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了!得!

2020 年 10 月 30 日

他們的寶貝妹妹,居然被豬給拱了!

雖然這頭豬十分的優秀,上天入地,在T市的同輩里也找不到更優秀出色的青年。

可眼睜睜地看著這頭豬把妹妹拱了,他們怎麼能忍?

秦川三兄弟暴跳如雷,蹲守在莫承佑家門口。

等著他出來,三人就一起上,群毆莫承佑!

莫承佑打開門,驟然察覺到有一道黑影襲來。

多年訓練的身體反應,立刻一個閃身閃躲。

接著眼前又是一腳,他迅速避開。 後方有細微破空聲,莫承佑一個漂亮的側身躲開拳頭,繼而動作迅捷的給出了反擊。

「哎喲!」秦珂捂著眼睛,痛呼一聲。

莫承佑盯著眼前的偷襲三人組,露出了詫異的神情,「是你們?」

前面說過了,莫晉北和秦致是多年好友。

秦致是靠著辦豪門繼承者的訓練學校起家的。

秦川、秦鈺、秦珂幾兄弟,從小就被扔進了訓練營。

他們和莫承佑是同學,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小夥伴。

他們打小就在一起訓練,對於彼此的身手心知肚明。

他們單挑打不過莫承佑,群毆也討不到便宜。

真是丟臉啊!

「沒錯,就是我們!」秦珂扯著嗓子喊道。

真是倒霉,明明大家一起偷襲莫承佑,為什麼就他一個人挨打?

秦川咳嗽一聲,「承佑,我妹妹在你家裡吧?打擾你一晚上了,真是不好意思,我們進去看看她,這就帶她走。」

這說的叫什麼話?

莫承佑微微擰著眉頭,俊美的臉上閃過一絲疑惑。

秦鈺露出了一臉的笑臉藏刀,「承佑,你該不會對我們妹妹做了什麼吧?」

莫承佑問:「你們三個什麼時候有妹妹了?」

「沐暖暖!她就是我們妹妹!」秦珂搶著說道。

莫承佑的瞳仁微微收縮,聯想起了沐暖暖說的那些話。

「秦致叔當年丟的那個女兒……就是暖暖?」

秦川說:「是的。我們也是剛剛才查到真相,暖暖一時還沒有接受。我們很擔心她,想要看看她。」

莫承佑想起沐暖暖哭得崩潰的樣子,頓時對眼前三人也沒了好感,冷下了臉,「她現在不想見你們。」

「喂!莫承佑!你不要太囂張!」秦鈺憋了一肚子火,「我們已經忍你很久了!」

「想打架?」莫承佑挑眉。

「打就打!」

秦川攔住秦鈺。

還打什麼啊,剛才他們三個人一起偷襲,不也沒討到好處嗎?

秦川端起了兄長風範,「我們就是想見見妹妹。」

「我說了,她不想見你們。」

「我們只是想確認妹妹沒事。」

莫承佑面無表情,「暖暖還沒有承認,所以你們不要一口一個妹妹,疼得我耳朵疼。」

你還耳朵疼?我們還心口疼呢!

三人快被莫承佑給氣炸了。

秦川堅持,「好吧,認親的事情先不提。可暖暖是女孩子,還是明星,在你家過夜算什麼?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對暖暖的名聲不好。」

「暖暖是我未婚妻。」莫承佑很乾脆的承認。

「你!」秦鈺和秦珂快要氣死了。

軍婚禁寵 他們剛剛才找到的妹妹,就被莫承佑給搶走了!

下手也太快了!

秦川態度嚴謹,「你們訂婚了?」

「還沒有舉行正式的訂婚儀式,但我們雙方父母都見過了,而且暖暖的父母對我非常認可。」莫承佑的語氣看似平淡,其實帶著淡淡的炫耀。

尤其是聽在秦家三兄弟的耳朵里,就跟指桑罵槐似的。

莫承佑可是得到暖暖養父母認可的人,他們卻連看暖暖一眼都不行。

啊啊啊,真的好羨慕嫉妒恨!

「我會好好照顧暖暖的,你們走吧。」莫承佑淡淡道。

秦川想了想,微微頷首,「行,我們先走,但是我們不會放棄的。」

秦珂捂住眼睛,憤怒的沖著莫承佑揮揮拳頭,「走著瞧!」

秦川走在前面,秦鈺和秦珂嘀嘀咕咕。

「真是氣死我了!莫承佑什麼時候追到暖暖的?」

「可不是嘛,可是我們妹妹,他在那裡炫耀個什麼!」

「別急,總有一天,他會追著我們喊哥哥的!」

秦鈺和秦珂幻想了一下那個畫面,都露出了一臉憧憬的傻笑。

「你們兩個笨蛋!」秦川氣得拍了他們兩個腦袋一巴掌,「給我清醒點,怎麼能這麼輕易的讓莫承佑把暖暖娶回家?」

秦鈺猶豫了一下,「難道我們要搞破壞?」

秦珂眼睛現在還有點疼,「莫承佑雖然不是個東西,但好像也沒有那麼壞?」

「家世好,父母很好相處,他本人也很優秀,最重要的是從不花心,沒有任何緋聞?」

「這麼說的話,好像莫承佑當妹婿也不錯?」

「等一下,這裡電梯要按指紋的,難道我們爬樓梯上來,還要爬樓梯下去?」

三人齊齊陷入了沉默。

莫承佑不知道三個便宜堂哥還被困在樓梯里。

他走進電梯,按下指紋,準備去樓下的超市快速買了東西就回。

然而,當他走到了樓下,卻看到了一輛熟悉的車子。

莫承佑想了想,走了過去,「秦致叔。」

莫晉北和秦致是多年好友,莫承佑從小就跟著秦致訓練,兩人的關係熟稔,非比尋常。

現在看到秦致,莫承佑又有了新的複雜情緒。

秦致會是暖暖的親生父親?

顯然,他這個父親是不合格的。

沐正則可比秦致強太多了。

「承佑。」秦致看著莫承佑,欲言又止的,「暖暖、暖暖她還好嗎?」

莫承佑斟酌了一下,「不太好。」

聞言,秦致的臉色馬上就變了,「暖暖怎麼了?」

「她昨天來找我的事情情緒有點崩潰,晚上還發燒了,吃了退燒藥,現在才還在睡。」

「那就好。」

秦致猶豫著問:「她……她有沒有跟你說什麼?」

「沒有。」

「那你怎麼會知道……」

「剛剛秦川他們來找我了。」

「原來如此。」

秦致問:「上回你說的女朋友,就是暖暖?」

「是的。」

莫承佑陪著暖暖去醫院看望秦爺爺,在醫院的停車場里碰到了秦致。

當時秦致問了莫承佑,得知他有了女朋友。

而秦致也正是在那一天,第一次看到沐暖暖。

秦致看著眼前高大俊美的青年,心情十分奇妙。

莫承佑是他看著長大的,人品沒得說。

他和莫承佑又是多年好年,曾經還開玩笑說,要是能結成親家就好了。

如今竟成了真。

秦致忍不住問:「暖暖她的爸媽對她好嗎?」

「很好。」莫承佑說:「暖暖的父母很疼愛她,她和妹妹的關係也很好。」

「那就好。」秦致的眼睛發紅。 秦致很感謝沐家夫妻,如果不是當年他們收養了暖暖,或許暖暖早就活不到今天,也不會有他們父女想見的一天。

他必須要親自去感謝他們,還想要了解暖暖過去的生活。

他不配當一個父親,幸好暖暖這些年活在溫暖和睦的家庭中。

秦致和沐正則還是大學校友,當年莫承佑、沐正則、秦致三人曾經還組過樂隊。

真是沒想到啊,是沐正則收養了他的女兒。

秦致說:「承佑,暖暖就拜託你照顧了。」

「放心吧。」



沐暖暖一整晚睡得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

醒來之後,腦子裡一片混沌,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許久之後,她的腦子才後知後覺的轉動起來,想起了自己是在莫承佑的家裡。

房間里沒開燈,窗帘也是拉著的,光線太暗,她想拿手機看看時間,卻意外的在床頭柜上摸到了一張便利貼。

她左右看了看,跳下床拉開了窗帘。

刺目的陽光刺得她用手擋住眼睛。

等適應了光線之後,沐暖暖低頭去看便利貼上面的字。

字跡蒼勁有力,龍飛鳳舞。

「暖暖,我去樓下買東西了,很快就回來,有事電聯(手機滿電)。」

看到括弧里特意加粗的字,沐暖暖忍不住揚起了嘴角。

她的腦袋還有點昏沉,但精神比起昨天好多了。

她的眼睛哭過之後也沒有腫痛的感覺,想來是莫承佑昨晚幫她敷過眼睛了。

莫承佑就像是機器貓一樣,可以幫她做到所有的事情。

沐暖暖伸了個懶腰,開始打量起莫承佑的房間。

裝飾大氣,設計簡約,一看就是單身男人住的房子。

她在屋子裡轉了幾圈,打開了陽台門。

陽台是封閉的,她想要通通氣,就把窗戶打開了。

沐暖暖站在陽台窗戶,朝著下面張望。

而就在這時候,莫承佑開門回來了。

他先去屋子裡,卻發現沒人。

轉頭找了一圈,發現沐暖暖竟然在陽台上,而且還開著窗戶!小姑娘還做出了往窗戶外張望的動作!

莫承佑心裡一驚,還以為沐暖暖是受刺激過度,想不開要做傻事了。

這個可怕的念頭浮現在他的心頭,讓他整個人都沒有辦法再冷靜下來。

莫承佑慢慢的,一點點靠近陽台。

「暖暖?」他試探著,輕輕喊了她一聲。

沐暖暖沒有反應,不知道在想著什麼,只是看著陽台外面發獃。

「暖暖?」莫承佑再靠近一步,又喊了一聲。

沐暖暖這回總算是聽見了,她下意識的轉過頭來,臉上還帶著茫然和失神的表情。

在這一瞬間,莫承佑出手了。

他迅捷如電地抓住了她,將她狠狠拖回了自己的懷裡。

兩人踉蹌著往後面倒,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往客廳的地毯上倒下去。

寶寶孃的都市田園 「啊!」沐暖暖倒下去的時候,莫承佑快速的將她護在懷裡。

她的鼻子撞到了他的月匈口上,疼得她瞬間流出了生理性的眼淚。

「痛!」

莫承佑簡直要瘋了,朝著她鋪天蓋地的口勿了下去。

「嗚嗚嗚……」沐暖暖腦子裡就跟一團漿糊似的,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等了好半天,她遲鈍的小腦袋才後知後覺的運轉起來。

莫承佑是在口勿她?

這傢伙是瘋了嗎?

「等、等一下!」這傢伙再這麼瘋狂的口勿下去,她就要窒息了!沒辦法呼吸了!

「莫!承!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