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他剛要轉身,突然想到了什麼,又轉回身:"你是不是還沒洗漱?"

2020 年 10 月 30 日

葉一朵有些不好意思:"嗯,沒洗漱用品!"

路彥琛趕緊開口道:"你等一下,我去給你拿!"

路彥琛去房間里翻找了一會,就拿出一套洗漱用品給葉一朵:"你先洗漱,我去換衣服,我們收拾好再出門!"

葉一朵點了點頭。

等葉一朵洗漱完,不一會,路彥琛也收拾妥當了。

他們出門的時候,天已經完全大亮了。

路彥琛帶著葉一朵上了車:"房東住在哪裡,你知道嗎?"

葉一朵點點頭:"知道!"

路彥琛說:"我們先去給你拿鑰匙,然後開門,你的證件,應該沒在錢包里一起丟了吧!"

葉一朵搖頭:"沒,我放在家裡呢!"

路彥琛這才點頭:"那我們回家給你拿了證件,再去補辦手機卡!" 天國,長生小店糟蹋老頭和某位老太太開始扯皮,吵個不休。

不過越吵,老頭子也是高興。

至於搶生意的事情,這點老頭子認準了,堅決不從,有本事讓老太太親自過來面談,讓老太太氣個半死,最終落下狠話,才算是結束,反倒是老頭子更是興奮了。

「小丫頭,這事辦的靠譜,有本事你讓老婆子回來陪我吵架,我就給你一個好東西,至於飛仙靈藥,那是人家的,你們就別搶了,家大業大的還在乎人家掙那點?」老頭子給宮裝美婦開口說道。

生意是沒得談,但找到老婆子,也算是一個好事。

宮裝美婦雖然依舊不死心,但卻也無奈。

這老頭子親手研究的配方,哪怕是他們通天店鋪也難以研究出具體的配方。

別人不清楚,宮裝美婦可是很清楚。

「老頭子,那你記住了,我要一個好產品。」

「哈哈,沒問題,老頭子別的東西不會,這玩意我在行。」老頭子大喜,直接應承了下來。

地球雙石村,林楠的日子又恢復了之前的太平安逸。

三大異境內同時安靜了下來,徹底沒有了大動靜。

周圍也沒有了大軍壓境的情況。

西南異境,江南異境,大量的內功高手,普通修士高手進入異境,在防禦工事堡壘周圍進行磨練尋寶。

沒有了大量異獸,普通落單異獸倒是不少,正是磨練的好時候。

兩座異境防禦工事堡壘,依舊還在不斷完善之中,越發的牢固,大量的巨型弓弩布置到位。

甚至,防禦工事堡壘一些關鍵位置全部採用合金來澆築,使得哪怕是四階異獸都難以破損。

與此同時,滅魔槍,滅魔彈也正式開始量產。

兩大異境各自準備了上萬支,滅魔彈更是不少。

關鍵時刻,這些都是大殺器,給了整個華夏大地足夠的勇氣。

不懼一戰!

很多年輕男女甚至主動深入異境內部深處,這種熱血戰鬥讓不少人喜歡,在和平的社會之中生活了無數年,而今開啟了他們的仗劍指天涯的開端。

一胎雙胞老婆太給力 眼下,隨著林楠這邊大量靈藥材的收取,華夏這邊終於不再為靈藥材而發愁。

數百萬顆靈丹的產量,異境內的大修士以上高手根本不需要。

真正需要的,也就是內功高手,以中下品修士而已。

成本降低,兌換的難度隨之也進行了下掉,讓更多的人能夠兌換的起,能夠使用。

一時間,沒日間都有人突破,踏入到修士境,踏入到高品,然後是大修士……

同時,一位位宗師境高手也孕育而生。

整個華夏的實力,也在以一個極快的速度提升著。

江南異境口,華納神庭一位大祭司親自趕來,尊者境巔峰高手,對林楠異常的客氣,攜帶了大量的天材地寶,以及數萬的異獸屍體,前來尋找林楠兌換各種靈丹妙藥。

尤其是三級靈藥,也就是飛仙靈藥。

這種東西,兩大神庭也拿不出來,能直接誕生出一位位宗師境這種中端戰鬥力,他們急需。

這段時間一來,歐洲兩大神庭一直還在對峙,劍拔弩張,兩者之間還是必有一戰,迫切的需要提升。

價值超過二十億點靈氣值的好東西,林楠照單全收,飛仙靈藥,以及其他很多靈丹妙藥,只要需要的林楠基本上都可以提供。

守護異境,不是華夏這邊強就行,需要全世界各地的協作。

任何一個異境口出事,整個地球都會遭殃。

不僅華納神庭,阿薩德神庭同樣派遣了高手前來,先後在林楠手中折損大量高手,這個時候的阿薩德神庭也沒有了報仇之心。

華夏大地,眼下太強了,哪怕是神使大人也再也沒有絲毫小覷之意,既然殺不過,眼下只能交往。

尤其是,得知華納神庭這個宿敵從林楠這邊換取大量的靈丹妙藥之後,阿薩德神庭便徹底坐不住了。

在和林楠的幾次交鋒中,他們損失慘重,尊者境高手損失都快要達到兩位數,此刻神族那邊無法派出更多的強者,他們本就比華納神庭弱。

此刻華納神庭的信徒,比阿薩德神庭還要隱約多上一分,這讓阿薩德神庭不淡定了。

顧不得之前的仇怨,他們也要兌換天材地寶。

而且,為首之人還是林楠的老熟人,卡爾。

估計他們也是擔心林楠會再度動怒,起了殺心,索性派遣了熟悉之人。

「林先生!」卡爾臉色儘是恭敬之色。

此刻的卡爾,已然踏入到宗師境中期,速度不慢。

當然,這和林楠的幫助不無作用,之前提供了不少靈丹,再加上在歐洲異境那邊他們那麼一群人身先士卒,不停的戰鬥廝殺,能活下來的,都取得了極大的進步。

「坐吧,你們那邊的情況我都聽說了,很艱苦,死去的人,一定要做好善後工作,有朝一日,我們會踏平異境!」林楠沉聲。

歐洲異境那邊,上次林楠去的時候,他們那支隊伍還有一千三四百人。

但是此刻,已然降低到八百人左右!

死傷,超乎想象!

這其中,有著異獸的緣故,但同樣也有兩大神庭的原因。

他們,被兩大神庭當成了替死鬼,根本不在乎他們的死活,所有最艱苦的大戰,都是他們在上。

「謝先生,只求有朝一日,我們能有機會為他們報仇!」卡爾眼中帶著一絲冷意。

「會的!」林楠點頭,也沒有多說,直接給予卡爾一枚須彌戒指,其中裝著八百多瓶的飛仙靈藥,外加一些元晶石和其他的靈藥。

「這個你拿著,東西都在裡面。小心藏好,只有你們強大了,才有可能保護好你們自己。」

看著林楠遞上來的東西,卡爾心中一震。

「須彌戒指!」

林楠點頭,但卻沒有多說,這只是一枚不過丈許大小空間的須彌戒指,雖然在天國也頗為珍貴,價值三四千萬點靈氣值,但林楠財大氣粗,一口氣買了十幾個……

有了這東西,無疑方便很多。

「拿著吧,真若是兩大神庭讓逼你們送死,用我的名義警告他們,只要他們不傻,暫時還不敢得罪死我!」 葉一朵趕緊點頭,她之前還想著先去補辦手機卡呢,也是,沒有證件怎麼補辦呢!

最後,葉一朵和路彥琛先去房東那邊,拿了鑰匙,葉一朵開了門,拿出備用鑰匙,拿好證件,這才出門去補辦手機卡。

葉一朵補辦了手機卡,順便在商場買了一個新手機。

結果,她剛要裝手機卡,就看見,路彥琛指著自己的手機,跟銷售人員用英文交流:"同款手機,給我拿一個黑色的!"

銷售人員立馬會意,拿了一個黑色的手機,遞給路彥琛。

路彥琛在葉一朵吃驚的目光中,付款了錢,看著獃滯的葉一朵,開口道:"走吧!"

葉一朵有些傻眼:"你賣手機幹嘛?"

路彥琛挑眉:"怎麼?我不能買手機? 太子妃不好寵

葉一朵頓時有些結巴,不知道該怎麼說:"我是說,你幹嘛幫我買手機!幫我付錢!"

路彥琛很是隨意的說:"我沒有想要幫你付錢,只是我剛好也需要買手機,順便幫你把錢付了!"

葉一朵有些彆扭:"那你把賬號給我,我一會把錢轉給你!"

路彥琛忍不住皺眉:"這個……真的要分這麼清楚嗎?我覺得,就算是我忘記了以前的事情,不知道我們以前怎麼相處,可是,我們好歹也算是朋友吧,我買個東西送你,你都這麼排斥嗎?"

葉一朵被他說得,頓時不知道怎麼反駁。

她瞪著眼睛看著路彥琛。

路彥琛也看向她:"你別看我了,我送你回去吧,我一會還真有點事情,沒辦法繼續陪你了!"

葉一朵有些窘迫:"誰……誰要你陪我了,你……你要是有事情的話,就趕緊去忙自己的吧!"

看著葉一朵這結結巴巴,不好意思的模樣,路彥琛輕笑了一聲:"是我要主動陪你的,這不,昨天晚上的事情,因我而起,我不是怕你受到驚嚇嘛!"

葉一朵憋了癟嘴:"我又不是紙糊的,沒那麼容易被驚嚇,好了,就這樣吧,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

路彥琛拿著車鑰匙,向著車子走去。

葉一朵皺眉:"你不是還有事情要忙嗎?"

路彥琛沒好氣的看著這個小女人:"我的事情,不急於一時!"

路彥琛本來今天是沒什麼大事的,但是,昨晚墨言的人,差點動了葉一朵。

這個路彥琛根本不能忍,無論如何,他都要給墨言一點顏色瞧瞧,讓他清楚,有些人他可以動,柳清清他可以追,自己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是,葉一朵不行。

他要是敢動葉一朵一根汗毛,那他肯定會讓他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

葉一朵最後還是乖乖上車,讓路彥琛送回家了。

路彥琛的確是有事,都沒有回家,到了門口,葉一朵下了車,他就開車離開了。

葉一朵回到家裡,剛剛脫了外套,打算洗個澡。

昨晚住在路彥琛那邊,她沒好意思提,這會感覺身上黏黏糊糊的,很是不舒服。

結果,她還沒來及脫其他衣服,手機就響了起來。

葉一朵拿起來看了一眼,是約翰打來的。

她想了想,接通:"喂,約翰,你打電話有什麼事情嗎?"

電話里,約翰的聲音很暴躁:"朵,你幹嘛不接我電話,昨晚我給你打了那麼多電話,你知不知道,你急死我了!"

葉一朵想到昨晚手機都丟了,她人也暈倒了,哪裡知道約翰給她打電話啊!

她不好意思的開口:"約翰,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昨晚手機丟了,不知道你給我打電話,手機卡是剛剛補辦的!"

約翰聽到她的話,鬆了一口氣:"只要人沒事就好,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情了,不接我電話,對了,你這幾天身體怎麼樣?有沒有不舒服的感覺?"

葉一朵想了想,搖搖頭:"沒有,可能是我自己學會調節心情了,而且,消失的人已經找到了,我也沒有必要再把自己弄得要死不活的,我聽你的,只要那個人在,我無論遇到什麼事情,我可以親自去問他,問個清楚,我不會再可勁折騰自己了!"

聽到葉一朵這樣說,約翰的有些失落,但是,也為她高興:"朵,你能這樣想,你的病肯定會好的更快,我恭喜你,今晚……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葉一朵想到路彥琛昨天說,他這段時間,故意疏遠自己,是不想讓墨言的人傷害自己。

那現在呢,他還要故意疏遠自己嗎?

今天晚上,他會找自己吃飯嗎?

葉一朵的思緒有點走遠了,直到約翰聽不到答覆,大聲喊了幾聲,她才回過神來。

約翰沒好氣的開口:"我說朵,你到底在想什麼,我喊了你好幾聲,你怎麼都不說話!"

葉一朵開口道歉:"不好意思啊,剛才想到了一件事!"

葉一朵是真心覺得,自己很不好意思,路彥琛壓根都沒有提一起吃飯的事情,她卻能想那麼多。

她真心想給自己一巴掌。

她繼續道:"晚上我應該有時間,到時候,我們一起吃飯吧!"

約翰的聲音,帶著一絲笑意:"終於可以跟我的女神一起吃飯了!"

葉一朵哭笑不得:"約翰,你可別當我是你女神,哪裡又把病人當成女神的呢!"

約翰笑著說:"朵,你不用不好意思,在我心裡,我說你是,你就是! 日月終風

葉一朵沒心情去反駁:"好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約翰最終還是沒忍住:"對了,朵,你那位前任,現在出現了之後,跟你的交集多嗎?"

葉一朵想了想,斟酌著開口:"也不算多,有時候,我都見不到他的人,但是,也不能說是沒交集,畢竟,我們現在是鄰居!"

約翰有些吃驚:"是鄰居啊!"

葉一朵點點頭:"對啊,所以,我都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有時候,我也會告訴自己,他應該是因為我,才住在我隔壁的,可是,隔壁是我那個朋友租的,也就是他表妹,所以仔細想想,我又覺得,自己可能自作多情了!"

約翰苦笑了一聲:"你現在這不是輕度抑鬱症了,你是墜入情網了,或許,那個人一出現,你的病就不治而愈了!"

葉一朵笑了笑:"借你吉言了,好了,我們晚上見!"

約翰點了點頭:"晚上見!"

葉一朵掛了電話,就去洗澡。

另一邊,路彥琛人已經在暗夜組織總部了。

他坐在黑色的真皮沙發上,跟手下的人交代:"今天下午,約墨言見面,還有,昨晚那幾個人,一個不留,全都做掉!"

手下有些吃驚:"老大,他們都是黑黨的人,這麼做,會不會不太好啊!"

路彥琛的眸子沉了沉:"怎麼?對我的做飯有異議?"

手下趕緊搖頭:"沒有沒有,我就是好奇!"

路彥琛"嗯"了一聲:"不該問的不要亂問!"

手下趕緊點頭,按照路彥琛的安排行事。

重生爭霸星空 下午四點整。

倫敦某個商業大樓的樓頂,路彥琛看著倫敦霧霾的甜氣,他穿著黑色的風衣,面色陰沉,眼神如冰。

風輕輕吹過,他的風衣一角被吹起。

不一會,樓頂傳來一陣腳步聲。

路彥琛沒有轉身,就這樣把後背留給來人。

只不過,來人很明顯,沒有膽量近身。

他再路彥琛身後五步遠的地方,停下來,嗤笑道:"路彥琛,你這樣背對著我,就不怕我一把將你推下去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