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悅,你是不是不滿安生搶你女主,故意下狠手打傷她。」

2020 年 10 月 31 日

「蘇悅,這次參演趙瑤導演的作品,是不是靠潛規則上位的……」

「蘇悅,是不是靠買水軍上熱搜的?」

「蘇悅……蘇悅……」

「請你回答我們的問題……」

蘇悅唇角的笑意逐漸濃郁,輕攏耳邊的鬢角,明眸皓齒的俏麗模樣令人一亮,不急不躁的問道:「我可以回答你們的問題,能不能先拍照,后提問。」

「……」記者們一愣,沒想到蘇悅會如此的淡定,只有攝影不停地按著快門鍵,不放過蘇悅臉上的任何的微表情。

「蘇悅,蘇悅……」

「我想問一下,你們採訪我是準備把著這條新聞放在頭版頭條最顯眼的位置嗎?」

「……」

「蘇悅,你能不能正面回應我們的問題,你是不是……」

蘇悅莞爾一笑,無辜道:「我沒說,不回答你們的問題。我們都是平等的,我回答你們的問題,你們就不能回答我一個問題嗎?怎麼算都是你們划算?一個問題換怎麼多問題的答案。」

「……」記者無語了,舉著話筒面面相覷。

「……」

「蘇悅,你是故意拖延時間嗎?是等誰來幫你嗎?」

蘇悅不怒,溫婉大氣的站著,嘴角含笑看著面前的記者,巧言笑兮,「對呀,我在等你們回答我的問題?」

其中一個女記者,皺著眉頭,語氣很是嚴肅帶著諷刺的說道:「沒有頭版頭條,你就不打算說出實情嗎?好幾次,你佔據頭版頭條的位置,都是靠雇傭水軍嗎?」

「讓我佔據頭版頭條的人是你們,報道我的是你們,難道你們是我請的水軍?」

「胡說,你莫要血口噴人。」

「咦,記者小姐姐,莫要生氣。有時候的隨口一說,總是令人誤會。正如,安生前輩所寫的,大晚上還在拍戲的我,困困困……就被人誤會,說什麼被我報復,假戲真做故意使勁打安生前輩?」

「怎麼說,確有其事,安生臉上高高紅腫的臉真是你打的?」

蘇悅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不是,是妻子對小三的憤怒再經過藝術加工的成果。」

「???」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令記者們都一頭霧水。

「什麼妻子?什麼小三???」紛紛生出疑問。

「究竟是什麼回事,蘇悅你能再說詳細一點嗎?」繼續追問著,想挖猛料。

蘇悅笑道:「雖然,我很開心,各位增加我這個小藝人的曝光率,也想爆點猛料。奈何,這部戲還在保密中,過多的劇情我不方便透露。問我,一系列的問題我用一句話可以問答,耳聽為虛眼見未必為實,安生前輩是一個很盡職的演員。」

「……」記者無語了……

這是策略,總覺得被牽著鼻子走了。

記者們再次發出尖銳的進攻,「蘇悅……你究竟是不是故意報復安生搶了你的女主,所以才會……」

「蘇悅,這是不是你上位的手段,雇傭水軍……」

蘇悅的目光一變,透著堅定的明光,嚴肅的說道:「作為,演員為了拍攝出作品的真實感,不採用替身,我們應該感到欣慰。而不是讓你們瞎猜安生前輩的意圖,她肯定不是為了抹黑我故意發微博訴苦的,既然你們在我這裡挖不到料,可以去問一下,安生前輩發微博的意圖。」 星娛位於市中心最高大的大廈,氣勢磅礴,而大廈最高層則是星娛總裁唐祁的辦公室。

唐祁鬱悶的掛了唐母的電話,暗自也鬆了一口氣。聽著唐母的嘮叨就跟唐僧念經似得噼里啪啦的,人在國外也嘮叨個不停,都是一些生活的細枝末節的小事情,來來去去也就那幾句。

「好好,你放心我一定會盯著小昕的,她是我妹妹,有誰敢欺負她的。」

「嗯嗯,掛了,晚安。」

唐祁修長的手指握著滑鼠往下滑,眸子深了深,盯著電腦屏幕上的內容,嘴角勾起一角宛如狐狸般狡猾的笑容,一陣輕笑。

「確實有點意思,真是一路走到黑,黑的發紅呢。」

蘇悅的新聞佔據整個屏幕,熱搜排行榜前十,條條話題都跟蘇悅有關。這個情形在娛樂圈從未出現過,有流量女王佔據熱搜榜第一幾天的,但也沒有誇張到一個人佔據完整個熱搜榜的。

最火的幾條,莫過於說蘇悅不是普通的助理,而是沈之言的徒弟。影后阮蘇陌欣賞蘇悅,和顧易是男女朋友,還有網友扒出蘇悅的身份不簡單,有後台,操控熱搜榜等各種新聞。

唐祁寵溺一笑,手一滑,點進去有關阮蘇陌的採訪視頻。

阮蘇陌憑藉一部電影再次回到觀眾前,也受到各大獎項組委會的喜歡,斬獲多項大獎。才剛剛下飛機就被記者團團圍住。

「阮女王,最近爆出一個視頻,是影後傳中的場景,裡面的人物很像你,是你本人嗎?」

「確實,裡面的人是我。」阮蘇陌一笑,旁邊的助理迅速的翻開視頻,向她做手勢。這段時間,她攜這部電影飛了好幾個頒獎現場,忙壞了。根本沒時間,關注國內的娛樂八卦。一回國,就被堵住了……

記者再次發出提問,問題一次比一次尖銳,「請問,你認識這個新人嗎?最近她很火,各種負面新聞滿天飛。這次,是不是她故意做出假視頻想蹭熱度,畢竟這部電影讓你再次榮獲影后的殊榮。」

阮蘇陌嘴角一彎,笑道:「這視頻是真的,當時我和蘇悅演對手戲的時候,劇組有不少人都錄了視頻的。我想,導演也有底片,那段戲真的很不錯,蘇悅,她是一個很有潛力的姑娘,我很期待下次能和她再次對戲。」

「啊……」記者一驚,未料到阮蘇陌竟承認視頻是真的。

「這麼說,這個視頻是真的?」

「阮女王,能詳細說一下嗎?」

「對不起,我才下飛機有些累,詳情可以問一下當時在場的人。」

阮蘇陌帶著寬大的墨鏡,也遮不住慘白的臉色,疲倦之色很明顯。在記者喋喋不休的提問下,阮蘇陌在助理的護送下離開機場了。

唐祁的眼底閃過一絲的心疼,很熟練的按電話號碼,撥打過去。

「對不起,你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播……」

失落的情緒爬上唐祁俊朗的臉上,眼底升起一絲煩躁,索性把電腦關掉,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望著馬路上的黑點,來來往往竟失了神。

他不會怎麼容易就放棄的,唐祁掏出手機冷冽的說道:「準備一束花,我要出去。還有,明天讓唐昕回星娛。」 夜晚,月明星稀,灰濛濛的。

車停好了,司機側頭看了一眼後視鏡道:「到了,唐小姐。」

「嘩」的一聲,唐昕利索的拉開車門,霎時。在唐昕的眼前,聚集閃光燈,齊齊得對準著車廂,咔嚓咔嚓的按著快門鍵,記者們蜂擁而至將話筒湊上前來,飛快的問道:

「蘇悅,請問你跟沈先生真的是師徒關係嗎?」

「蘇悅,你是不是真的在跟顧易交往……」

「蘇悅,你是不是靠走後門」

「蘇悅,你是不是靠潛規則上位,背後有金主捧你……」

「你的金主是不是星娛總裁?」

「你是不是靠你經紀人,是星娛總裁的妹妹才拿到資源的。」

夜晚,月明星稀,灰濛濛的。

在別墅前,一輛車卻被一堆狗仔圍住,噼里啪啦的說個不停,聽見訪問的內容,氣的唐昕臉色一黑,氣沖沖的拉上車門。

「……」唐昕臉色一黑。氣憤的皺著眉頭,怒意沖沖的盯著車窗外,她一向都討厭這種無中生有博取關注的行為,更何況無中生有的對象都是她親近的人。

記者們還不甘示弱的敲打著車窗,車廂陷入沉默中,空氣中漂浮著凝重的氣氛,連帶司機也只能陷入沉默,目光請示的朝著蘇悅望去。

蘇悅眸光一黯,嘴角微微一抿,無聲間握了握唐昕的手,淡淡的安慰道;「消消氣。」

唐昕咬牙切齒的罵道:「蘇悅,這些記者就欠懟。說的都是一些什麼鬼話?你就不生氣嗎?」

一如既往,蘇悅目光淡淡的,不過清明的黑眸被蒙上一層薄薄的陰霾,情緒的起伏並不像似唐昕般,氣炸了。

很淡定的敘述道:「這就是娛樂圈,一些毫無根據的揣測,都能說的理直氣壯。,別人爆黑料博取關注,我天生招黑,倒替公司省下一筆。」

聽著蘇悅滿不在乎的語氣,又是氣憤又是心疼的,唐昕不滿的剮了一眼蘇悅,咬著唇,氣憤道:「你能淡定,你不在乎。但是我不能,就看不慣他們這副咄咄逼人的嘴臉,憑什麼欺負你。」

唐昕眉眼中透著固執,卻夾著一份失望,目光直勾勾的盯著蘇悅,大概她是失望了。「生活太過平靜,磨平你的性子。甚至享受著,這樣的平靜,將一切都視作不在乎。繼續,做你的佛系演員吧。」

如果把容忍和不在乎視作為成長,她寧可不要,也要過得肆意。蘇悅依舊是她最好的朋友,卻少了那一份的熱血,不羈。令她有些失望,以前是欣賞她的性格,現在平靜的生活將蘇悅的性子磨平,骨子裡的較勁和不服輸漸漸地淡去,她還記得,那一幕蘇悅像是一個女俠,那般的瀟洒不羈。現在的她,反而別束縛住了……

蘇悅身子前傾一把按住,側臉對著唐昕,鄭重其事道:「我才是女主,你就別搶我的風頭了。」

「……」唐昕被蘇悅身上散發的氣勢嚇唬住了,渾身散發著一種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壯烈氣勢,有些霸氣,蘇悅開始反擊了。

唐昕一笑,這才是她所認識的蘇悅,有著小清新的外表卻又一顆霸氣四射的心。

蘇悅推開車門,淺淺一笑,「各位想讓我在車廂里接受採訪嗎?」

記者們相當有職業素養,依舊窮追不捨的追問道:「蘇悅你就不準備解釋一下嗎?現在有關你的黑料滿天飛,都是事實嗎?」

面對眾人的提問,閃光燈令人睜不開眼,蘇悅反問道:「我的解釋,你們信嗎?」

「你這算是默認嗎?」記者依舊保持著尖銳的提問風格。

蘇悅不怒反而一陣輕笑,眼底閃過一絲的不屑,動作大方的接受記者的話筒,「呵,默認。對於不存在的事情,我為什麼要認。從第一次,謠言四起我被粉絲圍攻示威喊我滾出娛樂圈,就沒有退縮。這一次,也不會退縮。我捍衛我說話的權利,對於不存在的事情我敢於說不,我也敢質問事情的真相。」

「我成為藝人的那天起,生活就被暴露在聚光燈下,被敞開。我的一切都可以被隨意的揣測評論,我解釋說是在掩飾,不理會說是默認黑料的真實性。一次一次話題不斷的被誇大,說我花錢買熱搜,明星確實需要不斷的曝光增加知名度。」

「可是我根本不需要黑料纏身帶來的曝光率,我看過,看過網友的每一條評論,說我受不了一點委屈,一言不合就懟天懟地,懟大眾,沒有身為公眾人物的自覺。今天,我又懟了,怎麼遭。你們所謂的事實,有什麼證據,一堆看圖說話的文章。」

蘇悅清冽的聲音宛如清泉滴入耳中,緩解所有人不安躁動的心,本來是想挖掘一些八卦,讓事件更加火爆,卻被蘇悅一番誠摯的話所打動,記者們倒也不質疑蘇悅的話。也清楚,近年的網路暴力橫行。

還是有其他一些小網站的小記者,大無畏的繼續問道:「網上的文章說的振振有詞的,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的清白。」

蘇悅眸光一動,覺得這人有點眼熟……

聲音一揚,「清白不需要我自己證明,反而你該去問那些爆我黑料的人,那來的自信,說自己寫的文章就是真相。這是一個言論自由的時代,我尊重任何人說話的權利,但絕不認同他們文章的內容。打著言論自由的幌子,做著傷害人的事情,該為自己所說的話負責。既然,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如何,那這一切讓法律來判斷。」

一步一步的逼近蘇悅,一系列的問道砸向她,閃光燈肆意的閃爍著,刺痛了蘇悅的眼,眼眶覺得澀澀的,抬了抬手擋了一下燈光。

這個舉動,被有心人看成是示弱了。

連續發問:「蘇悅,你準備把她們告上法庭嗎?」

「你是準備,向處理上次粉絲事件直接動用警察嗎?」

「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

站在一旁的唐昕,跺著腳,眸間帶著著急,瞧著蘇悅被團團圍住。

心一急,直接不顧今天精緻的妝容,鑽進人群,伸手攔住鏡頭,頭髮微微凌亂,「蘇悅已經說得很明白,網上的文章都是假的,都是子虛烏有的。這是一個私人晚會,並沒有邀請媒體,各位還是早點收工回家。太晚了,走夜路不太好。」

唐昕將蘇悅護在身後,剎那,有一股暖意侵入心間,眼底閃爍著感動的星光。

狐疑一問,「請問你是誰?」

唐昕犯嘀咕,諷刺的反問道:「熱搜上都有的名字,你不知道我是誰嗎?那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蘇悅的經紀人,也是星娛總裁的妹妹,是你們口中所謂蘇悅的靠山。我早該當著鏡頭的面把一些事情說清楚了,也免得你們沒完沒了的問。」

「我沒有你們口中的那般有本事可以左右星娛的運營,左右娛樂圈,但我會是蘇悅一直的依靠。」

「蘇悅晚會開始了,我們走。」

唐昕冷冷的掃了一眼眾人,拉起蘇悅的手臂,往酒店大門優雅的走去。

蘇悅眼眶有些紅潤,望著兩人攥的緊緊地雙手,唐昕是第三個能讓自己依靠的人,手心很溫暖。 剔透的落地窗外,閃爍著一片的星海,浮現著暗動的人影。

水晶燈下,俊男靚女酒杯交錯相談甚歡,偶爾兩三小角色的十八線藝人混進大廳,湊在一處談著八卦,見外面熱鬧陣仗,不免眼紅,生起嫉妒之色。

端著酒杯,目光眺望遠處,酸溜溜地說道:「那人是誰?這麼大的排場,引來怎麼多的媒體,挺有能耐的。」

同樣咖位的同伴湊近些了,莫七七的八卦之心瞬間被點燃,一副不以為然的口吻說道:「就算你不認識,應該對她的名字很熟悉,蘇悅。」

李蘇蘇雙眸閃爍著詫異的眸光,不免朝外多看兩眼,想求證朋友的話,詫異一問,「蘇悅,是熱搜榜上的?」

「對啊。」

李蘇蘇一副羨慕的口吻,眼底憧憬著,「真有能耐,讓星娛唐總下血本砸重金給她買水軍,讓她上熱搜。我就沒這種運氣,遇上的都是一些小角色,連今兒來這也是廢了好大的勁。都想擠進來,艷壓群芳被導演製片人挑中,換上精緻的禮服也不及人家的造勢。」

莫七七敲了一下李蘇蘇的腦袋,敲散她不切實際的幻想,罵道:「李蘇蘇,你腦袋沒病吧。你羨慕她,你是不知道,她現在被黑的有多慘,全網人肉她呢。沒多久,就會徹底在娛樂圈消失。沒有人會選擇捧劣跡斑斑的藝人,只會惹得一身騷。」

李蘇蘇撇了撇嘴,有些不滿,帶著怨恨的小眼神瞥了一眼莫七七,小聲的嘟囔道:「那也是熱搜第一人,總比我們這種混了幾年,也是無人問津的小透明好。」

無疑是踩到莫七七的痛楚了,瞪了一眼,氣憤的離去。「氣死我了,你那就繼續羨慕。」

「別啊,七七……」

隔著擺滿酒杯的酒架,蘇悅將兩人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低垂著目光,沉靜地盯著酒杯中隨著動作輕晃的紅色液體,艷麗的宛如鮮血,透著一股詭異的美。

蘇悅一飲而盡,剛放下酒杯,身後便傳來耳熟的聲音。

「蘇悅」

蘇悅轉身,視線正好對上迎面而來的竹青導演,眉宇間的狐疑漸漸淡去,唇角勾起淺淺一笑,眸光似水,褪去了銳利,夾著一絲的欣喜,輕輕地喊道:「竹青導演。」

「蘇悅,真的是你,我還以為認錯人呢。平時和你如影隨形的唐家小丫頭呢,今天捨得讓你一個人來。」以大齡文藝男青年著稱的竹青,依舊我行我素穿著透著酸腐的書生氣的服飾,這華麗莊重的格調顯得格格不入。

而竹青本人卻不在乎,別人的眼光和說辭沒有改變他的穿著打扮,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

蘇悅笑道:「我們一起來的,中途有事她去接電話了。」

竹青恍然大悟,目光一掃,瞧著周圍古怪的目光,沖著蘇悅友好一笑,發出邀請,「這樣啊,瞧著都三五兩個的,就我們兩個落單,如果不介意的話,陪我這個怪叔叔聊會兒。」

蘇悅目光微低,眸間流轉著別樣的眸光,眸光似水般清澈透亮,「我自然是不介意的,只怕一直很低調的竹導演會不習慣,上熱搜。」

「哈哈,以前覺得你是一個很沉穩的姑娘,現在都會打趣人呢。上熱搜也挺好的,正好為電影宣傳。確實最近娛樂圈動靜不小,做好自己就好了。也不用刻意的解釋,好好拍戲。拍幾部好作品,才能讓你在娛樂圈站穩腳跟。」竹青作為穩重的老前輩開導著蘇悅。

蘇悅一笑,「會的,果然前輩說話都是一個套路,放寬心好好拍戲。」

竹青話題一轉,一道精光閃過,語氣變得有些神秘,打趣道:「聽說,你參演了趙瑤的劇,她的劇挺不錯的。比我這個小眾電影觀眾緣好得多,每個人物都蠻出彩的。」

蘇悅點了點頭,「您和趙導的風格不一樣,就不應該以點擊率來評論你們的作品。不過,我個人是蠻喜歡,這個角色。演起來很爽……」

竹青反問道:「是反派?」

蘇悅一點也不驚訝,很是淡然,「瞞不過你,是反派。」

竹青含笑,無奈的搖著頭,眉宇間卻夾雜著滿意的神情,看向蘇悅的目光很是柔和,越發的喜歡蘇悅了,貧嘴道:「你這個小丫頭,有點意思,別人都爭著做女主,你非要當跟女主作對,怕是要被觀眾的唾沫給噴死,膽子真大。明明,你的氣質形象很適合演正派的女主,怎麼就想著演反派,主要是趙瑤她還同意了,有點意思。說下,具體演的什麼?」

蘇悅莞爾一笑,打著馬虎眼,畢竟現在還沒有正式官宣,「這可不行,這劇還沒有官宣,我可不能做劇透的人。竹導,想知道劇情究竟是怎麼樣的,就追劇吧。個人,滿是蠻喜歡這個角色的。」

一問一答的,蘇悅和竹青話題越扯越遠,臉上帶著自信洒脫的笑容。丟掉了束縛蘇悅的那一層枷鎖,隨性洒脫的氣質逐漸顯露出來。

「那不是蘇悅和竹青嗎?」

「真的是他們,最近上映的電影,竹青可謂是獨佔鰲頭,票房口碑兩把抓啊。」

「蘇悅怎麼跟竹青搭上關係了?」

「竹青電影里,蘇悅也出演了一個角色。」

「沒想到蘇悅竟和竹青聊得這麼開心,有點意思,怕是明天又得出一場戲。」

無疑,蘇悅臉上泛著笑意的樣子,在燈光下格外的嬌艷動人,宛如一朵皎潔的木蘭透著淡雅的氣質,肆意地與竹青談笑著,眉宇之間那抹自信更為這頓雅緻的氣質平添一抹色彩,讓身邊的女星黯然失色。

聊到有趣的地方,蘇悅就收不回來,甚至跟竹青討論起對某一部作品的感想。而,竹青偶爾回答兩句,大多數都安靜的聽著,時不時的點著頭,他們兩個人喜歡的作品是相似的,有種相見恨晚的錯覺。

蘇悅聊得也很開懷,周圍的議論聲也逐漸增大了。這兩天娛樂圈的動靜,令蘇悅的名聲大噪,都知道有蘇悅這號人的存在,對蘇悅也是充滿了好奇。

輕鬆的笑意逐漸緊繃,直到消失殆盡,聽到周圍的議論聲,沉默了,蘇悅一臉歉意的對著竹青說道;「抱歉,讓你也陷入這個旋渦中了。」

竹青雖然被這些目光盯得有些煩躁,但是依舊很淡定的寬慰蘇悅,「本來就身處娛樂圈,哪能置身事外,不過你答應我的事可別忘了,做我下一部戲的女主。不過這戲得耽誤一點時間,差點投資,主要是還得等男主。」

蘇悅點了點頭,鄭重其事的說道:「我相信竹導的眼光,您對劇本的執著,無論日後怎樣,你下部戲的女主,我當定了。」 這次是私人宴會,請的都是一些娛樂圈的前輩大腕,可謂是眾星雲集,群星閃耀。

遠處,俊男靚女的組合自身自帶氣場,很自然的就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尤其是這兩位還是最近熱搜榜上的常客——星娛老總唐祁和唐昕。

唐祁冷著一張俊俏的臉,收去那玩世不恭的笑容,這幾年經過商場的洗禮,早就從當初的毛頭小子蛻變成執掌娛樂帝國的霸主。渾身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目光淡淡一掃,頗有睥睨之態。

邁著大長腿,很快就搜尋到目標人物,雙眸微咪迸發出一抹帶有深意的精芒,在水晶燈下。每人都經過一番精心的打扮,穿著晚禮服,畫著精緻的妝容,嘴角含笑。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唯獨靠著窗邊的蘇悅令人下意識的會把目光落在她身上。

臉上清爽的笑容,令人眼前一亮。渾身散發著淡雅別緻的氣質,與周遭的喧鬧有著一道天然的屏障,可以隔開,自帶靜音效果,侃侃而談時眉宇之間的自信更加的奪目。

阮蘇陌的美,帶有攻擊性,宛如一朵嬌艷欲滴的薔薇,一眼就讓人難以忘懷。而蘇悅的美,卻帶著一抹恬靜,雅緻。悄無聲息的進入心底,讓人生不起防範之心。

蘇悅的眼底閃過一縷詫異的神情,目光掃及唐昕,便能猜准幾分,收斂自己的情緒,淡淡的喊道:「唐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