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我早知道你身上有天一草和燭陰花,同時又得到了鼎龍,那你何需在九五沖這小子面前受這麼多的氣?」慕天南真是打心眼兒里感到愧疚,同時更下定決心,以後再遇到事情,不管是什麼事情,都要第一時間與萬東說,絕不能再小看萬東的能力。

2020 年 10 月 31 日

若是再將萬東當成普通的年輕人來看,那簡直就是天底下最愚蠢的事情!

當初仙祖煉製鼎龍這間法器,那就是為了煉丹用的。放眼整個道門,將所有的煉丹師加在一起,在煉丹方面,怕也比不了鼎龍。煉製區區星宿丹,在別人看來,是千難萬難,但在人家這裡,卻是易如反掌!

九五晦空徹底沉默了,胸口一陣陣的發悶,直想要吐血。

鼎龍雖然不是神獸,可是作為仙祖的法器,其價值之大,甚至超越了帝鯤鵬。九五晦空無論如何也想不通,怎麼這樣的大好事,就一股腦兒的全都落到萬東的頭上去了呢?

而且更讓他擔憂的是,憑藉著帝鯤鵬與仙祖法器鼎龍,萬東或許用不了多久,便會在道門異軍突起。可偏偏這次,他又將萬東得罪的如此之狠,這豈不是等於給九五家族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

九五晦空的眼底深處,不由的浮現出一抹殺機…… 「陽德,來,將這顆星宿丹吃下去!」萬東掃了一眼九五沖那比哭還要更難看的臉色,拿過一顆星宿丹,轉身便遞到了王陽德的面前。

王陽德原本幾乎已經絕望,渾然沒有想到,生機會突然降臨,如此大落大起,讓還年輕的王陽德,一時直有些回不過神兒來,彷彿夢囈似的喃喃嘀咕道「我……我這不是在做夢吧?」

「哈哈哈……當然不是了!我早就對你說過,讓你千萬不要灰心,只要老大在,就一定能夠想出辦法來,可你偏偏就是不聽,一個人跑出來,白白的受了爆炎虎的一通蹂躪,真是活該!」羅霄心中的包袱也隨之卸了下來,大聲笑罵道。本想在王陽德的胸口狠狠的來上一拳,可看到王陽德那遍體鱗傷的悲慘模樣,拳頭還是在距離羅霄胸口僅一拳之隔的地方頓了住。

「陽德,快吃下吧!記住,以後無論發生了什麼,都不準再干傻事了!」劉可兒喜極而泣,此時擦了一把眼淚,幫著王陽德將星宿丹從萬東的手裡接了過來,又溫柔的送到了他的嘴邊。

回過神兒來的王陽德,立時熱淚盈眶。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情動時。經歷此般絕處逢生,哪怕是鐵打的漢子,也難能保持平靜。

一番折磨,一番歷練,一番成長!這次絕處逢生對王陽德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只有一個感激的眼神,沒有多餘的話語,王陽德沖萬東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即將星宿丹吞服了下去。化仙草的毒性霸道,星宿丹的藥力,也並不好受。星宿丹剛一入腹,王陽德的額頭頓時皺成了一團,其中布滿痛苦之色。 我被穢土轉生出來了 再過少頃,更是有豆大的汗珠,不停的順著王陽德的面頰滑落。

萬東完全不知道,這種情況是不是正常,神情焦急的看向慕天南。

慕天南輕點了點頭道「兩種絕強的藥力以這小夥子的身體為戰場,相互碰撞廝殺,他的滋味當然不會好受。耀庭,你放心,他如此痛苦,恰恰說明星宿丹確實正在祛除化仙草的毒性。不過這小子著實是剛強,如此痛苦,換做別人,只怕早已滿地打滾,他卻能硬挺著一聲不吭,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

言罷,慕天南又對王陽德說道「小夥子,別只顧著硬挺,因勢利導,避實納虛,保持靈台清明,說不定,這不光是你的災劫,更還是你的一場造化呢!」

到了慕天南這般境界,說出的話,就算不是字字珠璣,那也必定含有深意。王陽德一聽,毫不猶豫的便盤膝坐了下來,以我心守我意,強忍著言語難以形容的痛苦,細細感受領悟起來。

「慕兄,你未免也太高看這小子了吧!」九五晦空此時突然張口道了一句。

慕天南回頭看了他一眼,面露譏諷的道「你不是也一樣?否則的話,你緊張什麼?」

「我……我哪裡有緊張?」九五晦空就像是被抓住了痛腳,神情瞬時大變。

慕天南冷笑了一聲,懶得與他多辯,揚聲道「這小夥子無論天賦還是毅力,都是我平生罕見。我就是看好他,說不定他就能創造奇迹!」

兩人的對話傳進萬東的耳朵里,簡直就是雲里霧裡的聽不明白。忍不住問道「老爺子,您說什麼奇迹?」

慕天南捻須笑道「化仙草,燭陰花和天一草雖說是相互克制,可如果將這三者聚於一身,達到某種平衡的話,很可能會讓人脫胎換骨,從此踏入不凡天!」

「不凡天?」萬東心中不禁一喜,雖說他不知道這『不凡天』到底意味著什麼,可他相信,這必將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慕兄,您也太樂觀了。自古至今,這隻不過是個傳說,我還從未聽說有誰挺過了這其中的痛苦,成功過。」九五晦空立即潑來了一盆冷水。

就好像是特意印證九五晦空的話似的,他的話剛一落地,萬東耳邊便傳來了王陽德低低的呻吟聲。萬東急忙低頭看去,只見王陽德的一張臉,此時竟是變得漆黑一片,如同染墨。臉上的神情,已然不能用痛苦來形容,簡直就是『猙獰』,那種痛苦到了極致,五官幾乎要擠在一起般的猙獰。

不光如此,王陽德的身軀更是如同觸電般的顫抖不停,額頭上的汗珠,幾乎已經連成了線,淌個不停。哪怕是瞎子也能看出,王陽德這分明是已經痛苦到了極致。

「老大,陽德他……他……」劉可兒那叫一個擔心,幾乎要哭了出來,只恨不得能為王陽德分擔一半的痛苦。

萬東此時也不禁開始擔心起來,能讓王陽德痛苦至斯的滋味兒,必定是言語無法形容。而人的神經一旦繃緊到極致,很可能便會崩潰,萬一到那時候,王陽德恐怕會連個廢人都不如。

「好小子,不但沒有千方百計的遏制痛苦,反倒是將痛苦成倍的放大,耀庭啊,你這小兄弟怎麼比你還要妖孽變態啊。哈哈哈……」慕天南一時高興,也顧不上措辭了,一句話出口,直讓萬東的額頭掛滿黑線。

只是此時的萬東哪兒有心情理會這些,忙不迭的問道「老爺子,再這樣繼續下去,會不會出問題?」

慕天南連忙搖頭道「你放心吧,我剛才對他說『因勢利導』,你以為我讓他導的是什麼?」

「難道不是道氣?」萬東脫口問道。

「哈哈哈……當然不是!是痛苦!不吃苦中苦,不受痛中痛,如何能成為人上人?他這種痛苦來的越是猛烈,這小子成功的幾率也就越大。耀庭啊,我得事先恭喜你啊,你麾下很可能出現一位,冠絕古今,日後在道門,乃至仙庭都能鼎足而立的一代強者。說實話,能夠親眼見證這樣一位強者的誕生,是我慕天南的榮幸!」

像慕天南這樣的人,是不會輕易誇獎人的,可他對王陽德的這一番讚譽,卻是實實在在,毫不打折扣。這讓萬東一顆緊張的心,慢慢安定了下來,更隱隱的生出許多期待。

「別得意的太早,他未必就撐得住!」九五晦空完全就是個見不得別人好的小人,咬牙切齒,毒咒般的說道。

慕天南回頭瞥了他一眼,冷冷的道「九五晦空,我勸你還是趁現在,趕緊帶九五沖逃吧!一旦這小夥子成功,並且當場要挑戰九五沖,那他就要倒大霉了。」

「笑話!難道我九五沖會怕自己的手下敗將?」九五沖一聽便炸了,氣勢洶洶的吼道。

慕天南冷冷一笑,沒有搭理九五沖,卻是沖著萬東眨了眨眼睛,臉上的笑容,頗有些壞壞的味道,萬東則沖慕天南抱以了感激的微笑,而目光在不經意的掃過九五沖時,卻是多了幾分狠厲。

「我不認輸……我不認輸!!」

就在此時,一旁的王陽德,突然發出了一聲厲吼,洞徹天地。

萬東急急定睛望去,只見王陽德漆黑的額頭上,不停的爆出一根根紫色的大筋,如同一條條蚯蚓,在王陽德的肌膚下律動掙扎,好像都要衝破皮膚,冒出來了一般。

萬東轉頭向慕天南看去,只見慕天南此時也皺緊了眉頭,一臉的凝重,顯然王陽德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撐不住就別死撐了,白白遭罪!」九五沖臉上掠過一抹輕蔑的冷笑,說道。

萬東一聽,勃然大怒。九五沖偏偏在這個關鍵時刻出來搗亂,簡直該死!正當萬東要警告他幾句的時候,一直緊閉著雙目的王陽德,突然雙目怒睜,一道空前銳利,好似刀鋒一般的眼神,直接便落在了九五沖的身上。

九五沖只覺得自己整個人好像被寒冰裹住了一般,一陣陣刺骨的寒涼,直讓他忍不住連打了幾個哆嗦,同時腳下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

見此情形,王陽德的嘴角兒微微翹起,露出了一個充滿嘲諷的笑容。九五沖立時懊惱萬分,正要想辦法掙回面子,王陽德對他卻已不再理會,一雙手掌,不停的翻飛舞動,帶起一道道殘影,遠遠看上去,此時的王陽德簡直與千手觀音有的一拼。

伴隨著王陽德雙掌的舞動,萬東清晰的感受到,周圍遊離的天地靈氣,開始以驚人的速度向王陽德的身旁流動。不消片刻,在王陽德的周身,竟是聚集起了一片肉眼可辨,如淡淡炊煙般的『靈霧』。而在王陽德的頭頂,不知何時,更是聚集起一片濃如烏雲般的『靈雲』。

這是境界即將突破提升的徵兆,萬東實在是太熟悉了。

「大家後退,不要離的太近!免得影響到了他的氣機!」慕天南對王陽德的這一次突破,分明也是十分鄭重嚴肅,不願意出一點兒的紕漏,忙不迭的向眾人招呼道。

伴隨著越來越多的靈氣湧向王陽德,王陽德漆黑的面龐上,終於透出了一絲紅暈。起初還只有一絲,慢慢的,這紅暈,接二連三的在王陽德的臉上躍將出來,遠遠看去,就像是在一隻黑蛋上出現了許多細細的裂紋,彷彿有什麼東西,正要啄破蛋殼,飛騰而出…… 又過了約莫半個時辰,正當眾人凝神靜氣,翹首以待的時候,籠罩在王陽德上空的靈雲中,突然爆出了一聲霹靂巨響,隨即,就像是打開了某種通道,靈雲之中所聚集的天地靈氣,直化作一條條『靈龍』,張牙舞爪的俯衝之下,爭先恐後的鑽入了王陽德的體內。而此時王陽德的身體,彷彿變成了一個無底洞,那一條條『靈龍』一入其中,便消失無蹤。

「哈哈哈……九五晦空,當初你晉級天格中階的時候,有這樣的威勢嗎?」慕天南轉頭看向九五晦空,笑問道。

相比起慕天南的滿面笑容,此時的九五晦空,卻是一臉的喪氣。眼神中,更是充滿了一種震驚與不敢相信的神采。對於慕天南言語上的調侃和嘲諷,九五晦空就好像沒聽見似的。

「爺爺,這……這是怎麼回事?」九五晦空都驚了,九五沖就更不用說了,一張臉只剩下了一種神情,那便是驚慌。

隨著越來越多的天地靈氣湧入到王陽德的體內,王陽德臉上的紅暈,越來越多,此消彼長之下,那濃如墨汁的黑氣,卻是越來越少。又過了半個時辰,王陽德的一張臉,已然與平常無異。不,比起之前,現在的王陽德,更多了幾分飄然俊逸。自然而然,王陽德臉上的痛苦之色,也隨之消弭,此時代之以的,是一種不言自明的愉悅與舒泰。

至此,萬東的心也算是徹底定了下來。別看萬東的修為並不高,至少在慕天南和九五晦空這些聖魂境的牛人眼中是這樣,可是精修玄天悟神訣的萬東,就敏銳而言,卻是毫不輸人。

慕天南和九五晦空能看到覺察到的,他也是八九不離十。

王陽德的這次突破,確實是非同凡響,絕不是普通人,甚至不是三大一品家族的一線弟子突破時,所能相提並論的。一旦王陽德突破成功,自然不是普通的天格中階可比,越級擊殺天格巔峰,不敢說十拿九穩,至少也有七八成的把握,對上神道境初階,也能有一戰之力!

這些固然讓萬東為王陽德高興,可最吸引萬東注意的,還是逸散在王陽德周圍的道意法則。實際上,修士每次完成突破的時候,周圍都會逸散法則之力,或者說是天道的真諦。只是因為境界的高低不同,這些法則之力,也是有強有弱。例如在黃種境的時候,這種法則之力,微弱的幾乎不可探尋。

實際上,哪怕是天格中階,如果不是萬東敏銳驚人,如果不是王陽德的突破不同凡響,想要捕捉到這種法則之力,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逸散在王陽德周圍的法則之力很有趣,超乎萬東的想象!不是普通的突破,所暴露的法則之力,也不普通。萬東為其規律和奧義所迷,竟然有一種欲罷不能,愛不釋手的感覺。

此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王陽德所吸引,完全沒有人注意到萬東的變化,就連慕天南也是一樣。

天格境中階的突破,慕天南就算沒看過一萬,也有九千,原本對他而言,實在是平常。可是此時此刻,望著王陽德,慕天南卻是如見異寶,一雙眼睛,簡直就像是在王陽德的身上扎了根似的移轉不開。

傳說即將變成現實,化仙草,燭陰花,天一草合而為一,此時的王陽德,已然立於『不凡天』,只是到底不凡在哪裡,慕天南迫不及待的想要一睹為快!

「空爺爺,這是真的嗎,可是怎麼可能,方圓五十里的天地靈氣,竟然被其吞噬殆盡,他為什麼沒有爆體而亡?」九五沖的嗓音已然是有些發顫,臉上好像刻了四個字——不敢相信!

要說不敢相信,九五晦空也是一樣。方圓五十里的天地靈氣是不假,可此地非同別處,乃是凌家的總部所在,也稱得上是道門中的一處寶地,靈氣之濃郁絕非其他地方可比。這裡方圓五十里所聚集的天地靈氣,足抵得上別處上百里。

九五晦空突然意識到,慕天南之前的話或許是對的,他該趁早帶著九五沖離開。可是當九五晦空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一切好像都已經晚了。

伴隨著一聲震天般的長嘯,王陽德霍的從地上站了起來。長長的伸了一個懶腰,王陽德的周身上下,無數骨骼,幾乎同時爆發出一陣卡啦啦的脆響。這是力量在其體內澎湃的聲音,直讓王陽德的心神猛然為之一振。

要說是什麼最讓逆天而行的修士們感到興奮,未必是成仙了道,跳出輪迴,將眾天踩於腳下的結果,而應該是達到這個結果的過程,尤其是在這個過程中,一次次認識新的自己!

可不光是王陽德發現了自己的不同,外人的感覺更要強烈。尤其是劉可兒,痴痴的望著,眼神中的愛慕,幾乎以幾何倍數遞增。人雖然還是那個人,可是王陽德身上所表露出來的那種韻味,卻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無怪乎劉可兒會如此痴迷。

相比較起來,戴雅君,胡雪晴,葉輕雨的心中更還多了一份複雜的味道。雖然她們早已有了準備,王陽德的成就註定要超越她們,可讓她們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天來的竟然會如此之快,而且如此具有戲劇性。此時的王陽德,在她們的眼中,就猶如一匹脫韁了的野馬,一騎絕塵,再也不是她們所能追趕的上的。

「九五沖,你敢與我再戰一場嗎?」

剛剛適應了嶄新的自己,王陽德立即便迫不及待的將目光投向了九五沖。男子漢大丈夫,雖不能睚眥必報,卻也要雖遠必誅!

九五沖驚歸驚,可是讓他當場認慫,那也是不可能,九五沖有著他自己的驕傲。更何況,九五沖絕不相信,剛剛才突破天格中階的王陽德,會是他的對手。

九五晦空隱隱的覺得有些不妥,可他一樣不能讓九五沖認慫,萬一這一認慫,給九五沖造成心理上的陰影,那就是得不償失了。

「哼!既然你要自取其辱,我何樂而不為?」九五沖冷笑一聲道。

「好!那你就瞪大眼睛看著,看看到底是我自取其辱,還是一雪前恥!」剛剛突破的王陽德,渾身上下充斥著旺盛如火的鬥志與自信。那一雙明亮的眸子,堪比璀璨星辰。

劉可兒起初還有些擔心,可是在看到王陽德這樣的眼神之後,所有的擔心,似乎一瞬間便煙消雲散。

「沖兒,務必小心!」九五晦空沖九五沖叮囑了一句,神情有些凝重。

慕天南卻是冷笑一聲,氣機毫不遮掩,直接便鎖定了九五晦空。九五晦空面色一變,有些訝異的抬頭看了過來,慕天南幽幽的道「你放心,我只是擔心你一會兒會情不自禁!」

「情不自禁?哼哼,慕兄,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九五家的人了。」九五沖氣的額頭青筋一陣突突,這番他算是將慕天南恨到骨頭裡去了。

就在王陽德與九五沖相互對峙,劍拔弩張之時,萬東卻已是神遊物外,對周身所發生的一切,毫無知覺。就在王陽德完成最後突破的那一瞬間,逸散在他周身的法則之力,也隨之達到了頂峰。

這對萬東來說,是絕佳的良機,甚至不用萬東的意念催動,他整個人的感知,便瞬間達到了巔峰。周圍天地間的一切氣機遊走,法則變化,都難逃他的心眼。這便是玄天悟神訣給萬東帶來的最大好處,就像是一種天賦,驚人的天賦!

「融合!?」電光火石間,兩個字陡然躍入了萬東的大腦,隨後被無限的放大,直大到好像連整個天地都容之不下。

天地間存在著太多的法則,太多的真諦!這些法則、真諦,往往潛藏在最細微之處,輕易不能察覺,可一旦領悟,便是脫胎換骨!對於這一點,對已經領悟了風雲劍三種真諦的萬東來說,已是相當清楚。

但是,難道連『融合』也是一種真諦嗎?

水乳交融,五行相合,天人合一,人劍一體……天地間的萬物似乎都要講究一個融合。融合即為和諧,即為完美,不融合,鶴立雞群,便是扎眼,便是突兀。一融一合間,大道彰顯,不是法則又是什麼?

感悟所至,萬東的心神一陣突突的狂跳,不覺間,他體內的風,雲,劍三種真諦,竟同時運轉了起來。雖然依舊按照各自的軌跡,可此時分明已經有了相互趨近,相互融合的架勢。

雖然皇甫老祖從未對萬東正面講過,風雲變天訣要將風雲兩種真諦融為一體,方才能大成,但萬東已然感覺到,各行其是的風,雲兩種真諦,絕不是風雲變天訣的全部。此時見到風雲兩種真諦有相互融合的跡象,這更是印證了萬東的猜測。

心神大定之下,萬東比之前更要專註的留意起王陽德突破時所泄露出來的融合真諦。那種法則規律的運轉,在天地間留下的蛛絲馬跡,此時對萬東來說,猶如至寶,可遇而不可求!

原本正關注王陽德與九五沖一戰的慕天南,驀然察覺到了異樣,一雙眼睛精光爆射的向萬東投了過去。神情之中,寫滿震驚與不可思議! 九五晦空亦是一樣,眼神中的震驚之色,無比強烈,一雙目光恨不能變成X光,將萬東看個通透!一時間,在兩大聖魂境強者的眼中,王陽德與九五沖的對決,反倒是沒什麼了。

「小子,我枯木掌的厲害,你是領受過的,我勸你現在認輸還來得及,免得重蹈覆轍!」九五衝倒是有些實戰經驗,一邊在王陽德身上尋找著破綻,一邊拿言語擠兌道。

「哪兒來的那麼多廢話,來戰吧!」可惜,王陽德壓根兒不吃他那一套,爆喝一聲,身形暴漲,右掌如狂掃的虎尾,在空中劃出一道唯美的弧線,隨即勢大力沉的向著九五沖的胸口劈了下去。

九五沖一聲冷哼,雙膝微曲猛挺,右掌藉助雙腿反衝之力,催動體內道氣,硬是釋放出一片如狂風般的暗灰死氣,浩浩蕩蕩的向著王陽德轟去。

「你是什麼東西,也敢在我九五沖的面前逞威,看我一掌便將你放挺!」

九五沖深知氣勢的重要,此時張牙舞爪,滿面猙獰,簡直就是一副要將王陽德生吞活剝的架勢。等閑人必然受其影響,心寒膽裂,使得平時十成的修為,充其量只能發揮出一二成,可王陽德卻不同,在仇恨與驕傲的衝擊之下,早已讓他忘記了恐懼。任你九五沖再凶再狠,我只當你是浮雲。掌勢滔滔如浪,不見半分消減,更不曾有絲毫停頓。

見不能在氣勢上蓋過王陽德一頭,九五沖面色一狠,只得與王陽德來個硬碰硬,冀望以自己修為上的優勢來壓制王陽德。

雖然現在同為天格中階,可一個是新晉,一個卻已浸淫許久,兩者自然會有些差距。九五沖這樣的做法,也不能不說是明智之舉。兩道強悍雄渾的掌勁,旋即便在空中撞在了一起,王陽德果然不敵,剛一接觸,便向後猛退了一步。

九五衝心神大定,禁不住狂笑著說道「看到了吧小子,你突破了天格中階,那又如何,還不是要被我踩在腳下?給我乖乖的躺下吧!」

九五沖向來得勢不饒人,狂笑聲中,雙掌奮力向前,要一舉將九五衝壓倒在地。可就在此時,王陽德突然驚駭的發現,他的道氣,不知怎的,一眨眼的工夫,竟被生生削弱了一半。他這奮力一推,非但沒有將王陽德推倒,反倒像是撞在了一座銅牆鐵壁上似的,雙臂驟然傳來一陣酸麻。

「怎……怎麼回事?」九五沖大驚之下,直忍不住喊了起來。

「沖兒,快退!」九五沖這邊兒還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另外一邊,九五晦空卻是放聲大喊了起來,嗓音中很是透出一股子迫切。

九五晦空的話九五沖不敢不聽,急急的向後爆退。這一退,他方才發現,自己所釋放出的掌勁之中,竟有一絲絲的黑氣流竄其中。黑氣所到之處,他的道氣,就如同被白蟻啃噬的堤壩,先是千瘡百孔,隨後便成片成片的塌陷崩滅。這般情形,一下子就讓九五沖聯想到了化仙草。

「這……這怎麼可能!?」九五沖怪叫一聲,忙不迭的切斷了自己與掌勁的聯繫。一旦被這黑氣尋根問源,進入他的體內,後果簡直不敢想象!

「這是……」凌天厚也注意到了這一變化,臉上不禁流露出一片駭然之色。

慕天南一邊笑著一邊點頭道「果然不出我所料,燭陰花和天一草合力,不光壓制了化仙草的毒性,更將其化為己用,成為了道氣的一種附屬特性。不得了,真是不得了啊!」

化仙草那讓人毛骨悚然的腐蝕道氣的特性,竟然成為了王陽德自身道氣的一種附屬特性,這簡直就像是在王陽德這隻猛虎的雙肋處又添加了一雙飛翅,難怪慕天南會將這稱其為『造化』!

「九五沖,你還能狂的起來嗎?」王陽德心神大振,一聲狂喝,右掌再次飈起,再次向九五沖劈去。

這一次,九五沖再也沒有了先前的那股子狂傲勁頭,尤其是當他看到,那一條條好似毒蛇般游弋在王陽德道氣之中的黑芒,更是讓他心驚膽顫,面色發白。

不敢再硬擋,九五沖的身形四處躍動躲避,頗有一股子抱頭鼠竄的味道。

「九五沖,你這算什麼?要當縮頭烏龜嗎?」王陽德接連撲了幾次,都撲了個空,大為懊惱,猛然站定了身形,雙手叉腰,氣勢十足的張口吼道。

「縮頭烏龜!?」九五沖本就被王陽德逼的心中懊惱,再被王陽德這樣一說,更是血沖大腦,臉上直露出一片猙獰厲色。

「今日本公子不將你碎屍萬段,便不配姓九五!」九五沖惱恨到了極點,咬牙切齒的一聲厲嘯,手腕一抖,一道亮芒,立時從儲物戒指中飛躍而出。還不等眾人看清這亮芒是什麼,一股子彷彿要斬盡天下的可怕威勢,便將方圓數十里的範圍都籠罩了起來。立於其中,如身處冰川雪嶺!

羅霄,劉可兒等人,顯然已經見識過這亮芒的威勢,此亮芒一出,臉上無不流露出緊張之色,尤其是劉可兒,直驚的俏臉煞白,雙唇囁嚅,眼神中充滿惶急之色。

「沖兒,奪天劍有傷天和,為上天所忌,切不可輕易使出!」這一日之內,九五沖竟然是兩次動用奪天劍,這讓九五晦空的臉上不禁流露出一絲憂色。

「空爺爺,此時此刻,哪兒還顧得那許多?不殺姓王的,我心難定!」九五沖彷彿已經失去了理智,雙眼赤紅,面上厲色密布。

九五晦空眉頭微皺,緘默不言。目光不經意的掠過仍舊物游神外的萬東,眉宇間的憂色更濃!

之前被九五沖廢掉的王陽德,轉眼的工夫,便生龍活虎不說,更還因禍得福,修為大進,逼的九五沖不得不動用奪天劍,說實話,這戲劇般的變化,就連歷經風雨的九五晦空也有些應接不暇。然而就目前看,王陽德還只是其次,眼前這個萬東,更是讓他忌憚。

超乎尋常的天縱奇才,如今大白菜似的扎堆兒出現,這已經是讓九五晦空有些匪夷所思了,偏偏他就像是中了賭咒似的,將這些未來必將大放光明的天縱奇才一一得罪,這種感覺很不好,充滿了不祥的氣息。

這奪天劍,乃是道門兵器譜上的名器,絕不愧於此殊榮。劍鋒衝天而立,光華自劍尖兒迸發,竟直擊雲霄,威勢之盛,實在超乎想象。哪怕遙隔數里,也能感覺到其利!

見九五沖祭出了奪天劍,王陽德也不含糊,手腕一抖,赤宵寶劍立時躍入手中。這赤宵寶劍雖然來自凡俗,可是經過萬東的淬鍊,亦是脫去了凡骨,登堂入室,並不遜色於道門神兵。只是比起奪天劍來,似乎還稍差了一分鋒芒!

「哈哈哈……姓王的,你不會打算用這柄破銅爛鐵來與我的奪天劍較量吧?」九五沖一聲狂笑道。

「你笑什麼?赤宵和奪天誰是破銅爛鐵,那得等比過之後才知道!」

「好!我就先毀了你的狗屁赤宵,然後再活劈了你!」九五沖一聲低吼,雙手同時握在了劍柄上,道氣摧動間,奪天劍上竟然冒起絲絲碧霧,遠遠的看上去,彷彿罩上了一層綠色的火焰。有幾分詭異,可更讓人感到凌厲危險。

「看劍!」九五沖恨不能一劍便將王陽德斃命,身形暴起,劍光隨之暴漲,猶如山崩,成片的向著王陽德傾軋而去。

九五沖的修為雖然只有天格中階,可是藉助這奪天劍發出,威勢完全不遜於任何一個天格巔峰。難怪以蕭浪那般紮實的修為,都難擋奪天劍的鋒芒。

王陽德自然也不會坐以待斃,劍眉一揚,腳下如同裝了滑輪,輕盈劃出,手中赤宵寶劍猛然橫掃開來,一道道銀芒立時呼嘯而出,如同出膛的炮彈,爭先恐後的轟向九五沖的劍氣。

一時間,整個天地都沉浸在了一片密集如雨的叮噹脆響之中。只是眨眼的工夫,兩人的交鋒,便已不下於千百個回合。王陽德這個從凡俗小世界來到道門的小子,註定要通過這一戰,從此名揚道門!

王陽德與九五沖這一戰,在慕天南這種級數的強者眼中,未免有些幼稚,小兒科,可慕天南的眼中卻絕沒有一絲的看不起,而是充滿了希冀。至於希冀什麼,這恐怕只有他自己心裡清楚。

「咦?」

就在慕天南沖著王陽德連連頷首之時,一道強烈的氣機波動,陡然湧起。慕天南輕咦了一聲,急忙扭頭向萬東看了過去。只見此時的萬東,眼睛微眯,身形靜立,面色莊嚴,周身不斷有法則之力,如火花兒般的跳躍閃動。

「這……這是要突破了?」即便是慕天南這樣的人物,此時也忍不住吃驚的瞪大了眼睛。

修士的每一次突破,都是一個無比艱難的過程,在慕天南的閱歷中,好像還是第一次看到如萬東這樣,突破的悄無聲息而又輕鬆自如。什麼叫水到渠成?萬東此時的突破便是最好的演繹!

「好邪門兒的小子!」慕天南正感到驚疑之時,一旁突然響起了九五晦空的一聲低呼,慕天南回頭望去,只見九五晦空滿面殺氣,目光死死的鎖定了萬東…… 「九五晦空,你想幹什麼?」此時正是萬東突破的關鍵時刻,慕天南亦是有些緊張,眼見九五晦空竟然流露出了殺氣,立時向他跨出了一步,無限威勢,天崩地裂般的直向九五晦空涌去。

九五晦空頓時被嚇了一跳,身形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

慕天南冷哼一聲道「有我在此,你若敢亂來,我定讓你後悔終生!」

「慕兄言重啦,我與這後生無冤無仇,怎麼會亂來呢?呵呵……」九五晦空悻悻的笑了一笑,擺手說道。心中暗自責怪自己,不該一時失控,表露出內心殺機,讓慕天南從此警覺。只是話又說回來,此時此刻的萬東,誰看到能不吃驚失控呢?

「呃!」九五晦空的目光還在萬東的身上流轉之時,突然傳來一聲九五沖的悶哼聲,好像是吃了虧。

九五晦空驚異的轉頭望去,只見九五沖就像是被一台無形的推土機推著似的,一連向後爆退了五六步,方才踉蹌站定。

九五晦空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九五沖都祭出了奪天劍,竟還被王陽德擊退,這實在是出乎他的預料。

「怎麼回事?」當九五晦空的目光不經意的瞥向奪天劍的時候,一雙眼睛,更是倏然暴睜,臉上的震驚之色,更是強烈的言語難以形容。

只見在奪天劍的劍鋒之上,竟有一道道黑氣遊走不休。黑氣所至之處,奪天劍的鋒芒立時便會暗淡下去,那情形,就像是奪天劍被一條條黑蛇纏住了一般。

奪天劍可是兵器譜上的名器,能誅百邪,何物能侵襲之?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九五晦空根本就不可能相信。

「難道……」九五晦空目光急忙掃向王陽德,只見在王陽德手中的赤宵寶劍上,同樣躍動著一股黑氣。只是這黑氣在赤宵寶劍上卻是換了一副模樣,如同一片黑色的火焰,非但沒有削弱赤宵寶劍的鋒芒,甚至將其襯托的更加凌厲霸道!

「九五晦空,看到了吧,天做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如果不是化仙草,這後生也不會有今天的這般造化!連奪天劍這樣的神兵利器,都難逃其道氣侵蝕,我看這後生的道氣,絕對稱得上是道門第一毒!你還是讓你的寶貝孫子,乖乖認輸吧!」看著九五晦空那震驚的模樣,慕天南大感解氣,捻鬚髮笑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