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30 日

Daniel看到腳印后心發慌:「是個男的?!小玫被人擄走了??!!!」

李亞觀察鞋印的痕迹,除了餐廳這裡其它地方都沒有,

Daniel:「怎麼辦?…….(想到警察)報警!」

掏出手機準備撥打電話,

李亞搶過手機:「先別報警,以免打草驚蛇,你留在家裡,綁匪有可能隨時會打電話過來,我去小區調一下監控」

Daniel:「我家沒座機電話……」

李亞:「額,忘了你是一個人住了,那一起去吧」

保安監控室里

李亞:「叔叔,有陌生人到過他家嗎?」

保安大叔:「沒有,這裡面的人都是這個小區的居民,你們到底在找誰?」

李亞:「沒道理啊,是不是這監控有盲區?」

保安大叔:「我們的監控攝像頭是360度無死角覆蓋拍攝的,五米內至少裝了三個監控,陌生人連我們小區的大門都進不了,而且就算他在周邊晃也肯定會有記錄的,我們都查得到」

Daniel急了:「叔叔,你再仔細找找,肯定有的,我家裡還有綁匪的腳印,怎麼可能沒有記錄!」

保安大叔:「綁匪?怎麼回事?「

Daniel支吾:「我…我妹妹被人擄走了?」

保安大叔騰地一下從椅子站起來,生氣地吼道:「這個時候才說孩子被拐跑了!!你們都來來回回確認拖延了1個多小時了!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還不趕快報警?(轉身對他的同事說)你們繼續查監控,剩下的人跟我去找!」

李亞和Daniel被吼得有些怔住,反應過來趕緊給警察局的白宙林警官打電話,

白警官:「什麼?!人不見了?!你們現在在哪裡?」

Daniel和李亞面面相覷:「在小區保安監控室」

「我馬上到!你們哪都不準去,保護好現場!」

一整天,景市所有燎鋒的人都沒有找到任何關於肖瀾的線索,這邊白警官也沒有查到小玫的任何消息,也無任何出境記錄,他們就像泡沫一樣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夜幕降臨,一輪皎潔的月光慢慢爬上了景市森林的樹梢,夜風襲來,吹彎了平原上草的腰身,樹木的枝頭搖曳不定,森林深處偶爾會傳來陣陣變異毛猴的吼叫聲,由遠及近…..

高牆上的狙擊槍手們聚精會神地注視著前方樹林里的動靜,此次作戰的警察規模及其龐大,武器充足,更有無人機在隱蔽處等待命令,

景市市長嚴肅地站在高台上俯視著這一切,

「青鳳鳥」(空中無聲移動監控機)飛到樹林深處在即將進入自然森林保護區時,遠處如同排山倒海般爬來無數只紅色變異毛猴,森林裡動物的嘈雜尖叫聲越來越大,

江庭瑞看著畫面里洶湧而來的毛猴神情無比擔憂,

景市市長:「數量竟如此龐大,今晚將是一場惡戰,讓你的部下打起十二分精神」

江庭瑞:「市長,這是自然森林保護區的珍貴動物,上級同意全部槍殺嗎?」

景市市長:「這是上級下達的命令,法醫到現在都還沒查出這些毛猴身上攜帶的病毒是什麼。我知道你是動了惻隱之心,但是江長官別忘了上次在千島湖被它們弄傷的人如今被嚴重感染還躺在醫院裡生死未卜,這些變異毛猴留不得,殺了之後屍體要全部銷毀,絕對不能讓它們攜帶的病毒進入景市傷害我景市的人民!」

江庭瑞:「是!」

轉身對副警官:「傳令下去,全員警備,等待命令!」

副警官立正稍息敬禮:「是!」

掌控「青鳳鳥」的技術官:「報告!7號『青鳳鳥』監控到異常!」

市長和江庭瑞急忙走上前,看著畫面里高速移動的場景,

市長指著其中一隻變異毛猴身上的不明物:「這是什麼?」

江庭瑞湊近,趙副官:「這是…..人嗎?!!!」

「嗚———-呼嗚———–呼嗚——–」

「嗚———-呼嗚———–呼嗚——–」

景市特級警報器響起,所有市民接到警報全部緊閉門窗,操起手上的可用武器,小孩子們甚至拿起了他們的彈弓、石頭和棒球棍,

所有人正在觀看景市中心的在線直播,

祁雯姍看著畫面里咆哮而來的變異毛猴部隊拳頭緊握,Kelvin和皓青、齊哥、靈兒他們神情不安,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

江庭瑞屏住呼吸,等待合適的下令時機,

紅色變異毛猴在草地的盡頭停下了腳步,樹林里紅壓壓一片,一直延伸到深處

肖瀾牽著小玫的手從樹林里走了出來,邁入了皎潔的月光中,望著高牆上的刑警們,

江庭瑞發號施令握槍的手放下了,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畫面,

市長:「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小孩在那裡?」

高牆上的狙擊手透過瞄準鏡看到一個穿著病號服的青年和白衣小女孩,一時不知所措,

皓青和Daniel他們看到這個定格的畫面心臟幾乎提到了嗓子眼,

皓青:「……..哥?」

Daniel:「肖瀾?小玫?他們怎麼在一起?」

夜風襲過,肖瀾和小玫的頭髮被吹亂,但眼神卻無比鎮定,高牆上的刑警們都已經裝槍上膛準備射擊,

Daniel和皓青幾乎同時,兩人沖向門外,

李亞跑步跟上:「Daniel,你去哪兒?」

Daniel:「你別去,留在家裡等我」

李亞:「不!(打開車門)我怎麼可能放心你一個人去那麼危險的地方」

情況緊急,Daniel也阻攔不了,上車后急速向樹林方向駛去,

皓青拿了車鑰匙衝出門,祁雯姍跟在後面:「我和你一起去」

齊哥:「我去幫你們」

祁雯姍:「齊哥,你留在家裡保護靈兒和Kelvin,萬一今晚打起來,景市淪陷,你也不在,他們就危險了,我們兩個會保護自己的,你放心」

景市的街道上空無一人,彷彿一座空城般寂靜,等待著未知的命運……

皓青一路闖紅燈高速向目的地開去,

肖瀾牽著小玫的手慢慢走向高牆,紅色變異毛猴群緊跟其後,他們走到了射擊手絕佳的射擊位置停下腳步,左手一揮兩隻巨型變異毛猴從隊伍里走了出來,笨拙地將一幅捲軸打開,高牆上的刑警們看著遠處的情景,

「一幅畫???什麼鬼?」

「猴子撈月?」

「這什麼意思?」

「它們怎麼好像在聽這個青年的指揮?」

「他們想要幹什麼?」

「……」

刑警們百思不得其解,

肖瀾看著捲軸趕緊走上前:「反了,弄反了你們」,小玫也走上前幫忙

兩隻毛猴聽到肖瀾的話笨拙地把畫翻轉,

這時幾個黑色大字顯現出來,

「「救救我們!」

「???…….」

市長和江庭瑞面面相覷,

江庭瑞對電腦前的警察說:「查一下這個人」

警察:「是」

副警官這時帶進來一個人:「長官,此人執意要見您」

白警官氣喘吁吁:「報告江長官,刑偵隊164號白宙林有事相告」

江庭瑞神態威嚴:「說」

白警官:「我請求下城去接那個小女孩」

江庭瑞:「你過來(白警官走到監控前)你認識她?」

白警官:「是的!」

江庭瑞:「你們什麼關係?」

白警官:「她…她是失蹤人口,前段時間有兩個高中生在湖裡救下她並送到了警局,我這才認識的」

市長:「旁邊那個青年你認識嗎?」

白警官搖搖頭,

江庭瑞皺眉:「查到了嗎?」

警察:「報告長官,此人是景市的市民,曙光娛樂經紀公司的總經理,一個多月前娛樂記者報道說是去度假了」

江庭瑞:「度假?」(看著他後方陣勢龐大的變異毛猴群,江庭瑞疑慮了) 見段大風這樣安排,男子掛斷電話之後,便對副駕駛位置上的北王笑道:「老兄,看來你要去盯著點歐陽青鬆了。」

「老大,我怎麼覺得這件事情越來越不靠譜了?」北王低聲喃喃著說。

南王將車子停靠在了路邊,點燃香煙后,微微一笑道:「不靠譜?為什麼說不靠譜呢?」

「這還不簡單呀?你想想看,當年歐陽青松是什麼人?紫禁市雖然是我們的不錯,可要背後沒有這位大神站著,我們能堅持十五年時間嗎?後來我們成立集團,這也是人歐陽青松的功勞,準確的說,應該是歐陽家族的功勞。時至今日,歐陽青松依舊是這座城市神一般的存在。我們轉手對付他,您覺得憑藉咱們大哥的實力,現在能是歐陽青松的對手嗎?」

聽到北王這番詢問,旁邊的東王嘿嘿笑道:「沒事的,段氏集團現在在紫禁市那是屈指可數的大財團,實力有多雄厚,我們又不是不清楚。還有,葉浪儘管是誅神的老大,但是誅神最近這些日子與泰斗還有紫禁市其他小團隊打的是不亦樂乎。」

東王話還沒說完,西王便笑了笑說:「不是說誅神快要收尾了嗎?」

「是快要收尾了,可你們有沒有想過,誅神在經歷這樣的打鬥之後,他們的實力能允許葉浪有大的動作嗎?」東王繼續分析說。

南王聞言,微笑著點了點頭說:「對,東王分析的還是很有道理的。就算是誅神內部每個人員實力雄厚,可總不能長時間戰鬥吧?所以說,我們能想到這點,葉浪自然也能想到這點。歐陽青松,在沒有葉浪的幫助下,我們如果真的轉過頭來對付他,他能是我們的對手?」

東王又點頭說:「是這樣的,我們之所以覺得咱們老大不是歐陽青松的對手,最主要還是害怕我們與歐陽青松真的鬧翻了,歐陽青松對我們下手的時候葉浪會跟著一起鬧騰。但現在事實就擺在我們眼前,葉浪他就算自己有戳天的本事,總不可能在自身難保的情況下,還想著幫助別人吧?」

只要歐陽青松這邊,沒有了葉浪的幫助,那麼憑藉他們這幫兄弟,在想要對付歐陽青松,這又有多難呢?

「老大,既然這樣,那我就去去了。」北王臉上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道。

南王點點頭,等北王下車后,然後便開車徑直朝著小河村趕去。

陰暗潮濕的房間中,當張宇睜開了惺忪的雙眼后,他一眼便看到了此時蹲坐在自己對面的王炳山。

「我去,你怎麼還蹲著啊?快點起來,我們快點走。」

王炳山吃力的抬起頭來,朝著自己腿上望了眼,然後對眼前張宇道:「老大,我起不來了。」

張宇也是一時著急,在沒弄清楚情況的去情形下,想要連忙起身逃脫。

只不過當他試圖站起身來的時候,他的兩條腿裡面就像是被什麼東西控制著,根本就沒辦法站起身來。

其實張宇不知道的是,在他們被送上車子時,他們兩人就已經被南王這幫的全都給打昏過去了。

在他們昏迷期間,這些人居然用之前對付敵人的手段,從他們的褲腿中放進去了打折成六十度的鋼筋。

也就是說,他們現在想要站起身來,除非腿上的力氣足夠將鋼筋直接弄直。

要不然,他們就只能這樣一直蹲著。

在感受到自己褲子裡面有東西后,張宇真想不到,是那個王八蛋想到這種辦法的?

雙眉緊皺,張宇氣急敗壞的大聲罵了起來:「這幫牲口,的,老子遲早要弄死這這幫的。」

然而,王炳山相對而言還算是比較冷靜的。

在聽到張宇這話后,他苦笑了聲,對張宇低聲說:「宇哥,咱們還是先想想怎麼從這裡出去吧,現在手上被捆綁起來,我們又沒辦法站起來……」

「對了,你有沒有聽見他們這次打算對付的是什麼人?」

面對張宇的詢問,王炳山搖了搖頭說:「這我哪裡知道啊?宇哥,你可是被他們提前給打昏過去的,應該比我醒來的還要早點啊?你難道就沒聽見什麼嗎?」

張宇無奈嘆了口氣,低聲喃喃道:「我要是能早點醒來,現在還用問你嗎?你可真是個廢物點心啊。」

王炳山笑而不語,他看上去好像並沒有張宇那麼害怕。

一方面,王炳山這邊有張在冬這位大神。

另外一方面,王炳山也聽張在冬說過誅神的戰鬥力。

而他們的葉老師,現在可是學校的保安。

現在他們兩個出事了,難道自己的葉老師不會出手嗎?

因此,在看到張宇滿臉無奈的表情之後,王炳山便對張宇嘿嘿笑著說:「宇哥,別擔心了,其實照我看,咱們兩個人是不會有危險的。」

張宇這個氣啊,順著他們兩個人現在狼狽的樣子望了眼,狠狠的說:「不會個屁,我們現在都已經這樣了,還不會有危險?你腦袋裡裝的是什麼?裝的草嗎?」

「宇哥,您別這麼悲觀啊。你要知道,這次咱們學校的大團建活動,在整個紫禁市那都是上了新聞頭版頭條的,現在我們兩個人不見了,學校肯定已經開始尋找了。再說了,咱們學校,不還有葉浪葉老師嗎?」

重生之跨國巨頭 「可他現在只是個保安。」張宇無奈的說。

「正好因為他是保安,所以他自然會費盡心思尋找我們了,放心吧宇哥,就算是葉老師不出手,我舅舅要是知道我失蹤了,也肯定會來找我們的。」

九十年代福運女 聽了王炳山這番寬心的話,張宇心裡還稍微好受了點兒。

但很快,他又意識到了另外一點,那就是自己今天在王炳山這個沒出息的貨面前,表現的還真有點弱雞。

重新調整心情之後,張宇便對王炳山一字一句問:「在咱們二八班,你告訴我,誰才是正兒八經的老大啊?」

王炳山想都沒想,斬釘截鐵道:「當然是老大您了。」 第一百三十三章醒來后的世界

景市市長:「想辦法與他取得聯繫,派人過去摸清他的意圖,看他是否被感染和控制,一旦發現異常—」

江庭瑞看著市長,市長看著畫面里肖瀾和小玫的模樣咬緊后槽牙:「一旦發現他們已經被感染變異,格殺勿論!」

趙副官聽到市長的話有些驚愕,看著江庭瑞,

江庭瑞前後思索了幾秒:「行,我去談」

市長皺眉:「什麼?你不能去!這裡需要你指揮作戰,白宙林警官不是想去嗎?讓他去!」

江庭瑞:「此次下城如同命在弦上,我不能讓他們犯險,更何況我是他們的上級,必須以身作責,如果我遭遇不測,趙副官會代替我指揮作戰」

趙副官:「長官,讓下官去吧!」

江庭瑞:「服從命令!」

白警官敬禮:「長官,我請求和您一同前去!」

總裁的蜜寵嬌妻 江庭瑞:「你想好了就跟我來!」

肖瀾看半天沒人回應,有些著急,

此時頭猴走到肖瀾身旁(猴語):「人類的眼睛看得見嗎?天這麼黑」

肖瀾:「猴大哥,這個你可以放心,只要他們想看見就一定能看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