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說,池南對這塊地皮動手了,底下怕是有別的。」

2020 年 10 月 31 日

正是打探到這個,男人才會說池家翻身,不然只是買一塊不能建房子的綠色地皮有個鬼用。

不過如果真的挖出什麼來,那就變得十分有價值。

「霍總怎麼看呢?」

商人都是為了利益,又不是滅門之仇,沒什麼過不去的。

男人就是這樣認為,所以,他覺得自己透露了這些信息,霍驍肯定也動心。

於是繼續道,「再不出手,就要被UK捷足先登了。 豪門權少:誘妻束手就擒 聽說這次與政府和銀行的撮合,都是UK出的力。」

「UK到底想幹什麼?哪有肥肉不自己吃,先給別人分的道理?」

其實男人也不太敢確定,如果地皮下面真有什麼資源,那UK為什麼不直接買下來呢。

如果UK出手,哪有池南的什麼事。

可如果地皮下什麼都沒有,那UK這麼出力又是為了什麼。

男人話音才剛落下,屏幕上的新聞再次發生變化,原本池家的新聞已經過了,現在好像又回去了。

女主播繼續道,「剛才我們收到最新的消息,今天池家拍下的地皮,底下有稀罕金屬鎘珞。」

鎘珞,那是製造各種新型電子設備的最好材料。

此時,霍驍終於抬眸,把視線落在屏幕上。

幽深的眸子,眼神諱莫如深,瞳孔散發鋒利的光芒。

此時,一直在旁邊喋喋不休的合作商也察覺到霍驍的隱晦,頓時不敢說話。 霍驍電話響了起來。

那是喬安娜的電話。

電話很快便接通。

喬安娜的聲音透著一絲焦急,「霍總,今天的新聞你看了沒有?池南拍了一塊底下含有金屬鎘珞的地皮。」

「嗯,剛看到。」

「張華那邊出事了?」

張華,是霍驍派去國外談合作的一名員工,工作能力是他所認可的。

「是,霍總你現在在哪裡?我過去。」

喬安娜並沒有直接在電話交代,霍驍這就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他看了眼一旁看似專註盯著屏幕看著新聞的男人,嘴角的弧度揚了揚。

「我回去。」

男人聽到霍驍並沒有繼續講電話,眼珠子轉了轉,好像在思考著什麼。

「抱歉,劉總,我有事要先回公司。」

「沒事,合約已經談好了,霍總您有事先忙。」

劉總寒暄了一下。

霍驍直接轉身離開。

看著霍驍離開的背影,劉總馬上拿出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

「宋小姐,那些話我已經跟霍總說了。」

「而且,霍總的臉色似乎不太好,好像出什麼事。 豪門梟寵:帝少撩上癮 具體的事我聽得不清楚。」

「是,好的。沒事,我兒子的命都是宋小姐救的,這點小事不足掛齒。」

另一邊,掛掉電話的宋唯晴,沖對面的男人笑了笑。

「真厲害。」

「你是怎麼知道那塊地皮底下有鎘珞?」

宋唯晴好奇地看著跟前閑適自如的池南。

鎘珞,那是目前最稀罕的金屬資源。

今天的新聞出來后,池家已經徹底的翻身了。

這個翻身之戰,根本連打都不需要打。

宋唯晴對池南,有點另眼相看了。

「結果最重要,不是嗎?過程對宋小姐來說,應該是沒有意義的。」

池南舉著紅酒杯,紅酒在杯子里順著池南的意思而搖晃。

池南就喜歡這種,把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的感覺。

宋唯晴聽出池南的意思,他就是不樂意告訴她。

那也沒關係,她的確看重結果。

「你讓我命人在國外截止霍氏跟那邊的合作,就是因為知道這塊地皮有鎘珞,你想要霍驍求你?」

「可這似乎並不是我要的結果。」

宋唯晴要的是拆散霍驍和慕初笛,而非搞垮霍氏。

搞垮霍氏對她沒有任何的好處。

宋唯晴看似開玩笑的話語里,有著別樣的尖銳和鋒利。

池南並非不清楚。

「結果會是你想要的,只要你聽我的話。」

「接下來,宴會上見。」

霍氏集團內

霍驍剛出電梯,喬安娜便快步跟了上去,直接走進總裁辦公室。

大門關上,喬安娜開始彙報。

「張華傳來消息,對方不肯跟我們簽訂合約。」

「而且,那邊國家領導人出事,暫停國內一切的出口。」

這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只是不簽訂合約,那他們條件還可以再加。

霍氏沒有不敢開的價。

可一旦是對方國家停止一切出口,這就麻煩了。

這樣那怕他們開再高的價格,都沒有用。

「我們目前的研究已經完成,只差鎘珞。」

鎘珞,是他們最大項目的原材料。

霍氏為了這個項目,投入了三分之一的資產。 所以這個項目必須實行,而且根據目前的情況,只要鎘珞到位,能超預期純利益的三倍。

本來他們對項目的預期純利潤就提得高。

「池家今天拍下的地皮被測出底下有鎘珞,資源有多少暫時不知道的,現在容城已經有很多雙眼睛盯著,他們目前只是忌憚霍氏,等著霍氏的態度,可我想過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向池南伸出橄欖枝,畢竟鎘珞資源實在太罕見。」

「現在,霍氏的態度,很重要。」

喬安娜繼續彙報。

她的言外之意就是想讓霍驍現在給個態度。

作為霍驍的助理,喬安娜很清楚四年前霍驍對池家出手的原因,也清楚池南與慕初笛,霍驍之間的關係。

如今慕初笛與池南也保持著聯繫,所以她需要知道霍驍的態度。

霍驍對池南的態度,會影響她下一步的工作方向。

霍驍看著喬安娜遞過來的資料,國外的事不好處理,畢竟涉及到國家政策,就算處理也需要點時間,可他們的項目,不能耽誤的就是時間。

「哪家銀行批的款?」

池南沒有這麼多錢,他一定是貸款。

他早就發話出來,竟然還有銀行肯給池南貸款,霍驍倒是要看看,是誰敢忤逆他。

喬安娜目光閃爍了一會,然而想到事情的重要性后,便不打算隱瞞,「樂豐銀行,慕小姐牽的線。」

樂豐銀行,與UK有著很深的合作關係,外界老是開玩笑,說樂豐就是UK自家的保險箱,想要錢直接拿。

由此可見,兩者的關係有多好。

背靠著UK,膽子就是大。

「慕小姐應該不知道地皮底下有鎘珞,不然她不會促使這個合作。」

喬安娜感受到室內的冷氣壓越來越低,她連忙解釋了一下。

關於這點,喬安娜倒是相信慕初笛的。

而且現在,她也想讓霍驍相信慕初笛,她不想再因為感情而影響霍驍的判斷。

畢竟這個項目太重要了。

辦公桌前的男人,目光幽深,專註地盯著手中的資料。

若不是那紙張被捏皺,誰也看不出霍驍的情緒變化。

他,實在太淡定從容了。

就像暴風雨的前夕,越平靜,喬安娜便覺得越可怕。

她想要問他們需不需要派人去找池南談一下鎘珞的事情,畢竟霍氏能夠開出池南滿意的價錢。

室內,一片寂靜,靜得連一根針子掉下都聽得到。

「約郭少今晚吃飯。」

郭少,那是華國的外交官,為人沉穩古板,可在國際上有種頗好的名聲。

這樣的人,最難約。

「是。」

喬安娜已經知道霍驍的態度。

他沒有向池南屈服的意思。

喬安娜問清楚霍驍還有沒有別的指示后,便轉身出去,第一時間給郭少打電話。

原本以為,要費很大力氣才能約到對方。

嬌妻捧上天 然而沒想到那個剛接電話便不滿得想要告他們騷擾的人,一聽到霍氏的名字,便答應得很爽快,甚至還讓她傳一句話給霍驍。

他今晚要喝得霍驍連老婆都不認得。

郭少還知道霍驍與慕初笛的事,再加上親昵的語氣,兩人看似關係很不錯。 霍驍看完資料,目光落在桌面的手機上,屏幕一片漆黑,沒有簡訊,更沒有電話打入。

十分的安靜。

深邃的眸子隱晦如深,菲薄的唇瓣揚起一抹譏諷的笑意,很快,便再次投入到工作上去。

她說,她跟池南沒有任何的關係。

她說,她愛的人只是他。

可她的行為,一點都不像跟池南沒有任何的關係。

初戀,就這樣讓人難忘么?

桌面邊上,還放著曾經調查的,慕初笛與池南的過去。

一切,都十分的礙眼。

對容城來說,今天是個讓人沸騰的日子。

一大早就報道了商家的大新聞,下午就報道了豪門和娛樂圈的大八卦。

而且主角都是同一個人,池南。

池南幾乎霸榜了。

早上的新聞講的是池南拍下的地皮和地皮被測到有鎘珞,而下午的大八卦就是他與慕初笛之間舊情復熾。

誤入狼懷:老公放肆疼 電視上展現的照片,正是夏冉冉代言發表會當天,慕初笛為了他衝冠一怒,以及另外一些兩人親密的照片。

慕初笛的出軌門剛過不久,現在又來了個池南。

單憑慕初笛與池南是大學時候的前男女友關係就足以讓媒體寫個幾萬字狗血報道,更不要說被爆池南與樂豐銀行的合作全靠慕初笛。

所以,慕初笛一大早就被娜姐找了過去。

「DD,這又是什麼情況?你跟池南為什麼被拍了那麼多照片?」

娜姐把網上列印出來的一大沓照片甩在桌面上,之前的出軌門已經搞得她腦袋都大了,原以為熬過去了,沒想到這次又來一個。

「池南現在處於風眼,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他,你怎麼不避嫌一下?」

「之前因為出軌門而沒了金鷹獎的提名,難道這次還要重滔覆轍?這次的金蘭獎,可是五年一次。」

五年一次的大獎,比金鷹獎高級了好幾倍,只要拿了下來,慕初笛接下來的路就有更多的可能性。

「夏橙星回國了,難道你就沒有一丁點的壓力?」

馴妻成癮:無賴九皇妃 自從DD從國外回來,夏橙星就趁機霸佔了DD不少國外資源。

娜姐早就咽不下這口氣,現在見自家藝人還弔兒郎當並不重視,心裡就更氣了。

提到夏橙星,慕初笛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她盯上我的資源了?要搶?」

隱晦的眼神,蘊含著各種情緒。

對夏橙星,慕初笛一開始並不在意,可現在,她很討厭這個女人。

因為她搶走了夏冉冉的代言。

夏橙星與紀梵,都被拉入慕初笛的黑名單里。

娜姐見慕初笛終於有冷淡外的表情,心裡的怒氣也消退不少。

她不怕出事,就怕自家藝人沒有戰鬥欲。

畢竟自從慕初笛進門開始,她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好像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畫面,並不上心。

現在見她對手裡的資源有佔有慾,娜姐略微的鬆了口氣。

不對,娜姐終於找到問題的所在了。

剛才她氣壞了,根本就沒往別處想。

「DD,別告訴我,你都是故意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