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30 日

這個聲音,可以算是名列陸凡心裡最厭惡聲音前三了。聲音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陸凡的物理老師朱提首。

他真想問對方一句:Howoldareyou!怎麼老是你啊啊啊!

翻了翻白眼,他轉過身去,沖著來人,笑著道:「朱老師好,怎麼,還沒下班?」

看到朱提首腦袋上纏了一圈白色的繃帶,陸凡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不過朱提首看起來心情似乎不太好。

他板著一張臉,陰沉沉地對陸凡說道:「怎麼在走廊上東張西望的,幹嘛呢?」

他那聲音,不像是從嘴裡說出來的,反而像是從鼻孔里擠出來的,要多陰陽怪氣就有多陰陽怪氣。

「上來找朋友玩呢。」陸凡打著哈哈。

「哼。」朱提首又冷哼一聲,看到眼前這個陸凡,他自然是心裡十分不爽。自己腦袋上這個繃帶,雖然和他陸凡沒什麼直接關係,但是不知為什麼,他看到陸凡就怒從中來。

「東張西望鬼鬼祟祟的,成何體統,哪有個學生的樣子。在這罰站吧,直到晚上7點之前,不能動,不能擅自離開,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明白嗎?」朱提首露出一副戲謔的表情。

「請恕我拒絕。」陸凡攤了攤手。

「哦?」朱提首怒極反笑,「我還不信我治不了你這個頑劣的學生了?」

朱提首事先對班級里學生的家庭背景調查過,像陶雪然這種大家族家的千金,他自然是惹不起的。

不過他翻了陸凡家的檔案,發現陸凡的父母似乎也就個搞研究工作的,而且研究的什麼鬼東西,誰也不知道。更關鍵的是,陸凡的父母長年都不在家,因此經常推掉家訪。

父母都無暇顧及的孩子,在朱提首眼裡就是一個非常完美的軟柿子,捏了估計短時間也沒人幫他。

所以在高一,朱提首也一直找身為原主的陸凡麻煩。

陸凡扶了扶眼鏡,依舊用風輕雲淡的語氣說道:「朱老師既然以教師自稱,怎麼還能做出……去找高利貸公司借錢這種事?」

聽到陸凡這句話,朱提首的臉瞬間變得煞白。

「喂,你小子都知道些什麼!」朱提首那張油膩的臉上瞬間就掛滿了汗珠,他用肥碩的大手想把陸凡提了起來,卻怎麼也提不動。

他只得雙手揪住陸凡的衣領,雙眼綻放出凶戾光芒,彷彿下一秒就要把陸凡的脖子擰斷。

陸凡沒有任何回話,只是無奈地攤了攤手,能回答朱提首的,只有眼鏡片的詭異反光。

朱提首的臉已經氣得變成了豬肝色,他又問了一句:「問你話呢,你都知道些什麼?」

不過他的聲音壓得很低,可見他也知道,這不是一個適合被在大庭廣眾下討論的事情。

「老師,你這麼做可不太好哦,小心教育委員會來找你。」陸凡提醒道。

「少……少拿教育委員會來嚇唬我,就算是教育首長在這裡,我也不管。」朱提首咬牙切齒道。

這一幕也引起了周圍的高三學生的注意,一個胳膊上戴著學生會臂章的女生走了過來,怯生生地說道:「那、那個……請冷靜一下,如果有出格的行為導致雙方受傷,就不好了」

遠處,一個高三老師模樣的女人,也好奇地朝這裡走了過來。

看到圍觀人群越聚集越多,朱提首嘖了一聲,不情願地把手鬆開。

「你最好給我老實點,不然,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畢不了業。」朱提首在離開陸凡身邊的一瞬間,小聲對陸凡威脅道。

我靠這威脅也太老套了!陸凡沒有說話,他不動聲色地整了整自己的衣領。

「老師,我記得你上課的時候,教過我們金屬疲勞這件事吧?」他扶了扶眼鏡,微微一笑。

「哈?」朱提首不知道這臭小子又在搞什麼飛機。

不過這時候,他忽然想起來,之前好像就是因為陸凡說了這麼一句話,教室天花板上的吊燈就砸了下來,導致自己現在滿頭的繃帶。

他抬頭看了眼頭頂上的日光燈,吞了吞口水,然後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

「你又在胡言亂語些什麼……」

他話還沒說完,只聽砰地一聲,腦袋正上方的另一盞日光燈,忽然掉了下來。

啪啦一聲,日光燈直接砸在朱提首的腦袋上,然後爆裂開來,就像是一朵綻放的絢麗煙花。

這日光燈雖然沒教室里那種金屬支架的吊燈有分量,但是砸碎之後,大量的玻璃碎屑殺傷力可不是蓋的。

「額啊啊啊啊啊,衣領,衣領,玻璃渣進領口啦。」

朱提首怪叫著,趕緊開始原地脫衣服,肥碩的肚腩顯露了出來。

「呀~~~」一些女學生嚇得捂住眼睛。

因為大腦袋被衣服遮住看不清路,他一個趔趄,又摔倒在地。

朱提首就這麼躺在地上打著滾,一分鐘后,有人叫來了值班的高三男老師,把朱提首帶走包紮了。

他被帶走的時候,用怨毒的眼神瞥了一眼陸凡。

「你小子找死,等著瞧!」

陸凡面無表情地注視著朱提首離去,心裡抱怨著,都是這傢伙搗亂,讓自己跟丟了那個「模型」。

總裁的小辣椒 這時,他也聽到了一些高三學生的小聲議論:

「這人不是教物理的朱提首嗎?我聽上兩屆高三的學長們說過他呢。」

「聽說這人挺噁心的,非常喜歡欺負一些沒權沒勢的學生。」

「所以你看,他這又在欺負學生了呢。不過這次遭報應了。」

「而且還有各種這樣那樣的傳聞……」

「嘖嘖,油膩的中年男子。」

系統提示音出現:

「叮,任務【物理老師的刁難·二】完成,系統獎勵言靈點數10點。」

「暴擊!高人群效應額外獎勵言靈值1點。」

「暴擊!高逼格台詞額外獎勵言靈值1點。」

「連擊!同一個對象額外獎勵言靈值5點。」

——沒錯,在剛到六樓走廊不久之後,他就在腦海中接到了這個任務,所以陸凡已經提前設計好,在走廊上讓日光燈砸朱提首腦袋。

不過,看到任務結算界面,陸凡卻有一點疑問。

那個連擊是怎麼回事?

系統主動解釋道:「如果多次言靈任務,作用的對象相同,比如是同一個人或者同一個組織的話,這些任務就會變成連擊任務,完成的次數越多,連擊獎勵就越多。」

「還有這種設定?」陸凡舔舔嘴唇,如果這樣的話,他倒真不怕朱提首總是找自己麻煩,反而希望他經常這樣做,這樣自己也好多刷一點言靈值,畢竟——

學校里的吊燈還有很多是不是?

陸凡想到這裡,咧嘴一笑。如果此時有人能看到他掩蓋在反光鏡片下的面孔,會發現,這是一個十足的惡魔微笑……

他查看了一下系統,言靈值餘額已經足足有84點,估計再做一個任務,就破百了。

「這言靈值越攢越多,不要太簡單。」陸凡攤了攤手,故作深沉地嘆了口氣。

「宿主……你確定?」系統忽然反問。

陸凡頓時就閉了嘴,他感覺自己剛才又自立了一個FLAG。

系統又補了一句:「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

「什麼話?」

「大戰之前必有補給。」 社團活動室·萬事屋。

陸凡回到活動室的時候,另外兩個人還沒到。

楚雄這慫貨,在10樓理科教室的地上癱了好一會兒,才慢慢走了回來。

陸凡的心裡還是有點亂,剛才系統那句大戰之前必有補給,實在是讓他慌的一批,然而再問系統的時候,這鬼系統就默不作聲了。

人到齊后,開始互相交換情報。

陶雪然先說道,她去高二(2)班找徐圓圓,沒想到這蘿莉今天又沒有來上課,聽同班的同學說,她這幾天好像精神狀態依然不太對。

所以只能明天再去碰碰運氣,如果明天再請假,那她也沒轍了。

「看來還是不想來學校吧。」她猜測著。

陸凡也緊接著把他們在理科教室的遭遇告訴了陶雪然。

她全程帶著星星眼,用聽鬼故事的樣子聽著。

「然後呢然後呢,沒有後續發展嗎,那個模型上面的靈,沒有附身到你們身上嗎?」陶雪然邊說著,邊把可愛的臉蛋湊到了陸凡跟前。

頓時,一陣好聞的香氣撲鼻而來。陶雪然這臉蛋,實在是湊的太近了,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陸凡,簡直是勾魂攝魄。

更關鍵的是,從陸凡現在的角度,目光朝下一瞥,透過她的長發間隙,就能看到一片雪白的山峰和溝壑,若隱若現。

他吞了吞口水,故意咳嗽了一聲,掩飾一下,然後說道:「不是說了嘛,那是一個人,他看見我快用光照到他了,就嗖地一下跑了。」

「可是。」陶雪然歪著腦袋,饒有興味地說著:「你最後也沒追上啊,萬一真是一個靈呢?」

陸凡斜眼瞥了一下楚雄,這貨因為她的話,再次陷入了上下牙打架的驚恐之中。原本紅潤的大餅臉,現在變成了糯米餅了。

「行了行了,你就別逗楚胖子了。」陸凡嘆了口氣。他感覺楚雄和陶雪然完全反過來了,一個大老爺們怕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一個妹子反倒不怕。

「噗嗤。」陶雪然捂著嘴呵呵呵地笑了起來。

「好哇,你們小兩口合夥欺負我。」楚胖子不高興了。

「別……別瞎說,什麼小兩口……」

陶雪然的小臉一紅,低下頭默不作聲。劉海垂了下來,遮住了她的臉頰,看不清她的神色。

她那顧盼回眸間的可愛模樣簡直讓陸凡看愣住了,但是他嘴上仍然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就、就是,胖子你別瞎說,讓人家陶雪然造成困擾多不好。」

不過他沒察覺到,在他這麼說的時候,陶雪然臉上露出了一絲失落的神情。

「咳咳,總之,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楚雄發現自己似乎把氣氛搞的有點奇怪了,趕緊壞笑著轉移話題。

另外倆人也沉默下來,開始思考著。經過陸凡這一追,那個理科教室的「模型」,怕是再也不會輕易出現在那裡了。還有什麼辦法呢?

活動室里靜的出奇,只能聽到滴答滴答的鐘聲慢慢地響著。

「我想到了!」楚雄忽然大吼一聲,嚇了另外兩個人一跳。

「你想到什麼了?」陸凡略帶無奈地看向楚雄。

「監控啊!」

他在被那個「人體模型」嚇了一跳,癱坐在地上的時候,無意間瞥了天花板一眼,看到了監控。

東海一中的很多教室都裝有一個監控攝像頭,外表看起來像是一個半球形的玻璃罩,安裝在天花板上。

這監控平時一般都是待機狀態,直到考試或者重大活動的時候,才會發揮主要功能。起初楚雄以為只有學生教室才會裝這玩意兒,沒想到理科教室也裝了,所以他當時多看了兩眼。

「那個理科教室不是停用了嗎,監控還會有作用么。」陶雪然問道。

「我當時觀察了一下那個監控攝像頭,那上面偶爾還會有紅燈閃爍一下,就證明還在待機狀態!說不定開學那天發生的事情,也錄下來了。」

楚雄自信滿滿地說道。

「不錯嘛,你有狗頭軍師的潛質!」陸凡對楚雄讚賞有加。

「現在才知道。」楚雄得意地一刮鼻子,不過他顯然沒明白狗頭軍師是什麼意思……

……

第二天,陸凡三人出現在雷婭的辦公室里。

「所以,這次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小偵探們。」

雷婭把手機朝桌子上一扔,轉向陸凡他們。

陸凡用眼角的餘光瞥見桌上的手機屏幕,雷婭在和某個男子聊天,不過聊天的內容似乎是在訓斥那個男子。

八成是在斥罵相親對象吧?

「老師,能和我們說說校園監控室的情況嗎?」陸凡開口道。

雷婭一愣,反問:「你們學生關心這個事情幹嘛?」

「啊……這個,只是有點好奇。」三個人有點心虛。

雷婭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陸凡,然後轉頭把一根女士香煙叼在嘴裡,眯著眼看向遠方,說道:

「看樣子你們似乎又卷進了什麼奇怪的事情里,作為社團的指導老師,我可以告訴你們監控室的位置和情況,不過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勸你們不要隨便接近那裡。」

「為什麼?」陸凡三個人吞了吞口水。

「哈?小鬼們,你們……聽說過東海一中夜叉王的傳說嗎?」雷婭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不知道是在品味香煙的味道,還是在回憶往事。

陸凡三個人面面相覷。

「嘛,你們都是今年剛升上高二的學生,不知道以前這個學校的傳說,也挺正常的。」雷婭繼續回憶著。

在三年前,東海市第一中學,有兩個聞名全校的單身女老師,坊間人士稱「鐵血雙煞」,其中一個就是雷婭,而另一個,就是一位教計算機的女老師。

這兩位老師,可謂是在學校里叱吒風雲,尤其是所有男性師生,簡直是到了聞風喪膽的程度。

雷婭因為相親屢戰屢敗,脾氣變得暴躁,被稱為雷老虎。

而另一位,她會經常出沒在校園的各種黑暗角落之中,用一種如同獅子盯向獵物般的眼神,看向來往的男老師和男同學,被稱之為夜叉王。

「起初,我們大家都以為,她也只是看看而已,不會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直到……」

雷婭的眼神銳利起來。

大概在兩年前,東海一中調進來一位剛畢業的男老師,這男老師屬於那種雷婭口中的「小鮮肉」,總之就是長得軟軟萌萌的那種。

這位軟萌的男老師在進學校工作的第二天,就被躲在角落裡的夜叉王盯上了……

然後,大概過了一個多月。某一天,那位男老師在來上班的時候,雙眼無神,衣衫不整,滿臉的口紅印,一臉的生無可戀。有傳聞說,他在前一天晚上經歷了一些離奇的事情……

再然後,那個男老師很快就離開了學校,沒有人再看到過他。

「大概就是這個樣子,雖然那位走的男老師沒說什麼,不過傳聞嘛,倒是越來越凶,所以學校經過慎重考慮,把她調到監控室值班去了。畢竟那裡很少有人經過。再之後,整個電教中心都成了學校的禁地。」

雷婭嘴裡的香煙很快就只剩下了煙屁股,她在煙霧繚繞中回憶完這段往事,就把煙屁股丟盡了桌上的玻璃煙灰缸。

「我最近聽說,夜叉王獨自憋在電教中心的大樓里,變得更加凶暴了……總之,你們不要輕易去招惹她。」

陸凡聽到這裡可算聽明白了,神特么夜叉王,這不就是一個十足的痴女么!

……

三個人從雷婭辦公室里出來。

「我們果然還是去一趟電教中心吧。」陸凡扶了扶眼鏡。

楚雄一聽,胖臉上的肉頓時堆成了一團:「喂喂喂,你是認真的嗎,按照雷老虎的說法,夜叉王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人物啊。」

這不是雷婭單方面的說法。陸凡也有印象,在東海一中的學生手冊里,有一頁也專門警告學生,不要隨意靠近學校的電教中心,告示文字下面還畫了一個大大的骷髏頭做警示標誌。

但是眼下,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去監控室找到那天的錄像是最快的方法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