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拿。」李玲大聲的回答道。

2020 年 10 月 31 日

「喂,你給我拿個蘋果,能死啊?」

「是,能死!」李玲繼續大聲回答道。

這女人是不是提前更年期了?怎麼脾氣突然變得這麼大?凌辰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突然,旁邊的手機響了,李玲看了看來電顯示,沒有接聽。

可是,手機一直不停地的響著,就好像只要李玲不接聽,會一直響下去一樣。

「哎,接電話!」凌辰大概是煩了,提醒著她說道。

「不接。」

「不然,你替我接聽?」說著,李玲將旁邊的手機直接扔給了凌辰。

看著屏幕上跳動的一串數字,凌辰心裡惱了。

「我說你煩不煩?老是給人家打電話推銷東西有意思么……」

對方還沒有說話,凌辰就巴拉巴拉的說的一大堆,一旁的李玲看著面前的情景,有些愣神。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man了?

「你誰啊?」電話里,一個男人問道。

「你管我是誰呢,以後別打過來了!」說著,凌辰就要掛掉電話。

「李玲呢?」突然,對方問道。

頓時,凌辰蒙了。

他認識李玲?那他是……李玲的朋友?

完了,剛才自己說話的語氣太過兇猛,肯定是要得罪人了。

「哎,那個,找你的。」說著,凌辰趕忙將手機遞給李玲,自己躲到房間里去了。

「什麼事?」李玲接過手機,直接問道。

「剛才接聽電話的那個男人是誰?」對方問道。

「是我男朋友。」李玲滿不在乎的答道。

「你竟然談戀愛了?」

「怎麼?只許你亂來,就不允許我談戀愛么?」李玲毫不客氣的問道。

「李玲,你聽我說,一切都只是一個誤會,我心裡還是有你的,我愛的人只有你一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不好!」說著,李玲直接掛了電話,並且拉黑了前男友的手機號碼。

此時的凌辰,躺在床上,心裡很是愧疚。

那個李玲該不會又要對自己「拳打腳踢」吧?他突然有些煩躁。

「行了,出來吧!」客廳里,李玲大聲喊道。

「那個,對不起啊,我不知道剛才給你打電話的那個人是你朋友。」凌辰不好意思的說道。

「前男友。」李玲補充著。

頓時,凌辰立即挺直了腰板。

「前男友啊,那你怎麼不早說啊,早知道他要是你前男友,我就多罵他一會兒了。」凌辰故意說道。

可是沙發上的李玲,眼睛里卻有些悲傷。她還愛著那個前男友,可是她清楚他們兩個已經沒有任何複合的可能性了。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了,得到了,卻不知道好好珍惜。這就是人性,複雜而又善變的人性。李玲抬起頭,看著上方的天花板,試圖將眼眶裡的淚水憋回去。

許是感覺到李玲的不對勁兒了,凌辰立即正經起來,坐在她旁邊,安慰著她。

「行了,怎麼做都是你的自由,一切,隨心而行,我永遠支持你。」凌辰看著面前的李玲,低聲說道。

終於,李玲忍不住了,直接靠在他的肩上,哭了起來。

「你說我怎麼就這麼慘啊!好不容易愛上一個男人,他媽的竟然還亂來了!他還要來找我複合!」李玲一邊捶打著凌辰的胸膛一邊大聲哭著,喊著。

李玲的力氣怎麼這麼大?凌辰隱忍著胸膛的疼痛,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安慰著。

此時的趙以諾正在陽台上曬著太陽。

這是一個讓人很舒服的天氣,趙以諾坐在躺椅上,伸了個懶腰,看著遠處的大海,心情很是開朗,若是能在這裡過一輩子就好了。

「叮叮叮……」

是林夫人,趙以諾立馬接起電話。

「以諾,你在那裡怎麼樣?還好么?」林夫人擔心的問道。

「夫人,放心吧,我一切都很好。」趙以諾立即回答。

「顧忘最近一直在找你,你給他打個電話吧。」林夫人接著說道。

趙以諾有些猶豫了,說實話,她不知道該怎麼向顧忘解釋這次的突然旅行。顧忘太了解自己了,自然也知道自己心裡的些許想法。

「我知道了。」

兩個人又寒暄了幾句,便掛了電話。

「趙以諾!」突然,不遠處,凌辰大聲喊道。

嗯?他不是已經回國了么?趙以諾搖了搖腦袋,試圖看清楚那張面孔。

「哎呀是我!我沒有回國,你快下來啊!」凌辰一邊跳著一邊喊著。

確定是凌辰后,趙以諾立即下了樓。

「怎麼了,」趙以諾問道。

「快點,趕緊的,李玲要喝酒,你去陪她喝點。」凌辰一邊推著她一邊回答。

這是什麼奇怪的要求?李玲本來就對自己沒有什麼好印象,她又怎麼會和自己一起喝酒?

「凌辰,你別鬧了。」趙以諾立馬說道。

「我沒鬧,趕緊的,她失戀了,你去安慰安慰她,你們都是女人,自然也有很多共同話題。」凌辰解釋著。

不是吧?凌辰竟然把李玲給甩了?趙以諾打量著面前的人,有些驚訝。

「幹嘛啊?你看我做什麼?」凌辰雙手抱在前邊,問道。

「你,把她,甩了?」趙以諾謹慎的問道。

「說什麼呢你,我怎麼可能會甩她?不是,我們倆不是那種關係……」凌辰越解釋越著急。

「別磨嘰了!」

凌辰一個用力,直接將趙以諾推進旁邊的一家酒館。

「老闆,給我上酒!」一個角落裡,李玲大聲喊道。

看李玲這副暈暈沉沉的模樣,應該已經喝了不少酒了吧?趙以諾緩緩走過去,有些害怕。

「李玲,你沒事吧?」趙以諾主動打了個聲招呼。

「你誰啊?」李玲抬起頭,半眯著眼睛,問道。

「我是趙以諾。」

「趙以諾?來,喝酒!」 在電梯當中,楊柏的兩筐黃瓜並沒有收錢,反而都送給肖八爺。肖八爺也沒有多說什麼,知道這幾天,會有十萬斤黃瓜供給小白樓,當場就寫了兩百萬的支票給楊柏,那是翡翠黃瓜的預付款。

楊柏拿著支票,心頭狂喜。雙眼散發的光芒,讓對面的常志遠再次神秘一笑。而肖八爺也恢復常態,目送楊柏離開這裡。

「你就不怕?」楊芹在電梯當中,實在沒忍住。

「怕,但也不怕,我什麼也沒有。」楊柏的意思,楊芹就明白。光腳不怕穿鞋子,不過人怕富貴這很正常。

「你一個人?」楊芹望著楊柏,如今的楊柏已經算是大款了,手中有兩百萬,也是百萬富翁級別。

「恩,就我一個人。你多大?」楊柏也好奇楊芹,起初兩人在電梯當中,還在計較什麼姐弟。

「對不起,詢問女人年齡是很沒禮貌的,你就叫我芹姐吧,我不介意,呵呵。」楊芹笑的很陽光,這讓楊柏也洒脫一笑:「恩,芹姐,以後有機會,歡迎來金鯉農場,如果需要翡翠黃瓜,免費提供。」

「真的?」楊芹興奮起來,楊芹平時也是個吃貨,而且還是干吃不胖那種的。

「當然,你是我朋友,鳳縣第一個朋友。」楊柏的話,讓楊芹秀麗的臉上再次燦爛一笑,正好電梯門打開,這一幕被高雲翔看到了。

「混蛋,你們這對狗男女,楊芹你給我等著,我一定會把你弄到手。」高雲翔在那鬱悶,楊柏並沒有看。

楊柏扭身打個車,就走向農行,支票當然要兌換,把一部分錢打進農場賬戶里,並且楊柏也辦了一張卡,把一部分錢存進自己的賬戶當中。

順道楊柏還去了一趟移動,辦了一張電話卡,買了一個OPPO手機。楊柏以前根本不用電話,很不方便,如今有錢了,也要消費一翻。

折騰半天,楊柏依舊還是選擇中巴車,慢悠悠的朝著農場而來。楊柏很高興,在車上還睡了一覺,等睜開眼的時候,已經下車了。如今楊柏在中巴車,那可是老大的級別,胖大售票員看到楊柏,那個殷勤。

楊柏下車,那都是舉目相送。惹得楊柏渾身都不得勁,剛剛走進農場,就看到農場外邊圍著一大堆人。

「又出什麼事了?」楊柏再次一愣,未等衝進人群,就聽到裡頭傳來趙艷紅的哭聲。

「大娘,你這是幹什麼,你的兒子都死多少年了,你折騰人家艷紅幹嘛?」劉四叔的話,剛說完,就聽到人群裡頭,傳來尖銳的聲音。

「劉老四,你給我滾開,這是我們王家的事情。王強是死了,可那房子還在。當初看在這個白,虎精可憐的份上,我才答應把老王家的房子給她住。」

「娘,我,我給了三萬元。」趙艷紅臉上有印子,對面站著一個白髮老太太,叼著煙袋鍋子,旁邊七八個王家的親戚,指指點點。

「賠,你個白,虎精,剋死我兒子,還逼走我小兒子。原來你是勾搭上農場主了,怪不得有錢了,好,你既然有錢,你就從我們老王家的房子,滾蛋。」

趙艷紅的老婆婆可是有名的神婆李,走鄉串戶,裝神弄鬼,也不知道從那裡得來消息,村裡的二愣子楊柏有錢了,還跟自己的前兒媳婦勾搭在一起,加上出外打工王剛的壞話,讓老太太領著老王家的人,準備把趙艷紅趕出王強的房子。

人群當中,韓龍冷笑的看著這一切。老王家都什麼貨色,為了什麼,韓龍當然明白,這時候韓龍看到楊柏出現,臉都扭曲起來。

「楊柏,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對付老王家,為了一個寡婦,我看你怎麼選擇。」

原來這一切,都是韓龍弄出來的。老王家貪錢,韓龍讓人在背後挑撥,終於讓神婆李出手了。

「啪!」

一個煙袋鍋就抽在趙艷紅的手臂之上,神婆李放肆的笑著:「趙艷紅,讓大家都看看,你個白,虎精,專門克男人。如今又勾引了那個什麼楊瘋子的孫子,你個臭不要臉的,換到以前,你就要浸豬籠。」

「老王家的,你夠了,這是我們農場。趙艷紅已經不是你兒媳婦了,都給我滾蛋,誰敢欺負我嫂子,我弄死你們。」

胖子劉飛可是了解楊柏,楊柏不在,不能夠看著趙艷紅被欺負。

「來,弄死我來?正好我也不想活了。哎呀,你們看看,白,虎精禍害我們塘子村了,看到沒有,這個胖子也被迷住了,要打死我這個老太太,老太太我都七十有三了,活夠了,快,弄死我。」

神婆李那可是滾刀肉,臉皮也厚,就是過來訛錢的。

「媽,錢都給你了,你別不講理,我是自由的。」

「呸,你算什麼東西,你剋死我兒子,我都想讓你陪葬,今天我就告訴你,你的房子,我收回來了,我。」

神婆李說完,依舊想動手,劉飛就算是虎,也不可能對一個老太太動拳,這要真惹出人命怎麼辦。

「住手!」

晴天霹靂,一個高瘦的人影從人群中擠了出來。楊柏這麼一出現,趙艷紅的眼神再次通紅起來。

劉飛和劉四叔剛要攔住楊柏,卻看到楊柏直接就出現在神婆李的面前,憤怒說道:「你要多少錢?」

「什麼?」楊柏如此直接,財大氣粗,這讓神婆李沒有想到。身後的趙艷紅趕緊就要過來,卻被劉飛攔下。

「嫂子,你讓楊柏來,他一定有辦法。」劉飛的話,讓趙艷紅冷靜下來,依舊氣的直哆嗦。

「你就是楊柏?」神婆李滿臉都是皺紋,吞煙吐霧,身後老王家的人,手裡都拿著鐵鍬,看著楊柏。

「問你要多少錢?」楊柏目光森冷,看著老王家的所有人,冷酷說道:「要錢,我給。給完,就給我滾蛋,從今往後,趙艷紅,是我們金鯉農場的人,誰敢招惹,那就試試我楊柏愣不愣。」

楊柏可是有名的愣頭青,那些老王家的人,要不是在神婆李的忽悠下,也的確不敢招惹楊柏。

「楊柏,你可知道你身後的女人,是白,虎精。」神婆李剛說道這裡,就看到楊柏一口吐沫,吐在神婆李的臉上。

「老東西,要多少錢?你再敢侮辱艷紅姐,你可以試試?」神婆李差點被楊柏一口吐沫,吐進嘴裡,噁心的吼道:「二十萬,那個大宅院,現在蓋起來,怎麼也得二十萬。」

「好,我給你。」楊柏突然從兜里拿出一張卡來,冷冷的遞給神婆李。

「刷卡?你有嗎?」

神婆李的臉皮都在抽搐,她也不是職業要債人士,上哪隨身攜帶pos機,楊柏這麼大方,這也讓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楊柏,你不要。」身後的趙艷紅怎麼也沒有想到,楊柏為自己寧可花掉二十萬,上次南果梨的預付款才多錢。

「這卡有二十萬,你敢拿嗎?」楊柏冷笑的看著神婆李,這句話,讓神婆李嗷嗚的一嗓子,就叫了起來。

「楊柏,好,有了二十萬,這個女人跟我們老王家,一刀兩斷,哈哈哈哈。」神婆李的目的已經打到了,能夠白訛二十萬,這可是自己跳了一輩子大神都賺不到的。

「咔嚓,咔嚓!」

清脆的和旋音,手機的亮光燈響起,楊柏的手中已經多出一個手機,正好把神婆李的笑容以及拿著銀行卡的動作,都照了下來。

「你,你什麼意思?」神婆李就是一愣,然後就看到楊柏拿起手機撥打過去:「110嗎,這是金鯉農場,有人敲詐勒索農場二十萬,恩,很大的金額,請你趕緊派人過來,人我都已控制住了。」

「劉飛,關農場門,今天老王家所有人都別想離開。」楊柏冷冷的一揮手,劉飛興奮的大叫起來,領著農場員工,就把大門給鎖了起來。

「你,你說什麼敲詐勒索?」神婆李依舊看不清情況,而此時的楊柏根本就不搭理神婆李,扭身就來到趙艷紅的身邊,輕聲安慰。

此時剛才已經勝利的王家人,卻傻眼了,剛才楊柏已經報警了,尤其神婆李還拿著二十萬的銀行卡,這要真進警察局,可真說不清,畢竟法律上趙艷紅的確跟老王家沒什麼關係了。

「楊柏,你坑我,我不要你的銀行卡。」神婆李被親戚說著,也害怕起來。

「沒錯,我就是坑你。就算你是七十三,你犯了敲詐勒索,二十萬的金額,能把你關到死。神婆李,我楊柏的錢,是那麼好拿的嗎?」

「楊柏,跟我們沒有關係,我們被這個老太太脅迫的,我們沒有勒索。」老王家的人終於有人反應過來,趕緊吼了起來,可是大門已經關上了,眾人已經出不去。

「是,是,都是這個該死老太太貪心,跟我們沒有關係,我們沒拿錢,我們不想進監獄。」

「你們,你們……」神婆李真的害怕了,扭身就倒在地上,開始口吐白沫,一些不明白的人,都嚇了一跳,還以為真出人命了。

「你就算死了,也沒有用,你們老王家的人,都參與此次勒索。呵呵,神婆李,地上很涼的,隨便你折騰。」

楊柏的話,再次傳來,神婆李扭身就坐了起來,朝著趙艷紅哭著喊道:「艷紅啊,都是娘的錯,娘鬼迷心竅……」 「對了!現在是怎麼和那邊取得聯繫,因為我們一直是做外資企業的,和本地的這些企業沒有過多的交情啊!就是不知道那邊買不買我們的賬了?」

趙一博的姐姐發表著自己的看法道

「買賬不買賬得去了才知道,還是那句話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了,而且現在天辰集團在本市可是虎虎生威啊!他那兩個哥哥肯定早就想干他了,有我們這麼一個得力的幫手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呢!那個劉飛啊!速度去給我準備一些賀禮我明天就去那邊拜訪拜訪」

第二日上午夜歌正在辦公室工作著,現在天龍集團已經安排了無數屬於姜辰的人脈進來了,而且這些人大多都是擔任的骨幹位置,夜歌心裡還在盤算著怎麼幫集團財務部的那個會計主任給開除了。

不過這個會計主任可不好開除,因為這個是姜天龍的親舅舅,一般財政方面創業者大多都會找自己身邊的親人,因為外人可能信不過,而這個會計主任呢一直都是親力親為的,基本上找不出任何破綻,但是不把這個會計主任給開了,對姜辰他們的架空公司有很大的阻礙。

資金就好比一個公司的血脈,光是捅幾刀可是捅不死的,基本上都是中了刀傷以後流血過多而死,所以如果放血成了夜歌現在最頭痛的事情

直接開除可能是不行的,但是又沒有把柄和尾巴能夠被抓住,夜歌實在想不到別的辦法,那邊只有用自己最擅長的美人計了。

這不她直接招見了公司財務部的會計主任到自己的辦公室來,傳真修身襯衣的她,故意把領口的扣子解開了兩顆漏出了無比傲人的身材,尤其是這種若隱若現的感覺是最容易勾人老命的。

「王主任我叫你來呢!是想看看最近公司的財務報表,你坐吧!要喝點什麼嗎?」

「咖啡就可以了?」

這個叫王主任的是姜天龍的親舅舅,一個40來歲的禿頭男子,如果光是看外表的話覺得很畏畏縮縮的,但是辦事兒這些還是算比較上心的。

「對了姜董事長呢?」

王主任眼神一直亂瞟,隨意的開口道

「哦!他出去忙事情去了,怎麼你找他有事情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