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韓楉樰和碧玉他們說要去看楓林的時候,被韓小貝給聽見了,從那之後,他就心心念念的,想要快點出去玩了。

2020 年 10 月 30 日

韓楉樰這個時候,正在和碧玉還有紅綢,商量著,他們去的時候,要帶上那些東西,在那裡待多長的時間回來。

聽到韓小貝的問話,韓楉樰繼續著手中的事情,一邊回答著他,

「我打算明天就去,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啊?」

齊天之心 韓楉樰知道,韓小貝是肯定要去的,不過閑著無聊,打趣一下他,也是好的。

果然,韓小貝聽了韓楉樰的話,馬上激動的點頭,又想著,她看不見,立刻高聲的答了。

「我當然要去了,娘親,你明天什麼時候去啊?一定要叫我啊!」

想到上次,韓楉樰就消失了,還受了傷回來,韓小貝就擔心,她這次也和上次一樣,把自己給扔下了。

韓楉樰點了點頭,她知道,上次的事情,給了韓小貝不小的心裡陰影,這次去看楓林,也是為了讓他好好的放鬆一些的。

「放心吧,娘親會記得叫你的,對了,你去問問遙微和小敏,他們要不要去,我們明天將他們也給帶著去吧。」

自從到了上京之後,就一直忙忙碌碌的,韓楉樰想著,還沒有帶韓遙微她們,好好的出去玩過,趁著這次的機會,也帶著他們出去玩玩吧。

韓小貝見韓楉樰連韓遙微和小敏,都要帶著去,就更加的高興了,同時也放心了下來,知道她這次,肯定是不會留下他自己走的,就高興的跑去約自己的小夥伴去了。

「姑娘,要不我還是留下來,讓紅綢跟著去伺候你吧。」

碧玉見韓楉樰要帶那麼多的人去,怕馬車坐不下,本來想著,她和紅綢都不去的,可是,姑娘的身邊,不能沒有人伺候。

又想著,紅綢自從知道能出去玩之後,就期待了好久,碧玉就主動留了下來。

韓楉樰看了碧玉一眼,見她眼裡閃過了一抹不舍,就知道,這個丫頭,明明也是很想去的,可是卻又總是想著別人,委屈了自己。

「姑娘我既然說了,要帶你們去,那就一個都不能少了,碧玉,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到時候,你就只管放心的玩就好了。」

碧玉和紅綢,雖然都是韓楉樰買來的,可是,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並沒有將他們倆單純的,只當成是自己的丫鬟來看待的。

對他們,韓楉樰是把她們看成了這益生堂的一份子的,就向韓遙微和小敏她們,是一樣的,她也不會看著她們受委屈,被別人欺負了。

可是,韓楉樰護著她們的前提,就是他們也要真心的對自己,若是有一天,他們背叛了自己,那她也是不會留情的。

「多謝姑娘了。」

碧玉知道,韓楉樰向來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既然她這樣說了,那就表明,自己再說也是沒有用的。

而且,她也是真的很想出去放鬆一下,尤其是,跟著他們一起,既然韓楉樰已經有了安排,那自己就好好的遵從就好了。

「楉樰,你們明天要去城外玩嗎?」

吃晚飯的時候,容初璟和韓楉樰說起了這件事情,他還是聽韓小貝提起的,還邀請他也一起去呢。

「嗯,是啊。」

韓楉樰看著明明就已經好的不能再好的男人,卻還非要賴在自己這裡,難道他那麼大的一座王府,還裝不下他嗎。

看著韓楉樰眼中帶著的防備還有不解,容初璟心裡堵了一下,她的那眼神里,明顯的就寫著。

「你不是要和我們一起去吧,我們可不歡迎你啊。」

「你放心吧,我明天不和你們一起去,只是,我有些不放心你們,我讓洗邑跟在暗中保護你們吧。」

容初璟苦笑了一下,雖然他是真的很想和韓楉樰他們一起去。

不過明天他卻是去不成的,一來,韓楉樰不願意他去,二來,他雖說請了半個月的假,不用上朝,不過,還是有許多的問題要處理的。

被容初璟看出了自己的心思,韓楉樰還是有一些尷尬的,有聽著他說,要將洗邑留給自己,她本能的就向拒絕。

既然已經決定了,要和容初璟斬斷關係,那他們這樣,又算什麼呢,可是,還不能韓楉樰開口,就被他給堵了。

「這段時間,去那片楓林的人不少,萬一有什麼壞人,就不好了,更何況,你們這麼多的人,還有孩子,還是讓他跟著吧。」

若是只有自己,那也就算了,不過容初璟說的對,還有韓小貝他們,韓楉樰,是絕對不能讓他們出事的。

反正容初璟也是韓小貝的父親,他盡一些父親的義務,那也是應該的,這樣想著,韓楉樰就答應了下來。

見韓楉樰答應了,容初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他就知道,韓小貝是她的軟肋。

容初璟這樣想,明顯的就有些嫉妒韓小貝了,什麼時候,他也能成為韓楉樰的軟肋呢,能成為軟肋的,都是在心中最重要的存在。

容初璟知道,韓楉樰一向不喜歡有人自作主張的,安排人在暗中跟著她,只能將這件事情,提前和她說好。

「韓姐姐,你們明天要出去玩嗎?我怎麼不知道,我也要去?」

半夏剛剛一直在專心的吃飯,這會兒聽了幾句話,這才反應過來,韓楉樰他們明天是要出去遊玩,馬上就不淡定了。

韓楉樰看著半夏,微微的皺了皺眉,不是她不想帶半夏出去,而是,這幾天,益生堂里的人,明顯的就變得多了起來。

光留林之緣一個人在益生堂里,那肯定是忙不過來的,這樣想著,韓楉樰才不打算帶半夏去的。

「我不管,韓姐姐,你上次就說了,出門要帶我去的,我這次一定要和你們一起去,你不能說話不算數。」

半夏一看韓楉樰的表情,就知道她是想要拒絕自己了,不給她機會,馬上就激動的喊著,就差在地上撒潑打滾了。

半夏覺得自己可委屈了,自從到了益生堂之後,就每天兢兢業業的,給人診病開藥,雖然很開心,但是好像沒有了以前那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自由了。

面對這樣的半夏,韓楉樰真的是很無奈的,最後也只好答應了他,讓他明天跟著他們一起去城外了。

「太好了,韓姐姐,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韓楉樰斜睨了半夏一眼,不讓她去的時候,就是說話不算數,讓他去的時候,就是對他最好的了。

半夏只要是能出去玩就開心了,可不管韓楉樰怎麼看他,想著明天就要出去,他可要好好的想一想,到時候怎麼玩才好。

「青墨,明天你也和我們一起去吧。」

韓楉樰想著,這段時間,大家都辛苦了,就放他們一天的假,明天益生堂就不開張好了,大家都放鬆放鬆。

既然半夏都要去,韓楉樰就不好枝江青墨給留下來了,反正她準備了兩輛馬車,這麼多的人,也夠坐的。

青墨其實是無所謂的,去也好不去也罷,他覺得對自己來講,是沒有任何的關係的,不過韓楉樰說了,他也就沒有拒絕。

「嗯,那好吧。」

正好,他去了,還可以保護韓楉樰他們,青墨想著,要是光靠半夏,那肯定是不靠譜的。

真有事情發生的時候,容初璟的暗衛,也不能照顧到這麼多的人,青墨這樣一想,就覺得自己去了,也是一個不錯的事情。

這件事情,就這樣決定下來了,大家都興奮的盼著,明天早點到來,他們可以出去,好好的遊玩一下。

到了第二天早上,韓楉樰他們起了個大早,將要準備的東西,都給準備好了。

其實這些東西,韓楉樰早就和碧玉還有紅綢他們商量好了的,而且,這件事,有他們這兩個貼心的丫鬟就夠了,根本不需要她動手。

趁著碧玉和紅綢準備東西的時候,韓楉樰就將益生堂裡面的夥計,還有大夫管事,都召集了起來,宣布事情。

「這段時間,辛苦大家了,我決定,今天給大家放一天的假,你們可以回去好好的休息,陪陪家人,也可以出門遊玩,或者是看望朋友。」

「等明天,在正常的來益生堂就可以了,這是我臨時決定的,昨天也沒有來的急和你們說,讓你們今天白跑一趟了。」

李時忠和林之緣倒是住在益生堂裡面的,不過張越和幾個夥計,卻是要每天回去的,所以,韓楉樰昨天決定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們都已經回家了。 眾人走進了別墅大廳裡面,別墅內只有原先只有師妃妃、慕容晚晴與雲夢在家,其餘人都出去了。

「張老闆,你果然平安回來了。上次逸天匆匆離開天海市就是說的要去救你。當時你出了什麼事啊?」慕容晚晴看著張老闆,開口問著。

「呵呵,也就是在雲南那邊出了些狀況,所以……還真的是很感謝方老弟他們趕過去救了我還有我那些弟兄。這段時間你們肯定都在很擔心吧?現在一切都好了,方老弟帶著我們都平安回來了。」 神寵醫妃:王妃要上位 張老闆呵呵笑著說道。

「沒事了就好,平安才是萬福。」雲夢也是笑著。

而師妃妃則是將一壺熱茶泡了起來,隨後給方逸天、小刀他們一個個紛紛倒茶。

邊唐 「雪兒、小雪她們全都去上班了?那麼傾城呢?許倩呢?不會都跑出去玩了吧?」方逸天喝了口茶,問道。

「逸天,她們的確是都出去了呢。不過很快就回來了。傾城這幾天病了一場,也就是個小感冒。感冒剛好她今天就跟可人還有許倩出去玩了。至於小雪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她家裡吧,她父親回來了。」慕容晚晴開口說著。

「嗯?小雪的父親回來了?」方逸天一怔,不由得想起了林正陽這個睿智而又沉穩的男人。

林淺雪或許有所不知,但是方逸天一直都知道,林正陽這將近大半年的時間不在天海市,不在林淺雪的身邊,但是他無形中給予林淺雪的幫助卻是巨大的。

因為在這期間,方逸天與林正陽一直都在秘密的保持著聯繫。

關於華天集團公司,沒有人比林正陽更了解,因為這個公司是他一手創立的,而他當初的離開,有兩個目的:第一,全權的將公司的業務交給林淺雪打理,目的就是要鍛鍊出林淺雪在管理這麼一個大公司上的手段與能力;第二,林正陽早就意識到華天集團公司內部存在著一股暗中的勢力,倘若不將這股勢力剷除,那麼這無形中是給整個華天集團公司埋下一顆定時炸彈,一旦爆炸開來,那麼將會造成難以相信的後果。所以,林正陽才選擇了離開,也唯有他離開了,這股暗中潛藏著的勢力才會浮出水面,才會蠢蠢欲動。

而這股勢力一旦冒出頭來時,就是剷除這股勢力的時候。

為此,林正陽雖說離開了天海市,但對林淺雪無疑是很擔心,所以他懇求著方逸天護住林淺雪的周全,一定要保護好林淺雪。

方逸天答應了,於是方逸天便與林正陽聯手,一明一暗,最終替林淺雪剷除了華天集團公司內那些心懷叵測的野心家,而最後也達到了林正陽的目的——那就是讓林淺雪徹底的成長起來,能夠掌控整個華天集團,這樣他也就放心了。

最後的事實表明,林淺雪的確是沒有讓他失望。

所以,這會兒方逸天聽到林正陽回到天海市的消息他一點也不感到驚訝,甚至他覺得林正陽也早該回來了。

「至於怡靜姐呢肯定是在學校啦。一會兒可人她們回來的時候也會順便過去接怡靜姐的。」慕容晚晴笑著繼續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而後問道:「那麼雪兒呢?她是不是也去公司了?」

「雪兒啊,雪兒在藍湖別墅區那邊呢,藍老爺子天天非要讓雪兒過去那邊,說是要好好的照看好雪兒,不能讓雪兒出半點差錯。」雲夢這時笑著說道,眼眸看著方逸天,帶著一絲的深意。

方逸天臉色一怔,顯得有點疑惑,說道:「雪兒天天被藍老爺子叫過去?到底是什麼事啊,非要天天叫過去看著?」

「逸天,雪兒不讓我們告訴你呢。當時你在外面,她也不想讓你擔心,所以……」師妃妃笑著,說到最後她看了方逸天一眼,又說道,「逸天,要不你直接去藍湖別墅那邊吧,帶給雪兒一個驚喜,雪兒也會給你一個喜訊的。」

方逸天聞言后臉色一怔,而後他彷彿是意識到了什麼般,心中湧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激動,他猛然站起來,說道:「老張,小刀,我先去找藍雪。你們今晚去訂一個最大的包間,我們所有人都喝酒吃飯去!」

說著,方逸天直接站起來,迫不及待的朝著外面跑去。

「喂,逸天,你小心點啊……」慕容晚晴忍不住開口叫喊著,方逸天頭也不回的回應了一句知道了,便是跑出了別墅外面,看到自己的那輛賓士車還停在前院,他便是直接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

藍湖別墅區。

方逸天一路驅車飛馳而來,速度極快,用不到半個小時他便是驅車來到了這片小區。

而後他徑直開車駛入了別墅裡面,開到了雪湖別墅的前院門口前,他走下車,直接開口呼叫了起來:「雪兒,雪兒,我回來了……雪兒,雪兒,你在嗎?老爺子,老頭子,你們在不在?」

方逸天發瘋般的叫喊著,臉上滿是亢奮激動之情,直接衝到了前院的大鐵門處,不等裡面的人出來打開大鐵門,他便是身手矯健的直接攀爬了上去,而後一個縱躍跳下來地面。

不過卻也是引發了別墅內報警器的鳴叫起來。

方逸天剛攀爬跳躍進來,便是看到前面別墅的門口處跑出來一道窈窕妙曼的絕色倩影,她美如天仙,無瑕無垢,宛如雪山上雪蓮般的聖潔,卻又猶如遺世獨立的空谷幽蘭,唯美而又空幽!

「雪兒……」

看到這道倩影,方逸天激動的叫出聲來。

「逸天?逸天你回來了?」前面趕出來的正是藍雪,看到方逸天後她高興的驚呼起來。

方逸天一路跑過去,將迎上來的藍雪緊緊地抱住,摟著懷中的嬌柔身軀,方逸天心中一片溫暖與溫馨,只覺得這一刻真的是無比的美好與幸福。

而這時,別墅裡面也走出來了幾個人,當先兩個正是藍老爺子與方烈,後面則是吳劍鋒與沈顏夕。

他們走出來看到緊緊地相擁在一起的方逸天與藍雪之後都紛紛一怔。

而後藍老爺子雙眉卻是一豎,老邁的臉上滿是不爽之色,怒喝著說道:「方小子,你這個臭小子知道回來了?」

一旁的方烈也是看向方逸天,臉上卻是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意。

「老爺子啊,我回來了。咦?老爺子,看樣子你似乎在發火啊?我回來還不至於招您老生氣吧?」方逸天看著藍老爺子,禁不住苦笑著說道。

總裁霸愛:欺上八億新娘 「哼,不管怎麼說,雪兒也是你名義上的妻子,可你看你,在雪兒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哪裡呢?要不是雪兒護著你,我都想打斷你的腿,看看你還能不能往外面跑。」藍老爺子氣哼哼的說著。

方逸天臉色一怔,禁不住看向藍雪,問道:「雪兒,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啊?還是說,你有什麼事在瞞著我?」

「我、我……」

藍雪口中囁嚅了聲,那雙美如夢幻般的眼眸深情款款的看著方逸天,美麗的臉上染上了點點緋紅,也不知道是激動還是喜悅過度,一時間竟是難以說出話來。 「真危險!王隨風這老頭好厲害!我的手現在還有些發麻。」商加路看著夜行衣上的破損埋怨道。

若非王隨風忽然出現,他也不至於這般狼狽。

商加路回來了,盟主宮回宣南城只需一日的路程,他回到楊南天送他的院子里,脫去夜行衣,蘇驚憐服侍著他換上最為華麗的衣裳,掛上五彩斑斕的配飾。

心煩意亂的商加路拿著扇子就往宣南城內的集市上去。

今日是八月十五,集市上熱鬧非凡,商加路搖著扇子漫無目的走著,一個身材玲瓏,樣貌美麗的女子映入他的眼裡,雖非絕代佳人,但也算是楚楚動人,且她身上有著一股別樣的氣質,絕非尋常人家的小姐。

她帶著丫鬟正在一個攤車前挑選著彩色小掛飾,商家路看到這樣一個漂亮女人,以他那風流性格,自然是快步走上前去作揖道:「小姐生得美艷動人,莫不是那廣寒宮裡的神仙在八月十五下凡了,驚擾了人間,在下名為商易,不知可否邀請小姐一同賞月言歡?」

女子聽到有人和她打招呼,扭頭看到了商加路的笑臉,臉一紅後退了一步,又想起他剛才說的話,臉就更加紅了。

她悄摸著再看商加路一眼,從他衣著打扮,應該也是哪家豪門的公子,平日里這樣的人見多了,頓時有些反感。

見到自家小姐被搭訕,丫鬟倒是不能讓小姐吃虧,她先站了出來,一臉怒氣指著商加路道:「你是哪來的紈絝公子,獐頭鼠目,言語更是輕浮的很,快走開!我們家小姐不是你能惹的起的。」

商加路高舉雙手,賠著笑臉說道:「在下只是看小姐貌若天仙,一時心動,若不嫌棄,商某想送姑娘一件禮物。」

女子有些為難,本想拒絕,但見商加路一副風流眉梢模樣,長身玉立,精神耿耿,倒也不似姦邪之徒,打心底又不願拒絕於他,遂看了看丫鬟道:「這……怕是不太好吧?你我萍水相逢。」

倒是丫鬟譏笑道:「我說商易是吧?你送的禮,可得是獨一無二的,否則我家小姐瞧不上眼,卻是惹人笑話。」

商加路不由分說攤開空白扇子,拿出筆墨,不一會,一副美人圖就呈現在紙上,畫上女子翹首以盼望著天上,商加路從口袋掏出一顆碩大無比的珍珠,黏貼在扇面的上方,以珍珠比做天上的圓月。

恰如今晚的情境。

「美人賞月,我賞美人,倒也符合意境哈哈。」商加路舉著自己的畫說道。

丫鬟湊上前看了一眼說道:「想不到你為人輕浮,畫的還不賴,雖算不上才比李白,但也非庸俗之輩。」

商加路深情看著女子道:「非我畫的好,而是姑娘長的好。」

女子聽他毫不吝嗇的誇自己,臉一紅垂下頭,一臉嬌羞。

商加路把扇子遞給女子。

女子接過扇子,眼見上面那顆碩大無比的珍珠或是價值連城,她有心推脫,卻發現眼前的這個人已經扭頭走了。

「小翠,那位公子說他叫什麼?」女子問丫鬟。

丫鬟回答道:「小姐,他說他叫商易,莫不是小姐你看上他了吧?這樣輕浮的人咱可不能要,有損我們侯府的名聲,不過他也真是奇怪,一出手便送上這麼貴重的東西。」

女子被她的丫鬟說得臉一陣通紅,又急又羞,想解釋又說不出口,瞪了她一眼帶著她走了。

商加路回到了楊南天送他的院子,諾大的院子里,只有蘇驚憐和幾個伺候的下人住,顯得格外冷清。

他是回來找蘇驚憐的,這是個讓他難以忘懷的女人。

月光渲染著氣氛,讓院子里變得曖昧起來,商加路望著眼前這有驚世之美的女人,情不自禁伸出手來撫摸她勝過霜雪般的肌膚。

蘇驚憐微微低頭,臉色緋紅說道:「商公子進京辦事可否順利?」

商加路將她擁入懷中笑道:「還算順利,同時也發現了一些秘密……」

蘇驚憐用手擋住商加路的嘴含笑道:「即是秘密,公子還是莫要說出口。」

商加路眼裡儘是寵溺,順手將她摟緊,蘇驚憐一愣,靠在商加路寬厚的肩膀上。

兩人看著明月,互訴衷腸,一片雲飄過,擋住了圓月,原本明亮的月色也黯淡下來,猶如一盞青燈。

就在這原本該是團圓的美好日子,墨玉獅子楊大海提著虎頭戟站立青燈會七水寨之一的擂鼓寨,這也是七寨連環的第一寨。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零久文學網

一陣有規律的鼓聲,不斷在江面上回蕩。

修真大工業時代 水寨里有多少人不得而知,但寨上站立的只有楊大海一個,一襲鎧甲月下散發陣陣寒光,一雙堅定的眼神直擊人心,只一人氣勢便壓倒了前來的數百人,似撼天獅子下雲端,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一艘巨大的船浮現眼前,船頭站立一人年約四十,頭戴方巾,腰懸兩把魚尾鞭,面帶怒色,牙齒咬的咔咔作響,正是他與青燈會有不共戴天之仇。

虎頭戟指向船頭,楊大海怒問道:「寧陀那,你深夜帶了這麼多人馬前來襲寨,是何目的?」

同樣站立船頭的寧陀那恨的咬牙切齒,破口大罵道:「你們青燈會裡一群敢做不敢當的龜兒子,少在這裡裝傻充楞,青燈會佔著幫會強大,奪我地盤,殺我弟兄,搶走我親生妹妹,今日我暗蛟幫舉全幫之力,也要你們血債血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