喬語的耳膜,那男人禿頭,大肚子,一副標準的有錢人模樣。

緩了好幾秒,喬語才感覺自己耳朵里那種嗡鳴才慢慢小了下去。

這個時候,在看梁景銳,嘴角含著恰到好處的微笑,有距離但是又不失熱情的和那個男人打了招呼。

也不知道是說到了什麼,兩人還同時哈哈大笑了幾聲。

不過,在喬語看來,梁景銳笑的就好看多了,至於那隻胖子,她實在是無眼看。

「梁總,這位是?好像不是你上次的那個助理啊。」

一遇到生意上的事情,喬語就跟聽天書似的,這不。兩人聊天的功夫,喬語都坐在那裡走了半天的神兒了。

也就是走神,她也沒注意那個胖子可是在她身上逗留了好幾眼,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這才按捺不住,這才把話題扯到了喬語的身上。

喬語冷不丁的被點了名,立馬坐直了身子,條件反射一般的,就看向了梁景銳。

而梁景銳只是淡定的喝里一口湯,沒說話。

可是那胖子卻像是看懂了什麼似的,哈哈大笑了兩聲,也就把這個話題給錯過去了。

這兩人之間就跟打啞謎似的,喬語有些看不懂,但是也沒在這個時候出風頭,她恨不得把趕緊消失,最好是讓這個胖子看不見自己。

這顆怪不了喬語,只是這胖子眯著小眼睛在喬語身上巡梭而過時,愣是讓她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後半段的時光兩人再談生意上的事情,那裡還有什麼心思談什麼風花雪月的,這才讓喬語稍稍的鬆了一口氣。

梁景銳心裡可沒這麼痛快,尤其是那死胖子的眼睛又在喬語的身上溜了一圈之後,他輕輕的舔了舔自己的腮幫子。

「王總,這早餐的時間也差不多了,要不我們換個地方談?」

「也是也是,宮總那邊怕是談的也差不多了,我們這就換個地方吧。」

感情這是分成了兩撥。

可能是還要安排什麼事情,王總先走一步,留下了司機讓我們慢慢來。

「管好你臉上的表情,別是誰都想著勾引!」

幾乎是王總剛轉身,梁景銳的臉色就變了,惡狠狠的朝著喬語就開始發脾氣。

「這,我,我沒有!」

梁景銳又重重的和哼了一聲,「最好沒有,我可告訴你,要是真的有什麼事兒,我可保不了你。」

喬語有些委屈,這簡直是天上飛下來一口大鍋,無妄之災啊!

這王總的眼睛老往她身上瞟,她又不能控制!

「我不會!」

「最好,我可沒有太多的精力去管你!」

沒時間管她,怎麼,就想著有時間去管宮婷?還是別人。

一瞬間,喬語就感覺有一股子邪火衝上了腦袋,要不是還留存著最基本的理智,她真的是很像把輪椅一扔,自己走了算了。

好在白天都在討論正事兒,也沒再出現像是早上那樣的事情。

只是,就像是梁景銳的預測那樣,該來的總會來。

「梁總,宮總啊,既然我們的合作談的也差不多了,今晚就我做東,我們大家好好的聚聚,就當提前慶祝一下,這樣吧,我把地方定在天上人間好吧。」

灰燼之燃 基本上也就是走了流程,況且這件事兒還真的是要這個姓王的最後拍板。

也就是說今晚的場子大家禍害必須的去,要捧了這王總的場子,這單合同才能真正的屬於梁宮兩家。

「王總說笑了,您看我們這到S市,可是享受了一圈,再說了,您的局,我們就算是沒時間,也得擠擠不是。」

看梁景銳沒說話,宮婷趕忙接上話茬,像是沒有感到絲毫的不適。

只是在場的人心裡那裡有不明白的。

這老色鬼挑的都是些什麼地方,大晚上的,還專門挑了一娛樂會所?

要是真的只是聚聚,能挑那麼鬧騰的地方么。

宮婷說完,陪著笑,還不忘給梁景銳使了個眼色。

好歹梁景銳心裡有分寸,「王總說笑了,什麼賞不賞光的多見外,我和宮婷陪著你是應該的,有什麼,你儘管說!」

兩人一唱一和的,可是把王總給哄高興了。

至於能不能拿上最終的合同,就看今晚這王總是不是真的高興了。

不過,也不知道這王總到底打的是什麼算盤,呼呼幾輛車直接把人就送到了會所,其中的一個人都不放過。

「不該動的東西不要動。」

喬語記得這是梁景銳進會所之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這王總看來是經常來這種地方,輕車熟路的去了經常待客的包廂。

「嗨,宮總和梁總怎麼還放不開呢,要不這樣,我們先點幾瓶酒熱熱場子,對了,梁總,借你的助理美女一用如何?」

昏暗的燈光下,喬語根本看不清梁景銳的動作,更別提他臉上的表情了。

她以為梁景銳會拒絕的。

誰知道。

「王總說笑了,我這個助理可能比較笨,要是惹王總生氣的話,還望王總海涵。」

這是同意了?

不知怎麼的,喬語心下一慌,神經不自覺的就綳了起來,生怕這王總又出什麼怪點子。

「哈哈哈,梁總別著急,就是想讓她唱幾首歌給大家助助興罷了,畢竟這場子上的美女不多,梁總,應該不介意吧?」

「沒事。」

輕飄飄的兩個字打在喬語的心頭。

他說沒事,他竟然說沒事這場子上除了她,還有宮婷!

也是,畢竟宮婷的地位擺在那裡,他也不可能讓宮婷上去像個賣笑的一樣唱歌給大家聽,也就只有她啊。

喬語的心頭瞬間湧上了一種所謂涼薄的情緒,大概就是她現在的這個樣子了吧。

她裂開了嘴角,一瞬間覺得自己這段時間的付出就好像是一個傻子一樣,人家似乎根本不領情。

拿著話筒,喬語閉著眼睛,誰也不想看。

梁景銳看著喬語一步步的走上去,真的好乖,乖得就像是一隻牽了線的木偶一般。

只是,他放在輪椅上的手,不自覺的捏成了拳頭,若是細細的聽,可能還能聽到牙齒在一起磨的聲音。

「景銳,要不還是讓嫂子下來吧。」宮婷坐在梁景銳的身邊,看到他緊握成拳的雙手,眼眸中似乎閃過一絲精光。

「不用,既然她願意,就讓她唱好了。」

誰也沒看到,就在他們倆說話的時候,喬語座位上的酒里,似乎起了氣泡,不過一瞬間,又歸為了平靜,就好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不過好在,王總也沒有存心去為難喬語,在喬語唱了幾首歌之後就被人換了下來。

不得不說,這樣的場子熱起來也快,只不過,梁景銳三人周圍的氣氛就有些怪異了。

喬語看宮婷和梁景銳說話,梁景銳下意識俯身的動作,只感覺心頭一簇一簇的火焰似乎又有了上漲的趨勢,順手就端起了桌上的就被。

一股涼意順著喉管而下,那股子躁意才慢慢的舒緩了些。

借著這個方法,喬語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下去,早都把梁景銳之前的囑咐忘得一乾二淨了,不一會兒,就感覺頭重腳輕的,有些發暈。

「梁總,這喬小姐的酒量可不怎麼樣啊。」王總端著酒杯,慢悠悠的晃到了梁景銳跟前,看著坐在一旁眼神有些獃滯的喬語,調笑到。

梁景銳心裡正不痛快,明明想去提醒那個女人少喝點,可是身邊坐著宮婷,那邊的王總又時不時的跑來敬酒,根本沒有跟她說話的機會。

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眼前酒瓶里的酒一點點的變少。

只是,這女人的表情似乎都點不太對勁,總感覺哪裡怪怪的。

「我平時很少帶她出來喝酒,都是被我慣得,喝不了多少。」

王總戀上的表情一僵,這個梁景銳是真的看不懂他的意思,還是懂了,就是不想回應他?

「景銳啊,咱們這個合同的事兒啊,也簡單,只要……」

「王總你稍等等,我看著喬語似乎是要吐了,要是真吐在這兒的話,那可真的是敗了大家的興了,我去去就來啊。」

梁景銳時刻都盯著喬語,看她迷瞪著雙眼,喉嚨滾動的有些頻繁,就知道怕是要不好,連忙打斷王總的話。

好在喬語還能走。 宮婷還坐在原位,可是把王總臉上那表情看的是一清二楚。

心下暗罵一聲。

真是老色鬼,只是這梁景銳也真是看不懂時機,這一個女人就能解決的事情,偏偏還要大費周章。

這個時候還要她去應對這個老色鬼。

不悅的情緒在宮婷的心裡慢慢發酵,只是這個時候可沒有給她留下太多的時間讓她去想這些有的沒的。

「哼,梁總好大的面子,只是個助理而已,我這裡多少沒有,你說是吧,宮總?」

宮婷感覺到背部貼上來的熱意,身體下意識就是一僵,但是剛才梁景銳才得罪了這人,要是她現在有什麼任何讓這個男人不悅的舉動,他們這合作,保准告吹。

宮婷彎腰從桌上新拿來一個杯子,纖長白皙的手指握著酒瓶,慢慢的把酒杯斟滿,臉上帶著笑意,就像個妖精似的。

「王總這說的是什麼話,他不懂事,那我提他向您道個歉可好?」

別看這些大家出身的孩子,從小他們身上可就有哪些普通孩子沒有的本事,就像是天生的。

一杯酒下肚,宮婷的面色如常,一看就是那種經常在酒場浸淫多年的老手。

只是王總的臉色並沒有好看到哪裡去,倒是那肥胖的身軀從宮婷的後背撤開了,神神在在的握著酒杯,讓人猜不透他的意思。

可是宮婷是誰啊,這人明擺著是想把從梁景銳身上受的氣發到她的身上,為今之計,也就只有把他重新哄高興了。

畢竟這合作,其中收穫最大的,可是她。

「嘔嘔……」

梁景銳擰著眉頭關上了男衛生間的門,看著喬語抱著馬桶吐得歡暢。

別問為什麼不是女衛生間,梁大總裁是實在過不了自己心裡的坎兒,所以帶著喬語這隻醉貓就來了男廁。

一股難聞的味道順著空氣就飄了過來,梁景銳看到喬語的模樣,簡直殺了她的心都有了,說了多少遍,可是她就跟一點記性都沒有似的。

就這點酒量還喝的這麼多。

可是嫌棄歸嫌棄,等喬語吐乾淨了,梁景銳還是找了人把喬語帶了回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