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這龐大的血海席捲而過,這一道可怕的影子從他的意識中直接進行了去除。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可是即便如此,黃家家主也是吐出了一口鮮血,受到了一些創傷。

抬頭一看,就看見了,那把劍已經化成龍來到了自己的面前,精神世界之中戰鬥,只不過是片刻之間的事情。

但是即便只是片刻的耽誤,都有可能陷入生死危機,此時的他就是如此,陷入了危險之中。

「你比他更可怕,你到底是誰,你應該不只是普通的兵器,普通兵器不可能有這樣的思維。」黃家家主帶著驚疑說道。

陸方並沒有回答,眼眸之中帶著一道影子,什麼都沒有回答,一步一步向著面前走來。

那一種詭秘的色澤,瀰漫在他的身上,陰氣沉沉,死意昂然。

此時的陸方比惡鬼顯得更加像是惡鬼,比邪物更加的像是邪物。

「咔咔咔!」

陸方張開嘴是不是想說話,但是卻沒有說出來,於是乾脆閉上了嘴巴,握著劍一劍而下。

滔天巨劍,就在片刻之間。

一切席捲,一切沉淪。

恐怖如此,恐怖如此。

在這大地之下,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漩渦,黃家家主就站在這其中。

他以為自己出手了,但是根本就沒有出手。

就這樣站在那裡,慢慢的一點點被吞噬,只剩下最後一個頭顱的時候,他才一口鮮血猛的吐了出來。

一雙眼眸緩緩的清醒了,這是怎麼回事?

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只剩下了一顆頭顱,眼眸之中頓時驚現了恐懼,沒錯,他陷入了死亡危機。

「這是怎麼回事?」

黃家家主這樣尖叫怒吼,帶著怒意之色,不甘心就這樣被毀滅,不甘心這樣的消亡,可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他背後的魔影站在那裡,慢慢的一點點的淡去。

「死!」

下一刻,只見這道魔影已經從這個世界上直接被洇滅了,這消失不見,無法找回。

「不見了,消失了。」

張麗紅的眼眸之中帶著恐懼不敢置信,此時心跳在不斷的加速,更是帶著一種畏懼。

她被禁錮在一旁,看到了這一切,也看到了黃家家主的消亡。

當若方便成骷髏和皮一般的存在的時候,陸方出手了,非常的恐怖,一劍之下,似乎一切都毀滅了。

然後,緊接著她看見了恐怖的一幕,黃家家主站在那裡,似乎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意識,直接承受了陸方的一劍。

就這樣被一劍斬斷成了兩半,地面上湧出了一個黑色的漩渦,就這樣把黃家家主給吞噬了。

一個實力已經抵達了靈神期四重的恐怖高手,居然就這樣死掉了。

在之前的時候,差一點殺掉陸方和她。

但是就這樣輕描淡寫,在張麗紅的眼前被毀滅。

隨著黃家家主被殺,他所操控的那一道魔影,也隨之消失不見,陸方回過了頭看向了她。

那是一道何等恐怖的眼眸,一雙眼睛微微泛紅,其中蘊含著一縷金光,那不像是人的眼睛,而是一種絕世凶獸的眼眸。

彷彿在那一張皮下有的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惡鬼。

「咕嚕!」

張麗紅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陷入這樣的絕境,太恐怖了,這是世間的大恐怖。

天才相師 「我…陸方!你還記得自己是人嗎? 美人如花隔雲端 你快醒過來。」

張麗紅看著陸方一步一步向著自己走過來的時候,她嚇得都快哭了,發出了一聲這樣的大喊。

陸方站在那裡,眼眸之中帶著疑惑,似乎是在思考著。

「你是人,你不是怪物,你快醒醒。」張麗紅帶著害怕說道,眼眸之中滿滿的都是恐懼。

證道大陸之上有著無數奇異的事情,讓人數之不盡,更是琢磨不透。

她認為陸方就是其中的一樣奇異事情之一,現在之所以會變成這樣,應該是受到了某些事情的影響。

「咚咚!」

陸方身體之內湧入了一股龐大的生命之力,那是擊殺了黃家家主之後,獲得的反饋。

因為他並不是以普通的方式擊殺了黃家家主,而是他手中龍鱗劍以某種奇異而又詭秘的法術,做到了這一切。

做到這事情的結果,就是給陸方增加了龐大的生命力。

重生之毒夫 隨著強大的生命力灌注到他的身體之內,他那已經枯萎的身軀,就在這一瞬間開始變得豐滿了起來。

骷髏一般的恐怖存在,迅速的變成了活人。

陸方這樣的變化,似乎是吸引到了什麼,遠處無數的邪鴉彷彿是發現了陸方的存在,就在這一瞬間飛了下來。

目標正是陸方,因為陸方在身上瀰漫著龐大的生命之力。

對於這些邪物來說就是最好的食物,也是最好的攻擊對象,可是這些東西還沒有飛到陸方的面前,就只見陸方身旁所圍繞著的龍鱗劍就在這一瞬間化成了巨口直接一口吞下了這無數的怪物。

「嗝!」

似乎吃飽了之後還打了一個飽嗝,周圍一切風平浪靜,天氣晴朗,似乎什麼邪物都沒有出現過。

張麗紅站在那裡,一雙腿在不斷的顫抖著,張大了嘴巴,眼眸之中帶著恐懼。

她剛才看見了什麼?那是人能夠做到的事情嗎?

張麗紅有些不清楚,更是茫然。

「咕嚕!」

狠狠的咽了咽口水,發覺這些事情已經刷新了她的三觀,她突然覺得,自己還是要增強實力才行,在這個世界上,最能夠依靠的就是實力。

就算是面臨著這個世界上可怕的詭異事件,也必須要龐大的實力才能夠解決。

就在這個時候,陸方緩緩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眸,只覺得自己的額頭上帶著些冷汗。

「自己剛才昏迷了?」 陸方心裡頭異常的緊張,難道自己剛才中了黃家家主的邪術?所以自己陷入了昏迷?

他在自己的心中暗暗的想著,一種恐怖的氛圍瀰漫在空氣之中,讓他驚疑。

只是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覺面前根本就沒有人。

黃家家主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自己手中握著龍鱗劍,做出了拔劍一斬的姿勢。

似乎他這一劍下去,就把黃家家主給斬殺了。

他分明記得自己就在那一瞬間,中了黃家家主的邪術,而且自己整個人都砸在了地上,然後遭遇到了自己一生以來最可怕的威脅。

可就在那時,他突然失去了自己的意識。

「咦,自己的確發生了變化。」

陸方在自己心中暗暗的想到,因為他感受到了自己的身體之內,血脈發生的變化。

這似乎自己的血脈變得更加的純凈,也變得更加的強大了。

而且自己的生命力似乎也得到了補充,也變得更加強大了,身體之內還有著一股龐大的生命氣息,在無時無刻滋養著他的身體,而且修為似乎也上漲了不少,已經抵達了靈神期二重。

「這是怎麼回事?」陸方有些不敢置信。

難道剛才斬殺出了一劍?在這一切之下自己突破了,不但如此,自己的血脈也得到了猝煉。

在一旁的張麗紅,看著陸方恢復了意識,這才滿頭大汗,直接癱軟在地上,渾身無力,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陸方很快發現了在一旁的張麗紅,連忙走了過去。

「你怎麼了?剛才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黃家家主是怎麼死的?」陸方對著張麗紅說道。

張麗紅活著,這就代表著她剛才應該目睹到了全部的過程。

在陸方的目光之下,張麗紅只感覺自己渾身都在顫抖著,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帶著一些驚慌。

張麗紅剛準備開口把所有的事情說出,卻突然發現了一些異常的事情。

就在陸方手上的那把劍上,居然張開了一道口。

那道口非常細小,但是卻讓張麗紅心中猛大震,只感覺額頭上的汗水不斷的流下。

那一把劍在威脅她,。張麗紅就在這一瞬間已經明白了這個事情

她的眼眸之中帶著驚疑,又帶著一種恐懼。

活著的劍,這已經超出了張麗紅的想象之外,恐懼瀰漫在他的身上,讓他害怕。

「咕嚕!」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張麗紅原本還想要說出實情,倒是現在狠狠咽了咽自己的口水。

「我剛才只是回想起那一劍,你在剛才的時候斬殺出了無敵的意見,黃家家主在你的手下沒有撐過一個回合,他就被直接斬殺了,不知道為什麼你斬殺他之後,那就化成一陣灰,消散不見了。」

「這樣?」

陸方覺得十分奇怪,盯住了面前的張麗紅,似乎想要從她的眼眸中看出點什麼。

他只看見張麗紅的眼眸之中帶著一些恐懼,除此之外就沒有了其他表情,乳房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自己不可能想象出那一劍,自己剛才分明是中了招,但是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也就是說,面前的張麗紅並不是不願意說,而是陷入了某種恐懼之中,不敢把當時的事情說出來。

陸方想到這裡,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拍了拍面前的張麗紅:「謝謝了。」

「不過這黃家家主的身上,應該還有這麼小的寶物才對,為什麼都不見了?該不會被你拿走了吧?」陸方說道,回頭看了一眼面前的張麗紅。

張麗紅渾身有些瑟瑟發抖,搖了搖頭說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可能是被你一劍斬滅了吧,你手中的武器威力太大,很可能是這樣子。」說到這裡,就看了一眼龍鱗劍。

陸方沒有去指責面前的張麗紅,而是心中已經有了領悟。

張紅剛才看了眼他手中的龍鱗劍,也就是說這些事情其實是跟他手中的龍鱗劍是有關係的。

陸方低下了自己的腦袋,看著自己手中的劍。

這一柄劍上是那麼的平靜,陸方在這之前的時候感受到自己的體內進入了一股龍氣。

「剛才是你幫助我發揮出了那麼強大的實力救下看我吧?」

陸方對著龍鱗劍說道,剛才他已經陷入了必死的絕境,他還是小瞧了這個世界。

沒想到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黃家家主,居然就有這麼可怕的實力,表現出來這麼恐怖的力量,最可怕的地方就在於他可以憑空召喚出那一種可怕的血海。

當那樣東西出現的時候,就讓他感受到了一場可怕的威脅。

那種可怕的威脅,讓陸方心中驚疑和不安。

當時那種情況他是必死無疑的,因為他已經沒有了翻盤點,但是居然活下來了,這隻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有某種力量干擾了,是有某種力量幫助自己獲得的勝利。

唯一的一種可能就是自己手中的龍鱗劍,剛才張麗紅也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劍,看來就是因為自己手中的劍才救了自己。

之前的時候龍鱗劍就傳給了陸方真龍經,看來是有某種原因的。

「來了。」陸方這樣的說道。

「呼!」

長長吐了一口氣,看了一眼身旁的張麗紅,陸方開口說道:「我們走!」向著天龍城飛去。

兩人飛到一半的時候,陸方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勢直衝而上,似乎天地之間都變得陰雲重起。

「發生什麼事了?」陸方的眼眸之中露出驚疑。

張麗紅在陸方的身旁,緊緊的抓住了他的衣角,一雙眼睛裡面也露出了驚疑,帶著恐懼。

「剛才那裡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張麗紅也沿著陸方的目光,向著上方看去。

就在那天空之上,一種邪異的力量在涌動著。

就在這天地之間,有著一道巨大的骷髏影子,當這一道骷髏影子出現的時候,周圍的一切都顯得平靜了下來。

「誰,是誰在召喚於吾?」

只見這道身影長嘯了一聲,大聲的說道。

隨著這道聲音出現,陸方看見了一個恐怖的畫面,就在那裡,天龍城的城主跪在了地面上。

「這是怎麼回事?」陸方發出了一聲驚呼,整個人都是震驚了,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他可是記得,天龍城城主找了過來,找到了他們去封印陣法,但是為什麼現在會在那裡?

想到這裡的時候,陸方的心跳就是加速,他有一種直覺,他很可能被天龍城城主給欺騙了。

這一切映入了陸方的眼帘,讓他驚疑。

天龍城城主跪在了地面上,對著上方的巨大的影子祭拜著說道:「偉大的存在啊,請求你出手摧毀這一切吧,將這些人埋葬吧,而我願意換取自己修為的提升,我要獲得復仇的力量。」

「如你所願。」

這巨大的影子對著面前的天龍城城主回應道,一股力量從他的手中飛了出去,落在了天龍城城主的身上。

緊接著天龍城城主只感覺到自己的身上涌動著一股龐大的力量,發出了一聲怒吼。

「啊!」靈神期五重,生死之關,我要突破了,我還缺生命力,我還有龐大的生命力,偉大的存在啊,接下來請允許我為你獻上鮮活的生命吧。」天龍城城主大笑著說道。

看到了這一幕,陸方才反應過來,原來天龍城城主之所以要這麼做,是為了突破自己現有修為。

戰天龍帝 「原來不是靈神期四重,而是靈神期五重,原來是為了用祭祀的方式想要突破自己的修為。」

「不對!」

下一刻,陸方只感覺到自己的心裡頭一寒,一種恐怖的念頭湧上了他的心裏面。

「沒想到居然是這樣。」陸方露出了一種恐懼說道:「我知道是什麼了,我知道是什麼了。」

陸方瞬間反應過來,天龍城城主之所以讓他和黃家家主去封印,並不是為了挽救天龍城,而是為了引開兩人。

也就是說在這天龍城之內,很可能有著某種可怕的事情就要發生了。

甚至有可能,這天龍城城主在這天龍城內布置下了某種可怕的陣法,甚至有可能是空間陣法,要將這些邪物引誘過去。

或許有可能在天龍城內有了祭祀,要將所有的人全部都祭祀。

陸方突然反應過來,他是見到過祭祀的過程。

美利堅傳奇人生 當時並沒有出現這個黑影,他們只是為了突破自己的修為而已,憑藉祭壇來完成。

但是突破更多,或者要更加高層次的突破,就必須要求助於這巨大的魔影吧。

想到這裡,陸方就感覺自己心裡頭一寒,一種恐怖的念頭湧上了心頭。

「這傢伙喪心病狂,很可能是以天龍城為祭祀,來換取自己的修為的突破。」

「也就是說,接下來是天龍城的祭祀。」陸方睜大自己的眼睛,眼眸之中露出了恐懼之色。

果然就在這天空之上的影子上,天龍城城主發出了一聲暢快的大笑,笑的是那麼的得意,回過了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